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脸蛋贴上去阵乱蹭。

  “哈哈,这种话,你有本事到他跟前说么?”林逸峰顺势在她鼓鼓的脸蛋上拧了把,忍俊不禁,“咨询没问题,不过请陆秘书转告展总裁,我的收费可不便宜。”

  听他口风松动,陆文彤大喜,个劲的点头,“对对,就该收他贵点!哼哼,他最不缺的,就是架子和钱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从你老板那里多坑点,将来我们结婚用么?”

  “少胡扯了,谁要跟你结婚!”

  陆文彤娇嗔的在林逸峰胸口阵乱打,自己的胸口却砰砰直跳,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展擎会不会向逸峰透儿什么秘密呢?

  这是她渴望知道,又害怕知道的。

  百四十四章那就强迫她诚实

  ?中午,林逸峰和陆文彤就在工作室附近,找了家环境清幽的地方菜馆,解决了午餐,然后到超市买回两大袋东西,起去探望舅舅,就像无数个寻常周末那样度过。

  傍晚时分,林逸峰为难的告诉陆文彤,恐怕不能陪她共进晚餐了,因为临时接到通知,课题组要召开次临时会议,为名即将参加学术会议的成员准备资料,陆文彤爽快的答应了,并没有半点不高兴。

  其实,她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乐意和林逸峰呆在起,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和他在起,是可以得到各种温柔的宽容的对待,然而却有种说不出的束缚感,令她感觉,无论是说话还是行为,都不能尽情挥洒。

  莫非因为他太庄重正经,所以自己才不敢做“野孩子”?

  陆文彤也说不清,只知道和林逸峰挥手说再见时,完全没有遗憾或是不舍的感觉,反而在转身的刹那,脚步轻快的都能飞起来似的。

  路小跑上了楼,进了房间,马上踢掉鞋子,光脚跑过客厅,再把自己抛上沙发,仰面躺下,双脚高高的扬起,再扑通声落下,甭提多自在了!

  对了,那件事,得赶紧答复展总!

  陆文彤痛快的折腾了几下,便拽过背包,掏出手机,在胸口扑扑拍了几下,感觉身心都安静下来了,才翻出展擎的电话,小心的拨了出去。

  她认为,这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也是名秘书对上司该有的负责态度,却不知道,理智上她强迫自己跟展擎保持距离,划清界限,潜意识里,却对每个亲近他的机会,充满了好奇和激动。

  “喂。”铃声响过几秒后,才响起的低沉应答,依然令她的心跳漏了拍。

  “展总,您现在方便说话么?”她仍然摆脱不了工作上的拘谨。

  “嗯,没事,我在健身房,你说吧。”

  好嘛,早上锻炼的那么狠,这会子又在健身房,这家伙的精力体力该有多充沛,怪不得是个不知疲倦的工作狂,如果是在

  打住打住,再想就要歪了!

  陆文彤立马刹住绮念,迅速转入正题,不给自己胡思乱想的机会,“早上您说的那件事,我转告逸峰了,他说没问题,问您什么时候有空?”

  “这样吧,你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我自己约。”

  “啊?”

  “怎么,不行吗?”

  “不是不是,你们自己约,当然,当然最好了”

  陆文彤变成双手捧着手机,耳根已是隐隐发热,她真没有想到,展擎会提出自行联络林逸峰,光是想象两个男人之间,或许因为自己,而碰撞出的微妙气氛,她就紧张不已。

  “嗯,回头你把他手机号发过来给我。”

  “是”

  “对了,还有件事,你明天早上,跟我起去医院看望陶助理。”

  “我,我也去?”

  展擎再给了陆文彤个“没想到”,她原本就打算周日去探望陶书源的,只是现在要跟他起去,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算是加班,你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我应该去探望陶助理的,不用算加班”

  “你准备些礼品,不限额度,回头财务核销。”

  “好的。”

  “明早九点,我去接你,就这样,再见。”

  “哎——”

  她想让展擎不用来接,自己前往医院跟他会合就行了,然而话还没说出口,对方直接就挂断了,完全不给她推辞的机会。

  手机屏幕完全暗下来,陆文彤犹自处在糊里糊涂的状态中。

  到昆仑传媒上班才周,她怎么觉得,自己跟展擎接触的机会,多的有点儿离谱?上班时间就不说了,连晚上,连周末都要赔给他?

  他甚至比林逸峰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频率,都要高得多!

  这个,不太正常吧?

  可是,又说不出不正常的理由,因为他的安排,桩桩件件都勉强说的过去,吃饭做礼服参加拍卖会,名义上是公务,探望陶书源,则是公司福利和同事情谊

  那些“说不过去”的,比如早上起锻炼,就是非人力的“巧遇”

  陆文彤挠了挠头发,心情复杂得很,有点激动,有点不安,又有点茫然,再看手机,已经快要六点了。

  不能磨蹭了,还得出去订礼品!

  她赶紧跳下沙发,去厨房弄了碗鸡蛋线面,匆匆吃完,便再次出门了。

  展家宅院的健身房里,展擎也在看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名字,唇边不觉流露出揶揄得意的笑容。

  他完全可以想象,在自己连串短平快的决定后,那丫头脸上该是怎样可爱又可怜的表情!

  她心想要划出所谓安全距离来,就偏让她时时刻刻都得看见自己,跟着自己,她既然不肯诚实的面对内心,就强迫她诚实!

  爱情的定律中,没有“日久生情”这条,但是如果身体和记忆中,原本就埋藏着强烈的感情和欲望,那么想要唤醒它,最好的方法,就是频繁的接触和交流。

  她已经会焦虑,会吃醋,会害怕对自己的攻势无法抵御,就表明她心里的那把锁,已经开始松动了。

  那么,究竟是谁,又是怎样,给她加上了那把锁呢?

  展擎把手机放在计数器的平台上,调快了跑步机的速度,挥汗如雨的锻炼,是他尽量把体内汹涌的欲望,强行消耗掉部分的法子,正如他平日热衷于高节奏的工作。

  “展擎?”不知什么时候,同样身运动装的展若愚,也走进了健身房。

  “爷爷?”

  展若愚坐下,边推杠铃,边问:“我刚才听你说,明天打算去看陶书源?哎,别这样看着我,我没偷听,正巧进来而已。”

  “是的”

  “你是应该去看他,好歹他是你的首席助理。对了,刚才你吴伯伯打电话来,说明天睿懿也会去。”

  “睿懿,她去哪里?”展擎希望,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

  可惜,祖父说的明明白白。“当然也是去看陶书源了,这孩子还算明事理,知道人家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不错,不错!”

  “”

  “喂喂,小子,明天别拿这副不情愿的表情对着人家女孩子!”

  展擎的确没有想到,明天还要碰上吴睿懿,不知道会不会横生什么枝节,不过,他并不打算改变自己的计划。

  第百四十五章明知爱上的是魔鬼

  ?窗外已是夜幕降临,万家灯火,上官静仍对着镜子,细细的描画眉毛和眼线,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冷笑,仿佛美艳的影子背后,就是她要等的那个人。

  当唇膏在拖过最后笔血红色时,客厅响起了门铃声,上官静格格的笑出声,脱去外袍,露出里头性感的睡衣。

  她毫不犹豫的开门,并冲着门外冷艳妩媚的笑,“我就知道你会来,林老师。”

  看见上官静的妆容,装束,林逸峰眉心拧起,马上在她肩上推了把,快速闪进去,反手把门严严实实的关上。

  “这么性急吗,老师?”上官静的手臂缠上他的脖子,撅起红唇,丝丝的吹气。

  “别这样。”林逸峰想把她的手拉下来,反而被她用力手,丰胸顶了上来。

  “怎么,难道老师来,是有别的意思?”

  “你先放开我,窗帘还没拉上呢”林逸峰无奈,只好另找理由。

  “这里是十二楼,不会有人看见的,老师就这么怕见光吗?。”上官静笑的胸脯直颤抖,毫不掩饰对他的挑衅和讽刺。

  “小静,你到底想怎样?”林逸峰面色沉,放弃了摆脱她,却直挺挺的站着,目光也变得森冷起来。

  “当然是想和老师你老师每次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上官静仰起头,在林逸峰的下巴上稳了下,双臂滑下来,拉开他夹克的衣襟。

  “够了!”林逸峰蓦的抓住她的双手,退后大步,沉声说,“你想赴美攻读博士学位的资格,我会替你推荐的,至于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咦,老师是看上新的女学生了?”上官静头歪,故作天真的问。

  “小静,你清醒点好不好!”林逸峰声低喝,对她的装腔作势,实在忍无可忍,“当初我就对你说过,我有女朋友,我定会跟她结婚,我们不可能有将来,你也答应的,现在算怎么回事?”

  “此时,彼时啊。”上官静像是全不在意,笑的越发放浪恣意,“刚和老师相处的时候,您不也表现的像个无欲无求的正人君子么?谁能想到,会勾搭上自己的女生呢?”

  “别再说了!”林逸峰喝断她,斩钉截铁的说,“我们必须结束,我已经准备向文彤求婚了。”

  双手被他甩开,上官静先是怔了怔,随后笑容倏忽消失,尖声冷笑,“林逸峰,林大教授,你认为,你的小女友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事,还会答应你的求婚吗?”

  听了这话,林逸峰面颊僵,呈现出怕人的青灰色,盯着上官静,字字的问:“难道,你想告诉她吗?”

  “告不告诉她,就要看老师你了。”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并不想要什么好处,我只要能和老师你在起,就够了!”

  “你——”

  林逸峰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收束成青筋浮凸的拳头,不规律的颤抖着,似乎已将忍耐力发挥到最大限度。

  “老师,你别这样,我看着心疼。”上官静非但不怕,反而再次贴上去,伸出尖尖的手指,抚摸他眉心的结,“你教过我,要擅于发现并适度宣泄消极情绪,现在,你是不是很生气,那就”

  她面说话,面靠近林逸峰,最后的尾音,消失在彼此密贴的唇间,手上也没闲着,悄然脱去他的夹克,并从裤腰里,拉出了衬衣的下摆。

  在瞬间,林逸峰有狠狠个耳光,将这个不听话的女人抽出去的冲动,但克制住了,此时他全然没有半点的欲念和兴致,却任由上官静施为,迅速冷静的思考着,应该怎样才能先把她稳住。

  因为旦让陆文彤知道这件事,就等于前功尽弃!

  上官静定要摆脱掉,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更不能用鲁莽的方法。

  “逸峰,逸峰,怎么办,我真的爱上你了,爱上这么虚伪卑劣的男人”

  不会儿,林逸峰的上身裸露在空气中,上官静的眼神已然痴迷狂乱,不住的亲吻着他的嘴唇脖颈和胸膛,并路向下,卑微的跪在他脚边,替他解开皮带。

  “小静,起来,地上冷。”他的语气,眼神,突然变得柔和,将她拉了起来,半拥在怀中。

  “老师,你是不是又想骗我?没关系,我喜欢,我情愿让你骗,你说,我是不是疯了”

  “别这么说,我会心疼的,唉,我对文彤,是道义,必须负责的,对你才是——”

  “嘘,别说。”上官静按住了林逸峰的嘴唇,“老师,我不想看你表演,就算骗我,也认真点,热情点吧。”

  “我是不是还教过你,言语和思想都可能违背本心,但身体不会?”

  “啊”

  上官静的身体陡然僵直了,因为林逸峰的手已悄无声息的,探入她睡衣的下摆,在平坦的腹部轻柔的来回摩挲。

  “老师,嗯,逸峰,别”上官静在他怀里扭动着。

  她不满足于这种若有若无,折磨人的抚触,她在他的臂弯中,往下滑了点点,好让他的指尖,碰到自己绵软的边缘。

  今天,她站在工作室的露台上,看着他对他所谓的女朋友温柔体贴,小心呵护,每丝表情,每个动作,足以让全世界的人都相信,她是他唯的宝贝,更别提那个被他哄的团团转的小傻瓜了。

  知道林逸峰的真面目,知道他有多虚伪,有多贪婪,有多凉薄的,只有她上官静!

  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说人间真有魔鬼,会令她义无反顾的将自己献作祭品,那么这个魔鬼,就是林逸峰!

  “逸峰,逸峰,不要折磨我了。”刚才强势冷艳的她,此刻几乎要哭了。

  他明明知道她的渴求,却只在敏感部位附近逡巡,偏不去碰触她最想要被安抚的地方。

  连做。爱都可以如此冷静的男人,是怎样的可怕!

  “小静,你会听我话的,是不是?你乖乖的,我才疼你”

  “是,我会听话,只要你离开那个讨厌的女人!”

  “嗯,你要给我时间,文彤,她的脾气也不好”

  林逸峰的手仿佛在碰触世上最贵重的珍宝,游遍了上官静的全身,诱导着她张开双腿,却在探及那处柔软湿滑时,面色沉,突然绷指侵入了她最柔软的地方。

  “啊——”她短促的呻吟,混杂了极致的痛苦与畅快。

  第百四十六章他那方面不正常吗

  ?林逸峰小心的侧过身子,想把手臂从上官静脖颈下抽出,可他才动,她忽然就睁开眼睛,尽管神情疲惫,目光却尽是警觉之色,紧紧抓住他的肩膀。

  “逸峰,你又要走吗?”

  “我只是胳膊被你压的发麻,该适度减肥了,小静。”林逸峰笑着捏了捏上官静的鼻子,如他经常对陆文彤做的那样,“不过,我真的要走了,明天早,还要带你们做实验。”

  现在差不多已经九点多,他必须尽快离开,避开她的耳目,给陆文彤打晚安电话。

  “你是不是又要到她那里去?”上官静尖尖的指甲,掐进了林逸峰的皮肉里。

  “不是,我真是要回去了。”

  “我不信!”

  “我教过你们的,人在说谎时,他的面部表情,肢体语言都有会微妙的变化,你看,我像是在说谎吗?”林逸峰故意逗她。

  上官静却叹了口气,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并不去看他的脸,似乎在逃避做这个判断,或者说,她早已看清事实,只是倔强的不愿接受而已。

  “不管,反正,我不放你走!”

  “小静,别这样,文彤从来不像你这样任性!”

  “不要在我面前提她!尤其是你还这么无耻的抱着我的时候,如果你——”听到“文彤”的名字,上官静突然暴怒起来。

  “不要威胁我,小静。”林逸峰叉住上官静的脖颈,却不发力,只是轻轻抚弄两侧的动脉,“我在国外,有好几个知名大学客座教授的头衔,还有行医的资质,即使你把我们的事宣扬出去,在别人看来,只不过是笑而过的小小瑕疵,对我的前途不会有丝毫影响,反而你,才是彻底的完了,知道吗?”

  上官静在激烈情事之后,犹自酡红的面颊,瞬间变的惨白,如果林逸峰说的是真的,那么她自以为握在手里的有力筹码,其实文不值?

  感觉到怀里的胴体很快变凉,并不住的颤抖,林逸峰又叹了口气,柔声问:“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文彤,坚持要跟她结婚么?”

  “为,为什么?”不知是强烈的绝望,还是林逸峰扼住咽喉的手,令上官静几乎要窒息了。

  “因为她从来不会干涉我,强迫我,她独立,有自己的人生,哪怕我今天跟她说分手,明天她照样开开心心的生活,绝不会做出报复抹黑我这种事。”林逸峰凝视上官静的眼睛,手指配合自己充满诱导性的语调,异常柔和抚摸她的脖颈,“男人愿意疼爱的,希望留在身边的,就是这样从不会给他制造麻烦的女人,你懂么?”

  “我,我”她很想说,我懂,然而说出这句话的代价,就是随时眼看他冷酷的离开?

  “好了好了,看看你,怎么就哭了呢?”林逸峰俯下头,亲吻上官静的眼睛,手掌慢慢滑下脖颈,抚弄她丰满的雪胸,“其实,我还是很愿意疼你的,小静”

  尽管内心还是恐惧的,身体却慢慢热起来,上官静知道,自己是无法摆脱这个魔鬼了,除非他先像丢垃圾样,把自己甩掉!

  她不敢逼他,又不情愿放手,难道再无路可走,只有这个凄惨的结局么?

  周日清早,陆文彤就梳洗完毕,吃过早餐,连晨练也不去了,八点半不到,就坐在客厅等候,手心捏着手机,盯着茶几上的礼品,唯恐错过个半个电话。

  为陶书源准备的礼品,是束鲜花,盒西点,还有只会跳天鹅舞的八音盒。

  她有些担心,那只八音盒,展总会不会认为太幼稚了?

  可造型很漂亮呀,放出来的音乐也清脆动听,能为静悄悄的病房,带去不少欢乐气息吧,回头陶助理摆在办公室里,或者送给喜欢他的女同事,也蛮不错的。

  至于那束花,花屋的店长特别说过,除了祝福健康之外,还有温雅大气宽容的寓意,就像陶助理这个人,真是合适极了!

  对了,公司里年轻的女同事,都跟陶助理的关系不错,不知道其中,有没有他喜欢的呢?他这么好的个人,好像也三十岁了吧,为什么没听说有恋人,有点儿奇怪啊?

  要这么说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