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见律师,是剥夺我的人权,是要逼死我。我的律师怎么还没来?”

  公安大声对那个年轻人说:“别急别急,小刘,你的律师来了!”然后低声对我说:“你只要想办法把他引到中间点的地方,我们就可以采取行动,把他控制住。”

  所有的人都回头看着我,楼房刚刚封顶,四周毫无遮挡,也看不到任何建筑物,风吹得人摇摇晃晃,仿佛浮在半空中。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脑中片空白,脚下像是踩着棉花,完全落不到实地。

  但是事已至此,我知道没有退路了,只好深吸口气,高脚浅脚向那个年轻人走去。

  走到离她大约十米远的地方,我停下来。“你好,我叫邹雨,我是律师。”我的声音颤抖着,但我努力自己看上去镇定自若。

  年轻人看着我,副不相信的表情:“你骗我,你这么年轻个女的,怎么是律师?“

  我想从包里翻出律师证来给他,可是手抖得太厉害,我竟打不开包的拉链。这时,突然从我身后伸出只手,接过我的包,打开了拉链。我返头看,是林启正。看到他,我的心里稍稍安定了些,把手伸进包里,拿出了律师证。

  “那个男的,别过来!”年轻人突然叫道。林启正退了下去。

  我把律师证举起来,年轻人说:“你送过来,我要看是不是真的!”

  我往他身边走了几步,远远地把证递给他,希望能引他走近些。

  “你送过来。”他不上我的当。

  我又往前走了两小步,勉强把证递到了他手里。他拿过证,仔细看了看。

  我站的地方离楼的边缘不足两米,甚至能看见楼下桔红色的气囊。我感到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呼吸急促而无力。

  “邹律师,你要帮我打赢这场官司啊?”年轻人终于相信了我。

  “我还不清楚你的情况,你能和我说说吗?我定会帮你!”我尽量保持着冷静。

  他开始语无伦次地说自己的经历,我其实根本没听清他说什么,我有大脑有大半在恐惧中失效了。但我盯着他的眼睛,好像我听懂了他的每句话。等他说到差不多的时候,我打断了他,我说:“你的案子很有希望,第,你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是在工作中受伤的,第二,你的伤情已构成残疾,这也有医院的证明,但是你现在缺的就是工伤鉴定,如果没有工伤鉴定,就不好计算赔偿数额。”

  “我没有钱做工伤鉴定!我分钱也没有了!”年轻人悲伤地说。

  “没关系,钱不多,我可以借给你,我可以免费帮你打官司。”我安慰他。

  “包工头不会给我赔钱,他说不管我告到哪里,都没用。”他开始哭泣,但他的愤怒在消退。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不可能,如果法院判了多少钱,他就得拿多少钱,不然法院可以强制执行。”

  年轻人的布满泪水的脸上现出希望。我继续说:“小刘,听姐姐句话。人活着才有希望,如果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这话虽然老套,但是管用。他的哭泣声微弱下来。

  我向他伸出手,他犹豫了下,向我走了过来,刚走过来两步,后面的人就蜂拥而上,马上把他走了。

  此时,我残余的勇气完全崩溃,腿软,蹲坐在地上。

  有个人走到了我身边,我看见了蓝色牛仔裤,我知道是他,他把手伸向我,对我说:“你干得不错,走吧!”

  我抬起头,他高高地站着,俯身看着我,阳光从他的身后射下来,很耀眼,我看不清他的脸,我带着哭腔对他说:“我害怕,我不敢走。”

  他蹲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很温柔,他轻轻握住我的手,说:“没关系,你哪里都不要看,你就看着我,跟我走。”

  他的手用力,我跟着他站了起来。他就那样手拿着我的包,手牵着我,向楼下走去。他走得很慢,走两步就会回头看我眼,我乖乖地看着他的背,紧紧地抓着他的手,步步走下了那个楼顶。把我带上电梯后,他回过身面对我,手直没有松开。因为人很多,我们隔得很近,我的眼睛正好看见他恤胸口上的商标,串开头的字母,然后我再次闻见他身上淡淡的香味,树林里的味道。

  电梯开始启动,咣当当地响着往下沉。我又禁不住大叫声。林启正轻轻地笑了起来,低头对我说:“把眼泪擦下吧。”

  我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满脸都是泪水,赶紧抬手把脸抹干净。

  “咚”地下,电梯重重砸在了楼地面。我们俩几乎同时松开了手,他把包递给我,说:“你的指甲该剪了。”我低头看他的手,修长的手上面有几个明显的掐痕,我太用力了。

  我走出电梯,终于踏上了实地。

  邹月迎上来,站在我面前。林启正在我身后说:“我派车送你们回去。”

  我忙转身说:“不用,就在前面,拐弯就到了,不用送。”

  当我面对他时,我发现他又变回了威严的样子,他点点头说:“好吧,今天辛苦你了,邹律师。”然后转身离开。

  我和邹月向工地外走去,林的助手追上来,递给我个信封。我疑惑地看着他,他笑着说:“误餐费,林总交待的。”

  我连忙推辞,但他坚持放在我手里,并解释:“今天每个来处理事故的人都有,你更应该有,邹律师。”我只好接受了。

  走到工地门口,突然后面响起喇叭声,我们回头避让,身后长串车陆续开了出来,林启正的车在第三部,只见他关着车窗,戴着墨镜,面无表情地经过我们身边。

  回家的路上,邹月拎着菜,直冲在前面。

  我余悸未惊,实在是赶不上她。等我进了家门,她已经冲进房间关上了门。

  我隐隐知道她发火的原因,不外乎是因为姓林的。真是何苦?

  但是中午的午宴看样子是不可能了。我打电话给邹天,他正在来的路上,我让他把朋友带到外面去吃。邹天很失望,问为什么,我简单地回答了句:“小月又在发神经了。”邹天立马明白,答应着挂断了电话。

  我刚把电话放好,邹月“呯”地把门打开,用尖利的嗓门对我叫道:“谁发神经?谁发神经?”

  我懒得理她,起身向房里走去。她跟在我后面,继续追问:“邹雨,你和林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回头,用很轻蔑的口吻对她说:“什么关系?爱人关系!怎么样?”

  她快疯了,拿起手边的个相架就准备扔过来,我用手指着她,严厉地说:“你扔个试试看?!”

  她被我吼住了,手僵在半空中,眼泪开始奔涌而出。看到她的样子,我又有些不忍:“邹月,你怎么还是想不开呢?林启正他是什么人,如果你欣赏他,你就远远地欣赏,不就结了,何苦自己折磨自己,做些不可能的梦呢?”

  “你为什么认识他?”她还在坚持这个问题。

  “说实话,为了你,我去见过他,所以才会认识他。”

  “你和他说什么了?你让他把我调走?”

  “不,何止是调走,我希望他辞退你!”

  “你为什么这么干?”

  “那我应该怎么干,请他娶你?请他爱上你?”我不由提高了声调。“你知道林启正怎么对我说的,他说他从来没有给过你任何回应或鼓励,那意思就是说,你完全是自作多情!”

  看得出,我的话让邹月很难受,她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我并不想这样伤害她,但也许只能“恶疾下猛药”。

  她转身向房间走去,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来质问我:“你和他不熟,那他为什么牵你的手,帮你拿包,还那样那样看着你笑?”

  我愣住了,被她看见了?但我马上回过神来,大声反驳道:“我恐高,我不敢走,他牵下手有什么关系?我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帮我拿下包有什么关系?你简直是神经过敏!”我有意忽略了笑的问题。

  我的气势压倒了她,虽然她有些不服,但还是转身回房去了。

  我全身乏力,把自己扔在床上,不会儿,竟沉沉睡去。

  十三

  第二天,周日,我早就搭车到师大上课。

  下午讲的是审计法,太多数字,完全不知所云,抢过同学的电脑打游戏。

  突然,放在桌上的手机发出悦耳的铃声,马上惊醒了几位同学的瞌睡,引来老师仇恨的目光。糟了,我忘了调到震动档。我赶忙把手机挂断,先让这音乐停下来,翻未接来电,居然是林启正。我正准备给他发条短信,他的电话又进来了。我只好接通电话,把头钻到桌子下,尽量压低声音说:“喂。”

  “是我,林启正。”

  “我知道,林总,有事吗?”

  “你还在睡觉?”

  “没有,我在师大上课。”

  “上课?什么课?”

  “法学硕士。”

  “那下课后见个面吧,我来接你,你在哪里上课?”

  “对不起,我晚上已经约了同学和老师起吃饭。”我说的是实话,晚上确实有饭局。

  “我来接你,到时再说。”他完全不理会我的推辞,把电话挂了。

  我直起腰来,趴在课桌上想来想去,又记起昨天小月忌恨的眼神,我决定还是不要和他见面的好,走得太近没什么好处。我发了条短信给他:“林总,确实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约好了几个同学和老师,事关我能否毕业,我必须参加。改天有机会再见面吧。”

  短信发过去后,没有回应,又发了次,还是没有回应。我想他恐怕是生气了,副总裁约见面,还会碰壁,确实会让人恼火。

  下课后,我和同学陆陆续续走出教学楼,我和几个约着道去吃饭的同学走得靠后,大家边走边议论着去哪吃,还没拐出教学楼门口,就听见前面的同学在怪叫:

  “这是谁的车啊,真牛,教学区都能进来!”

  “宝马!66666!”

  “校长的车吧?”

  天啊!宝马?66666?这不是那个姓林的嘛!

  我赶忙往外窜,果真是林启正的车摆在教学楼的正门口,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坐在车里。

  我赶忙走过去,驾驶座旁边的车窗降了下来,他带着墨镜,看似面无表情。我很抱歉地说:“林总,您怎么过来了?”

  “嗯。”他简单地应了声。

  “可是我这边约好了别人,实在不好意思。”

  他没有说话,虽然隔着墨镜,但我仍感到他的不满。这样僵持了几秒种,我投降了,毕竟他已经到了这里。

  我只好转过身去,和那几个同学赔不是。同学们都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个男同学开玩笑说:“邹雨,你可真是重色轻友啊。”另个女同学马上在旁边说:“如果有男人开着宝马来接我,我也不会和你们吃饭。”

  我尴尬地笑着,回到车旁,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林启正发动车,向校门口驶去。只听见同学在车旁发出口哨声。

  “我们去哪里?”我问。

  “我还欠你顿饭,今天晚上有时间。”他简短地回答。

  我看看车后,奇怪地问:“那两台车呢?”

  “我放了他们的假。”

  车行到校门口,突然站出些人,把车拦住了。个领导模样的人笑眯眯地走到车旁,弯下腰对他打招呼:“林总,不好意思,没有来迎接您,我刚刚才知道您过来了。”

  林启正也没有下车的意思,端坐在车上说:“没关系,我就是接个朋友。”

  “那您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吃餐便饭吧?”

  “不了,我还有事,改天吧。”

  “好!好!好!那说好了,下次您定赏光!”

  林启正点头称好。那行人这才闪开。车子开出了校门。

  “是谁啊?”我回头望望那群人。

  “师大的校长,你不认识吗?”

  “我哪有机会和他认识啊?”

  “如果想认识,我可以介绍。”

  “算了吧。”我摆摆手,可是,堂堂的师大校长对他如此毕恭毕敬,真让人奇怪,我又问:“师大是不是欠你的钱?”

  “没有,反过来,是我欠师大的钱。”他回答。

  “啊?”我更奇怪了。

  “我们答应捐个新的图书馆给师大,不过还没最终敲定。”他轻描淡写的说。

  原来如此。他接着说:“所以,今天你和我去吃饭,对你能否毕业也可以起决定性作用。”

  “那当然。”我点头:“或者我还可以要求直升博士。”

  他扯着嘴角笑了下,没有接话。

  车子开进个高档住宅区后停了下来。他熄了火,摘下墨镜,对我说:“到了。”

  我跟着他下车,环顾四周,没看见有什么饭馆的招牌。难不成——他打什么歪脑筋,把我带到家里来了?他往电梯间走去,我犹犹疑疑跟在后面,设想着如果他把我带进房间,我是转身就跑,还是严词拒绝,或者装聋作哑

  电梯上行到25楼,停了下来,而我的考虑还没得出最好的方案。他走到2504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门马上打开了,个二十来岁的姑娘露出脸来,很热情地招呼:“林总,里面请。”他点点头,走了进去。

  我跟着他走进房间。发现原来里面是个小型的家庭餐馆。房间不大,但是布置得干净雅致,客厅里摆了两张桌子,已经坐了两对年轻男女,而且他们都认识林启正,起身向他打招呼。

  姑娘把我们领进了最里面的个小房间,房间里摆放着胡桃木色的餐桌和餐椅,布置着许多绿色植物,旁边的落地窗,能清楚地看见夕阳下的街景和江对面蜿蜒的山脉。我发出轻轻的感叹:“真美!”

  俩人坐下后,姑娘问:“林总,还是杯冰水吗?”

  林启正点头称是。姑娘又问我:“那您呢?”

  “我来杯茶就好了。”

  “您要什么茶?红茶绿茶乌龙茶还是普洱茶?”

  “绿茶。”

  “您要什么绿茶?龙井毛峰碧罗春毛尖云雾雨花?”

  “龙井吧。”我随口答了个。

  “那您是要明前龙井雨前龙井三春龙井还是回春龙井?”

  我快晕了,瞪眼看着那个姑娘,郑重其事地说:“麻烦你找到离杯子最近的那个茶叶筒,随便扔几片进去就可以了。”

  姑娘也看着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林启正在旁边解围:“就喝明前吧。”姑娘这才退了下去。

  “什么是明前?”我问。

  “明前就是清明前的龙井茶,应该算是特级吧。”

  “这里也太讲究了。”我抱怨。

  “你上次说要找城里最贵的餐厅,这里应该算是。贵就有贵的排场啊!”

  “这种地方,没有熟人带,谁能找得到?”

  “这里只接受预约,往来的都是那些熟客。”

  “非富即贵?”我接口说。

  “可以这样讲。”他很坦率地承认。

  这时传来敲门声,个胖胖的中年男人推门走了进来,熟络地和他攀谈起来:“林总,有段时间没来啦,是不是很忙啊?”

  “对,最近事情比较多。”

  “前几天,我们来了上好的安格斯牛肉,我打电话给你的助手,他说你出国去了。”

  “没有,是到香港去了几天。”——香港?和女朋友见面?我在旁暗想。

  “今天吃什么?西餐还是中餐?”

  “今天邹小姐是主角,你还是征求她的意见吧?”那个男人马上将脸转向我。

  我赶忙摆手:“别问我,林总,你决定就好了。”我生怕自己听不懂,又出糗。

  林启正解释说:“不会让你再做选择题,你只决定是中餐还是西餐就可以了。什么菜式都是由厨师决定的。“

  听他这样说,我才敢回答:“那就中餐好了。”

  那男人问:“小姐是喜欢口味轻淡点,还是重点呢。”

  “重点吧。”

  “有没有什么忌口的菜呢?”

  “没有”

  “好的,请稍等。”男人退了下去。这时,姑娘也将冰水和茶送到了我们面前。

  房间里突然变得很安静,我啜着茶,他也在喝水。我偷眼看他,今天是白色的恤和藏蓝色的棉质长裤,就像是个普通的英俊的公司白领,只是眉宇间多了点沉稳。

  他今天约我出来干什么呢?真的是为了请我吃顿饭?他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呢?不是已经有这么久没有过联络了吗?我心里总在想着这些问题。

  而且,两个半熟不熟的异性吃饭是很微妙的活儿,既不能冷场,又不能过分热络,两人中得有个为主来制造话题调节气氛。看他的样子,恐怕从来都是别人找他汇报工作,没有这种经验,我只好担当重任。“刚才那个男人是不是也欠你的钱?”我故意调侃。

  没想到他回答:“是的。”

  “真的?我猜对了?”我很惊讶,其实我是随口瞎说。

  “他曾经是家大酒店的厨师长,前两年因为赌博,输光了所有身家,也被酒店开除了。我借钱给他开了这家店。”

  “那你是这里的股东?”

  “不需要,我只要求,当我想来吃饭的时候,这间房间是我的。”

  有钱真潇洒!我暗叹。

  他似乎发现我的感慨,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别人的交往,都有钱的味道。”

  “是啊,多好!金钱社会嘛!”

  他又笑笑,没有回答。

  菜很快就上齐了,四菜汤,每样菜都精致考究,特别是盛菜用的瓷器和饭碗,异常晶莹剔透。

  他端起红酒,很郑重地对我举杯:“首先,请允许我对你表示感谢,昨天你勇气可嘉,而且?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