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声的吼道。

  “这里快快这不是王局长么?这是什么情况”

  闻讯而来的记者看着这场景,都来了兴致,急忙将自己的摄像工具准备好,朝着这些人拍摄着!

  “你们”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记者们,王星知道自己今天已经走到了绝路,想要跑是跑不掉了。

  “都给我滚开都滚开”

  看着这些围观的人群,王星也不再顾虑什么,接着将那些据在门外的人推开,然后蒙着头疯狂的朝着外面跑去。

  “王局长哪去?”

  王局长刚刚突破这包围阵营来到了这楼下,可惜这楼下早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是你们?”

  看着这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正是自己手带出来的警员,这些警员手中拿着手铐而且警车已经将这里完全围了起来。

  “王局长,这么急着干什么去?是打算离开这市么?”

  当初的王局对它们指手画脚,这些人早就对王局心存不满,现在又收到上面传来的消息,所以他们变得偶来到了王局的家中,等候着激动人心的刻。

  “你们你们想要做什么?我可是局长!”

  “呵呵王局抱歉!你的罪证我已经交给了上面,这次是上面的人带人来查你,你和我们走吧!”

  不给王星任何狡辩的机会,这些人便将王星拷了起来。

  王局长被人们称赞的飞起来的新闻很快便被压制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王贪官,王色狼,。

  甚至还有不少人真的以为王星把自己的侄女当成了自己发泄的工具。

  王局那本来高高在上的职位,也因为这报道而让区的人再度活跃了很长段时间。

  因为王星的事被大肆报道,而且这消息已经传到了上边,加上如今风声正紧,所以上面的人也不敢忽视王星这件事。

  不出今天的时间,王星便被惩办了,王星本来通过关系见雷公最后面,将郭锡豪交代出去,可是郭锡豪却不会给王星这个机会,虽然这也让郭锡豪花了不少钱。

  数日后,雷公的电话再度响起:“雷公,怎么样,我帮你做的事已经做妥了,接下来我们该商量商量我们接下来的合作了吧!”

  王星虽然并没有死,但这样的结果,雷公或许更喜欢。

  “好我清楚了!那些场子的地契应该是在王星手中,你要怎么做?”

  雷公对于郭锡豪的办事效率也很是满意,点点头同意了郭锡豪的提议。

  “呵呵既然雷公同意,那接下来我郭锡豪会搞定不过我希望雷公你能遵守你的约定,接下来我郭锡豪绝对不会让雷公你吃点亏”

  “好,我知道了!接下来,我绝对不会在踏入区步,不过郭锡豪你记得,我雷公可不是怕了你,如果你不老实,我雷公有的是机会搞死你!”

  “哈哈!好的”

  挂了电话,只要雷公那边搞定,从今往后,区这些在雷公旗下的酒吧便到了郭锡豪的名下,虽然郭锡豪答应要给雷公部分的报酬,但那些报酬连营业额的三分之都不到。

  王星被处理,雷公的妥协,接着在区那些属于雷公的那些贷款企业也都个接着个从这区消失。

  这些现象表明,现在的区,郭锡豪人说了算。

  第九十三章新学期新气象

  ?从王星那件事处理后的几天之后,区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三和会的行人也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搜读网

  这天在糖果俱乐部之中,郭锡豪再度将大家伙召集了起来。

  “豪哥现在区你可是手称霸,接下来我们不打算扩张么?”

  苗鑫先提出来的疑问,当时和郭锡豪来到这区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人,连酒店的老板都看不起他们,想不到在区区年的时间内,这区有谁不知道郭锡豪这三个字。

  “接下来的事我当然有打算,先问问眼前的事好了!谢东雪现在在什么地方?”

  虽然王星被处理了,但谢东雪这丫头却并没有什么结果,虽说和个女的计较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但当时她那巴掌郭锡豪可是深深的记的。

  “额!谢东雪因为和王星的关系现在已经离开了警局,她的房子据说也转手了,而且这丫头还打算离开这市,不过豪哥你放心,我苗鑫早就给他安排了个好地方,现在应该有个很关心她的人吧!”

  心里带着几分得意的表情苗鑫想着当时谢东雪偷偷的卖到深山里给别人做老婆,这种感觉就让苗鑫有些合不蚂。

  “额你小子定没什么好事”

  看着苗鑫那副嘴脸,郭锡豪知道现在的谢东雪定不会好过,不过这又何尝不是她自找的呢。

  “那个我有话要说”

  就在人们刚刚安静下来的时候,刘硕突然开口说道。

  “额!对了,想起来了,振华街那边的旧城开发有没有到我们手中”

  当初王星在的时候,振华街这带的旧城开发就直迟迟没有着落,现在又过去了这么久,这里的应该早有定夺吧!

  “额这个不满郭锡豪你,因为王星的事,所以这区里的官员都进行了大换血,那些在区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人,现在都被调离了这里,而且现在的区局长,还有区的区长他们都是条裤衩的人,现在想要拿到这个开发权,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刘硕听着郭锡豪的话将自己刚刚想要问的那些咽了下去,接着回答着郭锡豪的问题1

  “这样啊其实这样也让人有些头疼呀!接下来我会去帮你解决的,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就好了”

  旧人去了,必然新人会将这里的权利取代,如果对方不给自己面子,那么切或许会化成泡影,接下来郭锡豪要做事可就有些困难了。

  “现在也就看着老方法合不合用了!”仰着头躺在沙发上,郭锡豪伸展着自己的两只胳膊说道。

  “豪哥,这事还简单,我直接派人去吓唬吓唬他不就完了!现在我们在区的实力,就算是他新上来的领导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吧”

  苗鑫听着郭锡豪的话,主动承蹬自己的责任说着!

  “不可以暴制暴这种办法是最愚蠢的,如果把对方惹毛了,我们不但捞不到好处,反而还会让我们陷入僵局,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大家起讨论下”

  看着沉默不语的大家,郭锡豪举得这段时间,自己有些己之见,所以环视着大家好奇的问道。

  “这个豪哥不然看看花多少钱能买通”

  陆文博还是喜欢保守点的办法,送钱,简单粗暴。

  “嗯!这也是我想的,就是不知道这新来的人什么口味”

  这点也是郭锡豪想到的,不过毕竟对方的性格什么的郭锡豪都不是很了解,这样上去,岂不是给对方把柄可捂2

  “我想这点不可”听着郭锡豪和陆文博的讨论,刘硕说道:“我听说这次上来的这个领导并不喜欢金钱,他能做到这个位置就是靠钱买上去的所以他家里并不缺钱”

  “不缺钱额这可有些难办呀算了,我们这里的讨论,也是无济于事的,刘硕,现在你应该会把这新上来的这几个约出来吃过饭吧?”

  看着刘硕,既然不清楚对方的套路,那郭锡豪就把他们叫出来让他们起见识见识。

  “那个好吧!我知道了”

  刘硕直想要说句话,但看着郭锡豪不断的指挥,让刘硕把自己的话咽了下去。

  “好的!那没事的话,都下去做事吧!”

  看着大伙似乎都很疲惫的模样,郭锡豪也不像耽误大家太多的时间,毕竟这段时间大家都太过投入,所以也是时候该好好放松下了。

  “对了刘硕你刚刚想要和我说什么?”

  当郭锡豪打算离开的时候,才想到刚刚刘硕直准备和自己说点什么。

  “那个嗯算了,没事!完了再说”

  “嗯!好吧!那散会刘硕你尽快把我交待你的搞清楚就好了”

  随着郭锡豪的示意很快偌大的包厢也只剩下了苗鑫和郭锡豪两人。

  “豪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其实我觉得你给小姐打个电话,切不都安排妥当了么?还需要自己这么绞尽脑汁的去想该怎么做么?”

  就在谢东雪发呆的时候,这房门被嘭的声推开3

  看着自己打开的门,王星来到了门口,看到门外的人王星也慌了:“冬雪,你怎么在这里!”

  听着王星的话,谢东雪慢慢的抬起头,眼神之中带着眼泪,慢慢的盯着王星:“刚刚你说的话都是真的么?”

  “谢东雪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谢东雪的手中同样有着王星不少的把柄,王星还打算等到自己离开的时候,在找机会和谢东雪解释这发生的切,可是这谢东雪突然站到自己的门外,这让王星慌了手脚。

  “那是怎么样的?你不是和我说好要和你老婆分手,你不是说要给我个名分么?你打算让我做你的侄女做到什么时候?”

  既然自己已经将这层膜捅破,谢东雪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看着面前的王星大声的吼道。

  “这里快快这不是王局长么?这是什么情况”

  闻讯而来的记者看着这场景,都来了兴致,急忙将自己的摄像工具准备好,朝着这些人拍摄着!

  “你们”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记者们,王星知道自己今天已经走到了绝路,想要跑是跑不掉了。

  “都给我滚开都滚开”

  看着这些围观的人群,王星也不再顾虑什么,接着将那些据在门外的人推开,然后蒙着头疯狂的朝着外面跑去。

  “王局长哪去?”

  王局长刚刚突破这包围阵营来到了这楼下,可惜这楼下早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是你们?”

  看着这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正是自己手带出来的警员,这些警员手中拿着手铐而且警车已经将这里完全围了起来。

  “王局长,这么急着干什么去?是打算离开这市么?”

  当初的王局对它们指手画脚,这些人早就对王局心存不满,现在又收到上面传来的消息,所以他们变得偶来到了王局的家中,等候着激动人心的刻。

  “你们你们想要做什么?我可是局长!”

  “呵呵王局抱歉!你的罪证我已经交给了上面,这次是上面的人带人来查你,你和我们走吧!”

  不给王星任何狡辩的机会,这些人便将王星拷了起来。

  王局长被人们称赞的飞起来的新闻很快便被压制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王贪官,王色狼,。

  甚至还有不少人真的以为王星把自己的侄女当成了自己发泄的工具。

  王局那本来高高在上的职位,也因为这报道而让区的人再度活跃了很长段时间。

  因为王星的事被大肆报道,而且这消息已经传到了上边,加上如今风声正紧,所以上面的人也不敢忽视王星这件事。

  不出今天的时间,王星便被惩办了,王星本来通过关系见雷公最后面,将郭锡豪交代出去,可是郭锡豪却不会给王星这个机会,虽然这也让郭锡豪花了不少钱。

  数日后,雷公的电话再度响起:“雷公,怎么样,我帮你做的事已经做妥了,接下来我们该商量商量我们接下来的合作了吧!”

  王星虽然并没有死,但这样的结果,雷公或许更喜欢。

  “好我清楚了!那些场子的地契应该是在王星手中,你要怎么做?”

  雷公对于郭锡豪的办事效率也很是满意,点点头同意了郭锡豪的提议。

  “呵呵既然雷公同意,那接下来我郭锡豪会搞定不过我希望雷公你能遵守你的约定,接下来我郭锡豪绝对不会让雷公你吃点亏”

  “好,我知道了!接下来,我绝对不会在踏入区步,不过郭锡豪你记得,我雷公可不是怕了你,如果你不老实,我雷公有的是机会搞死你!”

  “哈哈!好的”

  挂了电话,只要雷公那边搞定,从今往后,区这些在雷公旗下的酒吧便到了郭锡豪的名下,虽然郭锡豪答应要给雷公部分的报酬,但那些报酬连营业额的三分之都不到。

  王星被处理,雷公的妥协,接着在区那些属于雷公的那些贷款企业也都个接着个从这区消失。

  这番话,或多或少都打在了雷公的心上让雷公有了动容。

  的确,不管自己现在怎么做,对于自己来说都百害而无利,而且自己想要做成这件事,要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的大。

  “你能怎么帮我?我们怎么合作”

  听着郭锡豪的建议,雷公话语也变得柔和了下来。

  “呵呵我就知道雷公你是聪明人,处理雷公我自然有我的办法,而且我会让雷公你很满意,不过我却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

  “井水不犯河水我想雷公你是清楚的,如今区已经渐渐进入了稳定的阶段,所以我希望雷公你能把安排在区的人和势力都撤出去!”

  敢说出这样的话,郭锡豪的心里有着十足的把握。

  “不行,现在我在区投入的资产,也是笔不小的数目,我可以保证不在扩张,但现在想要让我把这些都撤出去,你是妄想!”

  雷公也是个镢头,现在区这块肥肉无法吞下去,但他也不甘心将自己在区的这些产业都割掉。

  “雷公,你觉得你现在还有的选择么?王星现在将你的那些新开业的场所都废掉,你觉得你的那些贷款公司还进行的下去吗?区现在可是我们三和会的天下,这样做,对你可是没有点好处”

  “你威胁我?”

  “威胁倒是算不上,我郭锡豪做事不喜欢遮遮掩掩,只要雷公你答应把那些资产都撤出去,你开价,我不会让你吃亏的!而且你的那些被毁掉的酒吧,我会让他光明正大的在这区经营下去,不过我来管理,收入我们对半,你觉得如何?”

  郭锡豪开出了个让雷公怎么都无法拒绝的条件,虽然雷公在区,甚至是在市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现在雷公在区之中算是彻彻底底的输了。

  就算雷公想要扳回这个局势,这样的差距只会让自己现在的公司越来越差罢了。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先要帮我将王星解决掉,剩下的我们到时候在谈”

  “呵呵雷公果然是爽快之人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挂了电话,雷公的脸色变得铁青,虽然自己也清楚这件事或许郭锡豪也参与了,但自己现在在区之中确实是捞不到点便宜。

  如果这样大张旗鼓的攻过去,到头来吃亏的只是自己。

  “吗的郭锡豪,你还真有种哎老了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比代强了”仰着头,躺在自己的摇椅上,雷公长叹口气说道。

  “雷公,不然我给你去杀了这小子”

  站在雷公身后,个壮硕的男子站出来低着头看着雷公说道。

  “不需要了!随他去吧!我雷公输了其实这样才有意思,老赢也显得有些太过无聊这件事之后,区的规则,或许或多或少要变变了。”

  长叹口气,仰着头,看着天花板,雷公自言自语道。

  “嘿嘿豪哥雷公那个老头子答应你的条件了?”

  看着郭锡豪挂了电话,苗鑫笑嘻嘻的迎了上来说道。

  “哼那当然,对了我安排你做的事你搞定了么?”

  “哦!搞定了。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把那视频寄到了王星的家里,而且怕他们不注意我还送了个4过去,嘿嘿只要他们打开,里面的东西都清清楚楚的”

  那视频的拍摄苗鑫投入了不少的功夫,那高清的设备,就是苗鑫手搞定的。

  “呵呵好!接下来只是带人去找谢东雪那丫头了!这笔帐我们总算能讨回来了”

  脸上带着激动的表情,处理王星,自己早就打算动手了,想不到却直忍到了今天。

  “嘿嘿放心吧切都有人去做了,豪哥你只管听好消息去吧!谁都想不到在这区真正的幕后角色是豪哥你!哈哈,豪哥,还真有你的,这些你都能想得出来!兄弟们都佩服的你不得了”

  苗鑫朝着郭锡豪伸出了大拇指,激动的说着。

  “你小子,多学着点,以后有大用”

  “妈妈你看有人送来个4”

  个小孩子打开自己的家门,看着家门外放着个小盒子,好奇的拿起来,打开包装,看着里面精致的礼物,激动的喊道。

  “现在谁给送东西过来呢?”

  听着自己儿子的喊叫,个中年妇女探出头朝着周围张望着,却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影。

  “这是”

  带着好奇中年妇女打开了这4,当这4开机的瞬间,上面的画面顿时让这妇女脸色变得通红。

  “妈妈这是什么东西呀?妈妈”

  看着自己妈妈拿走了那4小孩子好奇的张望着。

  “你别看,给我回屋里去”

  将那4关起来,接着这妇女拉着自己的孩子把回到了屋子中。

  “额社长在我们的邮箱外有人放了个袋子?”

  在区最大的家报社外,个带着眼睛的男子拿着个袋子好奇的走了进来。

  “这袋子里面写的什么?”

  “什么都没写,只是说有大新闻,让我们去这个地址”

  男子拿出了这张信封,接着看着上面的地址说道。

  “什么我看”

  这报社的社长,在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