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傅哥说:“你给我去查下,是谁把我们去年的内部帐供到税务局去的,另外,通知办公室,我提出临时动议,今天晚上召开董事会!快点!”

  然后“呯”的响,他坐上车,大力关上了门。

  傅哥看看他,又看看我,犹豫着是否该提醒他我就在车后,但林启正严肃的态度让他不敢多言,无奈地朝我笑笑,回身向自己的车上走去。

  我站在车后,动不动,心想,这样也好,别让他看见,见面无非多些尴尬。

  片刻,陆虎车发动起来,尾灯亮了,排气管喷出的热气直冲我的脚背,随即,“轰”地声,车子向前开去,他要走了,我在心里暗暗说再见。

  然而,车子向前开出不到五米,却又猛地停住了。

  我的心刹那间紧张起来,也许我被他发现了,如果他下车向我走来,我是该转身离开,还是保持适度的微笑?我时拿不定主意。

  但车,只是沉默地停着,没有人下车,没有人走过来,刹车灯在昏暗的暮色里晃着我的眼。那个黑黑的高大的车尾,就像他背对我的高大的身影。

  我拎着菜,呆呆地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又过了会儿,车子再度发动,呼啸着冲出停车场,冲上马路,压着双黄线,调头向南疾驰而去。傅哥的车紧随其后。

  目送他的车消失在车流中,我的心里备感惆怅。他看见我了吗?还是没有看见?是犹豫再三不想见面?还是偶然的停车,也许接到重要的电话?我暗自惴测着,竟觉心有不甘。

  出神了许久,直到天已经黑透了,我才缓步向家中走去。

  四十八

  果然,邹月打电话来称晚上总公司临时开会,不能回家吃饭。看来事态严重,我不由得为林启正担心起来。

  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电视,忽听楼下有车声,然后“嘀”的声,遥控器关上了车门。我探头看,是左辉回来了。

  终于还是忍不住,我走下楼去,敲他的门。

  门开了,他看见我,有些惊讶,连忙让开身子,说“请进”。

  除了上次他酒醉时我进来喊过他次外,我从来没有踏入他的家门。今天是第次正儿八经地站在他的家里,环顾四周,陈设依旧简陋冷清,无非是个单身汉临时栖居的场所。

  “找我有事吗?坐吧。”他在我身后问。

  我回身:“不坐了,我是想问下,小月那件事还有没有希望?”

  “哦,过完国庆就会上局党委会讨论,虽然她面试成绩不算理想,但胜在年轻,形象又好,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我已经拜托了人事处的同事了。”

  “如果需要用钱或者是送礼,你就说声,不能老是让你贴。”

  “不需要那些,大家都是同事,工作中能帮的忙都会帮。”

  我点点头,提起兴致说:“听邹月说你现在升官了,直没有恭喜你。”

  他笑笑:“我那算什么官?还不是办事员。”

  总有些无法面对他,两人无话,他又发出邀请:“坐吧,坐吧,你难得来次。”

  真难堪,自己走到前夫的家里来,说些无关痛痒的话,我开始后悔了。于是挤出笑容说:“不坐了,我上去了。”

  他突然开口:“你是想问致林的事吧?”

  我的脸“唰”地红了,被人窥破心事,恨不得落荒而逃。

  左辉倒是表现得若无其事:“致林我们盯了很久了,以前也查过他们,没查出来。不过这次他们比较被动,我们手里掌握的证据很扎实,所以今天在局里,我们找林启正谈话,很多地方他也说不清楚。初步算了下,这几年来他们公司逃税大概有千多万。”

  “那会怎样?”听到金额这么大,我禁不住担心起来。

  “要看领导怎么定,这件事可大可小。”他答。

  我当然清楚,逃税这么多,主要负责人判刑已绰绰有余。

  “是不是想拜托我?”他接着问。

  我看他,他表情如此自若,让我竟有些恼火,就像只有他是洞悉切的聪明人,而我们都是傻子。于是我接口反问道:“拜托你有用吗?”

  “也许我可以想点办法。”他居然认真地答,似乎并没有听出我的弦外之音。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甩下句,打开门,上楼去了。

  第二日,郑主任上班就抓着我,大声叫苦:“小邹,昨天我在致林呆到晚上十点,这次他们麻烦大了。”

  “是税务的事吗?”我问。

  “你知道啊!”郑主任很惊讶:“林启正咨询过你了?”

  “有你郑主任亲自出马,他怎么会来咨询我?”

  “他们设账外帐,虚报成本和收入,居然全都被税务局掌握了,昨天问我有什么办法,我这时半会儿,哪有什么好招啊!”

  “您认为会怎样?”我佯做无意地问。

  “前两年我办过个刑事辩护案子,差不多的情况,补交税款不说,罚了1000万,那个公司老总最后还被判了十二年。”郑主任神色凝重地回忆。

  我听到冒冷汗,忙问:“这个你跟林总说了吗?”

  “当然,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那他怎么说?”

  “他没说什么,还能说什么?只能赶快想办法呗!他打算到北京税务总局那边去活动下,做做工作。”说着,郑主任匆匆地离开了办公室。

  我默然,望向窗外,掘土机在路边挖出了个大坑,尘土飞扬,路人狼狈不堪,掩面而行。他现在也有些狼狈吧?也许又是皱着眉坐在那里,焦虑地将手机开合。这时候,应该没有功夫再来思考我们之间的事了,或许风波最终平息后,他也会顺理成章地将我忘记。

  又是个百无聊赖的夜晚,电视实在无趣,邹月坐在电脑前对我不理不睬,我踱回房间,翻出本最厚的法学书,开始读起来。

  法律语言艰深晦涩,总让人走神,许久许久,还停留在序言部分。

  忽然手机在桌上狂响,我看,竟是林启正。

  我犹豫了会儿,接通了电话。

  他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异常的强硬:“邹雨,你给我下来!”

  我楞,问:“你在哪里?”

  “在你楼下。”他答,然后我听见窗外传来急促的汽车笛声,冲到窗前看,果真有台又黑又大的吉普车停在楼道口。

  “什么事啊?”我问。

  “你下来,不然我上去!”他语调生硬,让我颇感奇怪。

  “你等下。”我挂了电话,向门口走去。偷眼瞄了下隔壁的邹月,还好,她正带着耳机在看视频,应该没有听见那怪异的喇叭声。

  楼道里很黑,路灯不知什么时候坏了,我摸摸索索地走下楼,却是傅哥首先迎上来。

  “邹律师,林总今天喝多了,你别和他吵。”傅哥说。

  和他吵,吵什么?我很疑惑。忽见林启正从车上走下来,大力甩门,冲到我们面前。

  “傅强,你给我回车上去!”他指着傅哥,傅哥应承着退回到自己的车上。

  他满身酒气,站在我面前,仿佛有很久没见了,如今乍碰面,我不由自主地满心喜悦,柔声问:“什么事,这么急?”

  “你凭什么管我的事?”他劈头就问,话语粗鲁

  我时反应不过来:“你说什么?管你的事?”

  “你是不是跑去找左辉,拜托他手下留情?”

  原来是指此事,我连忙解释:“只是昨天碰巧和他说起这件事情,他就”

  话还说完,林启正粗暴地打断了我:“什么时候轮到你去为我说情?这个事情,如果我林启正摆不平,去坐牢,也不需要你去向他说情,他不过是小小的办事员,哪里有他说话的份?”

  他的态度恶劣,我本有些不悦,但听他说出“坐牢”两字,却又心软,兀自怜爱起来。

  “不会这么糟糕吧?”我忙关切地问。

  “这件事摆明了有人要整我,但是,这是我林启正的事,与你有什么相干?需要劳你的驾去打听?”他依旧堵我,似乎想把我激怒。

  “如果不该我打听,我以后会注意。”我知他酒意正浓,不与他计较,放低姿态。

  “当然不该!你不是心意要和我划清界限吗?电话也不接,连面也不想见,昨天你宁可躲在车后面,也不让我看见,你不怕我不留神,倒车压死你吗?”

  “见面又能怎样呢,两个人都很尴尬。”我答。

  “是啊,所以要走得远远的,对不对?也许你早就听说到什么风声,知道我有难,所以躲得越远越好,是不是?”

  见他面色通红,双眉紧锁,与以往淡定从容的样子相去甚远,第次见他如此恼怒,如此尖锐,竟好像我是他的敌人。——也许不能爱,所以就会恨吧。我想着,心疼着,没有回答他无理的挑衅。

  他依旧在说:“你怎么跟你前夫介绍我们之间的关系?说是你的朋友?还是你的情人?或者说,是被你邹雨甩了的旧情人?你可以在他面前炫耀了是不是?连林启正都被你玩得团团转,你和他扯平了对不对?”

  “启正,别这么说!”我忍不住阻止他。“你喝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每天都喝很多,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个好人,你早就知道,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你早就知道,我想让你做我的情人,你也早就知道,我从没有瞒过你,你什么都知道,但是,你以前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开始,现在又那么轻易地就说结束呢?在三亚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放弃了,是你自己来的,是你自己决定的,当时,你没有想你的自尊吗?你没有想你的贪心吗?”他逼近我,恨恨地说出了这番话。

  我听着,只觉震惊,我直以为,我的离去,充其量不过让他伤心,但我没想到,竟然,会是怨恨。

  “对不起,我以为我可以做到,但我做不到,对不起”我喃喃地说,眼眶红了。

  “做不到就根本不要开始!根本不要让我尝到它的滋味!那样无非只是遗憾。可是你现在,说走就走,说分手就分手,你打开扇门,让我看到里面有多好,然后你又顺手把他关上,理由还冠冕堂皇!我能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你说啊!”他追问着,句句在理。

  切都是我错吧?我的心痛到几乎爆裂,忍不住,低声喊叫起来:“我也不想啊!我也不想啊!可是,现在结束,对我们俩都好,如果拖到以后,又能怎么样,难道让我天天逼你你才高兴吗?”

  “对!我宁可你天天逼我,像其它的女人样,逼我给你钱,逼我给你感情,逼我离婚来娶你。来啊,来逼我啊,天天出现在我的面前,以死相逼,逼到我走投无路!我也不要像现在这样,看到你从我生活中消失!”他的声音嘶哑着,充满了痛苦和伤感,隐隐地,在昏暗的路灯下,我看到他的眼中闪烁着泪光。

  我已经无话可说,只是望着他,满心歉疚与眷念。他凝视我许久,突然转身上车,车门在我面前伴着巨响关上,两台车子随即疾驰而去。

  他终于说出了他想说的话,借着酒意,抛开顾虑,他终于开始指责我的始乱终弃。挺好的,让我们狠狠地互相伤害吧,只有这样,切才有结束的时候。

  我觉得身心俱疲,脚软,坐在旁边的花坛上,在黑暗中,捧着脸痛哭流涕。

  四十九

  这时候,路边传来脚步声,我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模样,赶忙起身向楼道里走去,边走边用衣袖在脸上胡乱地抹去泪水。

  “邹雨!”有人在身后喊我的名字,是左辉。

  我不想搭理他,径自往楼上走。他加快脚步超过我,拦在我面前。

  楼道里很黑,即使面对面,也看不清彼此。我恨恨地说:“让开,拦在前面干什么?”

  “你和他分手了?”他问。

  “不关你的事。”

  “我都听见了。他们请局里领导和弟兄们吃饭,饭后我们起出发,我看着他开进小区来的。”

  “你是存心的对不对?你有意要让他难堪对不对?”我盯着黑暗中的他问。

  他知道我指的是什么,沉默了会儿,说:“是,我是存心说的。他在我面前总是那么傲慢,我就想讽刺他下,但我没想到你们已经分手了,没想到他会来怪你。”

  “你的目的达到了,恭喜你!”我说着,想从他身边越过。

  他伸手拦住我:“邹雨,那时候,你也为我哭过吗?像这样哭过吗?”

  这问题多无聊,每个男人都希望被抛弃的女人在自己身后哭泣,那样,背叛变成了离别,还有回头的天。

  我扬头说:“就算我会哭,像现在这样哭,也是为了我自己,而不是为了你们这些男人。”说完,我再次试图从他身边走过,这次我成功了。

  黑暗的楼道里,只听见我咚咚的脚步声,他忽然在身后问:“邹雨现在你是不是可以理解我当时的处境?你是不是可以原谅我多点?”

  我长吁口气,回身俯望他,他背对着我,等候我的回答。

  “对,我现在才知道,其实你根本不爱我!我和他,不论怎样,都舍不得伤害别人,宁可自己痛苦,可你呢,你那时候在我面前,要我放你条生路,你说得多理直气壮,何曾把我放在心上,现在你要我原谅你,太晚了吧?”

  黑暗中,依稀见他回头,仿佛想辩解,但许久后,他只低声地说了句:“见到你对他,我也才知道,你爱我爱得更少。”说完,他默默地下楼,打开自家房门,走了进去。

  又是声沉重的门响,今晚真是运气很差,两个我生命中的男人,都当着我的面,重重地关上了门。我楞楞地站了会儿,疲惫地返身,回到了家。

  寂静的夜晚,我心神恍惚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树枝的倒影,夜晚的每分钟都显得那么漫长。失眠的滋味真是难熬,我睡到身酸痛,干脆起身来到窗边,看远处的天光,凌晨两点,天似乎隐隐亮了起来。

  手机直抓在手里,反复的按亮屏幕,再看着它变黑,那条短信还存在我的收件箱中,他的英文短信:“rr,’rb’r”我将头抵着冰凉的玻璃窗,遍遍看着,想象他在忙碌中,抽出时间,个个字母按出这条短信的样子。

  此时,楼下突然隐隐传来车声,我转过脸,竟看见台巨大的黑色的吉普车,没有打开车灯,静静地开上楼前的人行道,停在我的窗下。

  半夜的小区,连路灯都熄灭了,我努力地看,仍无法看清车牌是多少。时有些激动,会是他吗?是他又回来了吗?他会再打我的电话吗?我盯着手机,等着来电时的震动,然而,久久没有动静。

  是他吗?真的是他吗?我无法再等下去了,我必须确认是不是他。于是,我蹑手蹑脚地出了门,下了楼。

  站在楼道口,我借着远处的光亮,终于看清了牌照,果然是他,66888!但眼望过去,车内黑乎乎的,没有丝动静。

  我还记得他怒气冲冲离开时的样子,仿佛今生都不想再与我相见,怎知现在,他却又回到了这里。人的心意,总是兜兜转转,如我,如他。

  有科学家说过,在夜晚极度疲惫的时候,人的意志力会降低百分之五十。现在,我的意志力正在这脆弱的当口。我站在车后,思量许久,终于,向驾驶室的方向走去。

  还没等我走到门口,车门就开了,他从车上走了下来,手里还夹着点燃的香烟。车内灯光的映照下,只见他的脸疲惫不堪。

  他返手将车门关上,我和他之间,又陷入黑暗之中。

  “我以为你睡了,所以没有打你电话。”他说,嗓音嘶哑。

  “没有睡,睡不着。”我照实回答。

  “对不起,邹雨,我只是想向你道歉,我喝多了,我不该说那些话。”

  “没关系,是我的错。”我急急地答,语音却哽咽起来。

  “不!不!不!我那些都是酒话,你别放在心上。怎么能是你的错?怎么能怪你?”他迭迭地否认。

  “你说得很对,是我害你难过,如果那天我没去找你,切都是好好的,我们俩也不至于到今天这样。都怪我,真的都怪我,对不起!”我满心懊悔,只恨步踏错,误人误已。

  “别这样说,别这样说”他心疼地阻止我,上前步,径直将我揽在怀里。

  这揽,我的心软到塌胡涂,只知将脸埋在他怀里,用力地擦来擦去,他的身上,我爱的味道还在,我用尽全力紧紧地抱着他,满心依依不舍。

  “邹雨,我们为什么要这样?既然开始了,过天算天不可以吗?哪怕多过天,都是好的。别离开我,别离开我,这太让人难受了。”他在我耳边轻轻说,然后,返头找到我的嘴唇,用力地吻了下去。

  我再次崩溃了,连最后那百分之五十的意志力都丧失了。是啊,反正已经开始了,反正已经爱上了,反正已经担了这个恶名了,再走下去,也不过如此吧?江心遥邹月我的自尊,我的未来统统顾不上了。在这个寂静无声的深夜里,我爱的这个男人就站在我的面前,他的心就跳跃在我的胸口,我怎么舍得离开?哪怕只有天,哪怕只有时,就这样吧,就让我贪图享受得过且过吧!

  五十

  第二天是国庆节,原本计划与邹月邹天起回老家,陪母亲过几天,但是,林启正说,“你跟我去北京行吗?”我的心软,随他上了飞机。

  这次旅行,心境大有不同,是他身负重任,不能怠慢,二是经过此番纠缠,我们之间似乎寻到了新的相处之道。

  我自觉与他分头到机场,分头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