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八字古怪生异变,下聘礼决心遣紫樱[文字版VIP](1/2)

加入书签

  最新最快的第二日,史湘云便入画送来了一副唐寅的孔雀开屏图,知黛玉平日里最喜欢的便是他的工笔,这也是她为数不多的收藏之一了。这次也算是为了昨日的事情下了血本了。黛玉见了不由得叹了口气。面子上虽然是收了,但是又让紫鹃将一扇玉石小炕屏送做回礼。很清楚的告诉了史湘云,在心中她林黛玉并没有领她的情。

  并不是黛玉心狠,只是她知道史湘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史湘云了,既然是这样,昨日便是她将她的愧怍还尽了,日后若是她史湘云再敢出手,那就别怪她落手无情了。既然已经不再是姐妹了,礼尚往来便是应该的了。

  三日后,帝都最繁华的朱雀大街上,一早便见一群了吹吹打打的朝着贾府门前走去。引来了不少路人的驻足围观。贾母早已命人在门口接应,打开正门将人迎了进来。进来的人皆是全身红装,不仅有北静王府上的管家莫言,还有说亲的媒婆一扭一扭的上前。贾母亲自迎来,此时的贾政、贾赦自然也闻风而至。

  媒婆不过是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言归正传了。莫言递上聘书,礼单,一应俱全。而贾母的眉里眼里也皆是笑意。在场的无不欢雀,唯有王夫人与薛姨妈一脸的不如意,却免不得又得挤出几个笑脸来。而这些皆被莫言紧紧地看在眼中。

  “去吧礼单拿给老爷太太们看看,毕竟是他们的外甥女,他们多少也得顾着点,那就帮忙看看还缺些什么吧。”

  贾赦与邢夫人看了,心中大惊,知道黛玉在北静王心中的地位之高,再加之那日黛玉出手相助,邢夫人心中自是万分感激,也希望她能好好的。贾政自是知道这黛玉一嫁便能给他带来无尽的好处,哪里有不欢喜的道理。只拿着那礼单装模作样的看着,心中却已经百转千回,想着怎么攀上这样大的靠山。毕竟诸皇子争位皆有风险,但是北静王的地位却撼动不得。

  “母亲说好就好,玉儿的事情礼该是由您来做主的。”

  说罢便将礼单递给了王夫人,薛姨妈也伸过头来想看看。而当看到礼单之时,王夫人肚子里憋着的一股气差点就发了出来。如果是那日薛蟠下聘之时已是寻尽了天下至宝了,与那么今日的礼单一比薛蟠的那些简直就是破铜烂铁了。

  “老太太,这``````这似乎于理不合``````”

  如此大的排场,这样多的聘礼,不禁让王夫人与薛姨妈抬手抚汗。王夫人也忍不住开口道。毕竟这次北静王娶妃所下的聘礼实在是高的让人无法想象,按礼数来说已经超出了皇子所纳彩礼的数倍。但是这样的事情前朝并不是没有过,为了美人一掷千金对于这样的雅事,朝廷也没有明令禁止。

  王夫人抬头,看见了贾母越来越难看的神色,下面的话也就不敢再说下去了。凤姐见如此喜事将让局面变得这样紧张,到底吃亏的还是王夫人与薛姨妈,忙出来打圆场。

  “不过是此时送来给妹妹,到时候不是还是要带回去的,这聘礼多了少了还不都是一样的。就老太太有福了,这回北静王爷可是给足了面子的。再者说了,一个月里两件这样大的喜事,刚刚亲孙女就要做了丞相家的少,这会子外孙女到是直接要去做王妃了。老太太可要快些把家中的这些姑娘们都弄了出去,少不得是什么王妃,福晋,说不定将来还能当上皇后不曾。”

  说着,眼中有意味的瞟了一眼薛姨妈,薛姨妈知道凤姐说的是薛宝钗,心中那股子嫉妒便无影无踪了。而凤姐这一说话便将贾母给逗乐了,那媒婆也是会看人脸色的,这个时候忙接着说了许多俏皮话儿。,若是做了我们这样的,咱们到时候哪里还有饭吃。”

  说完,众人一哄而笑。正说到兴起处,贾母这才想起来还有正事要办,忙让紫鹃去取了黛玉的生辰八字来这里。聘礼也全都让凤姐去点明。

  “凤丫头,先点清了,再全给玉儿送去,让她看过了在入库,许是会有什么喜欢的物件儿。到时候再让人封上,待迎亲之日好连着嫁妆一同送去北静王府。”

  贾母的意思何其明了,这本就是黛玉的东西,丝毫动不得。这些原是给黛玉娘家的这里虽然是当做娘家的,但是还不是娘家,因而聘礼是要给黛玉自己拿着的,但是嫁妆却是还要贾府办的。等黛玉离开了贾府,她的东西自然都是要带离了贾府的。

  凤姐失去了一个大好的填补“家私”的好机会,心中愤懑,却也毫无办法,道了声是便退下了。此时正碰见紫鹃拿着用了红帖子封了的生辰八字,交到媒婆手中。心中已生出了一计来。媒婆拿了贾母的红包,喜笑颜开,却婉拒了贾母留下吃饭。

  “那不成看不起我老太婆家的饭菜?”

  “外界可都在传,您家的女儿是最好的。其中最胜得便是这林黛玉林姑娘了。不论样貌人品,都是天上才有的。这不是王爷早吩咐下了,一拿到林姑娘的生辰八字却去定日子,急得不得了。恨不得今个儿下了聘,晚上就把喜酒给办了。”

  媒婆笑得暧昧,讨好得说着。这话也真真说进了贾母的心坎里。想着媒婆有急务在身不好多留,也就放了她了。

  “原来是去

  吃王府的好菜去了,也罢。快些走吧。”

  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这京城之中就传遍北静王府下聘贾府要娶林黛玉的事情。这也是北静王的意思,他知道在这京城之中,除了他之外对于黛玉有情的绝不在少数,这样一来既然自己已经近水楼台先得月,那些人想必也就不再存什么非分之想了。

  贾府中。

  又因黛玉此时身份已经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贾府中人自然是不敢怠慢,加之贾母也吩咐了凤姐好好照顾着黛玉,此时若是还给黛玉找些吃穿用度上的不高兴,怕是难上加难了。

  因为黛玉的风头过盛,一时之间竟盖过了将要出嫁的迎春去,原本就这迎春出嫁好好出一出风头,猛捞一把的王夫人心中难平。自然也就将气出在了迎春的身上。迎春平日里跟着王夫人耳濡目染,此时又因为黛玉让她受到了王夫人的冷遇。险些再变为那个能人人其辱的二小姐,心中怎能不气。

  而这些黛玉并不知道,连日来黛玉日日闭门不出,想得些清净空闲,可是总免不来有人登门拜访。虽然,外边的来的各府家眷都被贾母挡下了,只留下各自的心意。但是大观园中的婢女们却是拦也拦不住的。

  那些平日里从未踏足过潇湘馆的仆婢们几乎是要把潇湘馆的门槛给踏破了。就连馆中的婆子丫鬟们也比往日里尽心尽力多了,同样的也沾了黛玉的光,走出去之时腰板都比以前直了许多。今非昔比现在的给人又怎么敢在怠慢呢?

  想着这北静王爷不参加夺嫡之争,又是圣上最宠爱的侄子。将来无论谁人为帝都是国之重臣,又有谁人不想亲附的呢?

  “闹。”

  昨夜,与北静王去了凸晶馆看了一夜的宇宙星辰,听了一晚的雨打梨花,黛玉今日怎么也起不来了。听见外面吵吵难受的翻了个身,皱着眉小声的嘟囔着。紫鹃看了黛玉这样干脆心一横,不让人进屋来,直接就在竹林中的一处空地接待这些婆子,那里原来有黛玉命人搭的紫藤架子,平日里天气好总坐在那里看书。

  今日来的是林之孝家的,周瑞家的与许多认不清不知道是哪来的婆子。一个一个接踵而至,潇湘馆中的累的好歹才将人一一打发了。幸而这些人也看出来了黛玉正在歇息,不敢打扰太多,只做了一回了就走了。正想要收拾残局的紫鹃听到潇湘馆外的响动,便知道又有不速之客来了。

  “你消停些吧,林妹妹还在歇息着。快些回去吧。”

  探春颇有些厌恶的道,她知道赵姨娘的脾气,不放心她一个人来,便也就跟着来了。谁知这人一路上对着她絮絮叨叨也就算了,到了这里还敢这样胡乱说话。

  “你看看,你看看,她都是快要做王妃的人了,就是不一样,多少人踏破门槛的往里挤。你倒好了,一听说了这事平日里还常去玩玩,这会子干脆就不去了。现在还在这里和我贫,也不知你怎么想的。还假清高不成,有这样的脾倒不如去找个好夫家不要你做什么王妃。一个侯爷福晋你可做的上不曾。”

  不用说,听着这话便知道是探春和赵姨娘来了。想着还是探春最懂姑娘,并未想着这个时候为着自己的荣华富贵来叨扰姑娘。再想着探春也真真的可怜,有这样一个娘亲,这不若是没有娘亲的好。叹了口气,看着一院子的东西,原是贾母刚刚让人送来的各府内眷们的心意。因为来不及入库便只能暂时安置在这里。

  “桐儿、枫儿,霜儿,雪儿。算算时辰这个时候姑娘也该醒了,将这些个东西拿去给姑娘瞧瞧。留下哪些,又送出去哪些。”

  这四个丫头,两个是从贾母那里送来的二等丫头,帮着忙,只等着黛玉嫁了,若是喜欢便一同带去,做丫头做媵妾都由黛玉做主了。而另外两个是。北静王送进来的只当是之后去了平日里照顾着的丫头,都是武婢。现在不过早些送过来。一来也好早些熟悉,二来这些日子潇湘馆里忙不过来也好帮这些。

  “姨娘,姑娘,既然来了就去里屋坐坐吧。姑娘正好醒了,就是懒怠的起,正缺个人说说话呢。”

  赵姨娘还未等探春说什么就迫不及待的掀了帘子进去了。只见这时雪儿正打开一个盒子从中取出一座白玉观音,这白玉观音雕得极其致,那玉胚也是白玉中最好的雪玉,以通透无暇而著称。赵姨娘看的眼睛都直了,只盼着黛玉能将这样好的东西送给自己。

  “送去给老祖宗吧,她老人家是诚心礼佛的。用得着也会喜欢这东西。”

  随。后黛玉又指了指霜儿手中拿着的那些天山雪莲、百年人参、千年灵芝什么的。

  “这些不要什么的一并给大嫂子送去吧。再替我与她说一声,兰儿在我这里一切都好,不必太过挂心。等得了空我一定去看看她,让她好生养病。至于这文房四宝就送去给兰儿吧。”

  黛玉抬头见看见赵姨娘痴痴的站在那里,知道她心中所想,也清楚她今日来是来做什么的。若不是探春的娘亲她也懒得理她。笑着招手让雪儿让坐奉茶。此时紫鹃与探春走了进来。看着探春一脸羞愤。黛玉只得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你也来了,快到我床边

  坐着,我们好说说话。姨娘,您看我这里这么乱,也忙得紧,本想给您送去的,既然您自己来了,那我也就省心了。雪儿,去将准备好的东西给姨娘送去。”

  说罢,雪儿出去了不出一盏茶的功夫,拿来了不少东西。

  “我上回听说环哥儿爱吃云片糕特意为他留着的,还有那玉貔貅就留着给他护身。这些绸缎虽不是顶好的东西,还望姨娘不介意才是。”

  “不愧是要当王妃的人,出手就是大方,送起东西来也是不一样的。你看这么多东西雪儿一个人也搬不动不是,我就跟她一同先回去了。探春啊,你就多陪陪你妹妹。”

  赵姨娘见了东西,便大喜,黛玉后半句“我让雪儿、桐儿帮着你拿回去”还没说出来,她便一把抱过那些东西,拉着雪儿就逃也似的出了潇湘馆。生怕黛玉一下子后悔了再问她要回去一样。

  “真是什么样的地方养着什么样的人!下作地方出来的东西,连带着我们这些人都要下作!在这里也几十年了,怎么就不能像个大户人家里出来的姨娘一些。”

  探春啐了一口,对着赵姨娘远去的背影骂道。不过幸而赵姨娘也走得急,未尝听见探春到底说了些什么。否则便又有一场气可受了。黛玉轻叹,执起探春的手,看似教训,实则叮嘱。,骂她便是骂你自个儿。”

  说话间,紫鹃由旬来了几匹绸缎,品质到比方才赵姨娘的那些好一些。指使着紫鹃让人给尤二姐送去,探春见了,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不免凄凉。她是大户人家的妾所生的孩子。比不上嫡出的高贵。因而要加入大户人家恐怕只能为妾,而若是加入小户人家家中的长辈自然也觉得脸上无光。

  “你可算是熬出头了,往后去了那头府里,任谁还敢给你气受?这会子就这样大的面子,派这派那儿的,到时不知道要是如何风光了。”

  “再怎么风光,也不会忘了你是我最最好的姐姐。”

  黛玉抱着探春,这句话绝无半点矫揉造作。见时日不早了,黛玉想再睡也没有什么心思了。就让雪雁服侍自己起来。

  “平日里我手头上没有什么好东西,如今有了当然是要送些给她们去的。谁真心待我好,谁又是假意的,谁至始至终都想着害我,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你怎么还穿着这件半新不旧的衣服,我可听说了,光是凤姐姐和老太太那里送来的衣服就有百余件,再加上外边送的。你竟还让自己穿这样的东西,不怕人看见了说我贾家亏待了你”

  黛玉笑了笑,抚了抚身上那件青白色的雪缎素裳。着一般人的身段做的,连我的高矮胖瘦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合身?”

  “这倒是你有理了。”

  只见黛玉忽然将一枚天竺宝镜送到自己的手中。探春看了爱不释手,自己是最喜欢这种新鲜的玩样儿的。嘴上却喜欢和黛玉拌嘴。

  “这东西最该送达栊翠庵去的,给我又有何用?”

  “世俗东西如何能入她的眼,不过你我等俗人用了罢了。”

  黛玉上前牵起她正要出去,今日的太阳极好,照下来温温的,也不至于太烈。可是还未出了潇湘馆,紫鹃便急急来报。

  “姑娘,不好了。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让你急成这样?”

  “听说,那日去看生辰八字,您的八字与王爷的八字相冲。现在街头巷尾都传开了,说姑娘您是不祥之人。原本这事情是被北静王爷压住了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一下子传开了。这可如何是好?”

  紫鹃急的团团转,原本以为姑娘与北静王的事情就这样定下了,没想到中间竟然会出了这样的纰漏。但是黛玉似乎一点都不急,依旧拉着探春的手要出去。

  “姑娘,您现在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这事情北静王爷会解决的,若是他连这点小事情都处理不好,我自不会嫁他。他也没福娶我。”

  说完黛玉便拉着探春的手出了潇湘馆。探春看着黛玉坚定自信的样子,更加佩服他的心境。是啊,为什么女子嫁了一个好男人就是配不上。而男子娶了一个好妻子却少有人说他配不上呢。女儿当自强。

  两人前去沁芳亭,正见着不远处的听风亭中,迎春这伴着王夫人与薛姨妈、宝钗几个在华输出坐着。黛玉不想打扰,便一绕路去了稻香村。

  “太太喝茶,姨妈个喝茶,宝姐姐请用茶。”

  霾。茶方到唇边之时,双眉微蹙,手一扬,青瓷杯应声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