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好的。”司机纳闷的嘀咕,放慢了车速,试图从剩下的狭窄车道穿过去。

  当车子接近土方的时候,有名工人朝这边扬起了信号旗。

  司机只好停车,摇下窗户,冲走过来的工人吆喝:“怎么回事,伙计?”

  那工人不答话,探头朝车后座张了眼,突然抬手,乌黑冰冷的枪口,便抵上了司机的太阳岤。

  “上帝啊,这是怎么回事?这是真家伙吗,您可千万拿稳点儿!”司机惊的大呼小叫起来。

  那工人寒着脸,就说了两个字,“开门!”

  司机只好开了安全锁,另名“工人”立马上前,拉开后座车门,硬邦邦的命令展擎:“下车!”

  惊愕只有短暂的几秒,展擎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虽然不明白这伙人的身份目的,但不会做盲目的抵抗,更不会无谓的发问。

  他顺从的钻出车厢,依照要求,交出了手机,然后冷静的对那人说:“你们的目标是我,他只是名司机而已,也不是我的属下,放他走吧。”

  为首的“工人”使了个眼色,名同伙便扭住司机的胳膊,把块手帕蒙上他的口唇,司机呜呜挣扎了几下,便翻着白眼,没动静了。

  “放心,他只是晕过去而已,两个小时后就会醒来。”为首的“工人”沉声说。

  展擎点了下头,不再说话,大致看出些问题了。

  第,这伙人环节紧凑,动作熟稔,应该很有“经验”,且经过缜密的部署。

  第二,他们并非穷凶极恶,至少没有连累无辜,多半也不会要自己的命。

  他并不认为这只是桩普通的绑票事件,基于以上判断,心里已有些头绪。

  其中名“工人”吹了个响亮的唿哨,不会儿,从条岔路上,便驶出辆小型的厢式货车。

  车厢打开,展擎不等吩咐,便自行攀着车架,跃登上车厢,随意找了个角落,靠着坐了下来。

  他如此镇定“配合”,大出这伙人的意料,但彼此交换眼色后,倒也没有为难他,只留了两人,左右的盯着,便关上了厢门。

  周围的空间登时昏暗下来,看不见任何东西,摇摇晃晃中也失去了方向感,展擎固然很紧张,还不至于恐慌的失去思考的能力。

  手机虽然被收缴了,但手表上,装有枚微型的定位器,就是防止出现意外时,警方能够找到他。

  他和下属还有都有约定,如果长时间联系不上,他们就会有所行动。

  只不过,如果幕后的策划者,是“那个人”的话,他不敢保证,这招还会不会有效

  车厢时而颠簸,时而平稳,约莫开了近个小时,终于缓缓停下。

  车厢打开,展擎下意识的用手挡,但并没有预料中刺眼的光线,外头只比车厢里稍亮点点,只看得见扇卷闸门和两堵墙壁。

  这是间车库,完全不知道门外是什么地方。

  展擎不得不佩服对方的谨慎,连点点多余的信息,都不会给自己。

  车头那端也有扇卷闸门,拉开后,果然是个空荡荡的地下车库,那伙人押着他,穿过空地,来到辆电梯前,展擎注意了按下的楼层,37层,这样的高楼,在洛杉矶不算太多。

  电梯的速度极快,转眼就到了,踏出门后,展擎看见条长长的走廊,安静的除了点脚步声,再没有任何声响,走廊两侧每隔段,就站着名黑衣男子,全靠墙肃立,即便自己从他们面前走过,目光都没有丝动摇。

  到了走廊尽头,最后扇门前,为首的“工人”沉声喝令展擎“站住”,自己则上前,在门上很有规律的轻敲了几下。

  房门开了道缝隙,露出张中年男子严肃的脸,先看了眼展擎,便侧身相让,“请进吧,展先生。”

  他说的是字正腔圆的中文,语气中也没有明显的敌意。

  都到了这里,展擎反而很坦然,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眼前的空间开阔,布置也很简单,对面整面墙都是窗户,但拉上了厚厚的绒布窗帘,足够明亮的灯光下,桌椅茶几书柜和多宝格,全都是古色古香的中式家具和器皿,甚至墙上还悬了柄古铜色,结着如意长穗的中国剑。

  窗户边,名男子负手而立,身材挺拔,头发微白,身穿浅灰色唐装,仅仅只是个背影,就给人以儒雅沉毅随和威仪,如此矛盾,却又奇妙和谐的感觉。

  展擎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驻足,平静清晰的叫了声,“陆先生。”

  “展先生。”那人也转过身来。

  即便猜中了身份,但那人回首微笑间,还是令展擎吃了惊。

  他五十多岁年纪,方脸高额,充满了阳刚气息,却有着清秀的五官,气质十分奇特,令人见难忘,竟然是展擎从祖父珍藏的相册中,看过的那个人!

  但这点表情变化,也只是瞬间,便归于平静,展擎不想让这个意外,影响到自己接下来思维和行动能力。

  那人的眼中,似乎有丝赞赏之色,“展先生,你很聪明,也够胆识,请坐吧。”

  展擎也不推辞,依言落座,但还是忍不住,往那人脸上多看了几眼。

  陆先生淡淡笑,语气冲和的问:“我和文彤,长的像吗?”

  “不,容貌并不像,但很神似。”展擎终于明白,陆文彤那身桀骜不驯的意气,到底是从谁那里继承来的了。

  正如眼前这位陆先生,举手投足,言笑,无不透着友好,眼神却深邃犀利,周身更是辐射出股强大的气场,即使见多识广如展擎,也倍感压力,不敢长时间直视他。

  “呵呵,她不像我,像她的母亲。”陆先生亲自执壶,在展擎面前斟了杯茶,慢悠悠的说,“鄙人陆博翰,冒昧请展先生来,失礼之处,请多多包涵。”

  至此,展擎又生出个疑惑,这位陆先生,虽然是“道上的人”,但居所布置颇有格调,言谈举止也十分文雅,和陆文彤的教养,似乎不大匹配?

  第二百九十四章这场战争我赢定了

  ?第294章这场战争我赢定了

  6博翰手上略停,看了展擎眼,似乎猜出他的心思,低眉笑,“文彤的母亲,是我的外室”

  展擎“哦”了声,这个答案,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请喝茶,展先生”6博翰的语气中,有了些许苍凉之意,“我的名字,至今还在中国政府的通缉名单上,文彤的母亲,年轻时就是我的恋人,我逃到美国后,承蒙老泰山的照顾和栽培,才能有今天,我不能负他,就只能辜负文彤母女了,你遇见文彤的那天,正是她母亲的周年忌日,而我的夫人却在医院弥留,所以”

  往事凄清,令这位洛杉矶华人帮会的脑,语言也有些不畅,终究化作个伤感的叹息

  展擎明白了,那晚6文彤痛骂的“两个男人”,个是欧家浩,另个,就是她的父亲,这两个男人都辜负了她,所以才令她在特殊的日子里,如此的愤激,甚至不惜糟践自己来报复他们

  “展先生对文彤的种种好意,我心里有数,因此这些也不必隐瞒你”

  但这些往事,并不是展擎最关心的,于是他果断切入正题,“您强行让我到这里,不止是告诉我文彤的身世吧?”

  6博翰笑了笑,并不生气,反而很欣赏他的直接,也就直言不讳,“我想请展先生在舍下小住几日,等文彤完婚后,我定恭送你回国”

  展擎明白了,他是担心自己回国后,会破坏林逸峰和6文彤的婚事,所以才要强留

  “可是6先生,您确定,真要把文彤嫁给林逸峰吗?”想到后果,展擎难免有些激动起来,“我不相信,以您的能力,对他的所作所为,会无所知!如果您不相信,可以把我的手机拿来,里面有大量的证据!”

  6博翰端起茶杯,慢慢的啜饮着茶水,好像也在努力的控制情绪的平稳,当茶水饮尽,他又是声虽然轻薄,却尽显无奈的叹息

  “展先生,你还年轻,没有做过父亲,无法理解我的心情”

  “文彤前半生,您已经辜负她了,难道她的后半生,还要送到个伪君子的手中吗?”

  6博翰面颊抽,像是被说中了最不堪的心事,而无法逃避的痛苦

  “我希望文彤像个正常女人那样,结婚,生子,过着平凡快乐的生活林逸峰,我可以控制住他,而文彤的病,我无能为力!”

  他把茶杯重重的放回茶几,手掌用力的覆于其上,犹在微微颤抖

  展擎霎沉默

  无能为力

  这种感觉,他当然能够理解!

  即使拥有通天势力,无上财富,以及最最诚意的爱,也不敢轻易去赌,旦她过往的记忆被唤醒后,会出现怎样的后果

  因为那赌注,可能是6文彤的命!

  6博翰唯挚爱的女儿,自己唯深爱的女人!

  “展先生,现在您能够理解谅解我的选择了吧?”6博翰眼中,有歉意,也有希冀,“我很欣赏你的人品和能力,令祖父展若愚君,和我也有段深厚的渊源,如果可以,我自然希望文彤的丈夫是你,但是,她的心魔,只能依靠林逸峰来控制,而我,只能说抱歉了”

  说完,他果然起身,向展擎深深鞠躬下去

  “不,6先生!”展擎也拍案而起,“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但绝不赞同你的做法!这样能保证文彤生的幸福吗?如果你真心疼爱她,就该想尽切方法,去解除她的心魔,而不是消极妥协,这,这完全不该是您的行事风格!”

  6博翰在他当头棒喝之下,也怔了怔,但随即还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展先生,你没有见过她之前可怕的样子,我,我绝对不想再见到第二次!”

  “那好”展擎深深吸了口气,把情绪压制下去,眼神恢复了常的冷静,“您有您的做法,我有我的,对于心爱的女人,我的字典里,只有争取,没有放弃!”

  展擎说完,转身便走,但眼前人影晃,刚才为他开门的男子,魁伟的身躯已拦住去路

  “对不起,展先生,你必须留下!”和他样,6博翰的眼底,也只剩下不可动摇的冷酷,走到展擎面前,递过个信封,“这是我的赔礼,虽然只是投桃报李,但将来你会用得上的”

  展擎低头看了眼,坦然接过,他对里面的东西好奇,但并不意味着妥协

  “无论她结婚还是生子,我都会不放手,我坚信,文彤只有做我的女人,才会真正幸福,您要阻止这个结局,就只有让我永远消失,但您不敢,这场战争,我赢定了!”

  6博翰被他的气势震住了,最终只能略无力的挥了挥手

  “请吧,展先生”中年男子沉沉按上了展擎的肩头

  司机醒来后,马上赶回去,向欧天宇报告的情况,消息第时间传递给了昆仑集团的海外事业部,远在中国的展若愚也知道了

  昆仑的同仁提供了展擎身带定位器的信息,但诡异的是,每回警方赶到该地总是人去楼空,似乎对方总能比他们先步离开

  展家不仅没有收到任何勒索电话,每天展若愚的电子邮箱里,还会收到展擎的起居照片,表明他仍然安全,还得到很好的招待

  然而,为了不过早内部引起震动,从而给公司带来不好的影响,展擎“失踪”的消息,暂时被压下了,只有詹若愚展拓吴非凡和陶书源等,有限的几人知道

  在展总裁“脚踝不慎骨裂,必须暂留美国治疗”的日子里,在吴非凡的大力推动下,董事局研究决定,由总裁助理陶书源,暂时代为主持昆仑传媒的日常事务

  6文彤依然每天准时上下班,努力完成每项工作,倍加珍惜作为昆仑员工的有限日子,得知展擎“病了”,她非常担忧,很想从陶书源那里,获取些消息,但每每被他鄙夷的眼神碰,到嘴边的话只能默默咽回肚子

  她也想跟展拓打听,可是自己连结婚的事,都瞒着他们兄弟俩,这会子有什么颜面,什么立场向他开口?

  幸而在万分煎熬的日子里,总算还有好消息传来,龙非的情况天比天好,手脚稍稍能动,也能根据别人说的话,用面部表情做出回应

  6文彤告诉龙非,自己即将结婚的消息,觉他眼睛异样的明亮,仿佛要燃烧起来般,但她和顾思瑶,只是单纯的理解成,他很激动,他想早点好起来,参加她的婚礼

  1/

  第二百九十五章威风凛凛的代总裁

  ?

  大早刚到办公室,人还没坐稳,宋佳君桌上的电话就响了,她赶紧接了,唯唯诺诺了阵,结束通话后,犹自瞪着眼睛拍胸脯,不住的说:“吓死宝宝了!”

  “什么事啊,大惊小怪!”坐在背后的章,拿签字笔敲了敲她的脑袋。新匕匕奇新地址:

  “陶助理说,会他外出签约,要我随行伺候着。”

  “哇,他又翻你牌子呀?这礼拜都第二回了,以前展总在的时候,都是叫文彤的!”

  章离陆文彤比较远,签字笔便敲上了工作位的隔板,提醒她注意,后者笑了笑,没有搭话。

  的确,在这个多星期里,她几乎都没有离开过办公室,展总不在,休息室不用收拾了,而泡咖啡,送邮件,传递公文则律豁免,或者交给别人,更别说出外勤的机会了。

  总之,就像因为改朝换代,而由宠妃下子被贬到了冷宫。

  陆文彤并不在意,陶助理对她表现出反感,也不是天两天了,再说反正不久之后,就要辞职离开昆仑。

  唯还在意的,是展擎的“病情”,到底怎样了,或许等他回来,她人已经不在了

  放下电话后,陶书源往总裁大位上靠,踌躇满志的笑了,坐在这里,果然整个人的感觉都不样!

  记得大学时候曾学过句诗,“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深切感受并赞同。

  展擎比自己强的,不就是煊赫的家世和财富吗?

  有朝日机遇在手,自己只会做的比他更好!

  他的兴奋不仅来自“机遇”,而因为再过个小时,就可以见到吴睿懿了!

  那晚之后,就没有联系过,他不敢贸然打电话,因为没有把握会被她接纳,还是拒绝,更不想让她觉得,自己是在用那晚的事,对她进行某种胁迫。

  但今天不样了,他可以名正言顺,威风八面的前去见她,代表昆仑传媒,就影视城景观设计的合作项目,正式与吴睿懿的团队签约!

  九点整,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陶书源学着展擎的样子,威严沉稳应了声,“进来。”

  进门的是秘书宋佳君,他看了她眼,露出满意的笑容。

  挑选她随行,是有理由的。

  宋佳君年轻朝气,充满时尚感,但论美貌程度又不如陆文彤,自然也及不上吴睿懿,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个更漂亮的女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带这样位秘书去,他有足够的面子,又不至于惹来吴睿懿的不快。

  “陶先生,材料都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吗?”宋佳君向陶书源欠身汇报。

  “通知司机了没有?”

  “车子已经在楼下等候了。”

  “唔,你先打个电话,通知对方。”

  “是,陶先生。”

  宋佳君不敢有丝怠慢,因为不止是她,几乎所有同事,都觉得这位“代总裁”跟从前,有些不样了,不再那么随和亲切,似乎在刻意的学展总。

  但展总令人仰视,而他只是单纯的叫人畏惧,疏远。

  半个多小时候,陶书源和宋佳君起,进入了吴睿懿的办公室。

  “睿懿,你好。”他主动伸出去手,同时悄然打量她。

  她消瘦了,但优雅高贵美丽如故,冷傲似乎也依然如故,见到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陶先生亲自登门,有劳了”,握手也是稍碰触,马上放开。

  陶书源的心有点发凉,难道那天晚上的事,非但不能改变彼此的关系,反而使她越发疏远自己了吗?

  宾主双方坐定后,吴睿懿的秘书便送上待签文本,实际上所有条款在展擎手上,就已经议定,他还是貌似专注的从头到尾看了遍,希望能给吴睿懿以认真稳重的印象。

  尽管十分不甘心,但陶书源不得不接受个事实,那就是为了博取吴睿懿的好感,学习展擎的有点,是最好的捷径!

  “我没有意见,睿懿你呢?”看完文本,他又征求吴睿懿的意见,以示尊重。

  “嗯,我也没有。”吴睿懿点了点头。

  秘书忙把待签文本,分别在二人面前打开,宋佳君也赶紧送上水笔给陶书源。

  签约仪式简单明了的完成,当二人的手再次握在起时,陶书源稍稍用上了点力气,低声问:“睿懿,方便聊两句吗?”

  办公室里除了他们,还有包括秘书见证人在内的五六个人,如果当场说不行,未免太不给陶书源面子,也显得自己不近人情,吴睿懿犹豫了下,还是点头了。

  “各位辛苦了,请到隔壁待客室喝杯茶吧?”她的秘书也很机灵,马上把大家支开了。

  办公室里静了下来,气氛略有些古怪。

  “坐吧。”吴睿懿客气之中,带了些许冷淡。

  陶书源重新落座,双手局促的互握,低头思忖了下,再抬头时,眉目已是派温柔关切,如他的语气。

  “睿懿,这阵子你还好吗?”

  “嗯。”吴睿懿顿了顿,又加了句,“谢谢。”

  她看上去,并没有多少谈兴,而且刻意表现出疏离,陶书源不禁苦笑,“睿懿,我是真的关心你,你不必这么客气。”

  “朋友们关心,我也是真诚感谢。”吴睿懿并没有因为她这句话,表现出更多的热情。

  “可是,我们不止是,是普通朋友吧?”

  喜欢的女人近在咫尺,偏偏副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气,明明已经做过最亲密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