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充斥着妖冶迷情而糜烂的特殊夜晚“十月十五。”还有那使他丧失理性的酒精。当然更恨的就是曹雷这个该死的混蛋,不应该将他与乔舞影之间所有的秘密公布出去。

  也就是他“曹雷”这个混蛋!将林秋生的前程与梦想毁于旦,命运和未来覆盖在那个永远都不愿重提的日子里。

  原来,自从乔舞影从医院做完人流回来之后,在家休养的那段时间里,曹雷这个作为任曼莉初恋的男友也是乔舞影的同班同学,当然也跟着任曼莉经常去看她,后来当曹雷知道乔舞影与林秋生两人之间发生的切事情之后,向爱说闲话的曹雷结果就无意中将这件事情传到了学校。

  那个当天的晚上,林秋生约好曹雷在校外个公园里见面,见面后林秋生也没多问什么,然后就大吵并大打起来,刚巧值班巡逻的民警发现将两人带回派出所询问并关了个晚上,第二天才通知学校去领人,在领人的时候派出所的领导在谴责学校领导说:“你们学校是怎么管理的?这种丢人而对社会造成极坏影响的事情居然发生你们学校,而你们还都不知道?”校领导被问得面红耳赤,气的半天都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看了看满脸是伤的林秋生与曹雷。两人坐在旁边的条椅上低头不语。

  手续办好,校领导将两人领走后,路上校领导气得大发雷霆,最后所有的结果就导致林秋生被勒令退学的这种局面。

  任曼莉知道后在与曹雷断绝恋情之后责问道:“为什么这么做你?这么做会对你有好处吗?”曹雷哭丧着脸说:“其实我并不是存心的,也没有考虑到事情会有那么严重。

  后来林秋生又找到了校领导,跪着求助学校领导能够给他次不要开除的机会,可是任凭林秋生无论怎么祈求,但内心那么丁点的最卑微的祈怜始终都没能得到校方的怜悯与同情。林秋生就这样离开了,离开那所使他留恋而不愿弃去的学校。

  第二十七章含泪离开学校与这个城市道别

  林秋生迈出学校大门的那步,他哭了!泪水滑过他忧伤的脸庞落到他那被寒风吹得冰冷的手上,没丝温暖与温度。

  “好好读书,多学些知识,早日走出农村就不再受那风吹雨打的苦日子了。”这真切而真实的话语是林秋生父母直以来而习惯性的叮咛与嘱咐。

  “早日完成学业,我等你!会直等到天!”这是何小姣曾经在送别时候用那种期盼与期待的眼神望着林秋生所说的。现在想起这些,林秋生心就隐隐作痛,痛得流血。想到这些,便无脸回家,无颜向年迈沧桑的父母交待,无法以正常的状态面对何小姣解释什么。此时林秋生心乱如麻,伤心绝望到极点,他情绪低落,精神恍惚而毫无方向地徘徊在十字街头,艰难而无助地抬头望向那高深莫测的天空,站在那里睁大那双眼睛迷茫忧郁而彷徨着。

  寒风中,没人关注林秋生的生存与未来,没人了解他的恐惧与孤独,几分惆怅,几分哀叹,几分凄凉。蓦然,林秋生就像穿越时空样产生种幻觉,那种幻觉空虚而幽玄,仿佛有种无形的力量和声音驱驶着,说:“年青人不要气馁和退缩,虽然你被推出校门之外使你的学业变成心梦之殇,但校门之外的梦对你来说更加绚丽和多彩。所以年青人要振奋起来勇敢面对现实,作为男儿不要轻易流下眼泪,流下眼泪的男人都是懦弱和孬种。”这种梦境般的幻觉使林秋生猛然惊,之后林秋生用冰凉的手狠抹了下留在眼窝里的泪水,静静地看着天空最遥远的天与地交接的地方,刹那间,他将刚才眼中所有聚集的伤痛与迷离变得深邃和悠远起来,也许,他犀利而深邃地目光看到了比天地交接还要远的地方,也许那里,才有他的梦,他的希望。

  林秋生目光中还仍带些许落寞和孤独,走站在这座城市的大街上,任由北风卷着潮湿在他脸上横扫,但他丝毫没有点避让的意思,任由寒风透体而过。

  原本林秋生是打算等学业修满毕业后,就留在这座城市用自己的腔热血来开辟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如今看来心中的那些远大理想与宏伟的目标已成泡影,所有设想的切美好与未来都将成为他生命中的遗憾。寒风中,林秋生怅然地心里在想什么没人知道。

  武汉这个城市除非学校是林秋生能安身的地方之外,别的地方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就像他走在群不认识的人流之中样,乔舞影所租的那个房子里也能容纳他的躯体,但他不想去。因为那里在林秋生心里是块不可触碰的伤疤。

  此刻林秋生即无处可去但也不想回到家乡,他不愿因自己时的糊涂而使丢失的学业带回去,让亲人来共同承受这现实而残酷并使他们都无能为力的痛苦。因为那样会增加他们思想的负担。于是林秋生像个幽灵似的漫无目的的游荡着,仿佛被抛弃的孤儿那样悲惨和可怜。

  怅然中,失魂落魄的林秋生不觉中来到了车站,站在车站广场的正中央望着茫茫人海,似乎觉得自己显得是那么渺小,夹杂在熙熙攘攘人群中随着走进了候车大厅,就像个被通缉的逃犯那样在个最暗淡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望着窗外的天空,没有云朵,全是湛蓝,仿佛城市边缘的海水,只是静默不动。林秋生的眼眶里有泪水打转,久久旋在眼眶的边缘,强忍著。

  呜!——声汽笛长鸣!又辆列车呜咽着从这里缓缓开走,带着旅途奔波的人们。

  候车厅里响起催促旅客上车的声音,林秋生心里猛然闪过个念头,对!去东北!我哥哥和表哥都在那里!想到这林秋生如同看到希望样,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售票窗口,毫不犹豫地就买了张去住北方的车票。手持车票上了那辆车即将启动开往个对他来说又个遥远而陌生的城市。

  身边涌动的人们相互簇拥着往绿皮车厢里挤,表情各异,欢喜皆有,大包小包,人们各自带着出行时的累赘。

  又声汽笛长鸣,车身缓缓前行,绿色车门慢慢关闭,这座给林秋生留下终生遗憾的城市点点模糊起来,淡化在林秋生的视线里。沿着两条平行的铁轨绿皮列车朝着它的尽头驶去,带着那个走进他生命里的女孩阴影。

  这个寒冬阴冷潮湿的季节里,旅行的人们或提或扛着各自的行囊在绿皮车厢里两米之宽的空间里拥挤着,脸上不觉有汗水渗出,散发着各异的味道,显得有些逼仄而刺鼻息。每张面孔都在各自的视觉中显得陌生而诡异,林秋生找好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将车窗打开,净化了下空气,远处是片绚丽而肃穆的天地,充满着未知和神秘。尉蓝的天空中云朵静止在最高处,没丝风,绵柔而美丽,仿佛少女温软的手轻轻摩擦你的脸庞。在这样的日子里与这个城市及所有的切道别,也许是最茫然最痛苦的。

  犯错是人们情绪和思想的波动与变化,谁都会有的,但很多样化,可是得看你怎么犯,犯哪种?都是很有讲究和衡量的,有意无意善意,恶意轻微还是严重等等?若你是善意轻微的,不伤害人家的思想感情,不牵涉人家的私密生活和经济问题,那么这样的犯错就无所谓。如若你要是违背社会道德与伦理,遭人唾骂,触及法律所规定的权限,那么这样的犯错就不值得。总之,无论从哪些方面分析,错误最好还是别犯,犯错误就是不对,不管何种理由。听起这话似乎有点滑稽和可笑,但自古到今又有几人能把握住这未卜先知,人人都明白的道理呢?

  唉!错就错了,何必消耗脑力再去苦苦思考和回忆自己与乔舞影之间所发生的些问题呢?

  第二十八章北国风情

  乔舞影这个与林秋生有着同样命运而走进林秋生生命中美丽的女孩,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她是林秋生生命里瞬间停留的过客,也许她是林秋生将来生活中突然在某个时刻想起,又突然对某个重新介入他生活中的人讲述的对象。

  过去的已将过去,昨天的事情成为今天的回忆。所有统统发生过的切不堪回首都将化为过眼云烟和岁月的尘埃。道别了这座城市,那么心里也就不在留恋和顾盼什么,所有的痛所有的伤所有的泪所有的恨。也都被这辆列车载走,载到另个陌生的城市里,然后在那里渐渐淡化在心灵深处。

  列车载著林秋生和那些旅途奔波的人们进入个全新的领地。——黑龙江是我国东北部的个有着地理资源丰富的大省,工业矿业农业和林业。林秋生哥哥所在的那座城市就是属于这个有着北国风情最北部的个最寒冷的区域,据说冬天最冷的时候可在零下几十度。这与四季如春的南方在气候上是有着天壤之别的,使初来乍到的南方客人时难以接受和适应这种寒风刺骨的气流。

  林秋生在他哥哥林海面前出现的那刻,顿时使他的哥哥感到十分惊讶与愕然,甚至使他哥哥思想上产生种不真实的错觉,的确,林秋生的突然出现是让林海感到意外震撼,因为这之前没有任何的迹象表明,即没有接到什么通知也没有收到什么信息。

  “秋生你怎么来了!大学毕业了吗?”林海望着冻得瑟瑟发抖的弟弟用副吃惊的神情心疼地问道。

  “哥,就别问那么多了你,现在我很累想睡会儿。”林秋生苦着脸而委屈的干笑了下,随后就挤过他哥哥身边径直朝坑边走去。

  是啊,林秋生确实是很累,最近直来所发生的每件事情,对他来说都如同场巨大的灾难。此时,他再也不想多说多回忆些什么,只想好好睡上觉,将所有的切愉快的不愉快的全部忘掉,然后重新再来。

  林海不知情由也没再多问什么,不过他能看得出林秋生此时的情绪是有些低落和反常的,神情也是怅惘和疲惫的。

  这觉林秋生睡的很香很甜美,醒来的时候他也将感到心情轻松自在了许多,之后林秋生就将自己与乔舞影之间所有发生的切,和被学校勒令退学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他的哥哥林海,而林海听完后带着责怪和惋惜的语气说:“真的太不应该了你,太让爸爸妈妈失望了你。”许久之后林海又说:“这件事爸爸都知道吗?”

  “不知道,我没有告诉他们。”林秋生摇摇头回答说。

  林海又问:“那以后准备打算什么办你?就这样直蛮下去吗?”林秋生再次茫然不知所措地摇摇头。

  黎明前的黑暗又结束在金鸡报晓最后声鸣啼之后,古老的东方又是片橘红色的光晕,柔和而美丽。当那片光晕消失在刹那间之后,悠远的那方天与地交接的那片天空又在刹那间从宁静中变得情澎湃和光芒万道。灿烂的光辉依旧普照着神奇的大地,远远近近照旧呈现着片崭新地景象和光鲜的气息。

  雪花飞舞,寒风放肆的狂吹,大街上几乎看不到太多行人的踪影,偶尔出现两个也是畏缩着脖子,佝偻着身体,神情凄楚。所有的商场超市娱乐场所和休闲去处的门前全都垂挂著防风御寒的棉被或是其它编织物品。正值风雪交加的季节,街道上没有喧哗没有嘈杂没有茫茫地人流涌动。切显得都是那么冷静和孤独,这样的景象会不由得使人联想到战争时期鬼子进村扫荡那样凄冷的画面。使这蕴藏着宝贵财富而又美丽的城市显得不觉有些宁静清冷恐惧和可怕,可怕中又带些神秘和幽暗。

  现在这个有着异样风情和风俗的另个陌生的地方,及所有的切全都呈现在林秋生的眼界里,神秘而肃穆,这些不同面貌在让林秋生的思绪中不由得使他多了几分感叹好奇和悸动,同样也让他多了些迷茫与怃然。

  后来林秋生慢慢才知道这里的人们到冬天大都有不太爱出屋的习惯,尤其是晚上。也不像南方海滨城市的人们那么有闲情逸致,在冬天的夜里还要领情人带小姐出去酒吧,舞厅或者去休闲的娱乐场所,或者直接去开房寻求刺激等之类的肉体接合。而这里的人们大都会把自家的房屋封闭的很严密,让里面的温度保持在定的恒温里,然后家几口懒在坑上,磕磕自制的瓜子,聊聊天,打打牌。有的会叫上几个亲朋好友过来往自家坑上坐,再弄上几个自家腌制的小菜,倒上几大碗白酒,之后就大口的喝大口的吃。性格粗犷而豪放,这里的女人性格也很爽朗,但也大都爱抽烟,而她们抽的烟全都是自己用手卷出的,她们卷烟的技巧非常熟练的可以让你看着称奇,这是其它地方的女人非不能比的。如果你要是见到了那种场面很容易联想到复古时代。还有让人郁闷的就是;如果你要是向个女人问路,或者是打个招呼,千万可别说:“哎!”倘若你说了这个字那么她们会理解为“爱”字。要是碰到有些修养的会笑了之,如果要是碰上没有修养的女人那问题就不样了,她们会当时把你搞得很难为情,这样尴尬的事情林秋生当初就碰到过。

  第二十九章无奈的谎言

  月号是昨天的句号,今天的逗号。许多的问题和事情也都将在这句号结束之后变为回忆,在逗号开始之后变为动力,所以未来的日子照样还得继续着。

  现在林秋生的心情也安然舒缓了许多,虽然林秋生心里还有那么丁点轻微的不痛快余留在他的脑海里,但此时已构不成太多的伤心和绝望。光阴的流逝是启迪和铸造人生的光明与未来,能使人在自然环境里变得成熟和稳重,也能使人在自然环境里淡化和忘却曾经拥有的些聚集在心里所有的感伤。

  自从林秋生当初与乔舞影情乱后所造成的后果,而又留在脑海里的那些思绪现在已不是林秋生思考的问题了,现在林秋生要思考的问题是该如何向远在家乡的父母解释自身现在的情况。眼看马上新年就要来临,各地的名校学子也即将带着满心欢喜回家向他们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回报他们年里所获得的成绩。现在林秋生的父母也在等待着林秋生回来向他们回报成绩,还有何小姣也在等待林秋生回来,诉说相思之情和重温过去曾经的浪漫与温馨。

  如今林秋生真的犯难了,因为他失去了这些所有的切,那些不幸的消息能带回去告诉父母吗?与乔舞影之间发生的事情能向何小姣倾诉吗?这些都不能。林秋生在心里遍遍地质问著自己。之后,林秋生双眼迷离而怅然地昂望着遥远的方天空喟然长叹声,唉!真是命运的不公啊。

  刚巧这时林秋生的异常表现被他哥哥林海从外面进来发现了,问道:“秋生,又怎么啦,好端端地又叹什么气啊?”林秋生怃然地望着他哥哥会,之后就将心里所有的伤感告诉了林海,林海听完后也沉思了会,当时没有表决什么。最后还是林秋生打破沉默说:“哥,要不依你的名字给爸妈写封信回去,就说我放寒假留校不回去了,另外我被学校开除的事情千万别说,也不要说我现在你这里。”

  这不是明摆着说谎欺骗爸爸妈妈吗秋生?

  “哥,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啊,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吗?”林秋生露出副失意而无助的神情说。

  无奈林海只好按照林秋生所说的切,给远在家乡的父母写去封信,这也是林海与林秋生有生来第次用谎言欺骗了年迈沧桑的父母,后来这件事在林海与林秋生心里内疚了很长段时间才淡化掉。

  那天大早,林秋生无暇再依赖在温暖的坑上,因为今天他要到家联营供销合作公司去应聘,这也是林秋生最近心态调整后的新思路,在去往联营供销合作公司的途中,林秋生发现几个当兵的迈着矫健的步子英姿飒爽地从他面前走过,绿色的军装穿在身上整洁而神气,大沿帽下张张英俊的脸上洋溢着种豪情,凌利的目光中透露出几分严肃和冷静,那种庄重的气势看起来不觉使人心里产生种敬佩和敬畏。林秋生望着那几个当兵的背影在他眼前消失的刹那间,顿时,种无形的思绪又在林秋生心里发生了变化,种想要当兵的念头悄然萌动。

  林秋生是个想问题比较直观和坚守信念的人,只要他决定的事情他就会直坚持下去,没谁能改变他的主意和动摇他的思路。晚上,林秋生回到家里仰面躺在坑上望着上空心情悸动地想着些事情,这时,首军歌从收音机里悠悠传出:

  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

  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

  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海风你轻轻地吹

  海浪你轻轻地摇

  年轻的水兵多么辛劳,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

  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

  军港的夜晚静悄悄

  待到朝霞映红了海面,看我们的战舰又要起锚

  歌词抒缓而优美,唱出了军人心中那种不怕艰险畏惧和保家为国的精神,林秋生被这首歌感染的更加坚定了他想要当兵的那种信心,“哥,明天我想要回家去当兵!”林秋生突然翻个身对正在看武侠小说书的林海说道。

  林海将还没看完的那页折了个角,然后合上放到边后,接着点燃支香烟慢慢吐着烟雾,没有立刻表明什么态度,就在林海沉默在短暂的思绪中,林秋生微微笑了下说:“哥,你不说话是不是不同意我的想法啊?”林海又吐出缕烟雾,然后说望着林秋生似乎有些愕然地问道:“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你?”

  “嘿嘿!哥,先别问这个你,表下态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你。”林秋生像是心里有着极大而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笑道。

  呵呵!你小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