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保护。可说是二战初期除苏联重型坦克以外,火力及防护力最强的坦克。不过夏尔b1坦克的机械性能不太稳定,经常抛锚;而且需要4名乘员高度协作才能充分发挥战斗力,法军当时非常缺乏这样训练有素的坦克手,这点造成了这种b1坦克的作战效率非常低下。

  如果是在另个时空,德国步兵显然拿这个法国庞然大物毫无办法,他们的37毫米口径反坦克炮根本无法击穿这种坦克的防护装甲。可是现在德国的反坦克炮已经提升到了75毫米口径,显然用来对付这种坦克还是能力的。

  博罗尔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在战壕里弯着腰跑到了个机枪阵地的位置,给射手指了指那辆法国坦克后面跟着的法国步兵:“会儿开火,不要管坦克,直接对付步兵,没有了那些步兵,坦克也并不难对付。”

  机枪手点了点头,透过草丛把马克沁重机枪的枪口对准了最靠前的法国士兵。博罗尔看了看远处的巴鲁,发现巴鲁也正在看着他,他对着巴鲁点了下脑袋,巴鲁也点了点脑袋。

  “开火!”在个足够近的距离上,德国的伏击阵地开火了,之所以把法国部队放到如此近的距离,博罗尔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他只有门反坦克炮,所以他希望让自己的步兵先开火,而边的反坦克炮躲在角落里偷袭,让法国的坦克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被什么武器消灭掉的。

  “突!突突!”随着声令下,德国的两侧机枪阵地都开火了,子弹如同蝗虫般飞向法国人,德军手里的武器显然在火力密度上大大得领先了法国军队。长枪短炮起开火,曳光弹带着普通子弹下子就扫倒了十几名法国士兵。

  德国伞兵突如其来的攻击显然吓傻了法国人,这些法军步兵开始向后溃退,把那两辆看上去巨大无比的b1坦克丢在了道路中央。法国坦克依旧在向前开动,它们沉重的身躯速度并不快,可是那高大的身影却让德国伞兵有些心里没底。毕竟这种大家伙看上去非常的结实——当然,事实上他们也非常的结实。

  不大的炮塔上,47毫米口径火炮边上的那挺7。5毫米机枪猛烈的扫射着,名德国伞兵因为距离太近了,被机枪打中倒在了战壕里,这支法国军队取得了他们的第个战果。

  “轰!”直隐藏在角落里的德国反坦克炮终于开火了,炮弹下子打中了法国b1坦克的侧面,看起来击穿了它那厚重的侧板裙,在那上面留下了个漆黑的窟窿。这个射击的角度把握得非常的不错,法国坦克凭借着惯性往前移动了半米,就停了下来。

  紧跟着声巨响传来,这辆坦克殉爆了。火苗下子窜出了车体,炮塔被炸飞到了半空中,车体前面的那门大炮下子耷拉下来,就好像失去了灵魂般。这辆坦克冒起了浓烟,遮挡住了后面那辆坦克的视野,后面的那辆法国坦克笨拙得调整方向,企图绕开拦路的障碍。

  浓烟遮挡了法国军队的视野,也遮挡了德国军队的视野,因为无法瞄准射击,德国部队的火力停了下来。他们默默地目送着法国军队撤出阵地,这轮短暂的交火让法国部队损失了大约半的兵力——大约二十名士兵还有辆坦克。

  德国伞兵开始了短暂的休整,把唯名战死的同伴掩埋在了路边的排水沟里,大家都不说话,而是用沾满油渍还有泥土的手抓着面包充饥。虽然经过了短暂的休息,可是战斗之后还是有人趴在战壕里睡着了。

  显然法军并不打算让德国伞兵们轻松惬意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发重炮的炮弹落在了村子的中央广场上,巨大的爆炸声响让所有人都心情肉跳,很快第二发炮弹击中了间屋子,巨大的冲击力把屋子撕扯成了碎木片。家具变成了破木头四溅得哪里都是,有些木板和碎玻璃甚至插进了附近屋子的墙壁里。

  德国伞兵躲避在战壕里,用手扶着钢盔忍受着地狱般的煎熬,法国人口气打了十几炮才停了下来,整个小镇都成了片废墟,教堂塌了半,幸亏里面的荷兰居民们早就被赶到了别的地方。

  博罗尔在炮击之后检查了下他的防御阵地,清点了下全员所剩的弹药。很快他就因为弹药不足的问题,把挺马克沁机枪给拆毁了——他把些关键零件给丢到了厕所里。操作这挺机枪的德军士兵不得不又拿回了他们自己的武器,他们被分成了两组,负责左右两翼的安全。

  很快法国装甲部队的进攻又次开始了,这次法军似乎动用了他们能拿出来的所有力量。老远的地方,博罗尔就看见了三辆法国17雷诺轻型坦克还有两辆b1大块头。这些坦克后面跟着两辆装甲车,却没有步兵的保护。

  博罗尔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顺着排水沟还有挖好的战壕来到了村庄侧翼小仓库的位置。他绕过了布置在仓库门口的个马克沁机枪阵地,从仓库后面来到了反坦克炮边上。

  “法国人这次来了不少坦克,看来他们是想要从我们这里绕过去,在侧翼攻击我们的主阵地。”博罗尔指了指法国坦克来的方向,对大胡子说道。

  大胡子坐在个弹药箱上面,嘴里叼着支没有点燃的香烟:“我们大概能干掉两个,第三个可能就要被发现了,最好可以用博福斯掩护我们可是我不知道究竟能坚持多久。”

  叹了口气,博罗尔拍了拍大胡子的

  肩膀:“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吧。”

  “呯!”距离他们不远,藏在间房屋里的德国狙击手开了枪,那名狙击手离开窗口退出了房间,在大门处正好看见博罗尔他们正看向他这里,于是比划了个手势。

  “他们的步兵在绕过来。”博罗尔小声骂了句脿子,拎着他的突击步枪跑向了狙击手,边跑边大声的对着村子广场的方向喊道:“来几个人!我这边需要支援。”

  “突突!突突!”正面战场上,德国伞兵的马克沁机枪开火了,这次似乎没什么目标,所以他们开火的频率也并不快,估计是想要节省弹药,毕竟他们在仓库那里还有个这样的重机枪,子弹可以带回来给这个机枪阵地使用。

  很快巴鲁带着挺42赶了过来,在德国脆弱的侧翼布置了个机枪阵地,德国机枪那种独特的声音响了起来,侧翼迂回过来的法国士兵被打死了几个人。很快法国机枪也开始了还击,依仗着数量上的优势他们左右开弓,暂时压制住了德国机枪的攻击。

  “轰!”博罗尔身后不远处,德国反坦克炮开火了,发炮弹准确的击中了辆17雷诺坦克,这辆坦克直接被炮弹击穿,再次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快!赶紧装填炮弹!”大胡子边命令自己的装填手,边回过头来看自己的侧翼,那里德军正在法国机枪的压制下艰难的还击。隐藏在废墟中的德国狙击手开火干掉了个法国机枪射手,德国的机枪在次咆哮起来,法军的步兵只能趴下身体等着自己方面的火力再次压制对方。

  第246章246血战

  大胡子回过头,脸贴在瞄准镜上:“向左15度!快!”他的话音刚落,身旁的火炮就开始转动起来,另侧的德军炮兵正在猛摇火炮的旋转摇杆。

  “轰!”德国反坦克炮再次开火了,又辆b1坦克被击毁在了公路上,不过这辆坦克没有发生殉爆,只是停在那里不再动弹了。剩下的法国坦克似乎找到了德军反坦克炮的位置,开始缓慢的转向。

  法国坦克的转向虽然还没有完成,可是炮塔已经指了过来,机枪猛地扫射,打穿了稻草垛,打在了德军的反坦克炮上,溅起了片火星,弹开的子弹打中了名装填手,那名德军士兵被弹飞的子弹打中了胸口,闷哼声倒在了地上。

  大胡子慌忙个卧倒,脸朝下趴在了地上。而他的身边,名德国火炮的操作手也同样被子弹击中,枪打在了头上,鲜血飞溅到了大炮上,看上去非常刺眼。

  就在德军的反坦克炮阵地被法军攻击的时候,另边德军的博福斯高射炮开火了。“轰!”“轰!”博福斯高射炮的射速很快,眨眼的功夫,已经向跟在后面的那辆法国雷诺坦克打出了三四发炮弹,这些炮弹很容易就击穿了17雷诺坦克的侧面装甲,将里面的驾驶员打成了肉泥。

  显然这轮左右开弓,把法国人打懵了,辆法军的装甲车开始对着博福斯高射炮的地方开火,并且加速冲了过来。而其余的法国坦克还有装甲车,则依旧对着德军反坦克炮的位置转动。

  “瞄准那辆装甲车!开火!开火!快!”二班长在博福斯高射炮的边,趴在土堆上露出了半个脑袋大声的喊叫着。很快博福斯更换好了弹匣,再次怒吼起来,子弹暴风骤雨般的击中了那辆法国装甲车,直接把那辆汽车改装的玩意打成了筛子。

  不过那边的反坦克炮阵地可以说是遭了秧,法军的坦克阵机枪扫射,把那里的德军士兵都扫倒了。辆法国的b1坦克慌张之中,打出了枚偏到离谱的75毫米口径的炮弹——这枚炮弹打中了不远处的房子,直接把那栋房子打回了地基状态。

  博罗尔用手里的44扫倒了名企图冲过来丢手榴弹的法国士兵,回过头卸下弹匣重新装填新的弹匣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他身后血腥的反坦克炮阵地。名被打穿了胸腔的德军士兵挂在大炮的尾部,而另个人满脸是血倒在个空了的弹药箱边动不动。博罗尔甚至可以看见这个人的眼睛,看起来他刚才死的时候正好看得是博罗尔的后脑勺。

  “我的上帝啊”博罗尔嘀咕了句:“巴鲁!火力掩护我!如果顶不住,就带人退回村子里去。”

  他边喊边挣扎着站起身,端着武器快速跑向了反坦克炮阵地的方向,他的身后,法国人打来的子弹击中了地面,距离他脚后跟大概只有几厘米。

  巴鲁端起自己的43,口气打光了弹匣,才算是让法国人的火力收敛了些。借着这个机会,博罗尔口气跑到了反坦克炮的位置,才停下了脚步。个漂亮的飞身铲球的动作,帮助他完成了最后米多的距离。

  “有人受伤么?”他边大口喘气,边开口问道。

  “帮我装填枚炮弹,快点!”大胡子趴在地上艰难的说道:“炮弹就在你脚边不远的位置。”

  博罗尔在地上趴了圈,抱起了尸体边掉落的那枚炮弹,按照大胡子指的位置下子推进了炮膛。大胡子翻身而起,飞快得调整了几下炮口位置。对面的法国机枪可能发现了大胡子正在操作大炮,再次开火,子弹又次飞向了反坦克炮四周,掀起了片尘土。

  “轰!”大胡子把那枚刚装填好的炮弹打出炮膛,炮弹就好像道光速般飞向自己的目标,这枚炮弹直接打中了最后辆17坦克的前装甲,然后就好像热刀片切入牛油样贯穿了这辆坦克的装甲钢板,带着碎裂的铁屑飞入坦克的驾驶室,然后又穿过驾驶员的骨头钻入坦克后面的发动机。

  “我们得离开这里!他们还有坦克!靠你和我可解决不了那个大家伙。”博罗尔边端着突击步枪扫光了弹匣里的所有子弹,他把拉住了大胡子的胳膊,想带着他退回村子里去。不过他发现自己没有拉动,不由得愣。

  “让我在这里休息休息吧。”大胡子捂着不断流血的腹部,咧着嘴笑着说道,边说还边拍了拍身边的反坦克炮:“我离不开我这个老伙计。”

  他说话间,鲜血顺着嘴唇滴落到胡子上,牙齿也被染成了红色。说完就推了把博罗尔,之后就靠在火炮的炮身上,疼的龇牙咧嘴:“快走吧!不然你就白死在这里了。”

  被大胡子最后的余力推了个踉跄,博罗尔靠在了仓库的木板墙壁上,愣愣得看着大胡子,也许只过了瞬间,也许过了好久,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在他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之后,就赶紧调整了自己的姿势,快步向仓库的正门方向退了过去。

  很快,巴鲁和机枪小组也退回到了博罗尔的身边,他们的侧翼丢失掉了,但是法国人除了在正面损失惨重之外,还保持了凶狠的进攻。

  平射的40毫米口径博福斯高射炮最终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击穿那辆肆虐横行的法国b1坦克的装甲,炮弹打在这辆坦克的装甲上都被弹开了。而这辆法国坦克正在缓慢的减速,把它车体上那门75毫米口径的大炮调整过来。

  而这辆坦克似乎更着急解决问题,于是炮塔也跟着转动起来,炮塔上的机枪不断的开火,打在周围的泥土地面上溅起了片尘土。正面的德军正在向村子里撤退,毕竟他们失去了他们唯的重型反坦克武器。而法国人的正面除了剩下辆装甲厚重的b1坦克,还有辆轻型装甲车之外,其余的装甲车辆也都被德国人击毁了。

  “轰!轰!轰!”博福斯高射炮阵地上的几名德国士兵也知道自己的武器可能拿法国b1坦克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好快速的调转炮口,对着那辆不断开火的装甲车猛轰了过去。

  发炮弹打中了那辆装甲车的轮子,下子就把那个没经过改装的汽车轮子轰飞了出去。失去了平衡的装甲车车身颤,不过机枪也因为颤动打了过来,发榴弹击中了名操纵博福斯的德国士兵,其余的德国伞兵被迫趴下身子寻找掩护。

  他们躲进掩体,把枪从地上捡起来,弯着腰通过简易战壕,退回到事先准备好的射击阵地上,汇合了那里刚刚毁掉马克沁重机枪的几个人,行人快速的退回村子的方向。

  “轰!”村子的侧翼传来了声爆炸声,是德国伞兵埋设的地雷发挥了作用,几个法国士兵应声倒地,周围的碎石散落片,而后面的方向上,更多的法国步兵正在疯狂的向前冲击着。

  巴鲁扛着挺42气喘吁吁的爬上了栋建筑的二楼,后面的博罗尔帮着他背着两条弹链。两个人在窗口架设好了机枪,拉开了弹舱装填好弹链,而对面的法国步兵已经从到了不远的正前方。

  “哒哒哒哒。”密集的机枪射击声听不出个数,德国机枪那种因为超高射速而独有的电锯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对面的法国步兵顷刻间就倒下了许多人。

  博罗尔端着突击步枪快步下楼,正好看见两个法国士兵正破门而入,他端起44步枪通扫射,把两个法国士兵打倒在了门口的地方。颗手榴弹从法国士兵的手里滚落,然后在门口处突然爆炸,整个房子都晃动起来,天花板上的墙皮还有灰尘都掉落下来,博罗尔的耳朵里除了嗡鸣声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用左手捂着鼻子,右手端着突击步枪走到门口,发现门外还有两个法国士兵,不过现在他们因为那颗手榴弹已经成为了尸体。不远的地方,随着法语的呼喊声,法国步兵正在撤退,这点让博罗尔感觉到非常奇怪。

  “轰!”正面战场上,凭借战壕绕到法国b1坦克近处的反坦克小组发射了枚铁拳火箭弹,火箭弹准确的击中了坦克的履带并且打断了它。b1坦克挣扎了两下,终于停止了下来,不过它的炮塔依旧在转动,机枪也在猛烈的开火。

  躲在战壕里装填,调整,换了个位置再次探出脑袋,两名德军铁拳反坦克小组的业务看起来非常的熟练,他们这次瞄准的是b1坦克侧面的个进气口格栅,发火箭弹准确的打中了这个地方。

  法国的坦克燃烧起来,车长推开舱门想要逃走,直处于保密状态的仓库门口隐藏的马克沁重机枪开火了,子弹带着呼啸声打穿了这名车长的肺部,紧接着是钻出来的驾驶员,机电员总之这个车里还活着的人都被德国人干掉了。

  第247章247你们也是

  博罗尔晃了晃脑袋,用手扶了扶脑袋上扣着的钢盔,拍打了番胸口上落得白灰,把嘴里的唾沫吐到了边。

  “喂!喂?”他大声的喊了两声,确认了下自己的耳朵确实没有什么问题,才小心翼翼的弯着腰站在窗边,露出半个脑袋对外面瞄了眼,又快速的把头收了回来。

  “巴鲁!法国人撤退了?”他大声的往楼上喊了句,结果似乎没有人回答。

  “巴鲁!”他有种不好的预感,瞬间靠在火炮上龇牙咧嘴的大胡子又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这让他非常得不舒服。

  于是他用更焦急更迫切的语气大喊道:“巴鲁!我在叫你!混蛋!”

  “我听见了!这是我第三次回答你了!博罗尔!”耳朵里终于传来了巴鲁的声音,看起来刚才自己的耳朵确实还有点小问题,不过现在似乎是没有什么大碍了。

  “法国人走了?”博罗尔大笑着问道。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排长上司为什么发笑,可是扛着机枪走下楼梯的巴鲁还是回答道:“撤退了,我看见他们走了好远才下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他们应该可以轻易的打垮我们的。”

  “去把所有人都召集过来,我要检查下伤亡情况,这里没办法再坚守了,安排下,随时准备撤退。”博罗尔对巴鲁说道,然后想要转身离开。

  巴鲁突然叫住了他:“嘿!头!你没事吧?”

  博罗尔愣,然后盯着巴鲁:“没事,我当然没事,你这么问什么意思?”

  “我是想问,柄叉子插在肩膀上会不会痛。”巴鲁指了指博罗尔的后背,问了句。

  看来紧张还有杀戮确实能让人暂时忘记疼痛,博罗尔这才发现柄叉子插在自己的肩膀上,看来是刚才的那枚手榴弹崩飞的杂物。他把将那个叉子拔了出来,丢在了地上:“还不过来帮忙,我后面腰上的口袋里有止血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