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 修真(1/2)

加入书签

  高速全文字!

  ps:看《我家的大明郡主》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申科长凑近了郑秋怡的耳朵,他低声说:“郑支,这三十几桩案子,有着共同的特征:犯罪分子在公共场合突然发狂,丧失了理智,无缘无故地乱伤人,死伤人员从十几个到几十个甚至上百个,这样的案件,在襄城、沪都、京城、津都、穗都等几个大城市都发生了。︾,犯罪分子手段凶残,尤其喜欢在商场、密集街道、幼儿园、学校等公共场所突然发难,造成的死伤也特别惨重。”

  “啊?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我们都没得到通告?新闻和报纸也都没见到消息?”

  “这是为怕引起社会恐慌,也怕有其他人模仿作案,这些事上头封锁了消息,不让公布和报道。”

  郑秋怡疑惑:“你说到模仿作案——这有没有可能呢?”

  申科长摇头:“这些案件中,有一些共同的特点:犯罪分子非常猖狂,他丧失了一切理智,不知畏惧,根本无视我们警方。即使是警察赶来鸣枪示警了,他们也不肯停手就擒,而是转而对警方人员进行疯狂攻击。

  而我们警察要击毙这样一个疯狗般的罪犯,往往需要发射数百发子弹,把那罪犯都打得稀巴烂了,那罪犯还是依然还能行动、能伤人——我看过一些现场的图片,恶心得让人做噩梦。有几次,甚至要驻军出动火焰枪喷射器了,才把罪犯给消灭了。

  郑支,模仿作案手法,这是可以的;但这样可怕的生命力,那是没办法模仿的。”

  看着郑秋怡将信将疑的神情,申科长低声说:“对了,那些案犯还有一些共同的特征,他们的眼睛都是通红通红的——郑支,你也是亲眼见过了吧?”

  郑秋怡微微颌首:“是,他的眼睛确实红得厉害。对了,申科长,出现了这么多案子,上头是怎么说的?”

  “现在上头还在调查,结论还没出来。不过,前几天我跟省厅的领导吃饭,大家聊起这事,他们说,上头已经有人在猜测了,怀疑是不是有敌对国在对我国进行生化武器攻击?是不是某种变异的病毒造成的?但这些案子发生得天南地北,出现得毫无规律,也不像生化攻击的样子,所以也没个明确说法。。。听说几个国家级的实验室正对捕获的尸体进行研究,只是有什么结果,也没见他们公布。

  郑支,我跟你说这些,只是给你提个醒,你们干公安的,碰到的事多,危险也大。万一再碰到类似情况,你可千万不要再像这次这样傻傻地站在原地拔枪了,先跑路保住命再说。这种怪物,不是我们的警枪能对付的。。。秋怡,你可要千万当心啊!”

  说话的时候,申科长都凑得离郑秋怡很近,说话时候,她都能感觉到对方口中的热气喷到自己脸了。她不动声色侧过脸避开了,点头道:“谢谢申科长的关心了。。。真是很感谢呢。”

  “哎,叫我申殿就好了,不用那么见外的。”

  “呵呵,申科长,还有个事,你们要找那个救了我的少年,那是为了什么呢?”

  “现在上头对这件事很关注,凡是涉及的有关情况都要问个清楚。这么多桩案子里,你们这案子有个细节很奇怪,那罪犯居然会逃跑!

  要知道,在其他的案子里,那些罪犯都象疯狗一样红了眼,见人就攻击,无论面对警察还是武警,他们都会毫无顾忌地展开疯狂攻击,唯独在你这个案子里,这个罪犯竟然被一个小青年吓得逃跑了,这在其他的案例里还是从没出现过的。

  凶犯为什么要害怕那个青年了?那青年是否有什么特别的?我们就是想搞清楚这原因,所以要找到那他问个清楚。”

  郑秋怡其实是对这个主意很不以为然的——这个还用得着查吗?歹徒没伤许岩,只是他运气好罢了。国安局这帮笨蛋,未免也太大惊小怪了。算了,也懒得提醒他们了,就让他们瞎忙去吧~

  ~~~~~~~~~~~~~~~~~~~~~~~~~~~~

  这时候,我们的主人公许岩,完全没意识到这个事实:他的表现已经引起了政府的注意,进入了我们伟大祖国的安全基石的视野范畴中了。

  按照原先的计划,买完衣服之后,许岩是计划带朱佑香去逛街的,但在商场里经历了这么一场血淋淋的危险事件,两人都没了逛街的兴致——生死之间历险回来,许岩感觉身心憔悴,疲惫不堪。而朱佑香倒是不累,但她微蹙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许岩也弄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回到家里,两人匆匆吃过晚饭后,朱佑香熟练地打开电视,调到军事频道看了起来。许岩自己充了两杯咖啡端过去,朱佑香接过咖啡,道声谢谢,却是依然把注意力集中在电视节目上,电视上,一男一女两个主播正在介绍法国的“阵风”战斗机,朱佑香看得津津有味。

  许岩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望着朱佑香,欲言又止。最后,反倒是朱佑香主动调低了电视的音量,转过头来,拿起杯子也尝了一口咖啡,她摇着头评价道:“太苦了,不好喝。许公子,你们这边的人为什么都喜欢喝这个呢?”

  “这个,真正喝咖啡往往都要加上奶和糖的,这是原味的咖啡,自然很苦了。其实我也不喜欢喝这个,这是为招待你才拿出来——轩芸,我想跟你说点事。。。”

  “吾知道。许公子,你想问什么呢?”

  “轩芸,你所来的大明帝国,究竟是怎么样的国度呢?”

  朱佑香想着一阵,摇着头笑了:“大明,有的地方要比地球好,有的地方要比地球要差。。。你们的很多东西,是吾先前闻所未闻的;但我朝也有一些东西,是你们不曾见过的。”

  看着许岩有点不满意,朱佑香笑着说:“许公子,您的这个问题,委实让吾很难回答。许公子,倘若你要吾评价地球如何,吾还敢斗胆妄言一二,比方说你们的器械很发达,你们好吃的东西很多,城市也很繁华,人口稠密。。。但若是要吾评论大明帝国,吾倒反而不知从何说起了。古人云:‘久居兰室,则不闻其香;久居鲍市,则不闻其臭。’又云:“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正因为吾等深知母国情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