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一双老虎鞋(1/2)

加入书签

  不是郑浩楠不花心而是他有自己独特的喜好以前的自己不对他的路

  “沒事就出去吧”良久郑浩楠薄唇轻启

  卫雪冲着郑浩楠娇羞一笑转身离开她感觉自己整个身体的细胞受到了滋润……

  不是卫雪这是郑浩楠刚才审视完这个女人的结论

  那又会是谁呢

  揭开二十多年前的秘密目的就是要拆散他和紫姗

  从另一个角度來说这是在逼紫姗离开郑家……

  回到雅园后叶紫姗急切地奔向赏荷楼她虽不愿见陆伟明和何小琴但佣人们说诺奇在那里

  她的孩子不能留在他们身边

  “我是來接诺奇的”

  叶紫姗进了屋冷脸唇瓣轻抖眼前这个女人是杀害父母的帮凶自己竟叫她“妈”那么久

  虽然这个女人一直也沒应答但也沒纠正过

  “雨儿小姐诺奇正在睡觉呢要不等他醒了你再接过去”何小琴用着商量的语气儿子竟能把诺奇托付给自己照顾这么几天她已经很知足了

  即使二十年前那起车祸的确不是丈夫陆伟明指使可谁又能信呢

  谁让他们当初有过害人之念头这才让有心之人加以利用导致如今这样的局面铁证如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所幸老爷子并未迁怒于浩楠依旧掌管着皇冠的主权只是浩楠今后的幸福……

  只要不是瞎子谁看不出來郑浩楠对郑雨儿的爱坚如磐石日月可鉴

  “不用了我现在就带他走”

  叶紫姗依然冷脸垂在身体两侧的纤指僵硬不停地抖动

  害父母生命的人就在眼前她竟沒有让他们血债血还之心她实为不孝

  “郑雨儿你板着那张冷脸给谁看啊我爸妈沒有害死你的父母你们都认定我父母是凶手但我相信我爸妈绝对不是杀人犯不是”

  陆冰儿站在二楼的走廊上俯视楼下客厅

  看着母亲在郑雨儿面前唯唯诺诺毕恭毕敬的样子她很是來气

  母亲向來软弱对自己都从未高声指责过在郑家总是受二婶夹枪带棒的冷嘲热讽就算把刀递到母亲的手里让她去杀一只鸡她都不敢

  父亲更是做事一点也不大气老实忠厚对爷爷惟命是从这样的一对夫妻不可能干出那样凶狠恶毒的事

  再说前两天她问过母亲她信母亲说的话

  叶紫姗睁圆氤?氲的眸子薄唇紧抿她不想和陆冰儿去争执什么

  在这个世上那个儿女愿意承认自己的父母是杀人凶手而且杀的人还是自己的兄弟

  “诺奇呢”叶紫姗再次问道

  她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待她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怒

  她很想怒声质问他们的心是什么做的也要扒开他们的心看看到底是黑色、还是红色

  一旁的老妈子在何小琴的示意下从一楼的卧室里抱出诺奇交给了叶紫姗

  “雨儿诺奇很乖很可爱我很舍不得他但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再看到他我这个奶奶是沒有福气看到自己孙子的成长这双老虎鞋我已经做完了虽然不是那么好看但也是我一针一线缝制的希望你能收下”

  何小琴声音已经哽咽几乎是用求的语气

  叶紫姗的心软了她余光轻扫何小琴手中的老虎鞋很漂亮两只老虎眼睛大大的很有神诺奇一定会喜欢的

  因为这双小鞋是何小琴的心

  可是她不能收不能心软

  “不必了”

  三个字是从胸腔里直接蹦出

  叶紫姗出了门垂眸温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滴答滴答掉在酣睡的小诺奇脸上

  “这是什么况下雨了吗这老天扰爷清梦……”

  小家伙似乎感受到有水滴掉落在自己的小脸上伸出已有肉肉的小手抹了抹小嘴吧唧一下继续睡大觉

  “这么贪睡小懒猫到底像谁了”

  叶紫姗爱怜地抚了抚她的小宝贝向听雨楼走去……

  “妈~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三叔三婶的死和你和我爸沒关系你们就这一辈子被冤枉着”

  其实陆冰儿也是在除夕那天才知道为什么哥哥郑浩楠一直和父母呕着气原來是这么回事

  她开始也以为父母真的做了那么残忍的事伤心至极

  可后來母亲说不是他们做的她是绝对的相信

  刚才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