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公子和波川结婚前后,经常使用“研究波川”的话。

  “就是不研究也”公子也想起来笑了,“他和波川不样,这个高田呀,不研究也是个好人呀。”

  “公子小姐的家里,没想过让公子小姐和高田先生结婚吗?”

  “想过的哟。”公子点不遮拦地回答,“我想是有的,尽管不怎么强烈。我听母亲也说过这样的话,可也许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吧,我的心里就是来不了那种感觉,又被波川抓住了”

  “对弥生还没说过,这门亲事公子小姐你赞成吗?”

  “赞成呀。门好亲事嘛。对父亲我也说赞成,我可以对高田说弥生小姐的为人哪。”

  “这个高田先生,你不研究也觉得他是好人,怎么心里会不来那感觉呢?”

  “我知道得太多了。我知道嫁给这人定很幸福的,可我也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人。他比波川要好得多。弥生小姐定会很幸福的。”

  御木相信公子声音里的善意。

  于是,高田的性格啦,他的家庭啦也就很难问出口了。就是再刨根问底,公子话里的正确性也有限度,大致的轮廓已经听公子的父亲说过了。

  “弥生小姐已经和高田碰过面了吗?”公子问了声。

  “不,还没有”

  “先生您呢?”

  “还没呢。还不到那种程度呢。实际上,昨晚才让你父母请了去,听说了这件事。”

  公子用眼睛表示了首肯,直直盯着御木说:

  “真的是极好的亲事哟。我父母亲想得可真到家呀。我怎么就没想到阿直和弥生小姐是天生的对呢?真奇怪。也许我还没到给人搭桥牵线的那份年龄,在先生家里也很拘束的关系吧。能找到弥生这样的好人做新娘,真要吃阿直的醋了哟。”

  “吃醋?不吃弥生的醋吗?”

  公子大概觉得自己说得太过分了,声音轻了下来:

  “那个呀不吃醋啦。只是觉得阿直的运气好哇。”

  公子开口闭口“阿直”“阿直”地叫,自然是她从小叫惯了的关系吧,可御木听起来很觉刺耳。

  于是,御木自然地想起儿子好太郎没有和青梅竹马的三枝子结婚的事来。看起来是顺理成章的,可好太郎为什么不和三枝子结婚,做父亲的御木也确实不明白。看起来并非绝对为了避开三枝子的母亲吧。也许御木出面为两人筹划缔结连理该好得多吧。三枝子的母亲也这么说过。鹤子想让后夫的儿子和三枝子结婚,来找御木帮助的时候,曾把这话作为责备御木的借口说出来,并不是没有道理;简直可以看作是鹤子的真心话,御木心里深深内疚起来。

  好太郎和三枝子结婚,或者和芳子结婚,三人的生活定会和现在大不样吧。尽管好太郎是好太郎,三枝子是三枝子,芳子是芳子,这是无法改变的;可是,芳子或者三枝子谁作为母亲生出的孩子,从开始,从根起,就完全是两样的吧。好太郎和芳子生的孩子,与好太郎和三枝子生的孩子,要说有什么不样,那简直是无法比较的。这孩子再繁衍子孙下去的话,好太郎和芳子结婚而没有和三枝子结婚的事,将在今后的人生世界里荡起层层涟漪。这片刻的想法,虽然对芳子太不公平了,可御木脑子里确实浮现了起来。

  公子和高田直吉与好太郎和三枝子的情况有所不同,虽然没有必要连在起来考虑,可昨天听了大里的席话,御木胡思乱想的事,竟被猜中了。

  可是,公子像是毫无顾忌似的。

  “让他们相亲吗?”她爽快地问,“和高田见面,我在场怕不行吧。”

  “不,还没到可以见面的时候呢。”

  “我把高田带到这里来怎么样?只是说去御木先生家里玩玩,谈谈意大利文学什么的。”

  “意大利文学吗?”

  “是啊。高田在意大利留过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