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你主动的样子真让我受不住!(1/2)

加入书签

  凤景琛眨眨眼,

  “跟宝宝交流。”

  说话间,已经将她扣子给解开了一半,见苏姒迷茫的样子,又“好心”的解释道,

  “深入交流!

  苏姒脸色一红,瞬间就明白了,两个人没羞没臊的事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苏姒这时候也没有太过矫情,微微抬起下颚,吻在他冒出胡渣的性感下巴上,凤景琛眼神一暗,伸手按住她的双臀,贴向自己,坏笑道,

  “宝贝儿,你主动的样子真让我把持不住。骜”

  苏姒抬眸瞪了他一眼,红唇轻轻动了动,轻声道,

  “轻一点。”

  凤景琛直起身子,在她上方,勾着唇三两下将自己剥了个干净,然后俯下身沉醉的吻着他的宝贝,虔诚又温柔······

  一场难耐的缠绵过后,苏姒有些疲乏的趴在他的胸口,柔软的呼吸,轻轻扫在他蜜色的胸膛,痒痒的,像是撩在心尖儿,凤景琛伸手在她光裸的肌肤上轻轻抚摸,时不时的低头亲吻一下她的发丝,眼中的温柔像是要滴出水了。

  “累不累?”

  他轻声问道。

  苏姒像一只猫咪一样,在他胸口蹭了蹭,轻声道,

  “还好。”

  凤景琛的手滑到她的腹部,轻轻抚摸那隆起的部位,眼中一闪而过一道哀伤,在苏姒来不及发现的时候就掩去了。

  “小家伙有没有折腾你?”

  苏姒摇摇头,嘴角不经意露出一丝笑,带着母亲的天性,看起来别有风情。

  “很乖,几乎不怎么折腾人,不是道是不是个女儿。”

  凤景琛捏起她的下巴,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问,

  “不管是男孩儿女孩儿,一定是像你,我小时候皮得很,在娘胎里就没少折腾人。”

  苏姒轻笑了一下,

  “其实我倒是希望它像你。”

  “为什么?”

  凤景琛看着她,眼中盛满笑意。

  苏姒别开眼,却不肯再说,这算是一种占有欲吧,她来不及参见凤景琛的过去,至少想看见他幼时的模样。

  凤景琛见她不说,也不再多问,只是将她抱进怀里。

  “对了,”

  苏姒突然转过身看着他,认真道,

  “凤景琛,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曾经从苒晴那里看到了一张照片?”

  “怎么了?”

  苏姒拧着眉头道,

  “我上次住院那会儿,苒晴来看过我一次,她给我看了她无意间拍到的一张照片,是冯素雅跟一个男人,两个人姿态很——,”

  苏姒顿了一下,没有说下去,只是道,

  “我当时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前几天,我突然意识到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冯继忠。”

  凤景琛听完也没有露出多大的表情,只是拍了拍她的后背,给逗弄小狗一样,低声道,

  “宝贝儿,你观察真细致。”

  苏姒瞪他一眼,

  “我跟你说正经的!”

  凤景琛笑,

  “我也是说正经的。”

  苏姒有些恼怒,刚想说话,突然明白过来,看着他,问道,

  “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凤景琛叹了口气,抱着她低声道,

  “也不算,你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吗?”

  苏姒点点头。

  “一会儿就过去,到时候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苏姒还想问什么,卧室的门突然被从外面敲响。

  “景琛,姒姒跟你在一起吗?今天说好的要去胎教班,怎么没去?”

  苏姒脸一红,伸手拧了凤景琛一把,将自己埋在被窝里,后者呵呵笑了笑,道,

  “奶奶,她今天不太舒服,我就没让她去。”

  “不舒服?”

  老太太明显紧张起来,

  “要不要让医生过来看看?”

  凤景琛穿着大裤衩,披了一件外套就过来开门,看见一脸担忧的老太太,笑着道,

  “奶奶,她没事,就是累着了。”

  老太太看了一眼他的装扮,以及他嘴角没有褪去的笑,顿时明白了几分,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

  “你呀,就不能忍着点。”

  凤景琛痞痞的笑,

  “这种事有时候也忍不住,不过,我会小心的,奶奶您就放系吧。”

  老太太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屋子里,低声道,

  “睡了吗?”

  苏姒羞得不行,自然不会面对他们。

  凤景琛厚着脸皮,道,

  “嗯,刚睡下。”

  “厨房熬得红枣鸽子汤,等姒姒醒了,让她多喝点,这段时间辛苦她了

  ”

  说完抿了抿唇,又低声道,

  “姒姒是个好女孩儿,你好好待她。”

  凤景琛伸手抱了抱老太太,勾唇道,

  “遵命。”

  老太太笑了笑,又说了两句,就离开了。

  凤景琛关上门,看着还将自己捂在被窝里的苏姒揪出来,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

  “都走了,还这么害羞!”

  苏姒拍掉他的手,咬牙道,

  “以后白天不准做这种事!”

  凤景琛舔了舔嘴唇,魅惑的眨眨眼,

  “你没拒绝嘛,我以为你也很愉快的,宝贝儿,这种事大白天做才有感觉,这样我就能······”

  他凑过去低声在她耳边一字一顿道,

  “将你里里外外看的清清楚楚。”

  苏姒一张脸爆红,抓起枕头丢在他的俊脸上,

  “你去死!”

  凤景琛爽朗的笑出声来。

  刘震的案子因为没有更确切的证据,再加上尸检结果,最终判定为吸毒过量,与凤景琛没有关系,但是凤景琛却留了一个心眼儿,尸检结果是吸食毒品过量,但是他命令要求过,不准给刘振毒品,所以他的死非常的突兀,是谁故意跟他作对,背地里给了刘震毒品,眼睁睁的看着他吸食过量,就是为了栽赃他,这件事不敢深想,因为这让人毛骨悚然,凤景琛没有跟苏姒讲这件事,苏姒也以为是警方误会了,所以没有多问。

  ————————————————————

  青城的周边有很多小镇,乔初心的老家就在清浣县,离青城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苏姒,今天去,晚上一定是回不来的,所以凤景琛早早的跟二老说他要带苏姒去散散心。

  最近发生了太多糟心事,老太太自然乐见其成,只是嘱咐凤景琛要照顾好苏姒,千万别受了凉,一直对苏姒不冷不热的霍老爷子,也难得道,

  “你自己光着屁股,也要让你媳妇儿暖暖和和,做不到你也别回来了。”

  凤景琛耍宝一样行了军礼,

  “保证完成任务!”

  老爷子瞪他一眼,一拐杖敲在他小腿上,

  “快滚!”

  凤景琛笑着,带着苏姒离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