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医生都听他的话!

  要说起来,唯敢不听他话的,大概只有自己了

  “等下,展擎,你真要去办住院手续?”展拓按住了展擎手上的资料。

  “是的,你有话说?”展擎反问。

  “我替你去吧?”

  “不用。”

  “那好吧。”展拓深知展擎的固执,他认定要做的事,谁都无法改变,只好放开手,给他指了个方向,“你往那边走吧,我刚才看见拐角处还有个窗口,不用经过护士站和输液区。”

  展拓说完,无奈的摊了下手,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叫展擎避人耳目。

  展擎点了下头,默不作声的从展拓身边走过,却突然伸手,抓住陆文彤的手腕,她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下子,哎哟声惊呼,差点摔倒在展擎身上。

  “当心!”展拓赶紧扶住陆文彤,同时冲展擎瞪眼,“喂,你这是干什么?”

  展擎不理会他,转头俯视陆文彤,语气有些冷硬,“你跟我起去。”

  “去办理住院手续?”陆文彤头雾水。

  “你怎么搞的?办个住院手续还要带秘书,唯恐不够招人注意么?”展拓数落着,去拉陆文彤的另只手。

  展擎的反应却比他更加快,将陆文彤往身体的另侧拽,害她个趔趄,只能攀住他的袖管,勉强站稳。

  “我必须带她走!”

  “为什么?”

  两兄弟的声量,都有些高起来了。

  “因为我看见,你在对我的秘书动手动脚。”展擎讥诮的给了展拓个冷哼。

  “啊”展拓登时无语。

  刚才只不过冲动了那么下子,就凑巧被他看见了?

  慢着,什么叫“动手动脚”啊?说的自己好像调戏民女的恶少似的!

  展拓有点羞惭,有点恼火,正要质问展擎,他已经拉着陆文彤,昂首阔步的走开了。

  陆文彤被他拽着手腕,路疾走,到了没人的地方,才敢壮起胆子,小心翼翼的替展拓解释,“展总,您恐怕有点儿误会,刚才展拓,呃,展先生他,不是像您想象的那样,他只是,只是怕我冷而已”

  说实话,对展拓方才的冒失行为,她也是心里有气的,但联想到他的性格,和平日的做派,估计也就是“冒失”罢了,不见得有什么歹意,没必要上纲上线,更不该为了这点小事,惹的他们兄弟之间不愉快。

  “那你觉得冷吗?”展擎直仰头直走,听了这话,突然停下,蓦的回头。

  这里是急诊大楼的僻静处,光线本来就有些昏暗,而展擎飚过来的目光,更是亮的宛如两道闪电。

  在他的逼视之下,陆文彤不由自主的诚实的点了点头。

  “那好!”

  展擎完全转过身,二话不说,手将她往怀里带,另手环上肩背,用力勒,将她整个人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呀!你做什么!”陆文彤张口惊呼,又立时省悟,忙捂住嘴巴,挣扎着抬头瞪他。

  “这样,你还觉得冷吗?”展擎的语气,柔软而诡异。

  就像野兽湿滑的舌尖,舔在她的肌肤上,光是用耳朵体会,以及随之而来的联想,就令人阵阵发颤。

  “看来你还是冷啊?”他阴测测的说,作势要脱西装。

  “不冷了,不冷了!”陆文彤真是吓的魂飞魄散,脸蛋贴在他胸口连连摇头。

  她才不要跟他起上明天网络和报纸的头条!

  “哼,你最好有觉悟,不要让别的男人”展擎这才放开她,但并不松手,继续拉着她大步前行。

  她只能看见他山样的背影,勉强跟着他风样的速度,在惊魂稍定后,又开始忿忿不平。

  不要让别的男人怎样?

  不要让别的男人亲近?不要让别的男人动手动脚?

  前个多小时,他还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跟吴睿懿亲亲热热的搂在处,回过头来,就敢要求自己“不要让别的男人”怎么怎么,呸他脸啊!凭的什么?

  当然,陆文彤腹诽归腹诽,并不敢真的呸过去,真要把这个男人惹毛了,保不齐能干出什么事来,他可是打个喷嚏,都能被媒体盯上的人物,才不想跟着他起丢人现眼!

  等下,这么说,他突然赶到医院,不止是为了关心陶书源,还是为了“扼杀”自己跟展拓单独在起的机会。

  啧,这个男人,虽然不像先前想象的那么没良心,可也够小心眼的,连自己亲哥哥都不信任!

  尽管闹了点儿小摩擦,幸而没有引来麻烦,两人摸到受理窗口,坐在里边的,是名五十多岁的半老男人,展擎惨绝人寰的帅度,对他丝毫影响没有,居然快速办完了住院手续。

  急救室展擎就不方便进入了,最后还是由陆文彤进去,向已经苏醒过来,还算神智清楚的陶书源,告知了展总正在外边,嘱咐他安心在医院治疗,不必牵挂公司的事,自己和同事随后还会来探望他等等。

  切还算顺利,可是在离开之际,又发生了点小意外。

  “咦,为什么呢?”展拓难以理解的瞪着展擎,“我送文彤回去正好顺路,为什么不行?”

  “她的衣服还在我车上。”展擎斜着眼冷笑,“而且,我不信任你!”

  “喂,怎么说话的,我可是你亲哥哥!”

  “正是因为这样,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走!”

  就这样,展擎不由分说的,当着展拓的面,拉走了陆文彤。

  第百二十七章莫非你是在吃醋

  ?展擎拉着陆文彤,根本不理会从身边经过的他人讶异的目光,脚步不停的穿过急诊大楼后门,进了停车场。

  “上车!”展擎替她打开副驾驶座,不容置疑的说。

  陆文彤只是俯身,穿过两个驾驶座之间的缝隙,把自己放在第二排的外套拿了出来,搭在手臂上,快速生硬的冲展擎屈颈,“再见,展总。”

  “站住!”展擎把抓住她的臂弯,沉声喝问,“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回家。”这次,陆文彤站的稳稳的,连身子都不转过来。

  “我送你?”

  “不用!”

  “看着我!”展擎使力拉,没有拉动陆文彤,索性步跨到她面前,盯住她背光的脸庞,“为什么?你难道想要展拓送你回家?”

  “展总,你想象力太丰富了,我只是在等我男朋友来接!”陆文彤故意语带讥讽,针锋相对。

  “男朋友,就是那个林逸峰吗?”展擎声冷笑。

  “咦,真难得,展总要和那么多人周旋,竟然记得我男朋友的名字?”展擎的语气,明显带着轻视,陆文彤也毫不示弱。

  展擎的眼皮微微眯起,目光不再那么亮的异常,却另外透出股森然的危险。

  “你爱他吗?”

  “这是我的私事,没必要回答你!”涉及如此隐私的问题,陆文彤不禁耳根热,更加生气。

  “展擎,文彤,你们还没走?”这时,展拓也出现在停车场外围,见到他们,马上扬声喊过来。

  “怎么,要我抱你上车吗?”展擎手上的力道,明显又加重了几分。

  这话真让陆文彤吓到了,看他此刻明显压制怒气,已然显露出攻击性的表情,弄不好真敢说到做到。

  “好,上车说!”她略思忖,甩头,爽快的答应了。

  怕什么?这世上能对姐用强的男人,还没出生呢!

  而且都在车上,大不了起弄个车毁人亡,就不信了,展总裁的命那么金贵,肯拿出来跟姐拼!

  再说有些话,必须跟他说清楚,否则这种完全不公平的“约定”,自己实在无法再遵守下去!

  就这样,当展拓跑到停车场中央时,陆文彤已经钻进展擎的车子,绝尘而去。

  他开的很快,在周末夜晚的车河中,流畅而危险的穿梭。

  “开慢点!”陆文彤忍不住说。

  她性子上来了,什么都敢说,都敢做,但并不等于不爱惜自己的性命。

  “放心,我没喝酒。”展擎冷冷的说。

  没喝吗?

  陆文彤多少有些诧异,尽管出了点意外,酒会还是继续进行的,在自己离开之后,他居然没有喝酒?

  这岂不是很不给吴非凡,以及些个所谓社会名流面子?

  “劳驾,找个地方停车,我有话说!”

  展擎似乎早就知道陆文彤的用意,她话没说完,他便直闯个红灯,驶进旁边条略窄的巷子里。

  猛的踩下刹车,车子停在两盏坏的路灯之间,关掉大灯,弹开安全带,拉起手刹,展擎果断转过头来,“你可以说了。”

  他动作流畅,气呵成,仿佛像个行将开赴沙场的战士,反而令陆文彤不禁有霎的瑟缩。

  但是,也仅是霎而已,她马上勇敢的迎上了他灼灼的目光。

  “展总,星期了,你认为我的工作态度,工作能力怎么样?”陆文彤问。

  这话完全出乎展擎的意料,他愣了下,点了点头,“不错,你很努力,也很有潜力。”

  “说实话,我很喜欢昆仑传媒,你也是我遇到的几位老板之中,最有能力的,我真心很愿意在你手下锻炼,将来在昆仑有更好的提升空间,希望你给我这个机会。”

  “你什么意思?我没给你机会吗?”

  “展总,我希望自己只是‘陆秘书’,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你既然已经有了吴睿懿小姐,请让我保有份对上司的敬畏,行吗?”

  她原想足够自尊,足够冷静的对展擎说这番话,然而在说到“吴睿懿小姐”时,不觉胸口堵,语速又急促起来,语气中也有了忿忿之意。

  “慢着,你说我和吴睿懿——”

  陆文彤不给展擎插话的机会,口气往下说:“没错,我钦佩马天河马总,他跟你不样,他千辛万苦创办了漫漫爱,也非常用心的栽培了我两年,我愿意尽自己所能来回报他,但是,唯独不包括出卖尊严这条!”

  她越说越急,气息有些接不上来,句话说完,只能靠着椅背,倔强的仰着下颌喘气。

  展擎沉默了会,问:“难道,我让你觉得没有尊严了?”

  “是!”

  “我不遵守约定,对你用强了吗?”

  “没有!”

  “那你给我个理由?”

  装傻,太低级的装傻!

  “展擎,展总裁!你未婚妻吴小姐受了惊吓,你现在应该做的,是陪在她身边,而不是跑来纠缠你的女秘书!”陆文彤忍无可忍,终于爆发式的大声质问。

  咆哮之后,驾驶室内又陷入段短暂的沉寂,直到展擎忽然嗤的笑,抬起头来,眼中跳荡着像嘲讽,又像欢乐的光芒。

  “有什么可笑的!”

  “莫非你是在吃醋?”

  “赫?谁,谁吃醋了?”陆文彤几乎从座位上蹦起来,昏暗中看不清脸色,但她自己能觉察到瞬间火辣辣的温度。

  “你。”展擎唇边的笑意越发明显了,追逐着她刻意躲闪的目光,“你觉得没有尊严,是因为我喜欢吴睿懿的同时,又来挑逗你?”

  靠之,居然敢自己说出来,真是低估了他脸皮的厚度!

  “对!”陆文彤咬牙,他敢说,自己干嘛不敢认!

  “如果我说,我跟她,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呢?”

  “什么?不是哪种关系?”陆文彤怀疑,自己是听错了,还是理解错了?

  “我跟吴睿懿,只不过是世交同辈之间的关系。”展擎说着,身体慢慢倾向陆文彤,“真正跟我有过你想的那种关系的,呵呵,只有你。”

  现在正在“谈判”,她不能泄气,不能躲避,可小小的密闭空间,距离又那么近,完全无法逃避他男性气息的包围,她目光闪烁,屏住呼吸,仍然无法阻止越来越快,越乱的心跳。紫琅文学

  第百二十八请不要给我这样的机会

  ?不能怪我,不能怪我,异性相吸是大自然不可违抗的规律,要怪只能怪这家伙荷尔蒙能量太强大!

  心跳紊乱,血流加速,体温上升,连密布在肌肤表层的毛细血管,都仿佛变成了无规律爬行的小虫子,敏感的好像只要轻轻碰,就能引发某种可怕的崩溃。

  陆文彤已经完全不敢正视展擎的眼睛,可是光凭直觉,就能知道他在靠近,后脑枕着的皮垫子微微陷,想来他的只手肘,已经支在副驾驶座上,眼看就要对她行成包围圈。

  “如果你是在吃她的醋,那大可不必”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而是他无限魅惑的声音,“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跟你的关系,远比跟她亲近百倍千倍”

  够了!别再靠近,别再说话了!

  陆文彤几乎控制不住,想抬手想捂住耳朵,又想用力将他推开,但内心深处,还有个似有似无,更令她感到害怕的念头,那就是投入他的怀抱!

  她面为自己找理由,面努力地址各种想法,就在她最终决定,拉开车门,直接跳下去逃之夭夭时,突然,展擎放在支架上的手机响了。

  “展总,展总,你的电话!”陆文彤脱口叫出来。

  对她来说,这通电话不啻天降福音,把她从乱七八糟的状态中解救出来。

  “哦”展擎的肩膀也是震。

  刚才真是太投入,竟然有些忘情,如果不是电话,接下来,会不会有可能直接把她扑在副驾驶座上,做些大有可能会后悔的事?

  展擎取下手机话,先看了来显,眉心有个浅蹙,是吴睿懿,她不是跟着父亲回家休息了吗?

  无论什么情况,总不能不接,他只好略调整了下状态,按下了接听键。

  “展擎?”听筒那头,吴睿懿的声音虽然有些虚弱,还算清晰镇定。

  “睿懿,你好些了么?”展擎问。

  他对吴睿懿并没有特别的感情,更不喜欢旁人拨弄自己和她的八卦,但总归是世交同辈,自小就认识,发自内心对她也是关心的。

  在展擎的身体撤离后,陆文彤也在调整状态,她总算能坐直身子,在昏暗中深长的呼吸,心跳渐渐平稳,脸蛋的热度也在消退中,谁知道他脱口就是“睿懿”,又令她胸口突的记猛跳,差点儿没有瞪眼转头过去,耳朵已是不由自主的拉长了。

  说实话,她很不喜欢自己这样,展擎的私人生活,情感空间,必须与她无关,她不想自己的人生轨道被他强行拉偏,从而进入永远都不可能同时到达的方向。

  但是,身体里似乎另有个意志存在,而且异常强大,迫使陆文彤只能边埋怨自己,边仔细听展擎说的每个字。

  “书源吗?他现在市三医院的脑外科病房,我替他办理了住院手续不用担心,没有大碍,只是住院观察而已嗯,你多注意休息,我会转达你的谢意的好,再见。”

  展擎的声音低沉柔和,尽管不像刚才那样诡异而魅惑,但听得出来,他是真心关怀吴睿懿的,就连微微后倾,半低着头的姿势,都透着股平日少有的柔软。

  他跟她,就算暂时不是“那种关系”,将来也定是的,无论从家世从外形,从各自的修养与能力,这世上绝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他们的完美匹配。

  陆文彤向着前挡玻璃外,光线黯淡,不知视野不及处,是怎样番景致的小巷,扬唇笑,带着几分萧索,几分明朗。

  展擎收了电话,又转向陆文彤,“刚才,我们说到哪里了?”

  “说到我们之间的关系,展总。”陆文彤坦然回答。

  “我们的关系”顷刻之间,她不再躲避,不再慌乱,亮晶晶的瞳仁反而令展擎呆了霎。

  在他话语迟疑之际,陆文彤继续往下说:“我们不可能存在那种关系,如果它真实存在过,我的舅舅龙非,还有思瑶他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你,这很不合理,对吗?”

  展擎时无语,不得不承认,她的推论十分“合理”,现在无论他再怎么解释,她都不会相信。

  “其实,有个办法,或许可以证明”展擎低眉笑,笑意有些艰涩。

  “什么方法,证明什么?”陆文彤不解的问。

  “算了。”展擎终于还是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是的,如果能够不顾她的意愿,强行占有她,让她和自己起,再次在爱欲之海共舞,享受那抛开切,尽情沉沦的快感,或许能够唤醒的记忆。

  然而,他不敢冒险,那天她情绪崩溃的样子,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万刺激太过强烈,对她造成更深,更难以痊愈的伤害

  如今,展擎已经不再满足于最初的愿望,就是占有她的身体,将沉溺于梦魇中的自己救赎出来,至少,他已经有了想要探究她爱护她,栽培她的想法,而且这种想法还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

  是否再进步,就是爱?

  对自己人生的方向和节奏,从来都非常明确的展擎,罕有的感到丝迷惘。

  这样短暂的迷惘,也被陆文彤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不好意思,我男朋友电话。”陆文彤把“男朋友”三字说清脆俏皮。

  她恢复成了那个活泼麻利,让整个总裁办都喜欢的新鲜人。

  “逸峰吗结束了,我在北大路附近不是啦,陶先生喝醉了,有些不舒服,我送他去的医院好的,我就在北大路口的永辉超市等你,不见不散知道了,我很清醒,真是的”

  结束通话后,陆文彤回头对展擎展颜笑,“谢谢你了,展总,我就在这儿下车吧,逸峰会过来接我。”

  见他不置可否,似是因为无奈而垂首默然的姿态,完全没有往日的霸气和犀利,陆文彤的心口,像是被轻按了下,有点点疼。

  “展总,逸峰对我很好,我不会做对不起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