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抽风的想法而已,只要爷爷不开口,就没必要真当回事。

  当然,他是可以用手机联系陆文彤,亲自摸到公司来,是想看看她的工作环境和状态,毕竟在展擎的治理下,整个昆仑传媒的气氛,给人的感觉就是紧张兮兮的,她要是不适应的话,肯定被那个没人情味的冷面总裁骂死!

  很顺利就找到陶书源说的5904室,门是开着的,布局也比较宽松,站在门口,展拓就能眼看到陆文彤的工作位,她正劈里啪啦的敲打键盘,在录入文档类的东西。

  他是潇洒惯了的人,直接就在门上敲了几下,扬声叫进去,“文彤?”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除了办公设备的声响,几乎没有人说话,展拓这响亮的嗓子,顿时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尤其是陆文彤,下子听出展拓的声音,蓦的回头,先是惊讶,跟着红晕飞上了脸颊。

  晕死,他怎么来了?而且还是在上班时间,众目睽睽之下叫自己,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陆文彤正在犹豫,办公室主任张雅媛已先步起身,热情的走到门口,跟展拓打招呼,“展先生,好久不见,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她在昆仑有些资历了,认识展拓,也熟知他的性格,因为不那么拘束。

  “抱歉,张主任,打扰你们工作了,我找文彤下,可以吗?”展拓态度随意的靠着门框,指了指陆文彤。

  “这个么”张雅媛回头看看,显然挺为难。

  她当然是无所谓的,但展总的规矩摆在那里,要是知道新员工上班时间离岗聊大天,即便对象是他的亲哥哥,也保不齐自己和文彤都要挨骂。

  “你和陶书源怎么都个态度?展擎他就那么可怕?”展拓笑嘻嘻的说,“我刚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的,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听他这么说,张雅媛也笑了,“您可真会说笑话,文彤,来,展先生找你。”

  见张雅媛冲自己招手,陆文彤总不能再干坐在座位上了,她缩手缩脚的,尽量用最低调的姿态,走到展拓身边,低声问:“展,展先生,您找我有,有什么事么?”

  “来,到这边说。”展拓很习惯的握住陆文彤的手臂,拉了就走。

  这个动作太亲昵,太随便,把陆文彤吓的连偷看张雅媛的胆量都没有了,更加不敢挣扎,只好跟随展拓的脚步,来到了楼层的电梯间。

  “到底什么事?我还在上班!”陆文彤用力把手抽回来,明显不满的问。

  四周没人,她可不打算对展拓那么客气了,好容易捂住了展擎的事,没有被人发现,结果这家伙摸上来,这下自己注定成为同事私下八卦的话题人物了!

  展拓向对女孩子温柔迁就,尤其是陆文彤,早习惯她不冷不热的态度,也不以为意,仍然兴致勃勃的说:“我是来找展擎的,顺便看看你,怎么样,对新环境,新工作,还习惯吗?”

  “挺好的,谢谢关心。”陆文彤边答话,边左顾右盼,生怕突然冒出个人来。

  “展擎的脾气我知道,是比较难伺候,如果他欺负你,尽管告诉我,我管不了他,还有爷爷呢!”

  “不用,展总很好!”

  “咦,很好?”

  “是还好”陆文彤低下头,脚尖不自在的蹭着地面。

  不仅是展拓感到意外,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就会脱口而出的为展擎辩护?好像对展拓数落他,十分抗拒反感似的?

  不对啊!

  工作能力是回事,可结合他中午下午做过的事,自己更应该反感是他,不是吗?

  “好好,不说展擎了,我答应了他,只借你出来三分钟呢,说正事吧?”展拓嘴里说“说正事”,笑容眼神仍是欢快随意的。

  “什么事?”陆文彤才是真正想速战速决的那个。

  “周五下午下班,有空吗,我来接你?”

  “呀?”陆文彤的眼睛瞪圆了。

  他想干什么?周五下午,逸峰可是回来了!

  “怎么,没空吗?”

  “是的!”陆文彤咬牙,“我男朋友出差回来,说好了起吃饭。”

  这话已经是个人隐私了,原本她无论如何也不想说,但为了防止展拓会说些让人为难的事,索性先把路给堵死。

  “哦”展拓目光黯,但失望只是须臾,很快笑容又堆满了他的眼角眉梢,“没关系,也邀请你男朋友起来吧,我朋友主办的慈善拍卖会!”

  “啊?”这样都行?陆文彤彻底懵了。紫琅文学

  第九十章注定成为八卦人物下

  ?目送那个高挑的身影略显匆忙的转进办公室大门,展拓才放下手,明朗的笑容掺进了点点无奈。~?天天小!说网每天都是忙碌着更新章节,客官记得常来哦。

  b刚才把两张邀请函都给了陆文彤,原本是为自己和她准备的,结果却把自己的那份,送给了她的“男朋友”。诚然,吴睿懿主办的拍卖会,他不需要邀请函也能进出自由,可是为了接近陆文彤,或者说让她能融入自己的生活,连带她的男朋友起接受,不得不说是个意外,连展拓自己都没有想到的。r但他是个潇洒豁达的人,做出决定的事很少会纠结和后悔。算了吧,反正就是出于种神奇的熟悉感,才想接近陆文彤,进而想跟她做朋友的,至于是哪种形式的朋友,又何必执着呢?r想通了这点,展拓欣然转身,走进电梯之后,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三点十分。哈,还真没有超过三分钟?r没办法,展擎是出了名的冷面总裁,为了不给文彤带来麻烦,自己今后要迁就他的地方,只怕还不少啊。r展拓自以为没有给陆文彤“带来麻烦”,后者在进入办公室时,却明显感觉到了来自同事的,充满好奇和暧昧意味的眼神,她不敢有片刻耽搁,匆匆回到自己的工作位,把展拓硬塞过来的邀请函,藏进背包,便缩头猫腰,继续投入工作。即使这样,当她手头工作告段落,正要喝口水,稍微缓缓时,已经有个年轻的女同事,主动倒了杯水,送到她的的办公桌上。“谢谢。”陆文彤甜美友好的笑了笑。“文彤,刚才那个帅哥,是谁啊?”女同事蹭到她身边来,八卦兮兮的低声问。b“啊?他,他是”陆文彤支吾着。董事长的孙子?总裁的弟弟?我的朋友?尽管肯定会带来新轮的八卦,陆文彤还是决定选择最后个答案。可她还没开口,那同事又嘻嘻窃笑,“我刚才听见,张主任好像叫他展先生?这个姓氏不算常见吧,特别是在我们昆仑,难道是董事长和总裁的亲戚?”“这个”陆文彤真是多说个字都艰难。说是吗?那等于把老展和展总都卷进八卦话题了说不是吗?她直都不喜欢睁眼说瞎话不理睬吗?第天上班,要不要对同事表现的这么高傲啊正当陆文彤左右为难时,背后突然有人说话,“上班时间,说这些没营养的干什么?手头的事都做完了?太闲的话,跟我过来领点儿活干”两人都吓了跳,同时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张雅媛板着脸站在身后。“对不起,主任”b“呀,我这就回去”陆文彤讪讪的不好意思,那女同事脖子缩,飞快的溜回自己的位置,办公室里又有窃笑声,从不同方位传来。张雅媛耸了耸肩,像是在对陆文彤表达理解和同情,但她看得出来,这多少也有些不以为然的意思。就算是张主任,对于自己和展拓的关系,以及自己凭什么进入昆仑,也是抱有疑虑的啊。r好吧,不就是闲言碎语,以眼杀人吗?职场哪个角落没有?让他们闭嘴的最好方式,就是好好工作,干好工作,证明自己来路蹊跷是没错,可有得是干劲和实力能进入昆仑的员工,至少都是挺有眼神,识时务的,加上张雅媛的训斥,下午再也没有人拿展拓的事,来探问或者取笑陆文彤,她总算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作为新人的第天。r下班的时候,张雅媛跟她起下的电梯,不知是出于真心,还是碍于展拓的关系,对她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赞不绝口,陆文彤则完全没有心情享受,只是勉强赔笑,敷衍着哼哼哈哈。r她心里惦记着件事,那就是找龙非,对中午展擎说的话,做番求证尽虽然陆文彤心里99能肯定,展擎要么是认错人,要么是胡说八道,然而对那1,心里还是有点儿不踏实最亲近,最了解她的人,当然是舅舅,可毕竟是长辈,男女方面的事,就算是有,也未必会跟他说。r而龙非,是她认识最久,相处最好,也最为信任的朋友了,假如仅仅是假如,在自己断裂的记忆中,的确有展擎存在的蛛丝马迹,最有可能知道的,也就是他了为了让自己的造访,显得不那么突兀,陆文彤特地提前站下车,在附近的小市场,叫了箱啤酒送货上门,又买了花生和卤味,满满提袋上飓风车行。“嗨,老大,各位兄弟们”到了车行门口,陆文彤故意拖长调子,响亮的吆喝,显得自己没心事,很快乐。“哟,陆姐?您来了?”胡有为马上丢下扳手,迎了上去,接过陆文彤手里的袋子,“不用说,这是犒劳我们大家的吧?陆姐就是爽气,女中豪杰“啧啧,阿胡,你这张嘴,巴结我真是浪费了,得对那些个单身姑娘发挥去”陆文彤在他脸上拧了把,又在肩上推,款款走向仍埋头修车的龙非。b“这么大牌?连答应声都不肯?”陆文彤俯身,歪着脑袋打趣龙非。“没你那么闲。”龙非冷哼声,手上不停。“谁闲了?我第天上班,忙的屁股尿流,喘气的时间都没有,下班就赶着来犒劳你们,大哥你赏张热脸蛋行不行?”陆文彤略粗俗的表达,又惹来龙非记闷哼,不过这回听上去,倒有几分像笑了。“哪位是陆小姐,您要的啤酒到了”有个青年抱了箱啤酒,站在车行门口问。“是我,麻烦你,放在这里吧。”陆文彤赶忙答应。啤酒抱进来了,就放在龙非的脚边,他只好骂了句粗口,脱下双黑乎乎,油汪汪的手套,往地上丢,大声吩咐:“关门,打烊了”“得咧老大”“文彤,你来啦?”胡有为乐颠颠的带领伙计们关店门,办公室里的顾思瑶听见陆文彤来了,更是乐颠颠的跑了出来。brb“文彤,文彤,快告诉我”顾思瑶把挽住陆文彤,又兴奋,又急切的问,“怎么样,那个艺人培训班,你有没有内部消息透露给我?或者,帮我在你老板跟前,美言几句?”“拜托,小姐”陆文彤从她怀里抽出胳膊,装作生气的模样,“我刚下班,累个半死都还没缓过来,你能不能别再说上班的事?”“就是就是,还是先喝酒吧?陆姐犒劳我们,我们也得给她庆贺庆贺,对吧老大?”胡有为殷勤的抱起了啤酒箱。办公桌上的东西都被伙计们粗鲁的扫到边,排开啤酒和配菜,兴致就这样高扬起来,陆文彤狂态毕露,袖子高高捋起,高跟鞋踩上椅子,不住的劝大家喝酒,自己也豪爽的酒到杯干。实际她很清醒,稳稳的把握着分寸,要的只是看上去像醉了的模样,为了龙非能开车送她回家,才能单独相处,询问那件除了他,不想再让其他人知道的事。

  第九十章我是让你少发春梦

  ?陆文彤歪在副驾驶座上,变幻的霓虹灯影不断扫过她的眼皮,令睫毛轻轻抖动。

  她看看似昏昏沉沉,实际上还留着道眼缝,正在琢磨着该怎么开口,向龙非询问那件事比较合适,直至感到到灯影越来越密集,听见从车外传来的各种喧嚣,才觉得不大对劲。

  从龙非的车行回到自己住处,应该是往郊区走,可车子行进的路线,怎么越来越热闹似的的?

  她终于睁开眼睛,车前挡玻璃外,“时代大厦”四个巨大的红色灯字,正好从眼前掠过。

  “停,停!”陆文彤赶忙坐直身子,指着外边,惊讶的问,“这路不对啊?你要往哪里开?”

  驾驶座上的龙非稳稳握住方向盘,目视前方,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她,瘦削刚硬的腮帮子紧绷着。

  “喂喂,我说走错路了,你听见没有?”陆文彤忍不住拍打他的肩膀。

  “你很清醒嘛,力气也很大,装什么醉?”龙非也在方向盘上猛拍了下,登时响起刺耳的喇叭声。

  “哇!”陆文彤捂住耳朵,惊恐的瞪着他,“干什么啊?万惹来警察叔叔,你可是现行酒驾!”

  “不是你预谋灌大家酒的吗?充什么好人!”龙非冷笑。

  陆文彤时语塞,沉默了会,只好悻悻的说:“好吧,其实有件事,我想单独问问你,所以才想你送我回家的”

  “什么事?”龙非仍瓮声瓮气的,表情倒没那么难看了。

  “你先找个地方靠边”

  龙非流畅的把方向盘向右打,拐进条小岔路,行驶段,将霓虹和喧闹都抛在车后,才缓缓停下。

  他掏出烟盒,点了支烟,猛吸几口,闷闷的说:“问吧。”

  烟雾很快弥漫了狭窄的驾驶室,陆文彤皱起眉头,但不敢伸手去扇,只能再往车门边上缩了缩,低头想了会,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龙非,我记得你说过我们认识有,五年了?”

  龙非吸烟的节奏停了下,跟着又猛吸了大口,“嗯。”

  “我们关系直不错吧?”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们之间是不是”陆文彤的喉头滑动,感觉措辞越发艰难,“呃,无话不谈,就像是闺蜜样?”

  “老子是爷们,谁他妈跟你是闺蜜?”龙非终于破口骂人。

  “好好,是我说错了!”陆文彤慌忙连连摆手,“就像兄弟样!兄弟样,可以了吧?”

  总算龙非丢过来记不屑的闷哼,陆文彤才拍拍胸,舒了口气。

  “就像现在,我有什么事,肯定会第个跟你说,第二个才是逸峰,所以我想,从前我们就是这样相处的吧?”

  “你说话能不能爽快想拐弯抹角装含蓄,找你男朋友,老子没空!”

  “你别急嘛!”陆文彤还真怕龙非不耐烦,只好吞吞吐吐的转上正题,“龙非,五年前,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我认识了个男人?”

  龙非夹着香烟的手指陡然用力,脆弱的烟卷在他指间瞬间变形。

  “真的有吗?”陆文彤的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

  “废话!马路上不是女人,就是男人,你认识个两个,有什么可稀奇的?”龙非把烟卷捏碎了,丢进杂物盒,冲陆文彤翻了个大白眼。

  陆文彤不敢生气,耐着性子解释,“不是,那个男人怎么说呢,啧”

  她实在难以启齿,又皱眉咧嘴,发愁的挠头皮,眼看龙非又粗又短的浓眉耸起来了,只好豁出去,巴掌用力捧着热乎乎的脸蛋,大声说:“那个男人长的很帅,三十岁不到,家世很煊赫,而且追,追过我的!”

  虽然驾驶室内光线很昏暗,龙非的表情也向欠生动,但陆文彤还是觉察到,他双瞳在刹那间,爆发出骇人的亮光,令她都感到突然且吃惊。

  “你,你怎么了?”陆文彤结结巴巴的问。

  这样的龙非,很陌生,也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陆文彤受惊和受伤的眼神,也使龙非陡然省悟,及时觉察到自己的失态,哼了声,把脸别开,不再逼视她。

  “我到底跟你说过了没有?”陆文彤壮胆扯了扯他的衣袖。

  “你不喜欢那个姓林的了吗?”龙非答非所问。

  “逸峰?”陆文彤愣,茫然的摇了摇头,“不是。”

  “你们吵架,崩了?”

  “没有。”

  正当陆文彤奇怪,龙非为什么要这样问是,他突然咆哮起来,“没吵架没分手,那你发什么白日梦?你就那么想有个家世煊赫的富家子来追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谁?才当几小时女白领,就开始想入非非,以为自己真是凤凰了?你就是陆文彤,比女吊好丁点而已,不会变成什么高贵人,更不可能攀上什么富家子,懂不懂?”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在龙非骂她“发白日梦”时,心头有丝类似失望的情绪飘过,但很快淹没在他的咆哮声中。

  龙非爱骂人,但反反复复也就是“妈的”“老子”“白痴”这样简短的粗话,这样连珠炮似的破口大骂,还从来没有过,在他的横眉怒目,唾沫横飞中,陆文彤震惊的目瞪口呆,连应该生气都忘了。

  好半晌,龙非骂完了,握拳喘着粗气,她才回过神,抚着胸口,吐出句话来,“我问问而已,没有就没有,你发那么大脾气干什么?”

  “我是让你少发春梦!”

  “行行,我知道了,就是没有,对吧?”

  “没有!”

  “你都说没有,那多半是没有了,哼哼,要就是那家伙没眼神,要就是他故意骗我,当姐是没见过世面的未成年少女呢,那么好骗!”

  陆文彤骄傲的扬起下巴,撩起长发,往脑后甩,摆出出很老江湖的样子。

  “他是谁?”

  “我们公司的个嗐,我干嘛要告诉你?”

  “白痴”龙非的嘲骂终于正常人。

  “你才白痴!”目的达到,陆文彤不再示弱,“快点闪人了,在这里等警察叔叔来测酒精啊!”

  龙非发动车子,非常熟练的原地掉头,驶出了巷子。

  路上,陆文彤佯装生气,都没有再搭理龙非,她又怎么会知道,龙非的心情远要比她紧张十倍百倍,直到听说那男人是“我们公司的”,颗心才稍稍落下。

  那些封存的记忆千万不能碰啊,只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