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慰了,反而责怪起女人的不知好歹,不懂见好就收,不够大方懂事。

  若是女人犯了错误,只怕永远无法原谅,闲言闲语,冷嘲暗讽,毫不客气的往她身上泼去。

  要不怎麽会有古时的沁猪笼,上刀山下油锅?

  这,便是男权的社会。

  可悲的是,多数的观众与迫害者,自己本身也是女人。

  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第百六十章 桃花妖孽王昭君1

  切记,不可跟没有教养,嫉妒烧心的女性同胞过多争执,不然势单力孤,收到伤害的必定是谣言中人。

  若是我表现出介意,只怕谣言更甚,更加难听的话语她们都说的出来。

  最好的方法,便是置之不理,淡然处之。

  我拿起挎包,权当自己失聪,快步离开图书室。

  这学期,学校新开了几门选修课,为学生提供了更加多的选择机会。

  那时我尚在实习,没来学校,清莹帮我选修了门──文字学。

  她觉得这门学科本来就跟我专业相关,更加方便混课。再加上这门学科的王老教授甚是和蔼可亲,对待学生非常好,只要期末时交上份论文,便可轻松过关。所以他的课上,仅可见,学生寥寥数人。

  今日,我决定前去受教,感受下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品味下中国文字的渊源魅力。

  然而,我从图书馆千里迢迢,路狂奔地赶到教学楼,还是晚了那麽点点。

  上课铃声响了五分锺後,我才顺利抵达3号教学楼,瞄准教室,蹑手蹑脚地从後门溜了进去,找到最後排的位置,悄然坐下,拿出随身携带的摘抄本,放在桌面,摊开,双明眸翩然抬起,望向讲台。

  大晴天的,道雷劈中了我。

  不是说这门选修课,选修的人多,但是来上课的人却比较少吗?

  不是说这门学科的老教授白发苍苍,和蔼可亲吗?怎麽站在讲台上的,是位风度翩翩的帅哥呢?双若有似无深情点点的桃花眼,笑眯眯的盯著我看,莫名的让我感到熟悉。

  这难道方才我时惊慌,找错了教室?

  小脸有些潮红,我匆匆地将桌面上的摘抄本捡,侧过身子,就欲弯腰悄悄地不动神色地从後门溜出去。

  俗话说的好,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这位要走的女同学,你叫什麽名字?”桃花眼的声音还蛮好听的,好似抹柔风在耳边萦绕,令人沈醉。

  只是当著这麽多学生的面,被这麽问,实在是,有些丢人。

  动作僵,我状似不动神色的转回身子,正正经经的坐好,摆出副我正在认真听讲的模样,睁大杏眸,不明所以的盯著桃花眼帅哥,副柔柔弱弱,请你放过我的可怜样子。

  “这位坐在最後排的女同学,你是第次来吧?叫什麽名字?”桃花眼居然无视我的示弱神情,继续追根究底的追问。

  教室里安静的似乎掉根针都能清晰的听见。其他的同学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幸灾乐祸的盯著我。

  深深的吸了口气,我镇定的开口道:

  “我叫蔷薇,久仰您知识渊博,这学期迫不及待地选修了您的课,希望能在您的课堂上领略中国文字的源远流长。因为之前段时间在实习,今天是第次来听您的课,请老师您多多指教。”

  嘴角勾起抹甜甜的恭敬的笑意,杏眸中溢满了崇拜,专注地凝视著他。

  桃花眼微微笑,温柔的感觉满满的溢了出来,他说:“王教授生病了,这段时间,我来代替他上课,我的名字是王昭君。请各位同学多多指教。这位蔷薇同学,我希望你可以做我的课代表,以後有什麽重要课件资料,我传给你,你负责传给其他的同学”

  恍恍惚惚间,秋高气爽,碧水蓝天间,我似乎变成了只自由飞翔的漂亮大雁,无意间看到了位美人伫立在江畔,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美眸秋水盈盈的凝视著我,纤纤玉手指向我

  让我忍不住,想要亲近,想要依偎在他的怀中,感受他蚀骨的温柔抚摸和令人安心的温暖体温

  右手无意识的攥紧脖颈上的项链,柔软的指尖边又边地细细刻画那朵蔷薇的模样。杏眸盯著他,思绪却渐渐飘远,似乎有道亮光闪过他纤细白皙的脖颈,在衬衣的领子间闪而逝,看不清究竟是什麽

  会是另朵更大的更灿烂的蔷薇吗?

  我在想什麽呢?

  ──思绪突然被扯回,听到他好听宛如天籁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今天就上到这里,内容很多,请同学们下去复习下,我提供些参考书,大家可以去图书馆里查阅”

  这节课上的真快,这麽眨眼的功夫,就下课了。

  “蔷薇??蔷薇!!你跟我来下,我有些资料要传给你,带上你的盘跟我起到办公室里来。”昭君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的失神,也不恼,走到我的身畔,很有耐心的唤我的名字,遍又遍,直到我听到为止。

  “嗯?有什麽事?”蓦然回神,我诧异地看著站在身边的王昭君,时不察,直接喊出了刚刚给他起的外号。

  “你跟我来拿资料。另外,你可以直接喊我昭君。”他把执起我的手,拉著我往教室门口走去,娴熟的手法,自然贴心,似乎这举动天经地义般。

  小手略略抽,想要从他的手心中抽出来。刚刚抽出点,就被他察觉了,大手紧紧地握,将我的小手牢牢抓住。

  似曾相似的温暖感觉从他的手心传了过来,将我全数包围──暖暖的有力的大手,牵著我的小手,怎麽都不肯放弃,怎麽都不肯离开,直无言的包容,温柔的待我,心甘情愿。

  就好像那只雄心壮志的大雁,收敛起飞翔的翅膀,蜷起身子,慵懒的卧在美人的怀中,感受他有下没下的轻柔的抚摸──我窝在美人的温柔乡里,眷恋往返,缠绵不舍,快乐又满足。

  忽然之间,就想到了这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好奇怪,对於个方才认识的人,我居然这麽安心的仍由他牵著我的手,带我去向个未知的地方。

  心里泛起潮接著潮的温暖涟漪,甜甜的,香香的,快乐的感觉笔直修长的双腿微微有些酸软私密处的那泉花|岤渐渐潮泽起来,微微发烫,酥酥软软,有丝胀胀的感觉。

  且不说我见到他之後迷迷茫茫,宛如断线风筝般的思绪这副柔弱却健康的身体,居然会有这麽奇特的生理反应我究竟是怎麽了???

  难道我也成了世人口中所说的花痴女???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难道──女人也是???

  路上,很多诧异的眼光,很多窃窃的私语,很多指指点点的行为几乎切的外界环境,都被神志迷茫的我忽视掉了只留下小手被大手抓住的,那份温存。我只感觉到他炙热的体温,顺著他的掌心传到我的小手

  昭君美人桃花美眸微弯,唇角微勾,笑语盈盈的跟各位美人打招呼:

  “好久不见,谢谢你们的思念,才让後妈作者动心,放我出冷宫。请大家继续支持留言,我会好好表现的。後面定会更加精彩”。

  第百六十章 桃花妖孽王昭君2

  他领著我进入行政楼,站在电梯前面等待电梯缓缓下来。他直牵著我的手,不在乎身边人群的眼光和议论,专注地,牢牢地,好似个源远流长的誓言。

  “蔷薇,你的项链好漂亮”他衷心的赞叹,桃花眼半眯著凝视我,带著点点满足的笑意,修长好看的食指缓缓地抚摸了上来。

  不,不要!!不要让任何人碰我的蔷薇项链。

  脑海中个声音突然响起。我蓦然後退步,避开了他的触摸,後背凉,抵在了墙壁上,个莫名的激灵唤回了我的神志。

  我在干什麽?

  小手使劲,好似条柔软的泥鳅,从他的手心中滑了出来,保持两步远的距离,我笑的淡雅疏离:“王老师,我”

  “喊我昭君。”好听的嗓音有著不容忽视的命令意味。

  “王昭君老师,我”眼神闪了闪,小嘴张了张,我决定向恶势力低头。

  “昭君老师??──也不错。但私底下,喊我昭君!”他玩味的盯著我,好似只藏起锋牙利爪的野兽。

  “昭昭君。”在他蓦然邪恶起来的眼神下,我很没骨气的妥协了,同时忘记了自己方才要说的话语。

  不知道为什麽,口里念著昭君,我的心里总会涌起份状似无法言喻的悲伤。

  为什麽??为什麽???今天会有这麽多反常的举动??是因为没有看到白麒白鹭??还是因为眼前的这个陌生男人???

  真的好烦恼。

  面对这团乱麻,纠结万分的思绪,我,决定把它放到边,不再为难自己。

  “你还真是随时随刻都能走神。”他笑著说,语调里透出丝颇无奈的宠溺。

  “叮──”电梯到了,我尾随著他进入电梯,看著他修长的手指点了5楼。

  电梯里人不并不多,也就两个──昭君和我。

  我俩有搭没搭的聊天,气氛融洽自然,好似多年不见的老友,又好似常年失散的亲兄妹,更好似默契万份的小情侣般。

  “刚听你之前提到实习,是在本市实习的吗???”他不经意的提起。

  “刚开学的时候,我在家里实习了两个月的时间,所以,这些课拉下了不少。”我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没想到,这个老师还挺关心我的。

  “是在什麽单位实习??”他又问,嘴角噙著抹淡淡的笑意。

  “在学校里,做语文老师。”我老老实实的回答,飞快地瞄眼他,飞快地移开视线。

  “学生听话吗??”他问。

  “感觉还行。”想到可爱的学生们,我忍不住微微笑。

  “你笑起来真美,蔷薇,”他说:“你应该多笑下的。”

  听到这句话,小脸唰地红了,烫烫的,似乎在发烧。

  我转过身子,背对著他,小脸勾的低低的,努力克制心里泛起的层又层害羞的涟漪。还好,这电梯里装的不是镜子。不然可真是囧大了。

  他笑,不再说话。桃花美眸专注地盯著她的背影,心底泛起层柔软:她还是那样的性子,害羞敏感,举动,都刻在他的心中,缠绵缱倦。

  然而我希望你,只笑给我看。这句话到了他的嘴边,却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还不到时机,慢慢来,不能打草惊蛇,吓跑了她。

  他的眸子暗了暗,攥紧了双手。

  “叮”地声,电梯到了5楼,门开了,我勾著小脸跟著他走了出去,心里暗自窃喜:还好,还好,刚才他没有发现我脸红,呼松了大口气,__ 嘻嘻。

  他的办公室在楼梯的最左边的第间,推开门,可以看见里面有两张办公桌桌。上面放了些文件,摞成叠,放在右上角。桌面干净整洁,光洁如镜,不见丝灰尘。。

  “进来吧,坐会儿,你的盘呢?”他从包中拿出笔记本,插上电源,边开机边询问。

  “在这里,王老师,给你。”我恭恭敬敬的双手递上。学生面对老师,总像是老鼠见到猫样,谨慎细心,甚至有些胆小。

  不知道是不是我过於敏感他在拿走盘的时候,修长好看的手指似乎很不小心的刮过了我的手指,痒痒的感觉转瞬即逝。我有些疑惑的望了望他,见他神色十分淡定,心里暗念闪,觉得自己可能对於男女身体的接触,有些过於敏感

  “说了,要叫我昭君”他紧紧的盯著我,桃花眼里片雾蒙蒙,水涟漪,幽深不见底。这风景,似乎真应了李白的那句诗──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他总是不厌其烦的纠正我对他的称呼。於是,我耸了耸肩,认真的点了点头,向他表示,我记下来了。

  他把盘还给我的时候,似乎又不小心,轻轻地碰触到了我的手指。他说:“蔷薇,这里是下节课要用的资料,你把它打印出来,下次上课之前分发给大家。”

  “好。昭君,那我先走了。”拿回盘,我开始告辞,准备离开。

  ──身为名女大学生,赖在刚认识的帅哥男老师办公室,怎麽想,怎麽别扭。

  虽然心底直有个莫名的感觉在抗拒,个莫名的声音在诉说著──

  不愿离开我想留下我依偎在他的怀中,感受他的体温,听他的心跳

  不行!!!绝对不行!!!

  手指习惯性的摸向了细嫩脖颈处的蔷薇项链,柔软的指腹顺著蔷薇吊坠的纹理遍又遍的刻画好似这样,紊乱的思绪就会慢慢的理顺怪异的想法就能慢慢消失波动的心理就能渐渐平静下来

  真的平静下来了吗???

  心还有些莫名的悸动

  我看著他扬起头,桃花眼微微眯,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关注我的举动,句话也不说,却好似什麽都了然於心。

  微风顺著窗户悠悠的吹进来,带来丝丝的温暖的心动。

  於是,我落荒而逃。

  第162章 桃花妖孽王昭君3

  空气中弥漫著股暧昧缱绻,温馨舒适的氛围。

  昭君凝视著我,美丽的桃花眸子含情脉脉,好似泓秋水,清澈却又深邃,万般吸引人。

  他坐著,无言,似笑非笑,没有任何举动。我却莫名的有种想要靠近他的冲动。脚步轻抬,好似中了蛊惑般,无意识地走进了步,又步

  他身上的味道清新干净,好似雨後青草,竹间绿茶,透出股好闻又舒心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沈沦期间,无法自拔。

  不,不对!!!

  我怎麽突然就站在他的身侧,伸出柔软白嫩的小手,似乎就快要碰触到他的脸颊??

  小脸突然胀的通红,快速的倒退几步,抓紧盘,在他似笑非笑的目光中,我落荒而逃。

  路低头飞奔出来,刚出行政楼的门口, “啪”地声,撞到了个人的身上。

  “对不起”话还没有说完,那人长臂将我揽,满怀抱住。

  小脸埋在他火热的胸膛,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暗地里开骂:不要脸的登徒子!!!居然又趁机占我的便宜。

  “蔷薇,这次可是你主动投怀送抱的。答应我,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他说,声音清澈如泉水,温柔地诱哄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气坏了身子,我会心疼的。”

  他抱的很紧,我却使劲挣扎。浑圆高耸的胸部抵住他的胸膛肆意的摩挲,没有两下,就感到小腹上抵著个的东西,随著我的挣扎,愈来愈硬,愈来愈大。

  我早就不是纯情小女生,自然知道抵住我的是什麽──男人被挑起後,火热坚挺的巨物,蓄势待发,蠢蠢欲动。

  身子有点酥软,无法控制。我只得放弃挣扎,依偎在他的怀中,恼怒地小声呵斥道:“白麒学长,你你快点放开我。”

  “不放,你是我的。”他拒绝,声音温柔却坚定。

  “快点放开我我我要吐了”我软软的威胁,声音里透著丝惊慌失措。

  “小坏蛋,你骗不了我的。”他低声轻笑,将我揽的更紧,几乎快要融进他的身躯里:“现在的你,并不排斥我的接触。”

  他说的对。他太过了解我的身子。

  ──这也是我如此惊慌的原因:之前对他们兄弟两,或者说对男人的反感和排斥,在方才昭君指尖的轻轻碰触之後,奇异的消失了尽数消失。

  所以,现在他怀中的我,身子酥软,小|岤微微泛麻,热热的,胀胀的,有丝粘腻润滑的春水渐渐的湿润了幽深的甬道浑圆高耸好似蜜桃般的两团丰盈,被他这样紧紧地压著,有丝说不出来的酥麻感觉,好想让人手捏住

  ──完全就是副春情萌动,欲火焚身的感觉。在这般风和日丽的中午时分,人来人往的行政楼门前。

  “学长,我饿了。”如此尴尬的时刻,幸好肚子响了声。我抓住时机,马上示弱。声音低低的,软软的,轻轻的,闷闷的,带著丝哀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