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爱心,郭锡豪是看得到的,他不希望因为这样的事件让彪东的信心打击下去,所以他要给彪东信念,让彪东这份天真,这份淳朴不备磨灭,要让彪东知道只要是善事,不管怎么做都是对的。

  “好的,我明白了”

  看着郭锡豪的眼神,彪东知道,郭锡豪这么说,只是不希望自己自责,或许真的如同郭锡豪最初说的那样,有些人,可以有善良的面,但有些人,你对他善良,反而是害了许多人,你只有让他没有在做坏事的冲动,这样才是真正的善

  “豪哥在你住院的这段时间,把这件事交给我,让我去处理,我保证,定帮你处理的干干净净的”

  既然这件事是自己流留下来的祸患,那么就应该自己去处理,自己做那个敢于独当面的男人。

  看着彪东那坚毅的眼神,郭锡豪笑了,然后道:“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吧,怎么做,兄弟们应该都会听你的!”

  “好的,豪哥,你等我消息”

  插去自己脸庞上为干的泪水,彪东朝着外面走了出来2

  推开门,在外面有着许多人都等候在门外,看着彪东出来,他们都朝着这房间再度涌了进去。

  “豪哥,刚刚你和那小子说什么了?那小子看上去似乎有些激动啊!”

  这三天,不是彪东给自己打电话,他们都有些怀疑郭锡豪为什么会让这样的人加入自己的三和会,毕竟三和会招人,是有着定的要求的,至少看上去要有灵活气,就如同这小子样死气沉沉的人他们至少是不会接受的。

  “没什么!对了,你们没事,就回去吧,那么多场子,天都不能丢下来,而且还有那么多兄弟们等着吃饭,你们这样就不怕有些人转孔子么?”

  看着这些人,郭锡豪有些无解的说道。

  “豪哥,这些都不用你操心,这里我们做了这么久,在我们手下,早就有可以独当面的小弟了,所以我们就算不再段时间,他们也可以做的很好的。豪哥,倒是你,这样,我们实在是不放心啊!”

  胡超平时有着很强硬的独立性,但这刻,他觉得自己还是放心不下郭锡豪。

  “不行,豪哥,这样做,就算是色鬼知道了也不会放心的,你不交待我们怎么做,我们绝对不离开!”

  韩思路也因为郭锡豪的事急眼了,本来这条路注定有些不平凡,所以任何步都有可能丧命,况且现在已经经历了这么多,那么接下来要走下去更要小心翼翼。

  郭锡豪第次就已经受到了这么重大伤,那么接下来还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们才不会让这事在恶化下去3

  “喂你们几个怎么能在医院这样嚷嚷呢,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病人的感受!切刚刚就有许多大夫不敢进这个房间,这有什么不敢进来的,不就是群年龄不大,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混混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在几人言语的时候,个伶牙俐齿面容娇小的小姑娘拿着个盘子走了进来。

  刚走到门口,这小丫头听着这里面传出来的嚷嚷声,所以没好气的走进来,将那带着打针工具的盘子放在了郭锡豪床边的桌子上,然后对着在场的人大声的嚷嚷着。

  “额哪来的丫头片子,你知道躺在这里的人是谁不?敢这样和我说话!”

  看着这丫头胸口上的胸卡,几个实习的大字都引入韩思路的眼前,所以韩思路没好气的朝着这实习的小护士吼道。

  “哼有什么不了不起的。这里是医院,如果你不想看好病,那你随便吼我吧!”

  看着韩思路的吼叫,这小丫头也不慌,也不怕,而是将那刚刚拿起的针管放在了那盘子中,然后两手叉腰,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面前的人:“错过了看病的最佳时机,病情恶化,反正也不是我花钱,反正也不是我难受”

  “你!”

  “好了”

  看着这伶牙俐齿的丫头,郭锡豪微微笑了,然后示意韩思路不要在嚷嚷了,接着道:“你们回去吧,我没事,有金喃和金呗两人陪着我你们放心就好!现在这里局势不稳定,如果等到了稳定的时候,我定会让你们过来,毕竟天下是我们三和会的,不是我郭锡豪人的!”

  听着郭锡豪的话,大家伙都相互张望着,时有些无语,继而有相继的点了点头。

  郭锡豪的决定,他们知道不是自己可以干涉的,所以也不再多说什么。

  转过身子,虽然眼神中带着些许的失落,和不舍,但他们也不得不这么做。

  “病人,需要休息,没事的话,你们就不要来了!这里是医院,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看着这些人离去的背影,这小丫头那不饶人的嘴得不得继续说着。

  “你!”

  听着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韩思路狠狠的个目光丢了上去。

  看着那目光,这小丫头的脸上明显多了丝的畏惧,不过这畏惧很快便消失,然后挺起胸脯朝着韩思路高傲的仰着头。

  “好了!不要计较了!去吧!”

  看着韩思路被这丫头欺负的都有些手足无措,郭锡豪都有些哭笑不得。

  “那个你多保重,别忘了。你姐姐要让我照顾你,如果你在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真的不会放过你”

  在大伙离开,金蕊才敢表现出自己真实的感情,在这瞬间,轻轻的低下头,在郭锡豪的耳边轻轻的说着。

  “嘿嘿金蕊姐姐,知道了!我以后不会这么浮躁了,以后我定会小心做事的”

  看着金蕊这表情,郭锡豪急忙笑嘻嘻的答应了下来。

  “如果再有下次,我饶不了你哼”轻轻的在郭锡豪的胳膊上掐了下,看着门外有人朝着这边看了过来,金蕊也不像让人看出自己的感情,急忙调整了下情绪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总算是离开了!吓死我了”

  看着那些凶神恶煞的人离开,那个实习的小护士抚摸着自己的胸口似乎是完成了件大事样,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你也怕呀?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看着这小丫头这突然变动的表情,郭锡豪笑嘻嘻的在旁调侃道。

  “额你以为我爸爸是大哥呀,我不怕,我刚刚不怕是装出来的,吓死我了!他们那些大夫看着这屋子的人没有个敢进来的,就只好欺负我这个实习生了!哎好无奈”

  第百二十章收纳

  ?

  看着这小姑娘搞怪的表情,郭锡豪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怕他们,你就不怕我?”

  此刻这小姑娘已经拿起了那针来到了郭锡豪的身边,郭锡豪看着这小姑娘那清澈无限的瞳孔,笑嘻嘻的说道。

  “你呀?我不怕你,你昏迷的时候,我就在你身边,看着你那安详的眼神,你倒是像个风度翩翩的大家公子,安静有气质,如果不是这些人来找你,我都不知道你有着这样的实力,看你也不像是坏人,为什么这么做呀?”

  盯着郭锡豪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这实习生发现郭锡豪正在盯着自己看,所以脸上不由的浮现出抹害羞的表情。

  “哈哈怎么害羞了?我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啊,做什么事都有着群好兄弟陪着我,不管做什么都有人帮我,而且重点是没人敢惹我,这样还不好么?”

  郭锡豪看着这小姑娘泛红的脸庞,不由的对其生出了几分好感,笑着调侃着。

  “切不和你贫嘴,打针了,把屁股撅起来”

  “额打针要在屁股上呀?你不会不好意思吧?”

  听着这小姑娘的话,郭锡豪继续说着。

  本来这小姑娘并没有在乎什么,可是随着郭锡豪这么说,这小姑娘脸色不由的变得更红,支支吾吾有些说不出话来。

  “喂吴蓉蓉,发什么呆!打针呀我都准备好了!”

  此刻郭锡豪趴在床上,将屁股对着这小姑娘然后笑嘻嘻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听着郭锡豪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这小姑娘好奇的问道1

  “胸卡上不是写的么?蓉蓉?喏!”

  郭锡豪手托着头,身材极其抚媚的展现在蓉蓉的面前,然后用挑逗的眼神说着。

  “讨厌”

  看着郭锡豪这姿势,吴蓉蓉的脸色更红,然后嘟囔着闭着眼,朝着郭锡豪的屁股用那针刺了上去。

  “啊谋杀啊你这是”

  剧烈的疼痛袭来,瞬间让郭锡豪屁股上的肉抽,因为疼痛让郭锡豪红着脸大声的喊了出来。

  “哼!让你欺负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将那针中的液体推到了郭锡豪的身体之中,然后吴蓉蓉转过了身子,鼓着嘴道:“这样的事还要做好几次,接下来你在挑逗我我还这么用力!哼”

  撅起了嘴,吴蓉蓉嘀咕着,高傲的转身朝着病房外走了出去。

  扭头看着吴蓉蓉就这样离开,郭锡豪第次觉得医院也竟然也这么有趣。

  “吴蓉蓉下次别让我碰到你,不然你肯定跑不了了!”

  嘴角扬起丝得意的笑容,接着郭锡豪转过身子,郭锡豪习惯的朝着床上躺了上去。

  在躺下去的那瞬间,那股疼痛瞬间传递到了郭锡豪的上嗓子眼

  “吴蓉蓉我恨你”

  感受着突然的如同针刺般的疼痛,郭锡豪在心里骂道。

  “你说刘强已经对郭锡豪动手了么?”

  同样,雷氏集团的高层楼层之中,雷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自己桌子上的蓝图,听着下面人们的汇报2

  “是的,而且就在郭锡豪进入医院的那瞬间,区的许多大哥都在夜之间出现在了我们这里的个县城的医院,雷公,你说他们接下来会不会有什么行动?”

  “区的大哥夜之间都出现在了我们区,他们来了多少人?”

  听着这番话雷公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慌张,然后急忙问道。

  “似乎只是来了几个顶头的大哥,小弟没有见到!而且在今早又同时间离开了,雷公,你说我们要不要动手应对?”

  这段时间,雷公交待自己看清楚来往区的人,区的那些人不要放过任何人,所以这次郭锡豪他们这边突然的动静,让雷公手下的人有些冲动。

  “额!既然离开了,那就不用去管,这小子还挺自信的!呵呵你们去做你们的事吧,他没事”

  有些事,雷公并没有同任何人交待,在将自己桌子上早上送来的信封看过之后,然后笑嘻嘻的对着大伙说道。

  在场的人也聚集了不少,他们听着雷公的话,脸上都带着抹疑惑。

  “雷公。难道就不怕这小子突然出现什么意外的变动么?”

  这些人虽然原因听从雷公的话,但他们却不敢相信郭锡豪。

  “放心吧,怎么做我心里有数,你们去忙你们自己的吧!”

  翘着二郎腿,雷公第次没有对场局有着这样安稳的决定了3

  数天后的个深夜,在学校的个小树林之中,几个影子蹲在处阴暗的地方,手中拿着白色的粉末,边吸着,边聊着。

  “强哥你说我们这次是不是被骗了,这货点都不纯”

  看着那白色的粉末,其中个边用鼻子吸着,边嘀咕着。

  “我也觉得是,黑鬼,这老东西,货越来越差,价格却越来越贵,他妈的,吸的我都头疼”

  那日的伤,现在都没有痊愈,所以这段时间,在刘强的头上依然包裹着个数道白色的绷带。

  “强哥,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找这小子理论理论,自己人给的货都这么差”

  其中个身体极其瘦弱的男子边吸着边抱怨着。

  “等到我们大哥做了雷帮的老大,黑鬼这老小子,我第个弄死他!雷公也真是,做事,只让几个堂去搞这些发大财的项目,偏偏我们这边去做盗版的生意,干,现在盗版的光盘还他妈的谁看!”

  雷公为了避免堂口之间的冲突所以只是让几个堂口去接触毒品的生意,让这些堂做,方面是因为他们都位于重要的地势,还有方面便是因为他们有着很多的人流量,而且这样做定点定量的饥饿式的销售,每次都能让他们的货卖完。

  不过这样做,雷帮,雷氏集团是有了很多的经济收入,但这样也让几个堂之间有了很大的分歧,这样的做法早就让刘强有些不满了。

  只不过刘强在三堂的地位中算不上高,所以很多事他并没有决定权,甚至连讨论权都没有。

  “他妈的,现在要是我们堂的堂主当上了帮主,这种规定都他妈换了!让那些堂都解散!干!”

  那些粉末下肚,这些人的脑海中都有些兴奋,所以说话的声音也自然大了不少。

  “这就要大家起努力了!我个人可做不到这些!”

  刘强微眯着眼,享受着那些粉末在自己的脑海中发生作用时的爽感,这让刘强很是舒服。

  “对了强哥,那些小人渣你准备怎么处理?”

  个话题结束,这些人又想到了那天晚上的幕,似乎那天晚上他们并没有把那些人了结。

  “额!你说的三和会的小杂种吧!哼群逗比,连人都不敢杀,还出来混,回到娘胎里从造去吧!在我刘强,面前,除了死,我什么都不怕!”

  刘强晃动着脑子有些冲动的说的哦。

  “我就知道你们群人渣每天晚上聚在这里没有什么好事,吸毒?还真是社会败类!”

  就在几个人吸的有些忘乎所以飘飘自得的时候,突然个人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他妈的,你谁了,识相的滚边去!”

  昏暗的灯光,并不能让这些人看清楚这来着的面貌。

  “他妈的,动手”

  这些天彪东都直在跟踪着刘强的举动,自己犯下的错,他要自己亲手了结。

  随着彪东的句话,接着周围的人都在这瞬间冲了出来。

  “你是”

  看着彪东站出来,刘强才看清楚这张面孔,这不正是那天将自己放过的小子么!

  “他妈的,你竟然敢来,我还没有找你呢!”

  看着这突然冲出来的人,刘强因为现在的脑海中片冲动的场景,所以刘强也顾不上自己现在怎么想,当即朝着彪东冲了上去。

  “动手”

  这里是学蓄为偏僻的地方,而且方圆数十里都是边荒芜的场景,所以刘强他们才敢选择在这里吸毒,这样的地方,彪东也是跟踪了这几人数天才发现的。

  这天在自己准备就绪之后变成耗着彪东他们围了上来。

  “他妈的,给你脸了!这是给你的教训!”

  就算刘强实力在强,也敌不过这周围数十个人的夹击,当刘强站出来的那瞬间,那些人便将刘强按到在地上。

  这样的场景,又让彪东想到了那日在工地上的镜头。

  不过这次彪东却并没有留情,慢慢的蹲下了身子,将那砍刀抵在了刘强的脖子上。

  “呵呵又是这招,你敢么?你下得去手么?下得去手,上次我就死了,还会有那么出?你两个兄弟都死了吧!哈哈!”

  这样的动作,让刘强想到了上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上次的人也是他,上次的事,也是他,所以刘强似乎并不怕。

  “呵呵是么?”

  听着刘强这生硬的口气,彪东这次并没有留情,道刺了下去。

  “东哥,刚刚为什么你那么做?”

  走在回去的路上,人们看着彪东脸上都带着抹恐怖的表情,虽然刘强并没有死,但那种做法比让刘强死了还恐怖。

  说着,他们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下体,还有自己的双臂。

  “呵呵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而且他们三人吸毒,后来被抓起来,也只会是以为吸毒出现了幻觉,这和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

  “好,东哥,你够狠!”

  几个人用钦佩的眼神看着彪东,不由的伸出了大拇指头。

  这件事的第二天清晨,在郭锡豪他们所在的医院外,早已经站满了人,虽然这些人看上去都年龄十七八岁的样子,但这些人穿着都很整齐,而且打扮有素,这些人似乎都在等着什么人出来样。

  “豪哥好”

  就在人们好奇的朝着这医院内张望的时候,突然个穿着白色西服的人从这医院里走了出来,外面那些人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人,都鞠着躬大声的喊道。

  “哈哈!彪东,你小子怎么这么会做事啊!”

  此刻昊天和陆文博也痊愈了,虽然还有许多地方都裹着绷带,但这已经不影响他们泡妞,不影响他们砍人,不影响他们做好多事!

  “嘿嘿今天刚好休息,所以我就带着兄弟们起来欢迎豪哥你了!走吧,带你们去玩去,算是庆祝你们出院!”

  看着这些过命的兄弟,彪东脸上洋溢着抹笑容说道。

  “哈哈兄弟们走个!”

  陆文博并没有责怪彪东的事,似乎那日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般,上前勾搭着彪东乐呵呵的说着。

  “额!走起,我知道有家夜店,非常不错!现在就去玩玩去!”

  昊天想着这里的场景,然后大声的说道。

  “你说的该不会是有乌托邦吧!哪里我们可有着笔债呢!”

  郭锡豪想到了那天第次发生的事,然后乐呵呵的说着。

  “嘿嘿这次没有那种规模了,想要找事也没人愿意搭理你,这次我们就是去喝喝酒!”

  “好的!我同意了!兄弟们走吧!”

  看着兄弟们个个都健康开心的模样,郭锡豪心里也满意了,大吼着对着大家伙说着。

  “好嘞,走了!”

  随着郭锡豪的声喊叫,这些人都齐刷刷的朝着这外面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