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名苏联士兵因为这艘德国潜艇的袭击泡在海水里,甚至有数以百计的人已经永远被冰封在了冰冷的海底。巡洋舰带领着另艘驱逐舰正在打捞落水者,不过因为进度实在缓慢,很多落水者已经被冻死在了冰冷的海水里。更让苏联人愤怒的是沉没的那艘战舰,叫苏联号。

  第563章563我赢了龙灵骑士

  “第枚深水炸弹!投放!”随着声嘶吼,苏联驱逐舰投下了今天攻击潜艇的第枚深水炸弹。经过个小时的缠斗,苏联驱逐舰第次觉得自己有把握击沉对手了,于是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就在个小时前,这艘驱逐舰随着普里恩的潜艇同转向,然后又沿着条航线航行了2分钟,结果却突然失去了潜艇的踪迹。大胡子舰长略微盘算,就猜到了普里恩的招数缓慢减。

  事实上对方潜艇的度在调整了航线之后就在削减,而这个时候的驱逐舰声呐是部署在舰体前方的,也就是说,这条驱逐舰的后方其实是个声呐的盲区。

  利用这个原理,德国潜艇巧妙的躲进了苏联驱逐舰的声呐盲区之中。这也是从英国海军那里学来的招数,如果说在英国的潜艇战教会了英国人如何反潜,那么多少个英国舰长学会了反潜作战,就有多少名德国潜艇艇长练成了虎口逃生的本事。你来我往才是战争的本质,没有人规定只有方才能在战争中成长。

  不过驱逐舰依仗着较高的航还是抓回了主动权,绕了半个小时之后,就在普利恩以为自己摆脱了苏联驱逐舰纠缠的时候,大胡子带着他那复仇的强烈执念又次杀回到了战场上。

  普里恩真的被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折磨疯了,上次有这种经历的时候,还是在偷袭斯卡帕湾之后,英国海军那次铺天盖地的搜索。不过那是被几十艘舰艇前后堵截的可怕过程,被艘驱逐舰这么咬着屁股追杀,对于普里恩来说这还是人生中的第次。

  于是新轮的捕猎又拉开了序幕,这次的过程就要比上次的过程惊险刺激的多了,因为大胡子带着他的驱逐舰重新找到普里恩的时候,他的航线控制的并不是那么的好。

  潜艇上的普里恩艇长上来就给大胡子送上了个分量十足的见面礼:他用尾部的鱼雷管射了两枚鱼雷,直接扰乱了大胡子的追击。驱逐舰被迫躲避那些迎面打过来的鱼雷,又次丢失了自己的目标。这从另个方面也证明了普里恩的心情,般情况下潜艇指挥官是不愿意用宝贵的鱼雷来摆脱对手的反潜攻击的。

  可怜的苏联驱逐舰不得不再次预判了潜艇的所在位置,再次抓住了普里恩的尾巴。可是这次普里恩又玩起了之字航行,因为期间普里恩的潜艇曾经上升到了潜望镜深度,点燃了柴油机给蓄电池充满了电源。所以这次普里恩更加大胆的与大胡子的驱逐舰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潜艇挑了个比较保险的海域,下降到了7米的深度,这个深度已经是非常不容易被驱逐舰觉并且攻击的深度了,而且随着深度的加大,潜艇的定位就更加的困难了。

  不过经过了个小时的纠缠之后,大胡子舰长不愿意再纠缠下去了,他下达了攻击的命令,第枚深水炸弹总算是被投弹器丢入到了水中。

  “对方开始攻击了!深水炸弹!枚!”声呐兵听到了东西入水的异响,于是赶紧汇报了他得到的消息:这种声音再熟悉不过,因为这艘驱逐舰建造自英国,同型号的护航驱逐舰德国潜艇部队差不多都遇到过几次。

  “右满舵,规避这枚炸弹!爆炸之后将准备好的大礼给苏联人送上去,然后关闭所有系统,等他们离开!”普里恩决定拿出自己准备了个小时才准备好的杀手锏。他让士兵从潜艇里面拆下了堆没有用的木板还有救生衣等设备,然后股脑的装进了鱼雷射管。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配合对方的深水炸弹的爆炸声,把这些破烂射出去,然后任由这些东西浮出水面,造成潜艇被击中沉没的假象。这招可谓是奥斯卡影帝级别的演技了,般情况下都可以骗过对手,逃出升天当然了,这招也算是最后的保命手段,没有人会轻易使用诈死这么个极端的办法来骗过自己的对手。

  而水面之上,大胡子舰长也在等待,他就在几分钟前找到了这个德国潜艇艇长的破绽,这个破绽算是在个多小时斗智斗勇的过程中,对方露出来的唯破绽。

  “这个德国对手真的非常狡猾。如果不是我们的运气很好,估计也没有办法击沉这艘德国潜艇。”大胡子舰长站在舰桥上感慨道:“他的唯个破绽,就是喜欢在第个转向机动的时候做左满舵!下意识的习惯,让你今天注定命丧与此。”

  他对击沉对手自信满满,因为刚刚在看到海图上那些并不连贯而且说是有点儿凌乱的密密麻麻的标注点时,他偶然间才现了这个普里恩的习惯。他为此还刻意印证了次,现对手确实有这么个小习惯。

  投放下去的深水炸弹在漆黑的海洋里爆裂开来,掀起了团巨大的空气气泡,这团空气的气泡在海水中剧烈的膨胀,因为爆炸而违背自然规律的剧烈膨胀。然而仅仅过了瞬间之后,周围的海水因为巨大的压力再挤压回去,形成了个来回震荡的巨大撕扯力量。如果有潜艇在这个爆炸的范围之内,哪怕只是擦着了点点,就会因为这种巨大的撕扯力量断裂破碎,成为水下的钢铁棺材。

  “射!”普里恩的嘴角向上慢慢的扬起,心中不免有了点点小小的得意他故意露出的这个破绽终于还是被对方现了,利用这次攻击,巨大的爆炸产生的震荡会极大的限制对方的声呐工作,这也是他逃离追杀的最好时机。

  救生衣,木板等等物品统统被高压空气推出到了海水里,因为浮力,这些东西还有些气泡开始向上极浮起。如果对手看见了这些东西,就会误认为潜艇已经被击沉,然后主动离开。为了增加效果的逼真程度,堆杂物里还包括了个装满油料的大桶,这个铁通不会浮出水面,不过会泄露柴油让沉船现场看起来更加逼真奥斯卡影帝级别的诈死,可绝非浪得虚名。

  于是,安静的等待开始了,潜艇里面的人都动不动的等待着,等待着声呐兵那里传来的好消息。时间分秒的过去,没有人知道下秒他们的头顶上会传来敌人离去的消息,还是落下又枚致命的深水炸弹。

  大胡子舰长这个时候站在甲板上,看着那些明显有摩擦痕迹的损毁掉的救生衣,还有破碎的木片还有木板。潜艇上面能浮上水面的东西并不多,最直接的证据当然是尸体,但是这种情况下往往尸体都不会立刻浮出水面,也会有没有尸体的情况生。

  “等等看!”大胡子皱着眉头下达了命令,驱逐舰在附近海域来回游弋着,就是不肯离去。它似乎在等待着德国潜艇沉不住气露出马脚,也似乎在等待着能够印证自己击沉对方的证据浮出水面。

  潜艇里面弥漫着股法国浓香型香水掺杂了柴油之后的混乱气味,闻惯了这种味道的潜艇官兵们浑然不觉,他们只是看着自己的头顶,等待着自己的战舰再次动引擎唱起歌来的那个时间。

  驱逐舰的甲板上,寒冷的海风吹拂着水手们的衣襟,他们也在等待,盯着海面上唯恐自己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期待着那里出现更加直接的证据。

  看着油渍在海面上越来越大,大胡子舰长也觉得现在这种情况绝对是对方潜艇已经被自己击沉了。“我赢了!我击沉他们

  了!”他感叹了句之后,开口下令返航,于是驱逐舰绕了圈之后,开始向着来时的航线驶去,度不快,可是也不算很慢了。

  “航大概2节,正在远去。”声呐兵悄声的将听到的东西告诉给了普里恩。普里恩点了点头,不理会身后低沉的欢呼声,对控制潜艇动力的士官下达了又个命令:“开启动力装置,全前进,左满舵!稳住航向!”

  潜艇的蓄电池再次工作起来,引擎电机又出了转动噪音,内部的电力开始恢复,除了应急灯之外,部分的照明也被艇员们打开。这里不再那样的阴暗,仿佛切都从地狱回到了人间般。

  “还是左满舵?”舵手看向了普里恩,疑惑的问道。刚才为了故意卖这个破绽,他进行了好几次左满舵的操作,这次摆脱了敌人,还要左满舵干什么?

  普里恩拍了拍他的肩膀,郑重的解释道:“这个对手不太好对付,我不知道这个诈死的办法能骗他多久,所以这次我们还要做好准备随时应战,不能有点大意!”

  说完之后,他自信的捏紧了自己的拳头:驱逐舰的指挥官啊,我承认你确实很强,不过这次,无论如何,都是我逃出升天了!很遗憾,我赢了!

  第564章564妙计龙灵骑士

  走回到自己的舱室里,大胡子舰长突然皱起了眉头,他觉得哪里似乎不太对劲,于是开始反复的思索起刚刚经历的战斗。无数个瞬间就在他的心中点点铺开。

  他无数次锁定了敌方的潜艇,次又次把对方的位置标注在自己的海图上,那些看似杂乱无章的点被他整理和连接起来,最终找到了其中难以被人现的规律。

  那个敌人的潜水艇艇长无意间的个习惯,最终让他抓住了次机会,他下令展开攻击,于是取得了苏联水面舰艇对战德国潜艇部队的第个战绩。

  这切都显得那样合情合理,似乎没有任何破绽值得去推敲和思考,他击沉了对手,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这个战绩有破旧的救生衣,有断裂的木板还有不断渗漏的油渍。这些东西明显证明了德国潜艇被击沉了事实,毋庸置疑。

  大胡子舰长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每次遇到拿捏不定的问题,他都会做出这个动作来。这是他的个习惯,个十几年都不曾改变的思考习惯。

  最后,他不得不再重新思考边整个事情展的经过:从他开始锁定对手开始,然后是那些杂乱无章的轨迹,最终他投弹击沉了对手等等!他突然愣住了,他突然意识到了究竟那里出现了问题。

  太巧合了!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大胡子突然意识到,自己第次攻击,就如此准确的击沉了那个难缠的对手,这绝对不是个可以解释的巧合!正常理论情况下,当艘潜艇被驱逐舰锁定之后,那么等待他的下场只有被击沉!潜艇最优势的地方是难以被现,而当潜艇被现之后,那么它的切优势就变得荡然无存了。

  个潜艇的指挥官能在被锁定的状态下与个驱逐舰舰长周旋好久,却在第次攻击就被轻而易举的击沉,这个巧合本身就有点说不通!大胡子不相信对方那么容易被击沉,他现在越想这个事情越觉得不对劲。

  对手仿佛故意卖了个破绽给他,然后等着他在关键的时候出手,然后用诈死这么个鬼蜮伎俩逃出生天。大胡子猛然站起身来,快步向指挥舱走去。

  他来到了指挥舱,立刻接管了刚刚移交给大副的指挥权,然后下令战舰立刻掉头,向着潜艇沉没的地区驶去。他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祈祷对方会露出什么马脚。

  甚至,大胡子的脸上又洋溢起自信的微笑来,心中盘算着对手的度还有自己反应的时间,这个时间并不长,自己重新开始猫捉老鼠的游戏的机会还很大,旦自己夺回丢掉的优势,对方这次就再也逃不出自己的手心。

  驱逐舰的航已经被提到极致,在冰冷的海水中劈开波涛,舰艏上的大炮看上去威风凛凛,黑森森的指向正前方。而那里就是德国潜艇沉没的地点,还能隐约看着淡淡的油渍。

  “声呐!打开声呐,确定对手潜艇的位置!快!”刚刚开到那片油渍的旁边,大胡子舰长就迫不及待的下令传令兵打开声呐系统,重新锁定对方潜艇的位置。

  “”阵沉默之后,声呐兵疑惑的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看向了大胡子舰长。他什么都没有听到,而且在他看来,刚才自己的军舰已经成功的击沉了对手,为什么现在还要过来再搜查次?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因为那些油渍还有残骸显示,对方确实已经被击沉了。

  “长官!什么都听不到。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在水下活动了!”声呐兵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尽管他知道自己的判断和自己的船长下的判断大相径庭。如果他们的舰长不怀疑自己的战绩,那么他就不会折返回来,对着片空空如也的海域搜索了。

  大胡子舰长愣,显然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能够这么狡猾,看来对手已经离开了这片海域,想要追上去继续纠缠,就要看自己的下步判断到底能不能猜中了。

  这艘德国潜艇有可能向右逃逸,也有可能向左。对手在之前的缠斗过程中,多次使用了左满舵这个“假习惯”,这次完全有可能反其道而行之,来个右满舵摆脱他的追击。当然有可能正好相反,人家继续左满舵,玩个高的心理战手段,在智商上继续碾压。

  到底是向左还是向右,这绝对是个关键的选择,关乎到能否继续追杀这艘德国潜艇的关键选择。大胡子最终还是决定试试自己的运气,听天由命的下达了自己的作战命令:“右满舵!向右追击!”

  驱逐舰向右转向,继续在海面上高行驶,不过这次它不再有那样好的运气,等待它的依旧是空无物的冰冷海水,而那个在北冰洋苏联近海附近制造了起沉船惨案的德国潜艇,此时此刻已经完全逃出了追杀。

  “看来现在我们是真的安全了。”普里恩艇长笑着和自己的声呐兵再次确认了附近没有敌舰之后,开口对自己的手下们说道:“拿香槟出来吧,我们这次又创造了奇迹!”

  他确实已经创造了奇迹,在斯卡帕湾的战斗中,他就击沉了两艘战列舰,随后的英吉利海峡之战中他又凭借自己的运气击沉了艘战列舰,现在他运气逆天,再次击沉了艘战列舰看来“战列舰杀手”的美誉注定要伴随他传奇的生了。

  不是任何个潜艇指挥官都有机会击沉对手4艘战列舰的,仅仅依靠技术还有运气都无法做到这点,这种战绩需要逆天的运气加上娴熟的指挥技巧。而这类的战绩是不可复制的奇迹,所以在战争的历史长卷上,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当天的下午,苏联号被击沉的消息到达了摩尔曼斯克,苏联高层震动,艘被命名为国家的战舰被敌军击沉,这对于斯大林来说简直是无法容忍的耻辱。不过苏联的高层立刻显示出了他们在遮羞手段上的高技艺,他们把乌克兰号更名为苏联号,然后对外宣称被击沉的是乌克兰号战列舰。

  其实这种事情另时空中的纳粹德国也曾经干过,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也就是吕佐夫级装甲舰在战争中紧急更换名称,原本的德意志号被更名为吕佐夫号,目的就是为了避免战舰被击沉造成的国家荣誉损失。

  “47号潜艇来电,他们在北冰洋的苏联海岸线附近击沉了艘战列舰。这艘战列舰应该是苏联最新建造的苏联级,但是具体是哪艘战舰,还要进行确认。”名上校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邓尼茨,邓尼茨放下手里的统计报告,端详起这份击沉敌方军舰的电文来。

  “这次还真的不好处理了。他已经是上校了,难道给他个少将晋升?这明显不符合规矩啊调回海军参谋部任职,似乎又有些屈才。”邓尼茨无奈的苦笑了两声,有时候手下人表现的太过优秀,确实让很多上司们头疼。奖赏已经快要到头,然而这些部下的成绩却是越来越大,这不得不说是种遗憾。

  邓尼茨的副手听自己的领导这么说,赶紧献计献策:“不行的话申请下勋章奖励?”

  “普里恩已经是橡树叶骑士铁十字勋章了,还怎么申请勋章奖励啊,再往上的级别,连集团军司令等等!”邓尼茨说到这里眼睛亮,显然副手的建议有另

  外层意思,他领会之后觉得这个办法确实不错。

  空军和海军还有6军都憋着劲在勋章的数量上和质量上进行比拼呢,6军推出了他们的魏特曼还有雷恩等人,而空军的王牌简直已经要烂大街了,同样的随着战争的持续,海军这边的铁十字勋章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了。

  于是双方就开始比拼质量,海6空三军相继诞生了自己的橡树叶铁十字勋章,如果这个时候海军把屡立奇功的普里恩推选上去,竞争全军第枚宝剑橡树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简直就再合适不过了。旦成功了,整个海军面上有光,如果推选失败,那么如何褒奖普里恩就是最高统帅部的难题了,和自己这边就没有什么关系了这计策简直就是箭双雕,绝对的锦囊妙计。

  “给柏林电报,把推选普里恩晋升铁十字勋章的提议送过去,击沉四艘战列舰的传奇潜艇指挥官,绝对是帝人的楷模了!”邓尼茨想通了其中关节,立刻下了命令。

  “是!”副手笑着立正敬礼,转身走出了邓尼茨的办公室。而此时此刻,在遥远的北冰洋海域,呼吸着寒冷空气抽着烟的普里恩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已经被送往柏林最高统帅部,竞争全军第个宝剑橡树叶骑士铁十字勋章。

  如果他知道的话,他宁愿和邓尼茨讨价还价:给我半年的假期吧,我什么狗屁勋章都不要!

  第565章565雨季龙灵骑士

  乌克兰境内的公路质量确实不怎么样,大多数的公路都是土质并且质量低下的。而最近两天天气状况同样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