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先放着,会儿您想吃了,再让那群小护士服侍您吃。现在,再给您看件有趣的东西!”陆文彤把八音盒从袋子里拿出来,故作神秘的在陶书源面前晃了晃。

  “是什么?”陶书源也兴致勃勃的样子。

  “这个特别病房挺好,够大,够亮,就是少了点儿音乐和色彩,所以啊——”陆文彤在陶书源的鼻子下,突然打开了盒盖,“我给您带来了这个!”

  个身着天鹅舞裙装,面目生动可爱的金发赛璐璐娃娃,突然从盒底弹出来,伴随着滴滴答答的悦耳音乐,在镜面的台子上悠悠滑行。

  不同于般的八音盒娃娃,她在滑行的同时,会变换舞姿,眼睛还眨眨的,煞是好看。

  “咦,这个倒挺有意思,你哪里买的?”这个八音盒确实少见,尽管略显幼稚,还是吸引了陶书源的目光。

  “怎么样,有趣吧?这下病房里就不那么清静了,如果您玩腻了,出院的时候,还可以送给那群小护士,保管她们喜欢,嘻嘻!”陆文彤得意洋洋的说,不知道在哪里按了下,跳舞娃娃竟然小嘴张,伊呀呀呀的唱起歌来。

  展擎原本对这些女孩子的玩意完全不敢兴趣,见陶书源和陆文彤头碰头,看的眉飞色舞,谈笑风生,不觉也俯下身,凑近了观看。

  “这个是上发条,还是用电池的?”陶书源问。

  “都不用,充次电可以玩好几天,她会唱二十几首歌呢,中英文都有,在这里切换——”陆文彤把盒子转向陶书源,又在侧面找到个按钮,摁了下去。

  没想到,她刚摁下去,跳舞娃娃就扑的栽倒在台子上,手脚乱动,嘴里还在唱歌,模样可笑极了。

  “呀,怎么回事?”

  “哈哈,躺着唱歌,我还是头回见到!”

  “不是吧,我昨晚刚买的!”

  陆文彤着急又扫兴,把八音盒拿起来,愁眉苦脸的查看,她身后的展擎忍俊不禁,鼻腔里漏出声闷笑。

  这声闷笑传到陶书源和陆文彤耳中,都吃了惊,前者才发觉他也在凑热闹,后者则条件反射的转头,结果嘴唇不偏不倚的,正好亲上了展擎的下巴!

  那双深邃明亮的眼睛,离她不过半尺,里头清清楚楚映着自己的影子,嘴唇上微刺的感觉,也样非常真实。

  陆文彤几乎吓傻了,也不知道要后退拉开距离,结结巴巴的说:“展总?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您在背后”

  真是要命啊,这么主动的送上去个吻给他,还是当着他陶助理的面,简直要羞死人了!

  而且,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另个发现,才令陆文彤真正觉的,她要完蛋了!

  站在病房门口的那个女人好像是传说中展总的未婚妻!

  “没关系。”展擎若无其事的站起来。

  不过,很快他和陶书源,都发觉陆文彤的不对劲,顺着她的视线扭转僵直的方向,看见了依门而立的吴睿懿。

  “吴,吴小姐?”陶书源喜极惊呼。

  展擎的眉心则不易觉察的微微蹙,叫了声“睿懿”,既不冷淡,也听不出特别的感情。

  “真巧,我也是来看陶先生的。”吴睿懿款款走进来,把带来的果篮放在床边,对展擎说,同时也向陆文彤点了下头。

  她面上带着矜持的微笑,好像并没有看见刚才那幕。

  然而,陆文彤敢打赌,她转头的瞬,迎面碰上的,是吴睿懿冰棱似的目光,能直冷到她心里去!

  “不敢当,不敢当,吴小姐快请坐。”陶书源赶忙要下地来。

  “不用客气,陶先生您还是歇着吧。”

  吴睿懿作势要去扶他,陶书源只好惶恐的坐在原处,忙拜托陆文彤,“文彤,你给吴小姐倒杯水。”

  “啊?是是!”陆文彤这才想起来,在这堆人里头,自己的“地位”的确最低,理所当然要端茶倒水。

  “吴小姐,您这边坐。”她倒了杯水,很知趣的和刚才展擎喝过的那杯放在起。

  “谢谢。”吴睿懿在沙发上坐下,展擎稍有犹豫,还是跟着在她身边落座了。

  第百五十章他不会是暗恋她吧

  ?展擎不说话,吴睿懿不说话,陆文彤坐到墙边的位置去了,气氛似乎有点儿古怪,陶书源干咳了两声,打破过度的安静。

  “吴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点小伤,还让您专程跑趟。”

  “没什么。”吴睿懿低眉笑,矜持中不乏温婉,“陶先生也是为了替我解围,才受的伤,我都还没有向您致谢。”

  谈及前天晚上发生的事,她的态度平静坦然,看上去不仅问心无愧,似乎视频以及那些不堪入目的评论,对她并没有造成多大影响。

  陆文彤不禁有些佩服吴睿懿了,这事要摊在她自己头上,绝对做不到如此镇定。

  展总也是样的,哎,外界都说他们是对,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哪里哪里,吴小姐太客气了,我是展总的助理,这种场合,应该的,应该的”看到吴睿懿,陶书源满心欢喜,又带着点惶恐,尤其当着展擎的面,表现的有些不自在。

  展擎不知是觉察到这点,还是有意避开吴睿懿,陪她小坐了会,便站起来,“你们聊吧,我去跟主治医生沟通下。”

  “谢谢您了,展总。”

  “没什么,我也想了解下你出院的时间。”

  展擎离开时,陆文彤下意识的屁股抬,就想跟他起出去,幸好及时省悟过来,坐回去后,偷眼瞧陶书源和吴睿懿。

  她偷觑他们,原本是为了害怕刚才自己的反应,有没有被觉察,不过很快的,她又有了更有趣的发现。

  展擎走出病房后,陶书源的表情坐姿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似的?

  他搁在大腿上的双手,不安的绞着手指头,以往温雅和煦的笑容,怎么看怎么不自然,低着头,偶尔翻起线目光,在吴睿懿脸上碰,马上又垂下去,伴随着耳边的两片酡红。

  奇怪了,陶先生可是不管什么场面,都能落落大方的人呐,怎么当着吴小姐的面,扭扭捏捏的,活像个大姑娘?

  难道说,他对吴小姐

  哇,不会吧!

  陆文彤赶紧闭住嘴巴,生怕掉落丝动静,双眼睛却瞪的又圆又亮,越发好奇的观察起眼前二人来。

  吴睿懿关切,但并不过分的询问陶书源的伤势,并再三致谢,嘱咐他好好休养,而后者分明惊喜交集,却有努力克制,甚至语言不畅的模样,让陆文彤越来越怀疑,陶书源是不是暗恋着吴睿懿?!

  这点发现,令她有点兴奋,但很快就被同情取代了。

  她略忧伤的看着陶书源,心想还是不要被猜对的好,否则个总裁助理,竟然喜欢上极有可能变成总裁夫人的女人,将是多么的无望

  哎哎,肯定是我猜错了,要不然陶先生也太可怜了!

  陆文彤正在胡思乱想,突然感觉视野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入侵,精神陡然紧张起来,才发觉吴睿懿的冷冽的眼波,似是无意的从她脸上扫过。

  糟糕,千万别被她看出来,我正在编排他们的八卦

  “陶先生,您要不要吃点儿水果,吴小姐带来的水果,看上去很不错哟!”陆文彤赶忙起身张罗。

  “哈哈,文彤你忘了么,我说过才吃了大盘的水果。”

  “啊,对不起”陆文彤不禁暗骂自己,心虚个什么劲,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

  “对了。”陶书源想起件事来,先向吴睿懿表示了谢意,“吴小姐,我今早接到您那位朋友霍先生的电话,说是展总拍下的作品,明天会送到公司,还有您赠送给我的那幅画,真是非常感谢!”

  “客气了。”吴睿懿淡淡笑,“我应该感谢展总和陶先生的大力襄助才是。”

  陶书源神色赧然,“哪里,出力的是展总,我什么也没有做,也没有能力”

  “陶先生太谦虚了,展总也说过,您很有能力,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真的么?”

  “当然。”

  吴睿懿不知道是法子内心的褒奖,抑或仅仅是客气,可陶书源看她的眼神,简直就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吴小姐”,连陆文彤看在眼里,都觉得未免崇拜过了头,有点点起鸡皮疙瘩。

  “文彤?”

  她突然听见陶书源叫自己的名字,赶忙应答,“陶先生有什么吩咐?”

  “哈,这里是医院,别像正式上班的样子。”陶书源不禁失笑,“明天吴小姐的作品送到的时候,你让张主任安排下,妥善布置到展总的办公室。”

  “是,我记下了。”陆文彤不得不感叹,陶先生人缘好,真不是没有原因的。

  甭管他是不是喜欢吴小姐,至少这手讨好未来总裁夫人的功夫,做的实在是高明。

  想到意中人天天都盯着自己的作品看,这位吴小姐的心里,肯定是美翻了!

  果然,对于陶书源的安排,吴睿懿只是落落大方的听着,并没有推辞的意思。

  这时,展擎回来了,身边陪同着陶书源的主治医师。

  “咳咳,展总,罗医生?”转眼间,陶书源已收敛了激动,表现出往常的平和谦逊。

  “陶先生,您真是遇到了位好上司,展总对您非常关心。”罗医生笑着说。

  “当然,当然,展总对所有的员工都很好。”

  “整个楼层的护士也说,陶先生是她们遇到的最好的病人。”罗医生开玩笑说,“可惜的是,您下周五,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吗?太谢谢您了,罗医生!”陶书源很高兴。

  “下周五吗?那陶先生不就能赶上,赶上”

  陆文彤原本是想说,“不就能赶上董事长的家庭聚会”,因为在她看来,自己和张雅媛,是代表整个总裁办,接受董事长邀请的,既然陶助理出院了,怎么也比自己有资格,去的人该是他吧?

  然而,她刚开口,马上被展擎两道视线扫过来,登时喉咙噎,后半截话越来越小声气弱,最后讪讪的低下头去。

  陶书源是何等有眼色的人,自然心领神会,更不会追问。

  几人又交谈了会,吴睿懿便起身告辞,展擎也说要走,三人起下了电梯,陆文彤很自觉的落后两步,把并肩而行的机会,让给了他们。

  出了电梯,展擎走向停车场,吴睿懿却停下了,“再见,展擎,陆小姐。”

  “你另外有事么?”

  “我刚回国不久,道路不熟,是打车来的。”

  展擎想了会,欣然说:“起走吧,我送你。”

  “呵呵,那我不跟你客气了。”

  这种情况?陆文彤下子有些懵了。

  总裁要送未来的总裁夫人回去的话,自己个小秘书,不适合再跟他们呆在起吧?

  第百五十章谁没有花痴过几回

  ?算了,还是识趣点吧,这位吴小姐可是聪明剔透的人儿。

  “展总,吴小姐,那我先告辞了?”陆文彤保证自己脸上的笑容,非常符合名秘书的职业规范。

  “陆小姐住哪里,要不起走吧?”吴睿懿温和的问,但语意中,已经把自己和展擎看做方了。

  “不用,我和男朋友约好了,中午吃饭。”她随口胡诌了个借口。

  “哦?”吴睿懿的笑容更鲜明了,“那我们倒不好意思妨碍你了,祝玩的开心?”

  呵呵,她说的是“我们”,看来,自己的决定果然是对的。

  陆文彤胸口闷闷的,向展擎和吴睿懿欠了欠身,“再见,展总,再见,吴小姐。”

  “再见。”吴睿懿还很给面子的,抬起纤纤玉碗摇了摇。

  “等下!”

  陆文彤转身,才迈出步子,忽然手腕紧,被人扼住了用力带,她愕然回头,迎上的是展擎似有怒意的眼睛。

  他在生气吗?他为什么生气?因为自己丢下他和吴睿懿起?

  刹那间,陆文彤的胸口暖流激荡。

  他想说什么?让我留下来,跟他们起走?

  不,我不能!

  他可以任性,我不能没有自己的自尊和立场!

  尽管内心强令自己要坚定,陆文彤的手腕已不觉有些许颤抖,她真是害怕,只要展擎再用点点力,再多点点坚持,她会不会就向他跨出那步?

  吴睿懿面上的笑容也有些勉强了,她的姿态依旧端庄大方,目光却落在展擎有力的手指上。

  他为什么把她抓的那么紧?为什么我每次看见他,身边都会有她的影子?

  他们之间,仅仅是总裁和秘书的关系吗?

  三人各怀心思,短暂的胶着中,似乎彼此都度过了十分漫长的艰难时光。

  终于,还是展擎先松了手,眼中的温度也很快散去,恢复了淡然的神气。

  “你替我转告林教授,那件事,先谢谢他了。”

  “展总客气了。”胸口的闷气扩散到喉咙,到口腔,化作陆文彤脸上的抹苦笑。

  不管这是否他的初衷,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样的表达,当着吴睿懿的面。

  陆文彤快步走远,努力让自己的唇角养成个快乐的角度,眼角的湿热感却越来越明显。

  怎么了?想哭吗?陆文彤,你这个矫情的傻瓜!

  跟他划清界限的是你,跟他摊牌说清楚的也是你,现在又表现的像个被抛弃的小怨妇!

  人家才是正牌情侣,你算什么?被总裁大人几口迷汤灌,就以为能上演女配逆袭的戏码了?

  现在被打脸,痛快吧?活该吧?

  陆文彤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通,总算不那么憋闷,眼泪也终于没有流下来,又开始安慰开解自己。

  这没什么,展擎活脱脱就是个妖孽男,是女人都很难免疫,吴睿懿还不是样?对他动心没什么可耻的,我又没做错什么,将来也不会做错什么!

  哼哼,中学时候,我也暗恋过学校的篮球队长,现在那家伙死哪里去了都不知道,谁这辈子没花痴过回两回的?展总裁在本小姐的生命中,也就是个匆匆过客!

  咦?我暗恋过篮球队长吗?他叫什么名字?长的什么模样?好像是有这个人,怎么又记不清了?

  脑子里片茫然,记忆似是而非,陆文彤困扰的抓了抓头发,心清没那么难受,脚下也走的更快了。

  陆文彤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完全没有发现,她才走出几十米远,从电梯间旁的楼道里,下子冲出七八名记者模样的男女,把展擎和吴睿懿团团围住了。

  陶书源在这家医院治疗的消息,终究还是扩散出去,尽管院方做了安排,还是躲避不了嗅觉灵敏,手段高超的狗仔队。

  他们躲躲藏藏的在这里蹲守,果然逮到了极有八卦价值的人物。

  在想要留下陆文彤的霎,展擎发觉了这些人的存在,才决定放她离开。

  没错,他最终的目的定是得到她,可在此之前,他必须先保护好她,尽可能不让她受到滋扰和伤害。

  “展总裁,吴小姐,你们是来探望陶书源先生的吗?”

  “你们起来,就表明酒会事件,并没有影响到二位的感情?”

  “展总裁,有传闻你和吴小姐之间,是出于家族和企业利益才联姻的,请问传闻属实吗?”

  “吴小姐,听说您在国外求学时,交往过好几位男性朋友,是这样吗?”

  记者们七嘴八舌的追问,问题个比个尖锐,有的几乎都把麦克风捅到当事人脸上了,吴睿懿低着头,嘴唇紧闭,言不发,面颊却已经泛白,脚步也有些虚浮不稳。

  “请让让。”展擎脸色沉。

  被他森然如刺的目光扫在脸上,的确会心里发怵,可这帮记者逮到八卦新闻,就像蚊蝇吸上了血,哪里舍得放弃?被展擎吓的安静了几秒,马上又围上来,叽叽喳喳的越发嚣张可厌。

  “展擎,怎,怎么办?”吴睿懿颤声问。

  她紧紧抓住展擎的衣袖,就像溺水者最后的生机。

  “不用怕!”展擎握住吴睿懿的手掌,示意她放松,同时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肢。

  这个亲密的动作的登时令记者们哗然了,纷纷举起相机,不停被闪光灯打在脸上,连眼睛都无法睁开的吴睿懿,只能把头埋在展擎怀里,感觉到他加在自己腰间,温暖而强大的力量。

  “闪开!”展擎就这样手搂着吴睿懿,另手护在她身前,大踏步的走出去,完全不避让前方的人和器材。

  “哎哎,别急啊!”

  “我的相机,相机!”

  他就这样仗着身高和气势硬闯出去,挡路者没有提防,被撞的七零八落,有的忙着捡东西,有的仍形状狼狈的紧追不舍。

  展擎全不理会,保护着吴睿懿走出住院大楼,进入停车场,径直上车发动,记者们见车子来势汹汹,纷纷惊慌的躲闪,眼睁睁的看着好容易守到的目标,就这样扬长而去。

  车子开出去老远,展擎才放缓了车速,从座位下拿出瓶水,递给瑟缩的抱着双臂的吴睿懿。

  “喝水?”

  “谢谢”

  吴睿懿的手使不上力,好几下都没有拧开瓶盖,展擎只好先停车,帮她拧开了盖子。

  “不用怕,他们不会追上来了。”

  “嗯”

  吴睿懿接过水瓶,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直拿不稳瓶子,水洒出来,湿了她的双手和衣襟。

  展擎托着瓶底,稳稳的送到了她的唇边,始终犀利镇定的眼神,终于有了些许柔和的意味。

  第百五十二章成名赚钱娶龙非

  ?瓶微凉的矿泉水,被吴睿懿喝下去近半,苍白的脸色才渐渐有了些血色,她抱着瓶身喘气,似乎对刚才排山倒海而来的围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