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话岩幻壮さ目车读成现恍醋派甭玖礁鲎帧?新匕匕奇新地址:

  这样的场景,如果是郭锡豪人郭锡豪都会有些心慌,何况现在自己的身边还有个自己喜欢的人。

  “不!我不走!要走起走!不然你会死的!”

  看着郭锡豪,吴蓉蓉抱着郭锡豪大声的喊道。

  “你别管我!现在你最重要!”

  看着吴蓉蓉这倔强的面孔,郭锡豪推着吴蓉蓉然后焦急的说着。

  “!还给我这里眉来眼去的!还我刘强哥的命来!”

  看着郭锡豪的举动,趁着郭锡豪毫无防备的时候,对方把砍刀朝着郭锡豪挥动而下。

  “小心”

  此刻吴蓉蓉正背对着郭锡豪,看到那砍刀朝着郭锡豪的后背挥动而下,她把抢在了郭锡豪的前头然后用身体将这刀挡了下来。

  “啊!”

  砍刀划过吴蓉蓉的肩膀,道鲜红的血液直接从吴蓉蓉的肩膀上喷了出来。

  看着那鲜红的血液,郭锡豪瞬间傻眼了,看着呼吸变得虚弱的吴蓉蓉,眼神之中也渐渐变得呆滞了下来。

  “!”

  感受着吴蓉蓉渐渐躺倒在地上,看着吴蓉蓉那虚弱的眼神,郭锡豪怒了,愤怒的眼神让郭锡豪浑身都在颤抖1

  不知道何时,在郭锡豪的后背上,那长长的刀疤已经把郭锡豪的后背上的衣服划破了,那红色的魔鬼,更加匹配现在郭锡豪那狰狞的模样。

  “动我可以!但动我的女人,动我的兄弟!下场只有死!”

  愤怒渐渐的涌上脑海,郭锡豪拳将个冲到自己身边的人打到在地上,接着郭锡豪从对方手中拿起他的砍刀,然后怒吼着朝着这些人冲了上去。

  刀个,刀疤深刻见骨,红色的血迹直接喷涌在数米的上空,医院的门外霎时间变成了滩红色的海洋。

  “!这小子是不是个疯子!”

  此刻冷龙站在这人群的后边,看着郭锡豪那疯狂的举动,他都有些惊呆了,这么几十号人不说,而且这些人都是练过的,想不到郭锡豪个人挑这么多。

  “龙哥我们还上不上?”

  几个小弟看着郭锡豪这有些疯狂的举动都呆住了,呆呆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大哥,然后有些慌张的说道。

  “上啊!怕什么!今天老子准备了这么多人就是为了取这小子的狗命!兄弟们!给我齐心点!砍死他!”

  冷龙看着郭锡豪这举动,虽然有些害怕,但这次他可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如果就这样放过这小子,他回去还有什么脸,他还怎么面对刘强的遗孀,怎么面对当时自己放过豪言壮语的兄弟。

  “给我上!砍死他,回去要什么我给什么!”

  看着这场面,冷龙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不能松懈,大喊着对自己的兄弟说道。

  “好了!”

  听着冷龙的话,那些还有些犹豫的人抱着丝的侥幸,然后再度冲了上去,毕竟这么多人就算前边的人都躺倒在地上,还有后边的人,如果自己杀死了这小子,那么自己的前途无可限量2

  所以抱着这样侥幸的心里,这些人都疯狂的朝着郭锡豪前仆后继。

  “豪哥!!果然出事了!兄弟们,给我上!”

  此刻昊天他们都在医院之中带着,听到医院的人讨论外面出事了,所以都跑了出来,现在看着这场景,这些人傻眼了,二话不说周围有什么拿着什么都冲了上去。

  虽然他们刚刚伤口痊愈了,但这瞬间他们才顾不上自己还缠着绷带的胳膊,都喊叫着跟着郭锡豪同冲了上去。

  “彪东,先把吴蓉蓉给我送到急症室!如果吴蓉蓉有点伤口,我饶不了任何人!”

  现在郭锡豪身上也伤痕累累,但是他不知道疼,他现在心都是吴蓉蓉,吴蓉蓉现在就是他的全部,他不允许吴蓉蓉出任何的事。

  “豪哥!吴蓉蓉!算了!管不了!你们把吴蓉蓉带走!剩下的人给我上!”

  彪东看着地面上浑身是血的吴蓉蓉,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看着郭锡豪还在不断的拼命,所以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指示后面的几个人将吴蓉蓉的身体抬出来,然后带着泪水朝着这人群冲了上去。

  在郭锡豪的带动下,由于彪东他们十几个人的加入,还有不少医院保安的加入,很快冷龙带来的人伤的伤,晕的晕,死的死,几十号人,很快就剩下了不足十人。

  此刻郭锡豪浑身上下都是血渍,连他的面孔都被血液覆盖,而分不清楚眼睛,分不清楚鼻子。

  郭锡豪手中提着的刀也已经完全失去了刀锋的光泽有的只是红色的血液不断的从郭锡豪的胳膊上滴落下来,滴滴落在地上,然后步步朝着这些人走来3

  “谁叫冷龙”

  看着郭锡豪这般模样,这些人都呆住了,傻傻的看着郭锡豪,然后句话也说不出来,听着郭锡豪这猛地句话,这些人都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

  “我在问边,谁叫冷龙!”

  刚刚在交战的时候,他们直能听到两个字,那就是冷龙,现在看着这些人已经没有了战斗的能量,郭锡豪也不再啰嗦,步步朝着这些人走来,然后冷冰冰的说道。

  “额!”

  冷龙也被郭锡豪这种样貌吓坏了,刚刚郭锡豪的动作他都看在眼里,发狠的手段,刀个,自己的那些人,就如同白菜样,在郭锡豪的手下竟然毫无还手的力气。

  “!就是你!”

  彪东看着这些人中间的男子脚踹了上来,然后发狠的说道。

  “去死吧!”

  逆鳞在郭锡豪的眼中永远不能触碰,所以郭锡豪不会给眼前这些人任何的机会,挥动其手中的砍刀,郭锡豪毫不留情的朝着这男子的头砍下去。

  “等下”

  就在这切都准备进行下去的时候,突然声不合事宜的声音突然响起。

  在郭锡豪的带动下,由于彪东他们十几个人的加入,还有不少医院保安的加入,很快冷龙带来的人伤的伤,晕的晕,死的死,几十号人,很快就剩下了不足十人。

  此刻郭锡豪浑身上下都是血渍,连他的面孔都被血液覆盖,而分不清楚眼睛,分不清楚鼻子。

  郭锡豪手中提着的刀也已经完全失去了刀锋的光泽有的只是红色的血液不断的从郭锡豪的胳膊上滴落下来,滴滴落在地上,然后步步朝着这些人走来。

  “谁叫冷龙”

  看着郭锡豪这般模样,这些人都呆住了,傻傻的看着郭锡豪,然后句话也说不出来,听着郭锡豪这猛地句话,这些人都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

  “我在问边,谁叫冷龙!”

  刚刚在交战的时候,他们直能听到两个字,那就是冷龙,现在看着这些人已经没有了战斗的能量,郭锡豪也不再啰嗦,步步朝着这些人走来,然后冷冰冰的说道。

  “额!”

  冷龙也被郭锡豪这种样貌吓坏了,刚刚郭锡豪的动作他都看在眼里,发狠的手段,刀个,自己的那些人,就如同白菜样,在郭锡豪的手下竟然毫无还手的力气。

  “!就是你!”

  彪东看着这些人中间的男子脚踹了上来,然后发狠的说道。

  “去死吧!”

  逆鳞在郭锡豪的眼中永远不能触碰,所以郭锡豪不会给眼前这些人任何的机会,挥动其手中的砍刀,郭锡豪毫不留情的朝着这男子的头砍下去。

  “等下”

  就在这切都准备进行下去的时候,突然声不合事宜的声音突然响起。

  在郭锡豪的带动下,由于彪东他们十几个人的加入,还有不少医院保安的加入,很快冷龙带来的人伤的伤,晕的晕,死的死,几十号人,很快就剩下了不足十人。

  此刻郭锡豪浑身上下都是血渍,连他的面孔都被血液覆盖,而分不清楚眼睛,分不清楚鼻子。

  郭锡豪手中提着的刀也已经完全失去了刀锋的光泽有的只是红色的血液不断的从郭锡豪的胳膊上滴落下来,滴滴落在地上,然后步步朝着这些人走来。

  “谁叫冷龙”

  看着郭锡豪这般模样,这些人都呆住了,傻傻的看着郭锡豪,然后句话也说不出来,听着郭锡豪这猛地句话,这些人都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

  “我在问边,谁叫冷龙!”

  刚刚在交战的时候,他们直能听到两个字,那就是冷龙,现在看着这些人已经没有了战斗的能量,郭锡豪也不再啰嗦,步步朝着这些人走来,然后冷冰冰的说道。

  “额!”

  冷龙也被郭锡豪这种样貌吓坏了,刚刚郭锡豪的动作他都看在眼里,发狠的手段,刀个,自己的那些人,就如同白菜样,在郭锡豪的手下竟然毫无还手的力气。

  “!就是你!”

  彪东看着这些人中间的男子脚踹了上来,然后发狠的说道。

  “去死吧!”

  逆鳞在郭锡豪的眼中永远不能触碰,所以郭锡豪不会给眼前这些人任何的机会,挥动其手中的砍刀,郭锡豪毫不留情的朝着这男子的头砍下去。

  “等下”

  就在这切都准备进行下去的时候,突然声不合事宜的声音突然响起。

  第百六十三章留给你最深的记忆

  ?

  “豪哥!你做什么!”

  看着那刀子从郭锡豪的胳膊上划过,周围的人都冲了上来,围着郭锡豪慌张的说道。

  看着郭锡豪胳膊上那再度鼓动而出的殷虹的鲜血,说实话,雷楠的心也不由的颤,不过她知道现在不能有太多的表情波动,看着郭锡豪,然后红着眼,默不作声。

  “都给我滚开!”

  甩动着胳膊,郭锡豪示意那些围上来的人都让开,然后用那恼火的目光红着眼盯着眼前的雷楠继续道:“这刀是我送给我们之间的那些回忆,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两不相欠,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不过这笔帐,我只是今天不会和你们雷帮的人算,但并不代表我郭锡豪不会算!迟早有天,我会让你!让雷帮,为你们今天做的事买单!”

  看着雷楠,看着雷楠身后脸呆滞的冷龙,看着那两手叉腰的白骨,郭锡豪愤愤的说着,这样的事,郭锡豪只可以失败次,但郭锡豪不允许次次失败,在郭锡豪成长的道路上,今天这笔耻辱郭锡豪会铭记在心。

  “咣当。”

  将那刀子丢在地上,郭锡豪转身朝着医院跑了进去,和吴蓉蓉在起的时光虽然短暂,但郭锡豪却动了心,虽然自己和吴蓉蓉并没有发生什么,但吴蓉蓉的举动对自己来说就如同自己的姐姐般,让自己感动,让自己开心。

  “豪哥”

  彪东他们干人等看着郭锡豪这么焦急的跑进去,然后看了眼雷楠,然后没有句话都直接朝着这医院跑了进去。

  看着这个个跑进去的人群,白骨走到了雷楠的身边,轻轻的将胳膊搭在了雷楠的肩膀上:“忍不住,要哭就哭出来吧!我知道你心里太委屈了!这样做对你来说有着极大的负担”

  白骨最了解雷楠了,这个丫头直都是独来独往的个人,郭锡豪是张这么大第个俘虏了她心的人,白骨不知道郭锡豪有什么魅力,但如果刚刚不是让雷楠看到了那幕,或许现在郭锡豪他们什么事都没有,相反有事的人或许是冷龙1

  “呜呜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

  看着那已经消失的人群,雷楠再也忍不住了,大滴大滴的泪水不断的从自己的眼角旁滚落而下。

  从自己认识郭锡豪的时候开始,雷楠就知道了郭锡豪的全部背景,不过她看着郭锡豪那傻乎乎的模样,她觉得郭锡豪是个可以信任的人,想不到到头来却碰到了这样的结果。

  眼前的场景渐渐的变得模糊,雷楠的双腿之上传来了阵虚弱之感,这种无助的感觉让雷楠摇摇晃晃的,如果不是白骨在自己的身旁搀扶着自己,或许现在雷楠会躺倒在地上。

  “傻丫头!有些事,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男人想的永远不会是女人那么多!不爱就是不爱!爱就是爱,在他的心里,我想同样很难过吧!”

  任由雷楠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尽情的痛哭,任由那白色的衬衫被渐渐的浸湿,白骨轻轻抚摸着雷楠的背说道。

  “也不懂雷楠你哭什么哭!我这么多兄弟都死了,我也没哭!他吗的,这小子,下次我迟早宰了他!”

  恶狠狠的盯着郭锡豪,接着冷龙不甘心的嘀咕着。

  “嘭”

  声清脆干净的枪声猛的在这空地上响起,接着冷空咚的下子跪倒在地上,看着小腿上的枪伤大声的叫喊着。

  “这枪是给你个提醒!不要把雷公的话当作耳旁风,今天如果不是你,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如果再有下次,我会直接送你去西天的!”

  白骨冷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冷龙,然后淡淡的说道2

  这件事的起因,并不是雷公批准的,雷公知道自己的女儿很在乎自己找人对郭锡豪出手,所以郭锡豪没有得罪自己的时候,雷公也不会擅自动手,但冷龙却故意将这件事挑起,让这件事的事态变得这么严重。

  他的自作主张害死了这么多的兄弟,还差点害死了雷楠。

  而且郭锡豪是什么性格,白骨看的出来,如果今天那个少女有什么事,冷龙绝对不会活过三天,那么到时候雷帮就会对三和会动手,那时候,最难过的人是谁?

  虽然现在结果是显然的,胜者肯定是雷帮,但如果雷楠知道郭锡豪受伤了,最后难过的人是谁?

  “我们走”

  直等到雷楠渐渐停止了哭泣,知道雷楠趴在白骨身边抽泣的时候,白骨才慢慢的转过了身子,然后扶着雷楠的后背轻声说道。

  虽然自己自己和雷楠无亲无故,虽然自己对雷楠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但因为自己和雷楠相处的时间这么长,这种感情早就升华到了兄妹之情,这种情,甚至要超过真正的兄妹情。

  “不好意思,那刀太深,划过了病人的脊髓,而且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病人生存的概率也只有百分之十,而且就算是蓉蓉清醒了之后也会是植物人吧”

  从急诊室出来,几个大夫面色沉重的看着郭锡豪对郭锡豪说道。

  “大夫,没有别的办法么?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愿意!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她吧!她才二十岁,她还有着很多事没有做。大夫求求你了!”

  看着这走出来的人,郭锡豪拉着最前边的个人慌张的祈求道3

  郭锡豪这辈子并没有求过什么人,这样对个人说话,是第次。

  “对不起!蓉蓉是我们医院的护士,所以我们已经用了最好的东西,用了最好的医生,抱歉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这大夫脸色也变得沉重,那刀太深了,直接从蓉蓉的后背划过,划断了人体最重要的脊髓,脊髓被破坏,所以就算是神仙下来,也无济于事。

  听着这番话,郭锡豪低下了头,坐在了医院的等候椅上,眼神中没有点光芒。

  “豪哥!不要伤心”

  “让开,让我个人静静”

  眼神显得极其的疲惫,郭锡豪第次心这么痛,这种感觉让郭锡豪想到了第次听到自己父亲消失的消息般,这种疼,让郭锡豪脑海片空白。

  “走吧!”

  看着郭锡豪这般模样,昊天拉着彪东的手示意着彪东。

  点点头,两人带着惭愧的神色慢慢的离开了郭锡豪的身边,如果自己当时能在早出来会,或许结果也不会有这么惨。

  此刻他们多希望,这个人是自己,个女孩子,真是天真活泼的年龄想不到却遇到了这样的事,这让他们也痛心疾首。

  “蓉蓉蓉蓉”

  这大夫刚刚出来,接着堆中年夫妇也急匆匆的赶来,他们是吴蓉蓉的父母,当看到吴蓉蓉出事的瞬间,他们就赶来了。

  看着郭锡豪他们,这父母冲了上来,看着大夫的手问道。

  原话,这大夫和两位老人又将那些话原封不动的说了边。

  “不会的,我家蓉蓉天生心地善良,从小她做不得件坏事!她还没有找到好人家,还没有看到我们终老,不可能的!不可能”

  蓉蓉的母亲在听到蓉蓉的事之后顿时泪如雨下,哭泣着,喊叫着。

  蓉蓉的父则是将眉头深深的陷下去站在旁根根的抽着烟,脸色显得极其阴沉。

  “两位老人家,你们不要慌,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只要蓉蓉够坚强,定没事的!”

  看着这哭泣的人,和蓉蓉个办公室的张大夫站出来安慰道。

  “呜呜!我可就这么个女儿!她不在了让我们这两个老人怎么办!呜呜张大夫,你说这件事是怎么回事?我家蓉蓉绝对不会得罪这样的人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事情两个老人在来的时候,也已经听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但他们却并不知道这件事的起因是这个坐在这等候椅上的年轻人。

  “是他”

  将目光看向了郭锡豪,虽然张大夫知道现在说出去可能有些不合时宜,但她还是看向了郭锡豪。

  “是你?”

  听着这番话,蓉蓉的父母急忙冲到了郭锡豪的身边,蓉蓉的父亲将手中的香烟拿起来,然后盯着眼前的郭锡豪:“小子!是你害的我家蓉蓉成现在模样么?”

  “我不想多说,让我个人静静!”

  看着这两个脸色苍白的中年人,对这个年龄的人,郭锡豪没有任何的好感,虽然他们是蓉蓉的父母,但郭锡豪还是那副冷冰的面孔。

  “我去你妈的!”

  狗急了都会乱咬人,何况是人,蓉蓉的父亲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