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家之内。

  大约由于以前在近交配中出现过“妖怪”或其他不祥之物,让他们的先辈们对近亲交配深有戒心,所以才会有这不成文地规定。

  但到了太昊以后,由于组成的部族较多,同城内交配的情况比较常见,以至长老们对这些规矩的要求也没有过多地强调了,年青辈的小子们便坏了规矩,甚至出现了这种之举。

  虽然族人们已经为出发到铜码头作好了准备。队伍已经不能停止。

  但这件事还得处理好了我才能放心地走。

  “在宗庙外颁布太昊法令,以后,不仅兄妹间不得同居这时还没有婚姻的概念,凡父辈和祖辈间为兄弟的。其子孙也不得同居,违者处以役刑!这次妹妹就到大元去学纺织,三年内不得返回太昊城,以为后者诫!”

  长老和族人皆大惊,不料我对这件事情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我却知道,为千万世计,这条必须成为将来的太昊法中重要的条,或者至少是单独成法地太昊婚姻法中的重要原则!

  本来已经觉得很委屈的小伙子直接就晕了过去,那位已经哭干了泪的妹妹则重新掉出了泪珠,我却副铁石心肠,对此丝毫不显同情,冷看任族中人将小伙子拖回去了,自己则带着大队出了城门,那个女孩子也不敢有违我的命令,乖乖地跟在了大队中。

  风余和风尘送到了城门外,等大队消失了才回去。

  “族长这是怎么啦?”等我的队伍消失不见,他们俩互看眼,同时问对方。

  “罢了!族长虽然偶尔严峻,对族人向慈和,但从未有过大错!这次的事情弄得如此郑重,其中必有深意,我们不要多猜了!”风余总结道。

  其实路上我也有点忐忑,这次对两位“错鸳鸯”的处理,却是有些有理无情——在法律上我还没有规定不得近亲结婚,就这样将他们拆开,是有点“不教而诛”地味道,但从心底里,却是真心为他们好,希望多年以后他们能原谅我吧!

  途中我也偷眼观察那个女孩子,初时泪眼滂沱,数天后开始和同行地姐妹们有说有笑,毕竟只是十多岁的小孩子,心性不坚,让我也放下心来。

  11月中旬的大河已经浅得低于了马膝,以前对族人们来说可能还是有点为难,除了骑兵可以轻易地涉过以外,在刺骨的冰水中涉过300米宽地水面还真不是件好受的事情。但现在有了牛车,就大不样了,码头已经有了十多辆牛车,用于冬季的大量物资运输,也偶尔用于客运。

  “太昊的牛车开始多起来了,现在又是农闲时间,通知下宗庙,这阵的铜锭和盐就用牛车运吧!”我对风舟说。

  “好嘞!”风舟爽快地答应下来。

  我也跟着大队过了河,却没有再往东行,只是在盐码头的坡地上送他们远去,我则带着个骑兵小队直奔北方。

  快速先进之下,两天半时间,我们就看到了上次和炎族大战的地方,这条路我们从来没有走过,但根据以前从其他地方绕过来的路程计算,居然也没有大错,次就找到了。我的主要目的却不是到战场上来怀旧,而是大河改道的地方。

  显然,当年的战场并不是大河改道的地点,却让我们看到已经干涸的旧河道。

  时间有限,我没空到有熊族那边去看望下豹子,只远远地看到了当初的山口已经修起段墙,上面已经有人守卫,而山口外的草原上,也零星有族人在放牧。不过这应该不是炎族人,而是有熊族的牧场了。

  旧地重游,没有让我留恋,转眼我就扭头向西,沿大河旧道向上游,吸引我的是那些靠近斟戈族的牧马人!

  第百九十三章部族歧视

  战场沿大河打马向西南,干涸的旧河道里还偶尔有涓涓细流,临近深冬,却还没有出现冰凌,按后世经验,这时的大河,即便是更大的水流里,也已经出现冰凌了。看来在这个世纪,北方的气温应该比后世的高,为什么会这样,我却毫无头绪。

  河道里长满了深长的草丛,偶尔也有芦苇荡,却不如在后世看到的规模那么大,可以肯定的说,这个时代所长的草和后世的品种定差异很大,这些草很单,尽管我都叫不出来它们的后世名字,听族人讲,这种草叫“莱”,也就是莱族的由来。

  在河道边跑了三天以后,终于又听到了隐隐的水声,低沉中夹着点欢快,在前方的大河新河道中向东南流去,打马到河边看,这里的水比较急点,河面只有200来米宽,深处应该可及马腹,河水清澈见底,河中央略浑浊点。

  无心看景,我牵挂着那群北方的马——仅支北方异族的小队就拥有可以比拟整个太昊骑兵的马群,这是怎样大的个牧马部族啊!

  无论将来与他们是友是敌,我相信——我也定要让太昊拥有支比现在强大得多的骑兵队伍!

  但让我略微失望的是,直到七天后,面前已经出现大河折向北的迹象,也就是直到我们接近斟戈氏所在的地方了,仍没有邂逅北方部族的幸运。但从大河边偶尔发现的马粪来看,这带定出现过大规模地马群运动过,但我的经验不能告诉我。这群马是往哪个方向走的,因为仅从马粪看的话,往东往西的马群都是在十来天以前出现过,哪边都有。

  进入斟戈氏所在的平原后,马群活动的痕迹越来越多,让我们对前景也颇为看好,以至骑兵们都紧张起来,路上也恢复了先派遣侦骑探路再前进的办法。

  但结果还是让我们失望了——知道看见那座已经满是收割过后遍布粟杆的大山。我们都没有看见匹活动的马!

  最接近的是具倒毙的马尸,但高度腐烂的马尸让我们也无从辩认它的死因,究竟是由于自然原因还是由于在和斟戈氏的战斗中受伤而死。

  尽管我们只有30余骑,还是很早就被斟戈氏的岗哨发现了,由于我们的马具和张扬的墨龙旗,斟戈氏的战士向族人们发出了正确的信息,斟戈原和其他的太昊骑兵早早地就从山坡上冲下来迎接我们。

  “呵呵!敌人都没有看到,你们还是这么小心!防御得真是不错啊!”我对斟戈原道。

  “什么?你们路上都没有遇到敌人?”斟戈原反而很意外的样子。

  我和起来的战士们互看了眼,都摇摇头难道斟戈原这边的敌人很多?

  “呵呵!看来敌人真地很怕我们的族长,连碰面的机会都不给啊!”名长驻斟戈氏的太昊骑兵调笑道。

  “怎么?你们这边的敌人很嚣张么?”我忍不住问斟戈原。

  “我们过了山就知道了。”斟戈原对我地问题不作正面回答。而是直接带我们过了山。

  等过到另边的山坡,我不由得喜出望外。

  马群啊!我在这个世纪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马群!近2000匹马分作四群,在远远的草原上嬉戏。

  这面的坡地上,座简化版的斟氏城已经建得初具规模了,但城墙内就显得很简陋,像样地房子都没有几间。基本上是以土坯房为主,砖房的数量在十间以内,看来建设者们的时间比较紧迫,没有办法讲究质量,只好以功能为主。将房子先建设起来,看着已经基本上空无人的窑洞,感觉上斟戈氏人是步跨入社会主义。

  但让我纳闷地是,所有的牲畜都不在畜栏内,而是在城里面另建了个畜栏。

  我扭头看着斟戈原,他苦笑着解释道:“自从上次与他们发生了冲突。我们的牲畜再也下不到草原上去了!”

  我看了看在草原边上低矮处的畜栏,的确也已经破坏得不成样子。

  “他们现在还在攻击你们吗?”我问斟戈原。

  斟戈原这才有机会把事情的基本情况详细的跟我讲了遍。

  原来这批异族人春末夏初的时候第次来到这片草原,初时并无过节,大草原尽够宽广。足以让两族人起放牧。但斟戈族人对异族所放牧的马群以及他们奇怪的装束都感到好奇,在接近中屡有歧视性质的表现。让对方恼怒。但这也不算什么,关键还是在于种粟的问题。异族人的马群有次不小心冲入了斟戈氏人的粟地里。

  本来就对怪形怪状的异族人颇有成见的斟戈氏族人反应过度了些,竟将进入粟地的两匹马用箭射死了。此后才发现,其中有匹估计是个部族头领的爱骑,这下子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异族人怎么都不肯原谅这些斟戈氏族人。

  在坚固的墙城和甚至还比较简单的篱笆墙面前,骑在马背上的异族人所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但在草原上就不同了,数量极为有限的太昊族骑兵也不敢对如此大规模的敌人轻举妄动。而异族人仿佛就咬定了斟戈氏,只要族人不下山则万事无忧,若想下山,目前只能依赖太昊骑兵了。

  后来异族人发现斟戈氏有少量的牲畜也需要放牧,就找准了目标,首先是攻击过去时数次斟戈氏的畜栏,让斟戈氏蒙受了定损失,后来不得不将牲畜全部移到城内。但从此以后,牲畜就只能在山地上放牧,不能再下到大草原去。

  原来山下的草原上还只能看到异族人的战士和马群,经过几次冲突下来,异族人对草原上的优势地位居然已经明确下来,后两个月竟将族中老弱都搬了过来,看样子是要长住下去了。

  我仔细观察了下,远处的确也有大小不等的四五簇帐篷堆,但看不出人员构成来。估计是在跟斟戈氏的战斗中,让斟戈氏人发现他们的老弱也出现在了这片草原上吧。

  不过也不能不说这些异族人对地点选择很有眼光,只要不过大河,在这附近,这就已经可以算得比较大的草原了。

  现在终于轮到我了,面对这样的个部族,我还有没有和平地与之交流的可能呢?

  我很期待跟他们的“第次亲密接触”!

  第百九十四章有狐之敌

  “没有用的。”斟戈原对我的构想棍打死“语言不通!我们试过让长老去跟他们谈判,但要不是太昊的骑兵反应快,几乎连那几位长老都没能够活着回来!”

  这就让人有点犯难了。

  我还是打算再试次,只是由于斟戈原他们坚决反对我才答应在木驼来以后再出动。在斟戈氏住下来以后,第二天就派出了个小队前往大夏城去找木驼,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他说意味着什么。

  但让我心中凉的是,当我们的骑兵出现在山下的时候,异族的骑士们立即就表现得极不友好。

  斟戈氏的防御工事有明显的太昊风格,匠人们定对当年我抵抗炎族牛骑兵的战术记忆犹新,斟戈氏的山脚下,到处是横沟和陷马坑,碗口大的小坑足以让陷入其中的奔中的马足折断。临近草原处的斜坡上有道篱笆墙,上面铺满了刺藤。中间有处通道,只有五六米宽度,做成了大门模样,还有个小型的吊桥。这是在斟戈城外的外围防御。

  敌人必须突破这道防御才能面对斟戈城。

  在过去的年里,异族战士曾有次冲到斟戈城下,却不能撼动斟戈城分毫。其他时候多半就止步于这道篱笆墙下了。

  当我们把吊桥放下的时候,数里外的异族骑兵们显然有所觉察,特别是当我们的骑兵冲入草原后,对方反应就比较强烈了。

  数十骑异族战士从马群中冲出来,向我们的骑兵小队迅速靠拢。

  还好领头的小队长反应也比较快,在敌人掷出第根木矛之前就已经带领小队完成了加速。当敌人开始扔出石头时,我们的弓箭已经给冲在最前面的异族战士造成了轻微的伤害,并有效地吓阻了敌人地追击。

  在城墙顶上看到这幕,我心里有点发沉。看来对方根本就没有跟我们和平解决的想法。谁知道斟戈氏射死的究竟是怎么样的匹马,值得让对方这么记恨。

  最原始的民族问题啊!应该怎么解决呢?

  九天以后,斟戈城内的建设正在紧张进行,短暂的和平期让城内的匠人们急着趁我在地这段时间里加紧完善筑城工作。城墙已经完全峻工,只有城内的建设还在继续。

  “敌人来了!敌人来了!”城墙顶上的岗哨紧张地大声尖叫来,很快这声音就传遍了全城。

  数百名斟戈氏战士和少昊的太昊匠人战士都拿着武器上了城墙。

  大队骑兵从草原远处卷来,马蹄声急骤如雨,颇有威势。

  “是木驼!”我眼就看出了斟戈氏岗哨地错误。

  面高卷的墨龙旗很快从来骑的队伍里升起。如同印证我的判断。

  其实从来骑的马具配置上我就已经看出来这是太昊的骑兵队伍。

  异族人显然也看到了这么大的个骑兵队伍,却没有像上次那样直接撞上来,而是在惊疑中放弃了进攻,毕竟他们地人数也不多。总共也不到500人左右,看到我们200多骑的实力,加上太昊骑兵的过人骑射技术,还是让他们有点发悚。

  木驼这次将公孙氏姜氏这边的200多骑全带到了斟戈氏。

  “这里的敌人定要消灭!”这是木驼带给我的的第个建议。

  “为什么?”我在这里已经犹豫了很多天,没想到木驼来就会下这么个结论。

  “我知道两边起冲突的原因不在对方,但这次次我们地骑兵说,族长是从大河北方过来地。那就不样了!”木驼解释道:“以前我们可以不在乎这些异族人是否在大河北边行动,因为我们的物资都是从大河南边运过来的。现在我们既然可以从大河北边运过来,那到大夏城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在盐码头过渡,而是从斟戈氏这边涉河,可以大大加快运输速度。”

  “如果不解决这批敌人,我们就无法通过新地道路运输物资!”

  木驼已经站在大夏城主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了,所有的建议和想法都是为了更好的保障大夏的物资供应。

  “这个部族应该不是个独立的部族,我实在不想为了时之快和个拥有强大机动能力的部族结下死仇!”我叹口气道。

  “呵呵!恐怕已经结下了!”木驼不好意思地说。

  “什么?!我没有看到你们发生冲突啊?”我吓了跳。

  “不是在这边——公孙氏的有狐族那边也有这样的部族。前几个月我才知道的。也是跟有狐族的战士们有了点冲突,后来有狐族让我们去给他们解决的。”

  “解决?”我愣了下“你去是怎么解决的?”

  “消灭了个骑兵小队,还抢回了20多匹马,不过我们只是跟对方的小队碰上了。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群马。”木驼看着草原上的马群,舔了下舌头,吞下口谗唾,犹豫了下:“听说他们会来报仇,我还没有接到消息。”

  “报仇?”这个消息倒是有点特殊。

  不对!我突然想起个问题,在这边的异族人和我们语言不通,我们到现在都是在打闷战,连为什么要打都没有搞清楚,木驼居然知道对方会来“报仇”!

  他是怎么知道对方意图的?

  “怎么你能听得懂对方的话?”我看着木驼笑笑。

  “呵呵!那怎么可能!是有狐族的长老中有人听得懂。有狐族长年在北方生活,距离大夏城有两天多的路程,听说以前很多年就跟对方的部族有接触,所以有人能听得懂点了。”木驼连忙解释。

  好啊!至少我们就能够有翻译了!

  不过这边的异族人是从东北方向来的,按木驼的说法,公孙氏那边的异族人是从正北方来的,会是同个部族吗?

  “你看上次你攻打的那个小队和这里的部族是不是样的?”我可不想让有狐族的长老们还没有搞清楚对方的“叽里呱啦”就倒毙在木矛下,至少得找对翻译,英语和法语都是外语,但找错了翻译可以再找个,眼前这些敌人可不定有耐心听你说“等下,翻译带错了!”,说不定就是用木矛代替翻译了。

  “嗯,让我去看下!”木驼是个实事求是的好同志,直接就带上个小队出城门去了。

  第百九十五章人马合

  “族长——他们是个族的!”木驼气喘吁吁地跑回来。

  我跟斟戈原在城墙顶上看得张口结舌。

  这小子带上个小队转眼间冲到对方的马群间,趁对方马蚤乱间没有反应过来,竟在对方的马群和帐篷区间来回冲闯了数趟。数队异族骑兵在他们这小队“捣乱乱子”后面穷追不舍,却因为场面混乱而始终没有投矛,到后来想数面包抄,将木驼他们围住时,却被木驼察觉,带队冲了出来。

  到斟戈氏的工事前时,早已经候在那里的斟戈氏和太昊战士已经张弓搭箭作好了准备,估计对方早已经吃够了弓箭的苦头,看到情形不对,远远地就停了下来,在那里大声叫骂。

  百多骑敌人追得木驼狼狈不堪,远不像现在表现出来这般随意,浑没将刚才的事情当作回事。

  这小子天生是个打仗的料,刚捡回条命,就当出去叫了顿早餐。

  “脸上画的颜色,还有帐篷上的的图腾都是样的。”木驼喘过口气,又补充道。

  “你跟有狐族的长老们在起的时候,有没有听说过,这个部族叫什么名字?”我很好奇地看着这些在不远处大声叫骂的敌人,想从木驼那里得到更多的消息。

  “没有——我从来没有问过。”木驼只要听到有马,哪里还管别人是什么族的!

  这是我距离敌人最近的次,发现有个地方可能是我们太昊族的骑兵永远比不上对方的——这些异族人跟他们的马之间的关系非同般。

  多数异族人地马背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