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女人算得了什么?”欧阳部长边说,边望着我,从他的眼神里,我似乎读出些暗示。

  我忙称已饱,起身告辞,回到房间。

  站在阳台,望向洁白的沙滩,但见波波翻卷的海浪,随风摇曳的椰树,世界在热带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简单纯粹。回想起欧阳部长的话,我心中感慨良多,他是番好意,生怕我如其它傻姑样,害上单相思。而我,以往虽不了解林启正的家世,也知绝不简单,今日方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林启正的脸上,总隐隐透着焦虑。金钱和权势,后面都是不可见人的倾轧,这样的日子,何等辛苦?

  人生的时光,如果能像这夏日的海洋样,那该多好。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全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大量的合同要检查,落实履行情况和债权债务现状,还要陪着开发部与对方反反复复进行磋商,把协议改来改去。工作谈不上很辛苦,却也繁琐。

  可喜的是,我能日日与海风沙滩相伴,每日黄昏去海边走走,真是人生大乐事。

  不知不觉,在三亚已经呆了两个星期,谈判终于告段落。

  日,我在餐厅晚餐,欧阳部长跑进来,急急地对我说:“小邹,你把我们的那些合同资料整理好,我现在去机场接林总,他来了我们要向他做汇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急匆匆地跑出餐厅。

  我赶紧结束晚餐,回到房间,将相关材料整理了套,并用张白纸,将文件顺序列明,便于查找。

  天色已渐暗,我走进浴室,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虽然晒黑了些,但还过得去。头发是披下来,还是扎上去呢?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它扎成了马尾。

  坐在床上,随手打开电视,个韩国的综艺节目正在上演,十几个男男女女煞在其事地互表衷情,嘻嘻哈哈笑成团,我心不在焉地看着。

  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赶紧跳下床,打开门。

  欧阳部长站在门口,对我说:“把那些资料给我,快点快点!”

  我返身从桌上把准备好的资料拿过来,递给他。

  他接过后,又说:“你就不用去了,林总让我单独给他汇报就可以了。这份协议是最后的定稿吗?“

  我楞了下,忙答:“是,只有具体的付款时间还没有填上去,要等林总最后来敲定。”

  “好好好,你休息吧。”欧阳部长向电梯方向走去。

  我返回房间,带上门,把自己摔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出神了很久。

  沙滩上开始响起音乐,晚上的狂欢拉开了序幕。我收拾起心情,走出房间。不论怎样,就快离开三亚了,不能辜负这大好时光。

  每晚沙滩上都会有个小时左右的表演,有唱歌,有跳舞,还有杂技和魔术。表演者均为业余水准,但胜在现场演出,与观众交流互动,也还生动有趣。我每晚都来捧场,边无聊边开心。

  今日的魔术师换了个人,变魔术时错误百出,开始是白兔从魔术台下面跑了出来,接着又是玩纸牌玩掉了地,他倒镇静,笑眯眯地重新开始,简直不是魔术,而是小品。现场片哄笑,我更是笑得几乎流下眼泪,太多的情绪郁塞在心中,大声地笑出来,也是自我舒缓的好办法。

  节目演完了,我转头随着人群散去。

  抬眼,竟看见了他,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穿着件白色的恤,条沙滩裤,双手插在口袋里,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海风吹拂着他额头的几绺头发,他的眼神依旧清澈。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除了上次开工典礼上远远地眺望。在那么多次的盼望落空之外,却在这个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和他四目相对。刹那间,我竟有些恍惚。

  犹豫了两秒钟后,我继续向着他站的方向走过去,松软的沙子使我的每步都颇为吃力,在离他三尺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林总,好久不见。”我挤出笑容,客套地寒暄。

  他朝我点点头,也答道:“你好。”

  时,两人都无语。

  “协议怎么样?需要改动吗?”我的头脑中只能找到工作的话题。

  “有些细节上的调整,我已经交待欧阳了。”他答。

  “哦那是明天签约吗?”

  “对。”

  两人的对话停滞不前,他眼望向远处的海面,仿佛没有要继续与我交谈的意思,我只好说:“那我先回房间了。”

  他微微地点点头。

  然后我继续向前走去,离他越来越近,两尺尺半尺,直到擦过他的身边,走上了沙滩边的人行道。

  腥咸的海风中,我似乎又闻到他身上熟悉的香味。

  他没有邀请我与他再呆会儿,他没有伸出手来牵我的手,他也没有在我走出几十步后,疯狂地冲上来,做出热情的举动,或是说出热烈的话语。这些我在头脑中设想过的画面都没有出现。他冷淡地任由我离他而去,在很久未见的偶遇之后。

  我没有回头,力图让自己的姿态十分自然。但我的背是僵硬的,我的心也是,寸寸,感到凉意。

  可是,邹雨,你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结局吗?还想怎么样呢?难道让两个人每次见面都抱头痛哭吗?

  我胡思乱想地回到房间,走进浴室狠狠地洗了个澡,试图把切情绪都洗得干二净。

  头发湿湿的无法入睡,我走上阳台,让海风尽快吹干我满头的水分。

  突然,我看见,那个半个小时前我与他相遇的沙滩上,竟然还有个白色的身影。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仔细地看过去——是他!他居然还站在那里!双手插在裤袋里,面对着大海,保持着与我分别时的姿势。黑暗中漫卷的无边的浪涛前,他的身影,远远的,薄薄的,寂寞的,站立着。

  我头发上滴落的水,已经将睡衣的后背全部浸湿。海风吹过海浪,吹过沙滩,吹过他的身边,吹过茂密的椰树林,最后拂上我的脸,吹凉了我的全身。

  我只知道怔怔地盯着他的背影,满怀伤感。也许我应该出门下楼奔跑过去,到他的身后,环抱住他的腰,紧紧地贴在他的后背,对他说我心里的思念。但是,我又怎么能这样做呢?林启正,我们坚持了这么久,不正是因为我们的选择是理智和正确的吗?

  他望着海,我望着他,在南中国海如宝石般晶莹深邃的夜空下,直到深夜。

  三十

  第二天早,我就被欧阳的电话叫醒,为下午的签约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按照林启正的指示,对合同做最后的调整,并仔细校对合同的正文和附件,确保没有任何错误。

  下午四点,签约仪式即将开始。会场定在市政府的会议大厅,现场人头攒动,气氛热烈,许多媒体记者持机待拍。我工作已完,站在角落喝可乐,忽见傅哥也在人群中无聊地走动,连忙朝他招手,他走过来,憨厚地笑道:“邹律师,辛苦了!”

  “傅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问。

  “我呀,林总什么时候来,我就什么时候来呗!”

  “如影随形?”

  “对对对。”

  “那我下次有事找你,就只要看林总在哪里就可以啰。”我笑道。

  “哎哟,邹律师,你怕是说反了吧,你会有什么事找我呀,顶多是找林总时,我帮你通报下。”傅哥忙说。

  “以后我也没什么事要找他,很快我就不在致林做了。”我说。

  “为什么?不是已经解决了吗?”傅哥奇怪地问。

  我惊讶地看他:“要解决什么事啊?”

  傅哥忙解释道:“哦,前段时间听说你要走,后来见你还在做,我以为没什么变化了呢!”

  “只是所里时找不到人接替我的工作,所以暂时做下,马上就会有别的律师来接我了。”

  “其实领导们对你的工作很满意,你走了的话,也是我们公司的损失啊。”

  “呵呵,傅哥你太过奖了,说实话,像我们这种工作,只要拿本法典,谁都可以干。”我谦虚地说。

  “那可不能这么说,比如我,给我本,我也不知从何翻起呢!”傅哥滑稽地作翻书状。

  我们俩都笑了起来。

  此时,门口出现混乱情况,闪光灯开始猛闪,我们都转头望去,只见行人走了进来,全都是红光满面领导模样的人物,当然,中间还夹着个林启正,他穿着身十分合体的黑色西装,白衬衫配深灰色斜条纹的领带,在臃肿的中年男人里,显得格外高挑俊朗,气宇不凡。我心里暗赞,如此老套的搭配也能被他穿出富贵之气,真不容易!

  签约仪式按既定程序项项进行着,他如既往地低调,没有上台讲话,招揽风光,而把发言的机会派给了欧阳部长,当欧阳在发言席慷慨陈词时,他稳坐在主席台上,目视前方,表情淡定,仿似切与己无关。

  我站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只知味地看着他,仿佛要背下他的每个表情。

  签约之后,是安排在酒店里的豪华盛宴。

  我本想逃走,结果被兴奋的欧阳部长把抓住:“邹律师,来来来,辛苦了这么久,定要好好干杯!”

  无法,我只得跟着他走进宴会厅。

  幸好我比较不重要,主办方将我的座位排在了另桌,没有和林启正等显贵们同在起,我暗舒口长气。

  众人坐定后,又开始了冗长无聊的祝酒辞及对“年轻有为”的林总的阿谀奉承,再然后,就是交叉进行的你来我往的敬酒与回敬。我不在火力区内,可以安安全全的吃着美味的海鲜,回头看林启正,周围总有着手端酒杯的说客,他客气地微笑着,客气地喝下众人敬过来的酒。我有些为他担心,这样喝下去,何时是个尽头?

  而饭桌的另端,欧阳部长作为今天致林最出风头的人物,也已经被围个水泄不通,哪还顾得到与我干杯?

  正吃着,我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高展旗电话至:“美女,你在三亚过得太滋润了吧?乐不思蜀啦?”

  “明天就回来了,急什么呀?”四周人声鼎沸,我下意识地提高嗓门说话。

  “我的存折带在身上都快半个月了,就等着你审查呢!”

  我笑了:“好同志,态度不错,等我回来,定优先考虑你!”

  正在此时,杯酒端到了我面前,我抬头看,竟是林启正。我忙挂了电话,起身相迎。

  他身上酒气正浓,眼睛里又泛着红红的血丝,他将酒杯举向我,说:“这段时间辛苦了,我代表公司表示感谢!”

  我赶忙端起桌上的酒杯,客气地回答:“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喝完,你随意!”话音未落,他仰脖,已把满满杯酒灌了下去,而我的酒杯都还没来及凑到嘴旁,他已转身离开。

  这是搞什么?!我尴尬地端杯立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幸好周围的人都在大快朵颐,没人注意到我,我讪讪地坐回原处。

  等到宴请结束,整个包厢已是片狼籍,欧阳部长早已倒在椅子上不醒人事,林启正还在应付几个酒后胡言的地方官员。同桌的人都已走得差不多,我正为难该如何是好,傅哥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对我说:“邹律师,我找两个人把欧阳抬回房间,你去帮林总解解围,然后送他回房间,他也喝了不少了。”

  我忙点头答应。

  傅哥不知从哪里喊来两个帮手,将烂醉如泥的欧阳架起来,走出了包厢。

  我走到林启正旁边,对他说:“林总,晚上那个会议还开不开?”

  林启正转头看我,马上明白我的意图,顺着我的话说:“开,当然要开。”然后转头对几位官员说:“对不起,我晚上还有个内部会议,不能陪各位了。今天非常感谢!”

  那些官员只好起身相送。我们终于走出了包厢。

  来到酒店大厅后,林启正转头对我说:“谢谢你帮我解围,欧阳呢?”

  “他已经醉得不行了,被傅哥他们抬回房间了。”

  他点头,然后说:“我没事了,你先回房休息吧。”

  “那你呢?”我问。

  “我自己走走,没关系,你先回去吧。”他说完后,径直向大厅的后门走去,毕竟喝了不少酒,他的脚步有些浮动。

  我站在原地,颇为犹豫。此次三亚相见,他的表现疏远而又陌生,自是不想与我有过多的接触,我也该知趣地躲远些才好,但是他今晚已有些不胜酒力,如此人外出,毕竟不太稳妥。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跟在他的身后。

  远远地,我跟着他,看见他走上了沙滩,停住了脚步,接着蹲了下来,动不动。怎么回事,不会是出什么状况了吧?

  我悄悄地凑近些,发现他正用打火机在烧着什么,海风太大,火刚点起来,就被风吹灭了,他又点,又吹灭,又点,又吹灭,反反复复。

  我看到无法忍受,不知他到底在干什么?干脆走上前去,蹲在他对面,用身体帮他挡住海风,他抬头看了我眼,没有说话,继续用打火机点着手里的东西,火苗再次蹿起的时候,我帮着他用手捂住那火苗,借着火光,我发现,他正在烧的,是自己的张照片,照片中的他,坐在办公桌前,表情严肃。

  在我的帮助下,照片终于燃烧起来,黑暗中,但见他的脸在火焰里被点点吞噬。

  火光熄灭,四周变得格外黑暗,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见他身形的轮廓,在我的面前。夜潮拍打着海岸和礁石,海浪声包围在我们周围。我没有与他共处的理由,站起身准备离去。

  就在我起身的刹那,他伸手牵住我的手,低低地说:“陪我呆会儿?”他的手指冰凉,声音消沉,我竟有些心疼,转过身,与他同方向,坐在了沙滩上。他马上松开了牵着我的手。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烧照片?”他说。

  “也许这是你的习惯。”我答。

  他沉默了会儿,说:“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每年我都会烧张照片给她,让她知道我现在的样子。”

  竟是如此沉重的话题,我时不知如何作答,想了片刻,才故做轻松地说:“那也该挑张开心点的啊,怎么选张那么严肃的?”

  “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消沉。

  “怎么没有,你刚刚签了笔这么大的合同,应该让他看到你在台上风光的样子!”

  “这次投资是我下的赌注,还不知是福是祸。”

  “不管怎样,你现在已经是公司的副总裁,而且马上要结婚了,你母亲在天之灵定会很安慰!”我努力地宽慰他。

  “没什么可安慰的。我做的这些,只是为了自保而已。”他竟答道

  自保——他用了这样的词语,让我始料未及。想起欧阳部长曾经提到他家中的情况,我有些理解他的心境。

  他低头点燃了支烟,在烟头隐隐的火光下,他的表情颇有些落寞。

  过了许久,他突然喊我的名字:“邹雨,可不可以告诉我秘诀?”

  “啊?什么秘诀?”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样才能像你那样活得开心?”

  “你觉得我活得很开心吗?”我反问道。

  “那天在沙滩上看见你,站在人群中,那个我觉得点都不好笑的节目,你居然笑得那么高兴,还有今天在吃饭时,见你接电话的样子,也是充满着快乐,我真的很希望像你那样,无忧无虑!”

  无忧无虑?他居然认为我无忧无虑?他怎么知道我内心的困惑和挣扎?他怎么知道我经历的那些难以入眠的夜晚?——但这样也不错啊,我可不想让他看到我为他而软弱的心。

  于是,我用欢快的语气说:“穷人有穷人的活法啊,你难道没听说过‘穷快活’这个词吗?”

  “穷快活?”他重复我的话,然后问:“你很穷吗?”

  “和你比,我们都是穷光蛋。”

  “那我可不可以收买你呢?”他话中有话。

  “你已经收买我啦,我不是正在为你打工吗?”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故作不知。

  “如果我还想要的更多呢?”他终究提到了这个话题。

  我该怎么回答呢?我内心总有个小小的声音,鼓励我应承他的心意,而我的头脑中,强大的理智仍旧占据着上风。我无法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无法当面拒绝他,经过这个多月的辗转,我早已没有了当初站在游泳池边的坚决与勇气。

  思量了片刻,我迂回地答道:“你不是已经试过了吗?”

  听到我的回答,他再度沉默了。

  又过了许久,他站起身,向我伸出手说:“时间不早了,回去吧。”我将手伸向他,他稍用力,将我拉起,便径直转身向酒店方向走去。

  我跟在他身后,两人走进大堂的电梯间。

  电梯门开了,他示意我先进去,我走进电梯,他在我身后,按亮了我住的楼层和他住的顶楼。电梯门正准备合拢的时候,突然涌进来了大群游客,足有十几个人,纷纷往电梯里挤,将我俩挤到了角落里,我的肩膀顶着他的手臂,两人紧紧地靠在了起。

  电梯上行,游客们吱吱喳喳,我真想将头靠上他的肩,其实只要轻轻偏,就能做到,那样的话,别人定会把我们两人看成情侣,哪怕是在这电梯上行的短短几十秒里,都是好的。

  但我只是边想着,边面无表情站在他的身旁,直到电梯停在了我住的那层。

  分开游客,我费力地挤出电梯,想转头对他说再见,电梯门却在我回头的刹那,关上了。

  回到房间,我傻坐在床前发呆。我再次拒绝了他,尽管我曾经那么地盼望着与他相见,邹雨,邹雨,你做的对吗?你真正听从了内心的想法吗?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我遍遍地责问自己,然后,又遍遍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