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地反问。

  “对,送你。明天上午我再回来,下午有个会议必须参加。”他边说边接过我手中的电脑包。

  “谢谢。”我感动地只会说这两个字。

  “不用谢。”他居然正儿八经地回答,我轻捶他拳。

  两人道登上飞机,他没有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跟着我来到经济舱,与我邻座的人商量换位置,头等舱换经济舱,那人自然迭迭称好,起身离去。然后他挤坐在我身边,身高腿长,颇显局促。

  这没有预料到的相见,完全冲昏了我的头脑。我只知道痴痴望着他,望着他脱掉外套,扯下领带,系上安全带,调整好坐姿。

  他见我如此,伸手捏捏我下颏:“傻了?”

  “没有,变花痴了。”我说:“我们办公室的女孩曾问过我,和你在起,会不会流鼻血流口水视线模糊有犯罪冲动?还说这是花痴症状。”

  “搞什么?说的我好像海洛因。”他故作不满。

  “别得意,没这么好,我说像是狂犬病。”我反驳。

  他笑,但脸上明显疲惫不堪,眼窝有些深陷。

  “最近是不是很辛苦?”我问。

  “是,个星期跑了三个地方,开了不下二十个会,见了不下百个人,每天睡眠不超过四个小时,你说辛不辛苦?”

  “为什么这么赶?不可以安排得稍微松点吗?”

  “我想赶回来见你,拼命压缩日程,结果你却要走。我不甘心,所以安排他们买与你同班的机票,幸好头等航的机票总是卖不完。”他伸手将我搂在怀里:“再不见你,我会疯掉。”

  飞机开始升空,我偎在他的怀里,感到幸福与安定。

  我拿起他的手,看他的掌纹。“你会看手相?”他问。

  “会啊。”我瞎说。

  “看到了什么?”

  “看到你家财万贯,妻妾成群,儿女绕膝。”我用手指轻划他掌心。

  “那你有没有看到我日夜工作,心力交瘁,无法享受人生。”

  “是吗?真的这样忙吗?”我抬头心疼地看他。

  “身不由已,完全没有自由。”他叹道。

  “不如少做点,反正你也够有钱了。”

  “我的家庭很复杂,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

  “知道点。”

  “我父亲已退二线,将生意暂时交我管理,如果我有纰漏,他随时可以换人。所以,我必须事事亲力亲为。”

  “换了就换了呗,大不了我养你。”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他轻笑,没有回答。

  他手腕上依旧有块腕表,全钢表带,厚厚的,闪着金属的光泽。我问:“这款表上为什么有两圈数字?”

  “双时区的设计,出国时方便些。”他答。

  我拨弄着他的表,忽然发现他的手臂和手背上竟有些细细的伤痕。“这是怎么回事?你后母虐待你?”

  他捏我的耳垂,无奈地说:“你的脑子里哪有这么多奇思怪想?我只是小时候顽皮,经常与同学打架。”

  “赢得多,还是输得多?”

  “半半吧。我打架从小学直打到中学,从国内直打到国外,外国人比较壮,难度更大。”

  “真看不出来,你这么斯文,像个乖孩子。”我撑起身子,仔细端详他。

  “越是不像的,越是能打的。”他有些得意地答。

  “现在还会打吗?”

  “不打了,中学快毕业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个道理,武力不如金钱好用。所以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打架了。”

  “是你爸教你的?”

  “对,他教我学会如何用钱收买人心。”他的语气里有些自嘲。

  “启正”我俯在他胸口,第次喊他的名字。

  “嗯?”他把脸贴过来。

  “我只要半的你,只要半,或者还可以更少,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二十,百分之十,哪怕是百分之,就可以了。”

  “我想给你百分之百。”

  “不要那么多,只要分小小的点点,但是,必须是你最好的那点点,好吗?”我用手指尖比划着那点点。

  他伸手握住我的手,说:“我最好的部分可不止点点。”

  “那你还留点给别人吧。”我回答。

  他知道我说什么,他知道我指谁,所以,他沉默了。而我,时间回想起江心遥站在千手观音前的笑脸,心中也涌起丝丝的负罪感。

  过了许久,他开腔:“为什么你从来不问江心遥?”

  “想问,但不知该怎么问。”我实话实说。

  “对左辉,我也是样。”他说。

  “左辉?很简单,大学恋爱,毕业后结婚,然后他有了外遇,提出离婚,我同意了,就这么简单。”我用短短的几句话就概括了自己的前十年。

  “可是你曾经为他哭得那么伤心。”

  “被人背叛的感觉不好受。所以,你也不要让江小姐知道我的存在。”

  “她早晚会知道。”

  “希望她永远不知道。她是个可爱的女人。”我发自内心地说。

  “我认识她很多年了,在美国,我们住在同个街区。我父亲很早就告诉我,如果我想将来事业有成,定要娶她做老婆。所以,我就去追她,送她花,送她礼物,我直努力地让自己喜欢她,也让她喜欢我。”

  “你们俩确实非常般配。”

  “是的,切都很合适,也很顺利。可是遇见你之后,我才发现,如果真正爱上个人,自己的心是不会听大脑指挥的,我没有努力去做什么,但是只要看见你,我就身不由已。”他用下巴摩挲着我的头发。

  “我也是。可高展旗说,爱上你的女人,何止成百上千?”我得承认,高展旗的话始终让我耿耿于怀。

  “而让林启正爱上的女人,从头至尾,却只有你个。”他轻轻回答

  从小小的窗口望去,我们飞翔在白云之上,繁星之下。我靠在他的胸口,数着他的心跳。每秒都如此宝贵。

  到了北京,已是晚上8点。

  他牵着我的手走出机场,坐上了早已等候的车中。

  我们度过了个极愉快的夜晚,丰盛的晚餐,以及整夜的缠绵。

  第二天,我在晨光中醒来,他依旧在我身边熟睡,俊美的侧脸令人心动。我蹑手蹑脚走进浴室,生怕惊醒了他。

  可是当我走出浴室,却发现他已经穿好衣服,站在窗前接电话,脸色阴沉。

  “不管怎样,我不同意这个安排。下午开会我也是这个意见!”他斩钉截铁地对着电话里说,然后“啪”地合上了电话。

  他回转身,看见我,脸色稍缓,我问:“没事吧?”

  “没事。”他走过来轻轻拥抱我:“睡好了吗?”

  “睡好了。”

  “我得走了,10点的飞机,北京这边爱堵车。”他边说边走进了浴室。

  我郁闷地躺倒在那堆还存有体温的被褥中,留恋不已。

  他走出来,俯身看我:“不高兴了?”

  “嗯。”

  “舍不得了?”

  “嗯。”

  “下次我们再去别的地方,去远点,去久点,好吗?”他哄我。

  “嗯。”

  “走吧,吃早饭去,我要去机场了。”他将我从床上拖起,拥着我走出了房间。

  三十八

  餐厅在二楼,窗明几净,阳光充沛,早餐品种异常丰富。我胃口大开,端着个盘子左拿右拣,堆成小山。此时转头找人,林启正已坐在靠窗的桌前,喝着咖啡。

  我走过去,见他面前只有咖啡杯。“为什么不吃东西?”我问。

  “没有胃口,喝点咖啡就行了。”他答。

  “那不行,好歹吃点东西,我去帮你夹。”我放下手中的盘子,准备转身。

  他牵住我的手:“不用,别浪费,你自己吃吧。”

  我看他,他的表情很认真。以我的心情,真想无论如何塞点东西进他的嘴里,但他的态度,让人没有反对的余地。

  我只能坐下来,好胃口也打了折扣。

  他啜着咖啡,望着窗外,满腹心事。

  “有什么事情吗?”我问。

  他回神看我,答:“没事,早餐味道怎么样?”

  “不错,你要不要吃点?”我继续游说。

  “谢谢,不用了,你多吃点。”他说完,又望向远处,开始思考。手里的手机,不停地开开关关。

  我吃到无聊至极。十分钟后,忍不住重提旧话题:“出什么事啦,你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他的思绪又被我拉了回来,但他好脾气地答:“没什么,公司的事情。”

  “或者你可以说出来,我们讨论下,你们公司的事我也多少知道点啊。”

  他看着我,犹豫了几秒钟,说:“我爸要让我哥哥林启重回到公司任财务部总监,我直反对,但看样子还是改变不了我爸的心意。”

  “他不是曾经挪用过公司的钱吗?”我问

  “你知道这件事?”

  “听说过。”

  “所以,我坚决不同意他回财务部,根本没有办法监管他,谁知道他会不会干出同样的事来!”

  “你爸爸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前科,为什么还坚持用他?”

  “他是长子,他的母亲还在,日日找我父亲,要让她儿子出人头地。”

  启正的话突然让我有些心酸,别人的母亲还在,还可以为了儿子去出头去争取,而他,只能靠自己。

  我伸手握住他的手,鼓励道:“没关系,你是副总裁,比他大,盯他盯紧点,找到机会再下手‘卡’。”我另只手做了个斩首的动作。

  我的表现让他露出丝笑容,他反过手来握住我的手:“邹雨,我知道我说这些话没有意义,但我确实想说,继承致林的家业是我的理想,我不能放弃,但是和你在起是我的心愿,我也希望实现。所以,委屈你,耐心地等我,等我站稳脚跟,我定会”他突然停顿了下来,仿佛有话难以启齿。

  “你会离了婚,再和我结婚。”我把他不敢说的话顺畅地说了出来。

  他有些局促,但表情坚定地点了点头。

  “如果到时候我没有结婚,我会考虑你的提议。”我正儿八经地回答。

  听到我的话,他笑起来,眼角浅浅的鱼尾纹,让他多了几分感性。他凑近些,低声说:“爱过我的女人,不会再爱别人了。”

  我用手轻拍他面颊:“别刺激我,小心我去试试。”

  他将我两只手都握在掌心,微笑着,字句地说:“我不会给你机会。”

  我看着他,忽然从他眼里看到强悍的意味,这是我在别人眼中看不到的霸气。林启正,个向着权势顶峰努力的人,终不是普通的男人。即使他会焦虑,即使他会彷徨,但他依旧会想方设法将切掌控在手中。

  他的电话响了,他瞄了眼号码,松开我的手,说:“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然后他起身,走到了餐厅外的阳台上,才将电话放到耳边。

  我坐在桌前,虽然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是可以清楚看见他的表情,他的口型。他在说英语,断断续续地,没有重点的,眼角眉稍间或露出温柔的表情。

  是和个女人吧?是和那个即将嫁给他的女人吧?我在心里暗自揣测。和我通电话时,也有这么温柔的表情吗?还是会更甜蜜?会笑得更开心?

  我直努力想要忘记那个即将到来的十月,但是,忘记,不代表它不会来临。

  仿佛过了许久,他才回到座位上。

  “吃好了吗?我要走了。”他催促我。

  我直直地望着他,冷不丁地冒出句话:“你定在什么时候结婚?”

  他楞住了,思忖良久,困难地回答:“十月十八号。”

  “哦,在哪边?”我问。

  “什么哪边?”他反问。

  “在哪边办酒?”

  “没有宴席,只是登记。”

  “哦,我本还想打个大红包呢。”我想开个玩笑,但听起来醋意浓浓。

  “邹雨。”他再度紧握我的手,深深地看着我:“我和你之间,与这件事没关系。你不要去想它,?”

  我努力露出轻松的笑容,朝他点点头,说:“是,我只是随口问问。走吧,你要迟到了。”

  把他送上车,再看着车驶离酒店,我的心,有了些落寞的情绪。

  回到房间,他昨日穿过的衣服还搭在沙发上,富家子的奢侈终究与众不同,他没有行李,昨晚在楼下的专卖店从头买到脚,然后,所有换下的衣服随手丢弃。我呆呆地靠在沙发上,头枕着他的衣服,衣服散发着我所熟悉的树林的清香,还夹杂着昨晚的红酒和香烟,就像梦样。

  “爱过我的女人,不会再爱别人了。”他说的话在脑中回响。我原以为,我可以掌控这场感情,但是,也许真如他所言,这场爱,远比我想象得更纠缠更无奈,而我,已是泥足深陷,欲罢不能了。

  虽然他交待酒店将房间留到我离开北京那天,但是,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间,又岂是我们这种打工族长留之地。我退了房,拖着行李回到了顾问公司的宿舍。他换下来的衣服我舍不得丢,并拖了去。晚上,我把它们洗干净,晾在了房间外的阳台上。浅灰色的衫衣,在风中摇摆舞蹈,我坐在床边,看到入神。

  手机响,是他的电话。

  “为什么不住酒店?”他劈头就问。

  “不方便。”我答。

  “我已通知酒店为你准备台车。”

  “不用,我住在公司这里挺好,挺习惯。”

  “是吗?我想酒店住着舒服些。”

  “谢谢。还有,你的衣服我没丢,洗干净了,回去带给你。”

  “好啊。从来没有女人帮我洗过衣服。”

  “难不成你自己洗?”

  “都是佣人钟点工洗。”

  “那不是女人吗?”我抓到把柄。

  “哦,更正,从来没有心爱的女人帮我洗过衣服。”他忙说。

  “是从来没有心爱的女人?还是从来没有洗过衣服?你要说清楚。”

  “和律师说话可真费劲。是除了你以外,从来没有心爱的女人,更别说洗衣服了。满意吗?”

  “还行。在我的启发下,逻辑严谨些了。”

  他在电话那头笑,我竟有些欣慰,和我通电话,他想必是笑得更多。

  “启正。”我喊他的名字,仿佛这是我的特权。

  “是。”他回应我。

  “我看见你的衣服在风里面跳舞,下次你带我去跳舞吧?”

  “好,下次我带你去欧洲,去巴黎,去伦敦,去维也纳,去威尼斯,个国家个国家地跳,好不好?”

  “好。”

  “邹雨”换他喊我的名字。

  “嗯?”

  “要开心好吗?不想看到你因为我变得不开心。”

  “好。”

  “早点回来。”他叮嘱道。

  我合上电话,继续望着那件跳舞的衬衫,心想,去欧洲跳舞,真美啊,可是,真想在中国跳,在大街上跳,在全都是熟人的r上跳,那才是我最盼望的。

  三十九

  我在北京呆就是五天,归心似箭,无奈调解总是费时费力,迂回曲折,难以迅速了结。以致于后来为了撮合双方达成协议,我开始做自己方的工作。

  林启正的电话倒是常有,但往往极短,他的忙碌,不是我能设想。而我,从不主动打电话给他,或许是心虚吧,生怕会令他在不适当的场合感到局促。

  走之前的那天下午,雨下得很大,我坐公司的车去法院参加证据质证会。车开在半道上,突然小巷里蹿出辆自行车,司机紧急刹车,幸好没有撞上。师傅摇下窗玻璃,对着那人用京腔破口大骂。

  我的手腕因为用力撑住前面的座椅而抵到生疼,突然间,回忆起那个暴雨的傍晚,曾经坐在林启正的车上,遇见同样的事情。想起了他在雨中混身湿透的样子,想起了与他共撑伞的片刻,想起了他当时欲言又止的表情,想起了我和他之间,那么强烈的吸引与抗拒,时间,思念变得格外炙热,我耐不住,竟壮着胆拨通了他的电话,这是我第次主动打电话给他,或许,是个惊喜。

  “喂”他的声音很清晰,但背景嘈杂,仿佛有人在大声讲话。

  “喂”我时不知说什么好,也只好回了声。

  “有事吗?”他的话很官方,完全没有感情彩。

  “没什么事。”我只好答。

  “我在开会,待会再和你联系。”他说。

  “好。”我答。

  他随即挂断了电话。我完全能够想象,他在会议桌前,将电话摆回在桌上,然后正襟危坐若无其事的样子。

  此刻,我望着车玻璃上划下的雨痕,心情时低落,不能怪他吧,当然不能怪他。但是当我发现我不是他最重视的那部分的时候,我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失望。人的心,总是贪得无厌。

  半个小时后,当我坐在法庭上,与对方交换证据时,手机在桌上震动。他打过来了。

  我没有接,仿佛想告诉他,我也有更重要的事情。

  手机不停地震动,个,两个,三个,终于停止。然后,有条短信发了过来:“rr,’rb’r”

  他不会用手机发中文,我曾经为此遗憾,少了个时尚的传情方式。但是现在看来,他绝不是可以坐在那里,带着笑抱着手机你来我往的人物。

  晚上十点,他的电话又来了。

  我还是接通了电话,毕竟已不是初恋的少女,即使有不满,也懂得要留个尺度。没有男人喜欢过于娇纵的女人。

  “生气了?”他温柔地问。

  “没有,电话调到震动档,放在包里没发现。”我撒谎。

  “那为什么不打过来呢?”

  “怕你不方便。”我淡淡地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