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妻由乃的疯狂(1/2)

加入书签

  罪歌决定一起分散搜索,陈英超和姚琴琴所负责的区域是大陆西北部,在大陆西北部的帕雷王国。

  就算距离林旭死了已经将近一年的时间,姚琴琴依旧没有彻底缓和过来,在陈英超身边陷入了沉默。

  漫步在了帕雷王国那特色教堂之前,姚琴琴凝视这一间神圣的教堂,若有所思。

  “整整一年的时间了,如果当年不是我抽调了时空管理局大部分的战力,那么也许林旭不会死。”

  陈英超知道姚琴琴终于将心中的自责说了出来,那么就等于姚琴琴终于逐渐放下那一个重担。

  “没有所谓的也许,因为死了就是死了,因为这是林旭做出了属于他自己的选择,是他自己背叛了时空管理局。”

  “为了让黄舒芯活下去,他一个人背负了所有的罪孽,最后死在了米德加尔特中庭,对于林旭来说,是解脱。”

  身为罪歌之一,陈英超所说的一切,姚琴琴懂,但是懂是懂,不等于能够接受。

  但是就在这一个时候,在陈英超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陈英超凝视眼前粉色长发,手握柴刀的少女。

  “圣地米迦罗的院长,星悠.克里伍德的禁忌使魔,我妻由乃!”

  我妻由乃微微向前,嘴角泛起一个甜甜的笑颜:“能不能麻烦罪歌解开这一个时空的封锁呢?”

  “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改变未来,仅仅是为了找一件东西而已。”

  陈英超抽出了身后的断罪之刃:“不好意思,如果你是想要带走关键的恶魔之种,那么你是没有办法离开的。”

  我妻由乃摇晃着手中的柴刀:“也就是只能够干掉你们,等待这一片时空解锁吗?”

  陈英超没有给我妻由乃留任何的希望:“如果你是为了将恶魔之种带回去,将天野雪辉变成真正恶魔的话。”

  “那么不好意思,因为这一片时空,我们所申请的冻结期是整整一百年……”

  “整整一百年所代表的含义,我妻由乃,我想你应该不会不懂。”

  我妻由乃低下了头。陷入了许久的沉默,随后微微侧颜,露出那狰狞的双眸:“也就是我只能将你们的手手脚脚全部都切断,将你们变成不人不魔的存在。随后逼迫你们申请提前解冻吗?”

  陈英超极其自傲:“你觉得这样的事情,你能够做到吗?”

  早就已经完全获取了神之力的我妻由乃,宛如猎豹一般,无声无息出现在了陈英超的面前。

  陈英超手中的断罪之刃,硬抗我妻由乃的一击。但是我妻由乃的这一击,远远超出了陈英超的想象。

  因为整个地面开始不断龟裂,陈英超觉得我妻由乃的力量极沉,让陈英超的肌肉发出哀鸣。

  因为对手只有我妻由乃一个人,所以姚琴琴借助我妻由乃攻击陈英超的时间,直接拉开了距离。

  手中的欧律诺斯之弓,散发耀眼的神圣光芒,不断改变轨迹的能量箭,以全方位的角度,袭击我妻由乃。

  但是我妻由乃完全无视姚琴琴那临时构建的试探性攻击。因为我妻由乃的身上出现了一道能量盾。

  姚琴琴的攻击,连我妻由乃的护盾都根本破不开,而且我妻由乃借助压制陈英超的机会,一脚踢向陈英超的膝盖。

  面对这样的灵活性近战,只要废掉了陈英超的移动速度,那么陈英超就会变成彻底的废人!

  陈英超凝聚起定点护盾,强行挡下了我妻由乃的一击,陈英超到现在依旧有点心惊。

  我妻由乃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吗?就算曾经参与过神之座的争夺战,也是面对一些普通人。

  但是我妻由乃根本不是所谓的新手,陈英超承认自己小看了这一个拥有神之力的我妻由乃。

  我妻由乃看向了那一个躲得极远的姚琴琴:“不好意思。如果是试探性攻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