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好事自多磨(1/2)

加入书签

  凉州之战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而陈鲲这里倒是简单多了,他此刻领着麾下两千人马,一路疾行,终于到了晋阳城下,此时张燕并不在晋阳城中,而是带着大部分人马前往白波谷与杨奉韩暹李乐胡才等白波军首领会盟去了,前去会盟的还有其他黄巾余党势力,之所以不在晋阳举行,就是为了避嫌,由于晋阳南北重要关卡都有黑山军重兵把守,所以张燕并不担心晋阳会遭到丁原偷袭,因此只留了叶十七与数百人马而已。

  但是张燕与叶十七都没有料到陈鲲会得到消息中途折返而回,又因为陈鲲有张燕手令,因此过往关卡并不阻拦,一律放行,等到叶十七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显然来不及了。

  “军师,张白骑副军师带着麾下两千众,此刻已经到了城外,却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传令来报叶十七。

  “杀气腾腾?”叶十七登上城墙,果然见到陈鲲将麾下两千人全部排开,扬声喝道,“张军师这一仗打得可真是快啊,去了辽东一个来回,竟然只花了五个月的功夫,莫非根本没有与贼军交战?”

  “你错了!”陈鲲策马在阵前来回驰骋,扬鞭指着叶十七道,“我领军奇袭张纯,一战而胜,张纯已经逃往鲜卑境内,张举人头在此!”

  说罢,他将悬在马前的一个包袱抖落开来,里面滚落出一颗已经有些腐烂的人头来,陈鲲一戟将其丢到城门前。

  叶十七呵呵一笑,那是不是张举的人头,他可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今天陈鲲的项上人头。

  晋阳城门大开,叶十七领着五百人马出了城,这五百人正是当日在邯郸之时,他对战尹楷部将赵嗣的五百人。

  如今,却是要用来对付陈鲲了。

  陈鲲知道,他与叶十七的这一战,不可避免。

  既然不可避免,不如坦荡面对。

  叶十七戎装一身,脸遮鬼面,手持不知杀过多少人的月牙戟,目视陈鲲,凛凛说道:“张军师是什么意思?”

  陈鲲也将长戟握在手中,他虽长途奔袭,体力受损,然而意气不减,盯着叶十七道:“叶军师觉得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什么意思!”

  叶十七道:“如果张军师是为了天女的事情而来,那只能怪褚帅做事太过绝情!”

  提到张宁,陈鲲自然又是一阵心痛,他厉声道:“褚帅为什么要置天女于死地?”

  “你错了,张白骑!”叶十七沉声道,“天女是死于暴病,不是褚帅所害,此前褚帅曾请了许多名医来,最后都无果而终,这个我身后的五百弟兄都可以作证!”

  陈鲲笑了,笑得无所畏惧:“叶军师以为这鬼话,我会信吗?偏偏我出了这趟远门,偏偏天女就出了事情,什么病?哪月哪日身亡的?”

  “张白骑,有些事情,不必知道得那么清楚,结果已经摆在了那里,过程是怎样的,很重要吗?”叶十七仍然不死心地问道。

  陈鲲呵呵一笑:“那就不好意思了,我这个人,不喜欢做事不明不白,今天若是不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张白骑!”叶十七见劝说不成,不由得大怒,“现在褚帅声势壮大,谁可类比?你若能真心投靠于他,何愁来日种种?为何一定要如此执迷不悟?”

  陈鲲冷哼一声,反问叶十七:“军师如何就断定我不是真心投靠褚帅?当日我这个副军师的位子还是军师为我求来的!”

  “如果你是真心投靠褚帅,现在又怎么会因为区区一个天女来质疑褚帅?”叶十七厉声喝道。

  陈鲲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声调缓和下来,问叶十七道:“军师可知道高燚此人吗?”

  叶十七道:“岂止知道,简直如雷贯耳,如今朝野内外,民间坊间,谁不知道他,即使是我,也同他交过手的!”

  陈鲲呵呵笑道:“那高燚为何短短数月便名扬天下,军师可知道吗?”

  叶十七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道:“此人虽然武艺不算一流,却是奋不顾身,褚帅当初也是大意而败于其手,而且口才不错,他麾下人才,有一多半都是被他一张嘴说来的,除此之外,也别无所长!”

  陈鲲摇摇头:“说得很对,但是有一点,军师却没有注意!”

  “是什么?”叶十七微微一惊,高燚的情报他靠着魅姬的情报网和南阳的斥候打探得很是清楚,就连高燚娶了落月为妻,落月现在有了身孕都打探得十分清楚了,还有什么会是他叶十七不知道的?

  陈鲲幽幽道:“还是很早的时候,刘备因为落月曾经帮助过天公将军而与之结怨,当时是高燚对刘备说,女人不该背负战争的责任,我服他,也是因为这句话!”

  叶十七听了,若有所悟,沉声道:“所以你说了这么多的废话,就是要表达这个意思吗?”

  陈鲲长戟一指叶十七:“张燕,还有你,只这一点,便和高燚有着天壤地别之差,天女何辜!”

  “既然废话说完了,那就打吧,省得你从此以后想再说话也没有可能了!”叶十七说着,催动坐骑,月牙戟泛寒,奔驰而来。

  五百人马与两千人马,也一道厮杀在了一起。

  “嗤啦!”双戟相交,火花四溅,二人各自推开数步,坐下战马却是受不了这惊人的冲击力,都险些瘫倒,陈鲲立即一扯缰绳,战马重新站好,看着对面叶十七勒马站好,嘿嘿道,“功夫不错,下一次,可就不留情了!”

  叶十七也是暗暗吃惊,这个陈鲲臂力虽然一般,但是速度快得惊人,让他立即想起了一个人来——赵云!

  赵云打法以快著称,快到让人看不清是如何出手的,快到能力低下者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然而这个陈鲲,似乎速度要更快,若是臂力再强些,只怕他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了。

  心念及此,叶十七突然对陈鲲麾下两千人马道:“你们都听着,你们的父母妻儿,可都是在褚帅手里当人质的,若是你们还是决定跟着这个糊涂的张白骑的话,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话一说出口,那两千人都是一惊,当真如此的话,那他们的战斗还有何意义?

  陈鲲回身,惊讶地看到自己的人一个接一个的丢下手中兵器,竟然举起手来,走向了叶十七身后。

  不一会,陈鲲身边竟然只剩下了五十余人,他们是从开始就是张宁的亲兵,家人早就被官军杀害了,因此叶十七的区区蛊惑,动摇不了他们,况且他们也隐约知道了张宁的死没有那么简单,比起叶十七的鬼话,他们自然更相信陈鲲的判断。

  “呵呵,不是自认为自己是大义的一方吗?却为何没有人支持你?”叶十七笑着问陈鲲。

  “我自无愧于天地,何须人来支持,即便战至一兵一卒,也要为天女讨一个公道!”陈鲲策马挺戟,直取叶十七而来。

  他要让叶十七,见识到自己的可怕!

  叶十七也不再打算保留实力,贯注全力在手,迎着陈鲲而上,两马相交,双戟一格,声势震天,两边军士都看得呆了,不住喝彩,叶十七见了,呵斥他们:“还不将那些人性命结果了,愣着做什么!”

  “喏!”

  陈鲲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限,在战马之上,整个人都如同闪电一般,叶十七虽然也是速度快,但与其比起来,根本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在陈鲲面前,他速度与力量并重的特点根本发挥不出来,因此招架了几个回合之后,便落马而逃。

  “哪里去?”陈鲲呼喝一声,拍马便去追赶叶十七,没有想到叶十七却不会策马逃回城中,而是绕路奔向了一片密林之中,陈鲲思忖若是能擒杀叶十七的话,自然可以为张宁报仇雪恨,因此不疑有他,奋起直追。

  不过追了几里地之后,陈鲲却突然看到了一个墓碑,近了之后细看之下,墓碑上面竟然写的是“天女张宁之墓”!

  “宁儿!”陈鲲见了这墓碑,心神不由得一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