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烟花三月游意正浓,林府双降贵媛皇胄(1/2)

加入书签

  烟花三月意正浓,所谓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此话自然不假江南水乡湖边的柳树刚刚抽出了嫩芽来,随着这春日里微醺的清风翩跹着。有诗云: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春燕啄春泥。此时桃花夹着飘飞的柳絮纷纷扬扬,漫天花影之中些微的落着缠绵的春雨,春色如此叫人欲罢不能。

  是日,苏州巡盐御史林如海府上闹得天翻地覆。要问怎么了。原是原本随着北静王爷一同来苏州的北静王妃难产。已经送进房中三日三夜,至此却依旧不见动静。想来那北静王妃早已力竭,只剩下幽幽的一口气漾在中,撑到现在只想将那作死的冤家生了出来,给丈夫留下个孩子。

  “王爷,王妃她不行了,生不出来!”

  一侍婢急急得从屋中跑了出来,方才听产婆姨一说,整屋的人都慌了神,只好找王爷来定夺。北静王年已四十有五,但嫡王妃此时仍是第一胎,而家中别房妻妾也无生育。如何知道这事,也只得在原地打着圈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闹得天翻地覆,没个开交,只闻得隐隐地木鱼声响,念了一句。

  “南无解冤孽菩萨。有哪人口不利,家宅倾倒,或中邪祟者,或逢凶险者,吾善能医治。”

  北静王听了这些话,哪里还耐得住,便命人快去请来,也不顾及是否是江湖术士专门前来骗钱的,只命人请了进来。举目一看,原是个癞头和尚,鼻如悬胆两眉长,目似明星蓄宝光,破衲芒鞋无住迹,腌臜更有满头疮。

  北静王见此人生得不凡,想不也不会是什么凡人,于是忙上前作了个大礼。

  “不知大师能否救爱妃一命,若保我妻儿两全,小王必当重谢。”

  “这自可不必,只是王妃命不该绝,上天要留她一命。敢问王妃平日里最惧何声?”

  “爱妃最听不得爆竹火花之声,每每听见必全身震颤难眠。”

  北静王虽不自在,奈此癞头和尚能救娇妻之命,只得据实相告,不敢有半点隐瞒。

  “请王爷在这屋外燃放爆竹,尊夫人便可顺利产下孩儿,妻儿具可保全。此为贫僧送之薄礼,自此告辞。”

  便留下一玲珑翠玉飘然而去。

  北静王也无暇顾及,忙命人依那癞头和尚之言在王妃屋外燃放爆竹。片刻之后,只见暗黑的天际有一道红光越过。正入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