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仍心有余悸。

  “放心吧,虽然无法完全清扫这些闲言碎语,但我会尽量让它们少见光。”展擎安慰她,同时松开了水瓶。

  他收手的霎,吴睿懿的肩膀陡然震,仿佛突然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勉强用不稳的声线,低低说:“谢谢你了。”

  “抱歉,是我安排的不够周到。”展擎道歉。

  今天去探望陶书源,他已经尽量低调谨慎,无奈资讯爆炸时代的狗仔,无论是灵敏度和战斗力,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终究还是百密疏,连累吴睿懿遭到围攻。

  “我先送你回家吧?”见她半晌不说话,展擎又问。

  吴睿懿依然沉默,神情已不像刚才那么慌张无措,似乎疲惫的不想说话,又像在很认真的思考问题。

  展擎不想打扰她,提起手刹,发动了车子。

  “展擎。”吴睿懿突然叫他。

  “嗯?”展擎也不动声色的应答,不想再对她有任何刺激。

  “那个人,我是说,酒会上的那个人!”她手里的塑料水瓶,咔的声响,展擎惊讶的在她脸上,看到丝坚定的神色,“他,他的确是我在英国时的同学。”

  “哦。”展擎略作回应,表示他在听,但并不是很有兴趣。

  他不太明白,吴睿懿为什么突然会提起这个人。

  “他,他很有才华,在圈子里颇有名气,刚到英国的时候,我的确是,是很欣赏他,成为他组织的沙龙的员,后来,后来”

  尽管努力克制,让自己表现的够镇定,吴睿懿胸口仍剧烈起伏,气息仿佛随时会断掉样。

  “你不必说了”展擎说。

  他多少有些怜悯她,而且对这个话题点兴趣都没有。

  “不,我要告诉你!”吴睿懿出乎意料的执着,“后来,我们是在起过段时间!但是,在我回过之前,就已经分手了,我跟他说的很清楚,我们并不合适,是他不肯放过我,硬追到中国来的!”

  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展擎的心情毫无波动,整件事情他也不关心,本身就没有曲折可言,正如展拓混在起的那帮所谓艺术家,在感情和关系方面,直都挺模糊混乱。

  “怎么,你不相信吗?”见展擎无动于衷的样子,吴睿懿急切的问。

  “嗯,相信。”他神情淡漠,总算是点头了。

  在他心里,还有后半句话,“但是,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然而这种情形之下,并不适合当着吴睿懿的面说出来。

  “那,就好”她终于展颜而笑,脸上现出些许羞涩的红润。

  “送你回家吧?”急于送她回家,因为还有要紧的事要处理。

  “你能不能带我去哪里平静静,现在我不想回去”

  “那,好吧”

  展擎无奈,只好开着车,驶出市区,沿着海边兜了半个多小时,并应吴睿懿的要求,打开车子的敞篷,让她尽情的在清凉的海风中,放松心情。

  可是展擎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了,吴睿懿坚持要向他澄清过往的情事,莫非是接受了长辈的安排,和媒体的起哄,拿自己当“男朋友”看待了?

  这真是件不太妙的事。

  他跟展拓不同,感情问题上,从来不玩暧昧,更不喜欢拖泥带水,换作其他女人,他绝不会假以辞色,可偏偏是吴睿懿,连祖父都站在她这边,为了所谓两家关系和公司高层的团结。

  诚然这点,他绝对不会妥协,不会拿感情做交换任何利益的筹码!

  但需要把握拒绝的时机,还有方式

  如所料,展擎送吴睿懿回去,正巧吴非凡在家,见到他和女儿在起,大喜过望,非挽留小坐喝茶,全家上下热情的不得了,简直拿他当准女婿看待了。

  展擎勉强敷衍了会,便找借口坚持离开了。

  出了吴家,他立刻打电话给公司负责公共关系的总监,尽快联络并监控各个媒体,防止今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扩散。

  来他不想吴睿懿的名誉受损,二来更不愿意自己和她总是“被情侣”。

  陆文彤离开后,当然也没有跟林逸峰在起,她原本决定,还是回去关上门,认认真真的恶补会议记录,这星期以来,她在陶书源的指导下整理过些,但正儿八经的现场记录,还是头遭,当着那些个总裁总监的面,可千万不能怯场出错。

  尽管跟展擎之间,感情上是有点儿糊里糊涂,可在工作问题上,他可没跟自己含糊过,而且越是这样,在工作上越要用心,向所有人,包括他表明,她能胜任总裁秘书,凭的是努力和本事,而不是其他什么东西!

  可惜,她匆匆吃过午饭,屁股刚在书桌前坐下,手机就响了,来自无聊人士——顾思瑶。

  这个时候打来,多半就是捞自己压马路,然后找个地方闲磕牙,话题除了她的明星梦,就是泡龙非,有空的时候不妨陪陪,现在可是点时间和心情都没有!

  陆文彤故意不理睬,任手机响到没声,原本以为顾思瑶就此放弃,没想到她异常执着的打个不停,完全没法集中精神学习。

  “喂,大小姐,你到底想怎样?”无奈之下,陆文彤只好接听了。

  “文彤,我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对她故意不接自己电话,顾思瑶不仅没有半点不高兴,语气反而异常的兴奋。

  “你中五百万了?”

  “嗐,五百万算什么!”

  “咦,这么大口气?”陆文彤不觉也被勾起了好奇心,“难不成,龙非接受你的表白了?”

  “还没有”

  “那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你别打岔呀!”顾思瑶简直是用叫嚷的,把听筒震的嗡嗡作响,“听着,我通过艺人培训班的首轮面试了!”

  “培训班?你是说,我们公司做的那个?”

  “对!文彤,快帮帮我,有没有第二轮面试的内幕消息透露?我们很有可能成为同事哟,说不定将来我成名了,就聘你当经纪人,好不好?”顾思瑶叽叽咕咕的越车越远。

  赫?不是吧,思瑶她居然可以通过首轮面试?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陆文彤满脸的不可思议,她原本完全不拿这件事当事,只当是顾思瑶的白日梦。

  成名赚钱娶龙非——现在看来,这白日梦,还真不是点点变成现实的机会都没有?!

  第百五十三章终于看清楚他的脸

  ?“搞定!”陆文彤啪的合上记录本,信心满满的站起来。

  花了下午加晚上的时间,她不仅学习了会议记录的理论知识,还从网上下载了会议视频,做模拟练习,总算敢保证,明天定不会出错!

  哎,有点饿啊,虽然坐着没怎么动,可脑力劳动完全不比体力劳动轻松,晚餐又是胡乱吃的,这会子肚子又是瘪瘪的了。

  不行,物质决定精神,特别明天还有大事要干!

  陆文彤打开冰箱,不错,有包速冻鱼丸,青菜和鸡蛋也还有剩,股脑儿全拿出来,到在锅里热乎乎的煮了大碗。

  滋味是不错,可是吃到半饱之后,种类似空虚的感觉又浮上心头。

  专心学习的时候不觉得,这会子夜深人静闲下来了,反而感觉寂寞了,要是逸峰龙非思瑶,哪怕是刘蕙蕙在身边都好,起热热闹闹的去吃顿夜宵!

  哎,要说这个周末,过的真是没意思。

  逸峰临时要开会,思瑶倒是说过庆祝,又被自己给推了,展拓陪简素儿登山,而展擎

  去去,跟他才没关系,他总裁大人就是闲着,也没道理陪个小秘书!

  陆文彤赌气的抄起勺子,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东西,囫囵填饱了肚子,迅速洗澡刷牙,把自己丢铺,给林逸峰发了条短信道晚安,便钻进了被窝。

  她原本想着早睡早起,养精蓄锐,在明天的例会上漂亮的完成任务,可关灯之后,闭上眼睛,脑子非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更加活跃,白天里发生的事纷至沓来,轮番浮现。

  嘴唇上麻麻的,痒痒的,好像几只顽皮的小蚂蚁在爬,不小心亲上他下巴时,那双明亮而幽邃的眼睛,此刻仿佛就在黑暗中看着她,寂静中心跳的声音连自己的能听得见。

  情不自禁的抬手探向唇间,却蓦的触及片烫热,惊碎了脑海中温柔的片段,取而代之的,是他断然松手时,冷静的不带丝涟漪,点温度的眼神。

  “讨厌死了!”

  陆文彤恼火的嘟哝了句,把被子盖过脑袋,不知是在骂自己,还是黑暗中的那个人。

  深呼吸,数绵羊,背圆周率,什么法子都用尽了,在床上辗转发侧近个小时,总算勉强睡着了。

  今晚的月色很好,穿过半透明的纱帘,照着她并不安宁的睡颜,长睫轻轻的抖动,眉心拧了个小小的疙瘩,手臂在虚空中挥了下,似乎在驱赶着什么。

  梦境中的陆文彤,似乎还保持着点点意志,可惜,却奈何不了那个执意缠上来的男人。

  “宝贝,到我这边来”

  他抚摸她,亲吻她,声声的呼唤她,仿佛知道她的寂寥心事,火热的身体,有力的拥抱,仿佛比任何次梦境都要真实!

  别来,别来,明天我有很要紧的事,千万不能折腾了!

  她在他怀里不安的扭动着,却分不清,究竟是试图摆脱他的禁锢,还是像让这种感觉,更加真实点!

  “不用怕,交给我吧”

  他的吻时轻时重,游遍她的全身,如盛开的花瓣,温柔的落在肌肤上,又像粘滑的毒蛇信子,狡猾的逗引,每次吮吸,每次舔。舐,都让她感觉,是施加在了每个毛孔,每根神经,都会引发身体到灵魂,无法遏抑的战栗。

  这,真的是梦境吗?

  为什么真实的令人恐惧,又无法抗拒,残留在梦中的意志力,完全成了多余的东西,反而在试图和他对抗间,引发了更深更强烈的欲念。

  正当她准备放弃时,他又突然停在了那里,手指深深浅浅的,是叫人最难以忍耐的位置。

  “你确定,可以吗?”今晚,他似乎格外话多。

  “少罗嗦!要就快点,我最讨厌光说不练的男人!”

  “真是傻孩子。”他低笑,“不过,现在,已经不能后悔了”

  “你说谁是孩子?”她赌气的臀部往上挺,完全吞没了他的手指,却将声痛楚的呻吟,硬压在了口中,倔强的不让他知道。

  “痛吗?”他还是敏锐的觉察到了。

  “哈哈,怎么会?我经历的男人里面,比你厉害的多去了!”

  哇哇,不是吧!

  即使是在半梦半醒间,陆文彤也被自己吓到了,她怎么可能如此暴躁,如此狂野?

  那个说着恬不知耻的话,大胆放浪的近乎自暴自弃的女人,仿佛就是自己,有仿佛只是隔空看见的另个陌生人!

  然而,感觉的体验却是样的真实。

  “呵,是吗”

  受到挑衅的男人撤出了手指,湿湿滑滑的划过她的胸腹,脖颈,再探入她的唇间,强迫她品尝自己的味道,却在她反感的扭头之际,强而有力的贯穿了她的身体!

  “啊——”她依然倔强,口咬上他的肩头,释放那从未经历过的剧痛!

  “啊——”陆文彤从床上惊坐起来。

  她直无法抗拒的梦境,在前所未有的真实状态下,突然中止了。

  沉沉的昏暗在消失,飘荡在视野中的,是温柔如水的月色,足以让她看清这是现实,是她最熟悉的空间。

  可是,陆文彤的眼底,却涨满了惊恐之色。

  因为在暗与明,梦境与现实切换的瞬间,她的眼前,突然浮现了张脸,那个始终藏在黑暗中的男人,在消失的刹那,第次让她看清了他的脸!

  展擎?!

  陆文彤正在经历着记忆中,从来没有过的可怕的事情。

  无数次跟她在梦境中纵情欢爱,恣意颠倒的男人,完全掌控了她的身体,甚至影响到她灵魂的男人,竟然是展擎!

  陆文彤眼镜直勾勾的瞪着虚空,那张脸已经消失了,朦朦胧胧看见的,只有桌子柜子妆台

  她手足无措的在床头柜上阵乱摸,终于按亮了台灯,切都回到了现实,可极致震撼的感觉,依然横亘在胸口。

  是他?是他?

  怎么会是他?不不,这不可能!

  这种难以启齿的梦,从两三年前就开始做了,而第眼见到展擎,也就是两个月前,白鹭洲大酒店的电梯口吧?

  镇定,镇定,没什么好怕的,肯定是哪里弄错了。

  对了,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概今天不小心花痴了他几下子,才会这样的。

  反正也没有做成,说不定跟那个梦没关系,没事,没事,睡觉吧!

  勉强给了自己个解释,尽管梦中还有些细节,也强迫自己不去细想,陆文彤索性不关台灯,留着屋子光亮,开始第二轮自我催眠的过程。

  第百五十四章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早上,陆文彤被手机闹铃惊醒,从床上猛的坐起来,抱着沉甸甸的脑袋,发了好会儿,才缓过劲来。

  脑壳发胀,太阳岤抽抽的,明显就是没睡够的后遗症。

  气死了,白瞎了昨天那么努力准备,全赖梦里的那个男人!

  像每个春梦的夜晚醒来后,状态不佳时胡乱抱怨样,陆文彤又在咒骂她的梦魇情人。

  不过,这回略有不同,昨晚的“那个男人”,是有名有姓有脸蛋的,他是个叫做展擎的绝代帅哥,所以,她绝对不承认他跟“那个男人”是回事!

  在梦里和个幻影乱搞,跟现实中的男人,完全是两码事,后者性质可要严重多了,尤其对象还是自己的上司,别人的未婚夫!

  “只此次,下不为例,这只是倒霉催的碰巧而已!”陆文彤嘟哝着替自己撇清,为了不让这个想法继续,她毅然掀开被子,跳下床来,迅速到浴室梳头盥洗,把自己拉到清醒的状态中来。

  然而,站在镜子前面,拉下睡衣的肩带,正准备换衣服时,她不禁又愣了下。

  手指碰到的那个地方,是玲珑的锁骨末端的位置,记得昨晚梦里,自己在展不是,在他的这个地方,狠狠的咬了口?

  而在总裁休息室里,听展擎胡编乱造他们的“过往”,好像在这里,确实有个疤痕,她还他按着,亲自用嘴巴感受过

  哇!这根本只是个巧合,要不就是灵异事件!除此绝对没有第三种可能!

  陆文彤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匆匆逃出浴室,再不敢看镜中自己的身体,手忙脚乱的换过衣服,也没心情做早餐了,用牛奶和速冻小馒头混个半饱,原本想仔细化个漂亮的职业妆,也是随便涂抹几下了事。

  可恶,以为做好了完全准备,以为今天会以最好的状态打好漂亮仗,结果全被“展擎”破坏掉了!

  所幸她出门后,路上车程还算顺利,在前台打卡完毕,进入办公室,有四位年轻的女同事到了,可她们全都扎在个工作位,四个脑袋挤在起,不知道在电脑前看什么,叽叽喳喳的窃窃私语。

  “看什么呢,这么热闹?”陆文彤也是个好奇心强的,忍不住凑了过去。

  “快来,快来,文彤,最新出炉的大新闻!”其中位女同事冲她招手,明明很兴奋,又只敢压低了声音叫唤。

  “什么大新闻?啊!”陆文彤也加入了第五个脑袋,却在看清了电脑屏幕上的画面时,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屏幕上花样拼贴的各种照片,不就是展擎和吴睿懿?

  看服饰,看背景,应该就是昨天在医院发生的时,怪不得说是“新鲜出炉”的,这又是怎么回事,自己也是起去的,为什么不记得有这些场面?

  “怎么样,怎么样?展总是不是帅爆了?可惜唉,在公司是看不到了,他这副打扮,大概只肯在吴小姐面前吧”

  陆文彤前头的女同事,趴在电脑前叹了口气,那花痴幽怨的样子,就差没上去舔屛了。

  这算什么?姐可是连他光着身子都看到过!

  陆文彤又豪气,又不屑的腹诽了句,分明又飘了丝酸溜溜的味道。

  不得不承认,照片中紧紧拥在起的展擎和吴睿懿,真是又养眼,又刺眼。

  怪不得他们昨天让自己先走,原来,接下来还安排有只属于他们的节目

  咦,好像又不太对,他们为什么看上去个很生气,另个很害怕的样子?

  “喂,你们说,展总和吴小姐是不是好事近了?”

  “他们结婚的话,会给公司每个人,都发个大红包吧?”

  “也许会有双份呢!展总发个,吴总再发个,那真是美翻了!”

  “才不要,我宁可没红包,也不想展总这么快结婚”

  “拉倒吧,他就算不结婚,你还不是连正眼都不敢瞧他下?”

  “说的好像你敢样!”

  几个女孩七嘴八舌,互相取笑,闹成了团,只有陆文彤,呆呆的看着屏幕,心中百味杂陈。

  这时,门口传来个威严的声音,“大早的吵什么?再有五分钟就到上班时间了,还不快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哎哟,主任来了!”

  见到脸不满的张雅媛,女孩子们登时作鸟兽散,陆文彤脖子缩,低调的走向自己的工作位。

  “文彤?”叫她的时候,张雅媛的表情和声音明显柔和多了。

  “主任。”陆文彤只好站住了。

  “陶助理请假了,我要先去准会议准备,会儿你跟展总起下去。”张雅媛特别提醒她,“电脑录音笔,还有纸笔,记得都带上,该怎么做,陶助理都跟你说过了吧?br/>电子书下载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