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宿怨(1/2)

加入书签

  )

  上司的召唤要紧,刘谢没有再继续追问刘明,先去了衙门,只留下青云与刘明在家里大眼瞪小眼。

  过了好一会儿,刘明先冷笑道死丫头,别以为有个表哥,就能踩在我头上作威作福了!你如今认了我哥哥做干女儿,我就是你叔叔。若你是个丫头,我要卖你还得问哥哥找身契,你既是我侄女儿,我卖了你,哥哥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青云也冷笑你哥哥不在这里,我也用不着客气。他是我干爹,却不是亲爹,我好好的良民,他要卖我尚且要吃官司,更何况是你这个没脸没皮的二流子?!你再对我说不三不四的话,我也不用惊动干爹,直接出门叫人将你扭送见官,就说你意图拐卖良家妇女,也送你到大狱里玩一圈,再请狱吏好好招呼招呼你,等干爹,黄花菜都凉了,看你还得意不得意!”

  “你敢?!”刘明狠瞪她一眼,“等我哥哥,定不会饶你!他可是个官,随便动动嘴皮子,就能砍了你的头!”

  青云嗤笑出声我就你是个法盲,真是的,没有知识好歹要有常识,没有常识得要懂得掩饰。你以为县衙里随便一个官就能审案子判人死刑了吗?更别说干爹不会做这种蠢事,你只管去找他,看他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刘明气得直接往外走我这就去找他!我是他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亲,我就不信他会偏着你!要真是那样,我就不认他这个哥了!”

  青云凉凉地在后面挥手慢走不送了,这一出门,可就别了啊,都要跟我翻脸了,还住我家的房子干嘛?!”

  刘明一听,顿时又停下了脚步,回头瞪青云我等哥哥再说!”然后又回到屋里,四处转了转,找到刘谢的卧房,往床上一躺,开始呼呼大睡。

  青云啐了他一口看在干爹的面上,我就暂时收容你,你要是赶闯到别的院子去,我就连干爹也不告诉,直接拿扫把赶人!”扭头就走。

  她说不理就不理,还为了预防万一,拿大锁头将刘谢院子里的两间厢房,以及书房、卧房里放了值钱物件的柜子、箱子全都锁了,当着刘明的面把钥匙放进自个儿的荷包里,出门就将院子也挂上了锁。等到刘明察觉到她锁上的是地方,追出来讨钥匙时,已经连院门都出不去了,急得猛敲门板大喊死丫头!你锁我在这里做?!”

  青云在门外道你不是个好人,我怕你趁干爹不在,胡乱动他的,等他我不好交待。反正你也累了,就好生歇着吧,干爹了,自会放你出来。”说罢就走了。

  曹玦明当初买下这个宅子时,因为早就说定了他住前院,刘谢住在第二进的院子,青云和高大娘住第三进的后院,为了隔绝男女,也为了刘谢出入方便,这第二进的院子与前后两进院子的通道是封上的,只在东边另开一个小门,连接东边夹道,除去前院是每个人进来时必定经过的以为,三个院子可以说是彼此相对独立,又可由夹道相通。青云锁的就是这个东小门,刘明现在除非翻墙,否则插翅难飞了。

  刘明不停地在院里大嚷大叫,谁也没搭理他,连高大娘在夹道走过时,也只是冲着门撇了撇嘴。刘明喊了半日,又饿又冷又渴,忙在院子里四处搜寻,可惜这院里没有独立的厨房,只有正房桌面上还有一小盒刘谢吃剩的点心,以及青云不久前才送来的热茶水。他就着茶水吃了点心,仍觉得不足,认为的哥哥做了官,就该享大福的,如今会受苦,完全是青云所害,心下便开始盘算,等哥哥后,要如何告状,如何报复青云。

  盘算了半日,已过了饭时,竟没有给他送饭来,只能隐隐约约听见后院里青云在跟高大娘笑着说今日的炖鸭子做得好,馋得口水直流,肚子咕咕叫,实在忍不得了,便又到处去翻箱倒柜,想着哪怕找不到吃的,找些值钱,等哥哥一,放了出去,就拿着出去换了钱,到酒楼里大鱼大肉也好。偏偏他能打开的箱柜,里头都没值钱,可能有值钱的地方,又被青云上了锁。

  他最后只能从哥哥衣柜里翻了几件半旧的绸缎衣裳和两件棉袄,先挑好的一身给换上了,其他的就找了块大包袱皮包起,又穿上了刘谢的官靴,戴上了刘谢的皮帽,还找到刘谢夏天时用的一把折扇,见上头的扇坠似乎是玉做的,值点儿钱,忙一把揪下了塞进袖子里,然后将折扇往腰间一插,对着铜镜照上半日,觉得很有富贵风度,出去了定然能威风一把,便觉得腹中也不象先前那么饥饿了。

  却说青云这边,原是恨刘明不干不净的,对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也会生出不良想法,决定要好好出口气,也顾不上刘谢会说,就依着的想法教训了刘明一顿。她本来以为,刘谢总会吃晚饭的,刘明顶多饿一顿,只能算是小惩大戒,刘谢了也不会怪她。谁刘谢一去不回,直到天色擦黑,仍然不见踪影,她向左邻右舍打听,才所有的衙役都不曾回家,显然还在衙门里忙着。于是她就纠结了,刘明那边,她到底要不要送饭去?

  大冷的天,院子里只有一个火盆,饿一顿就够难受了,饿两顿会不会出事?

  高大娘见她纠结,便对她说你要是担心,我给那人送些吃食就是了。他虽可恶,好歹是刘大人的,总不能真饿着他。”

  青云扁扁嘴,犹豫了一下,几乎就要点头,这时前院传来声音,却是曹玦明带着半夏与麦冬两个了。

  青云欢欢喜喜地和高大娘一起迎了出去,忙前忙后地给他们端热茶、烧炭盆。青云还说饿了吗?厨房已经做好饭了,我这就给你们拿!”曹玦明忙吩咐半夏随她一起去。

  他们离开后,高大娘便小声将今日发生的事告诉了曹玦明,末了道青姐儿是小孩子家脾气,也不管那人是谁,心里恼了,便将人饿了半日,想来刘大人了,他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