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于绝大多数同龄人。

  但我还是有点紧张。

  要是在我挂掉之前,还没有能培养出能熟练的炼铜和铸铜匠人,那人类的青铜时代不是得又推迟许多年?

  还好,建炼铜炉所需要的青砖,陶坩锅和陶柄陶勺盛铜汁用的都已经在烧制中,我下令尽快加大找矿力度,尽可能多找到些天然铜块。

  坩锅是个陶罐。直径20厘米左右。深度近30厘米,带有耳柄。

  现在我的主要工作是设计个炼铜炉。

  按我的记忆,后世的炼铁所用地炼铁炉是用电流产生地高温,铁矿在里面完成还原过程以后,产生的铁水是通过个可以开关的闸门流出来的。大跃进时在农村时到处都有土法炼铁的小铁炉。那时地水平都能炼出铁来,相信炼铜应该还容易些吧。

  所以我设计的炼铜炉是个“大砖桶”:断面是个字形,其中的直边大约1米2,弧边最远距离直边有米左右,深度是1米2左右,底部是斜的,在字形底部的圆弧顶端,也就是斜底的最低处,炉壁上开了道“门”,高10厘米,宽20厘米,“门”外用块活动的陶砖堵上,陶砖带耳,可以通过过长陶柄操作开或者关。

  “门”外还紧接着放了个50厘米长陶制的明槽,用于导流将要流出来的铜汁,明槽出口下将用来安放坩锅。

  3月10日,青砖和陶制炼铜工具都已经做好,我也早已经让骑兵带信到太昊城,让风余和木驼负责今年的春播工作,特别是选种工作继续加强,看看这边的工业生产,我是没办法这时回去了;两座按我设计施工的铜炉很快建设了起来,并在3月21日完成了内部的硬化烧结。

  22日早上,近200斤木碳倒入个铜炉,数十块矿石投了进去,再铺上近200斤木碳,我从活动陶门的地方点上火,把陶门保持打开。

  很快,“轰隆隆”的火声从炉中响起,所有人都立即退后,1米外都能够感受到炉体发出的灼热。

  我和木壳人拿根陶柄,前面勾住那块陶门,就等看到铜汁产生,然后把门关上。

  可是等到近两个小时过去,碳已经烧得差不多了,按我的经验,也已经应该达到高温陶所需要的温度了,铜矿应该能够炼出铜汁了吧?

  可是就是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出来。

  到中午时,火已经烧尽,余热未消,我让人给铜炉浇上水,跑到炉边往下看:

  靠!所有的矿石全堆在炉底部,的确是出现了凝结的铜,却是将这些矿石都粘结在了起,甚至跟炉壁也生了根。

  这下子我傻了眼。

  烧也烧不动,取也取不出。

  两天以后,几名浑身碳黑的骑兵傻乎乎地站在我面前,看今天还要不要下到炉子里去刨那几夫该死的石头。

  我脸红了半天,气急败坏地吼道:“拆炉!”

  第百零六章开天铜斧

  炼铜炉很快就拆开了,青砖被很快用于重建另座炉子。

  面对拆开以后仍凝在起的铜矿石,我仔细地观察了半天。的确能看到上面有还原出来的铜,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出现流动后重新凝结的比较纯的固定态的铜汁。

  这说明我们的炉温应该是达到了还原铜所需要的高度,但为什么会终止?

  时间不够?

  那么是碳少了?还是矿多了?怎么样才能保证足够的时间?

  矿石在不断增加,我的烦恼也在同步增长。

  对了,我不是还有点天然铜块么?

  炼不出铜来,先试试铜块好不好用总行吧!

  融铜之前我开始伤脑筋——这个世纪的第块铜用来做什么好呢?

  我得选择样既好看又实用的东西?

  兵器?把铜匕?把剑?

  农具?铜犁?

  木工具?凿子?

  不!这些东西都不具备足够的原始风味。

  最后我选择了铸柄铜斧!盘古开天地,不就是用的斧么?那把斧是谁给他铸的?呵呵!不会用的是我将要铸的这把吧!

  柄15斤的铜斧应该看起来有点视觉冲击力了吧!

  在建筑工人们修复炼铜炉这段时间里,我开始做铸造用的浇铸模,没有后世的条件,专用的型砂我是不打算去弄了,直接用粘土做的型腔,而且由于分模精度难以保证,我把整个斧头型腔都做在同块粘土里。

  过程还是比较简单,我用四块木板拼了个上下通透的“箱子”,把粘土倒进去夯实。表面刨平,趁粘土还没有干的时候挖出个梯形,长边约有30厘米,短边约有15厘米。但断面是三角形的,从上往下看是个梯形,梯形地短边比较深,达到约8厘米,略微倾斜:长边直到粘土表面。形成锋刃。

  这样子,把斧子的形腔就有了。

  为了美观,我还特意将梯形的两腰修成弧形。不过这样还不够,还得为这把“原始第斧”装上柄不是?

  为此还得铸出装斧柄的位置。我用根木棍裹上层厚厚的粘土。再用木刃修成直径约5厘米的泥圆柱。

  将这根泥柱小心地安放在斧头形腔中斧柄所在的位置,并用粘土压紧,以免被冲下来的铜汁冲走。

  接下来是做浇铸系统。

  我让木工另做了个差不多大小地箱子,也是只有四个边框,上下通透,装入粘土前先在里面按我指定的位置插入两根直径约3厘米的木棍,等粘土压实后轻轻摇动并取出木棍,再把这个泥箱放到做了型腔的泥箱上——刚好,两个通孔正在斧腔地正上方,靠近柄的位置。

  其中个孔口被我小心地修整成为漏斗形。做为浇口,融化以后的铜汁将从这里倒入,另个孔将作为“冒口”,多余的铜汁会从哪里流出。

  融化铜块不需要那么大的铜,我在地面挖了个直径约80厘米,深60厘米的土坑,点起大火烧结硬化,再放入层20厘米厚的木碳,将坩锅安放在正中间。里面放入铜块。估计融化的铜汁将能装满我所做的型腔还稍多点。

  点起火后,纯碳火的威力很快将我们逼得距离米以外。

  但由于这个结构添加木碳比较方便,我们不断往坑中添加木碳,保持温度地不断上升,个小时后。面上的铜块出现了往下陷的迹象,说明底部的铜块已经开始融化了。为了加快速度,我让人投入更多木碳,使木碳堆积的高度达到坩锅的颈部。

  火势愈大,米外都不断有热气袭来,我和几个加木碳的人都不得不避让开点。

  坩锅中的铜块加速融化,已经能看到铜汁从面上的铜块间漫上来。

  但这时面上地铜块却顽固地坚决不融化!

  木碳我不缺,但这坚决不融地东西我却无法可施。

  气怒之下,我抓起根树枝,向火堆扫了几下风。

  嘿,居然有点效,坩锅边的碳火颜色变了点,温度好像有点提高,铜块又漫过了点,虽然碳灰满天飞,但为了出成果,我们几个顶着灼热,稍微靠近火边点,小心地边加碳边鼓风。

  果然,这下子速度加快了,温度上升比较明显,坩锅在火面上的部分居然出现了透明的迹象,而面上的铜块也在快速地消融中。

  当最后点铜块消失不见的时候,已经可以看见坩锅中“波光荡漾”了,铜块全部融成了铜汁,锅黄亮的“汤”出现在我们面前。

  停止添碳后,火热略小了点,我和木壳人根陶柄伸向坩锅的耳柄,将罐铜汁提了起来,快速提到浇铸模所在的泥箱旁,将坩锅靠放在泥箱上,小心地侧倒锅身,对准浇口,将铜汁倾倒进去,直到过多的铜汁从冒口溢出来。

  泥箱蒸腾出大量的水气,在浇口和冒口的铜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洞内收缩,并凝结出层膜,很快转化为波纹形的固态。

  等这个东西凝固并冷却还得要两天时间,我开始把这次成功的炼化和绝对不成功的炼矿作了个比较。

  比较纯的铜跟铜矿肯定没得比,但还是很有借鉴意义。

  是将铜和碳分开,可以随时加碳,就不会造成碳用尽了而铜汁没出来的的情况,也方便我们掌握出铜的时间。

  二是鼓风,没有鼓风,可能就会导致功亏篑,那么在炉子里怎么鼓风?也用树枝?

  三是铜块的大小,小块的铜很快就融化了,可是大块的就花了很久的时间,矿石是不是也样?

  四是坩锅的便利性,有了坩锅,就不怕矿石和炉壁粘在起了,大不了对坩锅加热,就能把矿渣倒出来。

  有了以上的认识和经验总结,我决定哪怕点人工,也要先把铜矿石打碎,用不用坩锅就看碎石以后的炉子效果怎么样了。小块的矿石即使凝在壁上我也不怕。

  碎矿工作开始了。

  两天以后,打开粘土,去掉浇冒口的残铜,我把根米多长直径5厘米的青杠木棍装入铜斧柄处,举起这把“开天斧”,族中近300人在“工业村”发出了阵欢呼!

  “元齐万岁!太昊万岁!”

  第百零七章黄铜时代

  我拿着这柄铜斧,却不由得想起姜由。

  这个比我更壮硕的汉子要是手持这样柄大斧,是不是有点盘古的风味?

  估计在这个世界上,这个组合应该是单兵力量最强大的组合吧。

  用手掂了掂,铜斧应该有15~17斤重吧,在这这个“工业村”里,除了我,能挥动的没有几个人,所以象征性的意义比实用的意义还是要大些。

  但既然已经造出来了,就得让它用上,在块青石上磨开锋以后,我试了试用来砍树,棵直径25厘米左右的树在巨斧下不过10来分钟就倒下了,而且没有借助任何畜力!

  这个速度比用石斧快了6~10倍!

  族人又是阵欢呼。

  不用我做更多的说明,这柄铜斧已经示范了金属时代的威力。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能接触到这柄斧的机会微乎其微,族人中稍微有点力气,能挥动这柄斧的力士们争先恐后地抢着过把瘾。

  几天后我检杳了下,除了有几位力士试着用来砸矿石留下了些印迹以外,用来砍树的锋口居然没有什么大的损伤,看来这些铜块里定有我所不知道的合金成分,否则不可能有这样的硬度。

  但用来砸矿石还是不行,说明铜的比例已经非常高了。

  记得后世的青铜应该是铜和锡的合金,也许还有其他的成分在内,但硬度应该比铜和锡的单金属都要高得多,才会在数千年里成为主要的金属工具材料。

  现在没有办法知道什么是锡矿石,就算软点,也只好先炼出铜来用了。

  做车轴应该不需要太大的硬度吧?

  矿工们砸矿石的这些天里,我还是继续在研究炼铜炉地结构,也能想到应该给炉里鼓风。可是怎么做呢?

  首先是进入炉体的风道必须得耐高温,这就只能用陶器来做了,所以我让陶工们抓紧烧制根陶管,内空直径在5厘米左右,长度有1米出头的样子。我打算烧出来以后把头插入炉壁内,另头接风箱。

  然后是做个风箱,这个在后世见得多了,但做起来也费了不少力。

  箱体是木制的。用窄木板拼成个直径25厘米左右的圆筒,长度有1米2的样子。活塞是在个直径20厘米的木柱上捆上几层羊皮,直到感觉在箱体内拉动时有点涩阻。

  最麻烦的是进出风口地制作。理论上应该是采用单向瓣膜结构,但做起来才知道难度——瓣膜应该怎么样固定在风箱端面上?

  瓣膜是用精制过的羊皮做的。去掉毛并压薄过,但固定就成了个大问题,风箱端面上挖了两个圆孔,直径都在5厘米以内,其中个连接鼓风的陶管,另个连向风箱外地空中。连接陶管之前,我拿着几片羊皮,看着那两个孔犯了难。

  要是在后世,有上百个可供选择的方案:用强力胶用铁钉用铁丝对了,我不是有点点炼好了的铜么?

  用铜斧小心地砸那些产出来的点碎铜。造出了几颗铜钉,才把固定瓣膜的事情搞定。

  后来想想,其实也可以在板上穿孔,用鹿筋栓上固定的。

  4月底的时候,估计各城的庄稼应该已经出苗了吧,而我的新炉也已经安装出到位了。

  炉外三米处,地下用粘土做了许多方槽,用于接收铜汁,制作铜锭。方便以后制作不同的铜具。

  根陶管从炉门上边点点伸入到炉壁内。陶管地另端接上风箱的出风口,接头处用兽皮裹上,再封以粘土。风箱是固定在砖架上的,以防在拉动的时间伤害到和陶管的接口。

  这次为保险起见,我先在炉底铺上近80厘米高的木碳。再倒入被砸碎的铜矿石,最大的直径也不超过2厘米,但只放了力20来斤碎石就没放了,上面又盖上木碳。

  炉外5米远的地方放了大量地木碳和碎矿石,希望能在炼矿地过程中实现持续加入矿石和木碳。

  打开炉门点火后,我把炉门立即关上——现在不需要要用它来供风了,风箱已经投入工作,骑兵们轮流拉动风箱送风。

  按我的要求,拉风箱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否则会供风不足或损坏风箱。

  这次的火势明显比上次来得快也更猛,半小时内已经全炉通亮,我也不惜血本,看到炉面上的碳有明显下降,就立即让人投入更多的木碳。

  不到小时,炉门处已经有铜汁渗出,并立即凝结,但由于温度太高,只能处于半凝结状态,刚好把炉门地间隙封住。

  个半小时过后,我和木壳将炉门拉开,股红亮的铜汁从炉门处流出来,沿陶槽流入坩锅中,我看了下,大约六七斤的样子,赶紧倒入土槽内。只够铸块铜锭。

  后面紧接着从炉门出来的却是炼完铜后的炉渣,我就直接让它流到地面不管了,只有少量的堵在炉门处,我用陶棍刨了出来。

  炉中碳火还旺,我让人赶紧投入矿石和碳,重复刚才的过程,但这次却只花了个小时左右就流出了铜汁,看来比较高的炉温缩短了预热的时间。

  天下来,到晚上熄火的时候,我已经得到了7块铜锭。

  守在冷却中的铜锭边,我在反思这天的得失。

  看来方法是对的,但碳的消耗太大,明天已经不能开炉了,得炼碳。

  煤的应用应该可以降低对木碳的依赖,但要是处理不当,煤的残留物比木碳可要多得多,会不会又堵住炉门?

  还有,矿石的颗粒应该还要再小点,才能进步缩短炼化的时间,也不容易在炉门处堵塞。

  那不是得把矿石打成粉?

  没有机械,这个要求太高了点,但把颗粒砸得更小些应该是做得到的。

  最重要的是,没有锡,就不能得到青铜,没有青铜,铜的应用实际上范围很小。

  不管了,青铜先不论,让我们先迎接黄铜时代的到来吧!

  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辆牛车,当年的失败还在让我耿耿于怀!

  第百零八章原始之城

  黄铜时代已经进入萌发阶段,但我却不得不暂时离开“工业村。”

  木驼带信过来,姜由的部族可能在5月底要建好村子了,族人已经在做搬迁的准备,粮食的分配需要我回去安排。

  5月初,我把炼铜工作和铸斧工作都交给了木壳,由他暂时负责在我离开期间的生产。后勤方面不用担心,马齐会不断把粟米运来,最多只需要偶尔狩猎补充下肉类就行了。

  木壳最高兴的是我让马齐派10名专业厨师过来。

  原始世界最早的批重工业生产线人的员,开玩笑,那当然得优待啊!

  中旬我带着几名骑兵赶回村子,姜氏族人的准备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姜由在新基地和太昊神山之间往返不停,正在安排不同姜氏部族在新基地的居所。

  看到我出现,姜由正想下跪,却又脸色变了变,没有跪下去,在那里红着脸挠头傻笑。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作为姜氏大族的族长,气指颐使惯了,不像以前带族人初投太昊时那般低调了。连木驼也少有再找他玩摔角游戏,方面是姜由忙,另面也是因为木驼感受到了姜由在族人中的无上尊崇,不好意思再跟姜由摔摔打打。

  但姜由对我的尊重还是从言行中流露出来,等我在大帐内稍事休息,他已经放下手头所有的工作,在帐外站候。看我安排完神山的族中大事,便扯着木驼起进来,请我到姜氏的新基地。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我随他们到了20公里外的基地。

  还在两公里开外,我就勒住了马。

  这是什么东东?

  这早已经不是我当年来看到的土坯墙村子了,前方是道堆砌的石墙!高度达到近4米,尽管长度才500米左右,但那气势是惊人的。

  这才是真正的原始风味!

  走近细看。所有的石块都未经打磨。全是火爆法烧采地石片和石块。在太昊城,这样地结构也有,却只是用来做地基地,姜由把这项技术移植过来,用来做城墙了。

  我转头看了看嘿嘿傻笑的姜由,想起了那柄铜斧。

  这小子是天生的原始创造者,我不过是后世附体过来的质品罢了。

  走进姜氏城中。可以看到多处地城墙还没有完工,族人还在紧张地搬运石头,墙厚足有米左右,工程量还是比较大。城内布局与大元诸城或太昊城都截然不同,同样条块分明,但80以上都是居住区。各小部族分别占了块地,将本部族的族人和畜栏规划在起,基本上是以“小部族私有制”的方式进行管理。

  还有20是广场和祭祀“建筑”。

  说是“建筑”其实有点名不符实。也就是几块巨石堆积在起,每块都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