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是很正常的,不像大元那边,由于有我的出现,大元已经超越了大河文明的水平,以至于后来可以引领大河文明的发展。

  所以我不敢小觑眼前的这个村子。

  村长出现时,我们都很失望。

  这个“貌似”很强大的村子引却拥有个糟得不能再糟的糟老头子,这位村长看上去应该不低于45岁,这还是按以前大元时的经验估计的,要是按现在太昊地水平。我会怀疑看到了史前第个在我面前出现的60岁以上的人!

  老村长已经丧失了行走的能力,有两名妇女负责照料他的饮食起居。

  我们见到他时,他正坐在洞口的石阶上,斜倚着堆干草,在那里晒四月煦暖的太阳,腰间围着圈看上去还很“新鲜”地虎皮,有点孙大圣的风范。只少了大圣地灵活劲,看得出来。即使是坐直身体,对他也是个艰难的任务。

  所幸还能表达流利,看来“望无牙”的口腔还不至于影响他地管理能力。

  献上我们从太昊带来的礼物以后。我们得以在村民的引荐下,和老村长共进晚餐,并进行必要的交流。

  元方仍然担任翻译的任务。

  直到晚餐结束许久,老村长还在为我们所送的粟米和陶器而惊诧。

  已经没有了牙齿的村长能够在这个世界存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但通过我们演示陶器的用法,加上我根据后世的经验熬了锅很软的粥,村长估计很久没有吃到过顿饱饭了,这晚连精神也与下午完全不同,整个人健谈了许多。

  “这是哪个村子出产地神器?我怎么没有见到过这个东西?”老村长双手轻轻地抚弄着面前的陶锅,对刚尝过的美食赞不绝口。估计等我们再示范次炖肉给他看。以后他就再也离不开这东西了。

  “这是大楚的戎人所做地东西,他们得到北方大河边太昊族人的帮助。”元方回答了村长的提问,并把他们地问答内容翻译给我听。

  “大江北边的戎人已经这么好了么?他们什么都能做了么?”老村长脸的羡慕,却从脸容间漏出丝不相信。

  “两年以前还不行。可是太昊族人帮了他们,现在已经会做这样的陶器了。”元方在撒谎,我知道眼前这件陶器定是出自太昊匠人之手。那些戎人学徒所掌握的技术还实在不能拿出来见人,要不是太昊师傅们为了鼓励戎人多练习,根本舍不得辛苦烧制的碳用来给戎人学徒去烧制那些怪模怪样的陶器。

  “请问村长,戎人渡江南来以后,现在这边已经有很多村子了么?他们都在什么地方?”我让元方尽早提出这个重要的问题。

  村长的回答方式让我瞪目结舌。

  他很费力地从洞的深处取出几根兽骨来,在地上摆成个“太阳”的形状,中间是个空心圆,周围是圈辐射状的断骨,大小长短不。

  然后他对着元方,根根地拔弄着这些骨头,不时向远处的夜空指指点点,元方则不断点头。

  “他在说什么?”我有些沉不住气,问了元方句,却被村长瞪了眼,连元方也摇摇手阻止我打断他们的交流。

  “他在告诉我其他村子的情况!”等老村长讲完话开始坐在那里喘气,元方才告诉我他们的交流内容“这里每根骨头就代表了个村子,粗点的骨头就是说那个村子比较大,长点的骨头是说那个村子比较远,骨头断口指着的就是村子所在的方向。”

  我看了看,地上共摆了7根骨头,那就是刚才老村长共介绍了7个村子,连他们自己在内,共是8个村子,这就比这里的村民告诉我们的还多了两个村子,而我也可以很明显地区分出来,有两根指向南方的骨头非常长,超过其他骨头很多。

  看来这位老村长定到过很多地方,甚至有些地方是那些年轻的族人所未知的。

  但所有的骨头都不是很粗,如果按村民介绍的情况,加上对眼前这些骨头的分析,我可以肯定地说,方圆150里以内,南戎人的人口总量定不会超1000人。

  这个数量距离我所想要的文明发展来说,实在有很大的差距。

  “村长以前见过这种东西吗?”我拿出柄粟穗,上面还带了点叶子,这是我特意从仓库里找出来的。

  元方翻译过去以后,老村长摇摇头。

  “那有没有见过其他相似的东西呢?”我真正想要的,是找到点野生稻。

  结果还是让我失望。

  野生稻!你倒底在哪里?

  我南渡的原因之啊!

  白生生香喷喷的大米饭啊!

  看来鱼米之乡的理想距离我还有很长段路要走。

  我已经没有耐心再寻找其他的戎人部落了,我得到更远的地方去,寻找我梦中的鱼米之乡,首先是水泽中的野生稻!

  其他的南戎村子?那是元方的问题了。

  第二百七十四章造船计划

  “你怎么打算?”我对元方的计划有些好奇。

  我已经把继续往其他地方探索的想法告诉了元方,并且明确地告诉他,从此这里就得他了,短时间内我不会再过多地关注南戎的情况,虽然这本来就不是我南渡的主要目标。以后元方就得选择他的“南戎攻略”。

  “爸,我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大楚城主?”元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反问了句。

  “是啊!你本来就已经是大楚城主了,我不会干涉你在大楚的管理,你完全可以按你的想法对大楚进行改造,只有条,就是得在大楚实施我太昊的律法。”我已经不是第次确认元方的大楚城主地位了,却是第次很郑重地向他提出来我的基本条件。

  太昊律法已经用铜版的方式在太昊城内制订完成,当然,后续的修订应该还会不少,但就目前而言,已经在太昊的管理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大楚怎么管理我没有很严的规定,但律法是底线,也是对元方的个约束。

  “没问题!嘿嘿——”元方笑得让我悚然惊“就算是您不说,我也不会再制订另套律法!”

  我总觉得元方的话里藏着什么东西。

  “那这几个村子你会怎么处理?”我指着眼前这个石质的山头。

  “迁村!”元方干脆利落地回答。

  “怎么迁?”

  “这是大楚的事情,以后再跟太昊族长讲!”元方跟我卖起了关子,随后跑掉。不给我追问的机会。

  元方在在不自觉中把所有地戎人都看成了大楚的当然组成部分,而把他自己当作是戎人的最高领导,却不知道别地戎人会不会接受这个观念。

  目前的大楚村内。元方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并不是因为他个人有多少才能,而是他为改变戎人的生存状态费尽心力,作为唯能够与戎人流畅沟通的太昊族人,甚至是唯的大河文明代表,他地出现为戎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

  何况在此之前。由元方所率领的苗族和太昊联军还曾经征服了大量的戎人部族,在戎人心目中已经成为强大力量的代表。

  所以现在的大楚人对元方的领导不会有任何异议。

  但南戎会接受元方的领导吗?元方会不会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带着这些不放心,我没有再和元方同行,带着几个人返回了湘楚码头。元方不仅打算在南戎的村子里多住些时间,还打算继续陪南戎人起找到其他“传说中地”村子,找到每名可能存在的南戎人。

  这是元方“南戎攻略”的第步,接下来的举动他对我保密,那是大楚的内部事务,我是太昊族长。无权干涉大楚的内政。

  罢了,由他去,我只要元方安全快乐,在太昊律法地柜架内,随他怎么玩吧,个有目标有计划的元方总比个游手好闲的元方让我放心得多。

  湘楚码头上。我跟驻守的骑兵队长商量过,决定把守在这里的战士地家属都接过来,而战士们也很有信必凶码头周围开垦土地,看来这个码头除了能够起到运输作用,也会成为个殖民点。

  我的下步计划重心却不在湘楚。而是在大楚码头。

  4月20日,回到大楚码头的第二天,我就把所有匠人和战士都叫到起。召开动员大会。

  “从今天起,我们地主要任务就是造船!”

  “‘长江号’只是个开始,今年内,我们至少要造好两艘船,分别是‘大楚号’和‘大元号’,每艘船的容量都不能小于‘长江号’!”

  “从今年起,我们每年都会新增不少于两条大船,还要造些小船,用于在长江上捕鱼,从明天起,我会教大家怎么样在长江上捕鱼。”

  “现在码头上的人手不太够,我们还得从太昊城内再抽调些人手过来,每艘船造好以后,都必须为这艘船配上25名水手,所以每年我们得新增加100名以上的族人,这就需要我们把大楚码头建设得更大和更好!”

  实际上,现在大楚码头的船厂里已经在造的就已经有两艘大船,都和长江号样大小,所以今年的任务对匠人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去年造船时,由于大楚码头还在建设,很多基础设施都没有,所以造船工作进展缓慢,有时不得不停下来支援建房工作,今年就没有这个问题,所以尽管才开始造船个多月,进展却非常顺利,预计在秋收后就可以下水至少艘新船,另艘也相差不远。

  但我在布置完任务以后,还是有匠人对大楚码头的建设和造船工作有些不理解。

  “族长——”名匠人犹豫了半天,最后忍不住发言了“我们造那么多船有什么用吗?现在已经能够渡过大江了,那边又没有什么人?”

  呵呵,大江上的对大船的需求的确还不是很大,毕竟造船不是个小工程,我不会为了没有用的东西让族人费这么大劲。元方在南戎那边还在不断搜寻,相信很快就会有横渡大江的需求,戎人将来会是大楚船厂和湘楚码头的常客。

  但眼下更重要的却是往大江的下游进发。

  上海!

  前世我没有来成,这世我定要到!

  我就不信坐在木船上还会穿越!

  当然,目前的第个任务仍是寻找大江两岸可能存在的原始人,以及野生稻种。

  “我们造船的目的,是往大江的下游,寻找大江的出海口,还有寻找大江两岸的其他部族,我相信,定还有像戎人样的部族,有天,我们乘新造的大船就会找到他们!”我向族人们勾划码头的前景,以及大江下游的蓝图。

  看得出来,族人们并不十分理解。

  和戎人比较起来,我们太昊已经生活得很好了,为什么还要费那么大劲寻找大江两岸的土著呢?

  不过族长要这么做,定有他的理由,作为太昊族人,还是执行好了。

  所以辛苦解说了半天,得到的是机械的附和,没有感觉到点和认同。

  这是个很让我沮丧的结果。

  第二百七十五章雨中建城

  造船计划在族人“理解也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态度下得到了很好的推动,5月初,骨架已经完成,开始进入铺板阶段,我参加了早期的设计和最后的定型,为这项跨度达到三个月的工程作了个总结,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常规工作了,我决定放手让族人去做,我还得忙其他事情。

  当然,另方面也是梅梅在催。这几天听说我回来了,梅梅从大楚城工地上赶了过来,陪着我做完船架工程,却心悬那边的建筑工作,毕竟元方是把建城工作交给了梅梅,这让她感到不堪重负的同时,也有了份沉重的责任。这个多月下来,竟然干出了感觉,对这个岗位开始有了兴趣。

  我对梅梅的工作能力是不担心的,毕竟她从大元跟我开始,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建设与发展,应该说也积累了不少经验。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有见过猪跑路么?

  加上在大方城建设时,她和元方都起到了定的组织作用,当时梅梅主要负责后勤这块,也为她负责大楚城建设提供了重要借鉴。毕竟在这个时代,新建城池不需要太多的设计上的创新,有太昊匠人参与的情况下,设计工作是不需要城主担心的,只要把后勤保障好就行,这方面梅梅更是轻车熟路,原本就是她的专长。

  所以在大楚码头陪我这几天,梅梅直有点心不在焉,巴不得我快点忙完。好陪她去大楚城。

  五黄金周刚过这时我还没有来得及颁布劳动法,大假期间没有给所有的匠人放假,所幸也还没有匠人去投诉我。也没有工部的长老会接受这种投诉,梅梅就迫不及待地带着我直奔大楚城。

  这时我开始有点理解元方为什么不把建城工作交给大楚地长老或像偃鹏这样的战士,而是交给梅梅的原因了,这小子分明就是想借梅梅地手把我拖下水,不致于弃而不管。

  这小子把老爸和老妈都算计在内了!

  过去几年里,太昊少昊姜氏公孙氏的大小事务让我疲于奔波。直很少跟梅梅呆在起,现在进入了“原始老龄期”,虽然我和梅梅的外观和体质比同时期的族人看上去要年轻得多,但毕竟都是三十五六的人了,也开始感觉到体能的下降,衰老地来临,更加珍惜在起的时间。所以只要条件允许,我都尽量和梅梅起行动,当然。有危险的事情除外。

  所以,这次大楚城的建设工程也不例外。既然元方已经定下心来,要在南戎那边呆上段时间,大楚城这边梅梅还不能丢开,我也只得协助下了。

  5月8日,我和梅梅到了大楚城工地。

  这时的工地上。已经有了1400多劳动大军。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我记得个朋以前这里才1000来人,这个月时间怎么会增加了400多人?

  “大楚村里所有能动的人都来了,还新增加了两个村子的人。”

  看来大楚戎人已经使出了全部的力量,用于建设他们的新家。

  工地上地实际指挥者还是以戎人的长老为主,基本上维持了原来的“村”级结构。每个村里来的戎人都在本村长老的管理下工作,这点从工地的居住情况也可以看出来。工地外里到两里地区域内,比较集中地建着三百多个草屋和树屋。而太昊匠人们则住进了为数不多的土坯房,这政策在元方离开前就已经定了下来。但从草屋和树屋的分布可以看出,还是有定的界限,每二十到三十间草屋聚得很紧,其他的草屋离得开些,我想这应该是按每个原来地自然村建成的草屋。戎人要想真正融合成个大的部族,还需要很长地时间。

  临时居住区的外围,依照大楚村的方法,建起了道篱笆墙,用于保证夜间的安全,不过据梅梅说,这么久以来,在工地周围出现的大型猛兽还真的很少,老虎则从来没有出现过。

  大楚城的建设还只是起步阶段,城墙的土方刚挖完,城基的石方已经开始回填,城砖也已经开始烧制,但土坯的墙体却还没有夯筑。估计到雨季时还不能大规模地夯筑土墙,入秋时很难完成墙体建设了。

  5月初已经开始了多雨的季节,尽管匠人们还在指挥戎人开挖城内的土方,平整城内的土地,并同步地填满城基的石方,却已经开始为土墙的夯筑工程而伤脑筋。

  “族长,这座城和咱们在北方建的不样,雨水太多了,土墙没法筑,今年底是没法子完成墙体建设了。”名参加了多座城池建设的老匠人向我表达了他的担忧。

  此前梅梅可没有想到这些问题,她只是尽量在保证后勤供应,尽可能地在赶工期,却没有法子去解决这个问题。

  “挖排水渠没有?”我指着工地上方的坡地。

  “挖了,下雨的时候都能够从水渠流走,不会冲到墙基。”老匠人回答道。

  “不够!要是在北方,这样的沟渠就已经很好了。”我指着那道不足半米深的水渠,这道水渠从工地上方绕过,基本上排除了坡上的雨水冲到城基的问题,等到以后护城河建成以后,就更不会有这个问题了。

  “大楚城的地势是在坡地上,要是到了江边的暴雨季节,这样的沟渠下子就会溢满,同样会冲到城基,你们得安排人在大暴雨到来前把排水渠加深加宽,城内的排水渠也是样,不然就是夯筑起来也样会冲倒!”老匠人听了直点头。

  “还有,城墙的下面几层可以采用大楚码头建房的方法,在墙基上方搭棚子挡雨,入秋以前估计你们还不会把墙体建得很高,那时雨季已经基本上过去了,就不用怕棚会搭得很高。”

  开玩笑,建成后的墙体会高达5米以上,要想再搭那么高的棚子,不是得搭到78米高么?那得多大的工程多高的木料!

  技术上的问题解决后,大楚城的工期应该不会耽误太多吧?

  我可以向元方有个交待了。

  5月中旬,骑飞驰而至:少昊有警!狄人来犯!

  第二百七十六章千里运畴

  狄人自上次吃了大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组织起像样的攻击了。

  有狐城已经建成,木驼和公孙氏的骑兵们在有狐城的支撑下,屡屡对敢于来犯的狄人进行有力反击,并采用了我的建议,对狄人进行分化,有选择地允许部分狄人迁入有狐城居住,而敢于进犯的狄人则遭到无情打击。可以说,我们已经在这边取得了战略优势,我原来直担心的狄人大举袭扰并没有在公孙氏的方向出现。

  大河边的关口上,狄人曾经颇有袭扰,却都在坚固的关防前无功而退,偷盐但狄人取盐之心不死,竟然有个别有狄人翻山越过关口,径直到盐湖边取盐,再翻山运回去。姜由得知这情况后,边强化对偷盐行为的打击,另边则在我的建议下,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