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或者你和少爷在起是为了钱财,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看不起你,毕竟每个人都会碰到很多身不由己的事,但,既然在起了,那么就算是短暂的,也应该尽量愉悦的相处,纪小姐,你看起来不象个笨人,为什么不想法子哄哄少爷呢,这样彼此都会好过很多。”

  阿兰说着拉门出去,她可是特意拐来看她的,希望纪小姐能想清楚。

  心语怔在那里,是啊,不管楚啸辰因为什么而发脾气,就算是迁怒也好,但确实是给自己脸色看了,那除了自怨自艾,是不是想些方法来缓合下,呵,都说旁观者清,阿兰真是点醒了自己!

  于是,第二天,心语早早的起床,上次给妈妈熬汤,楚啸辰表扬她做的粥好吃,为此心语每次给妈妈做时都多做份给他品尝,并不是多么昂贵的,也许他吃惯大鱼大肉,偶然的换换口味觉得新鲜,每次楚啸辰都说好吃,那今天就用这个来努力下吧!

  因楚啸辰发过话,厨房的人也不管她,心语看了看食材,默不作声地将油锅烧热,拿出根葫萝卜切成丁放进油锅,之后又拿出些咸肉玉米粒和火腿片,细心的放进锅里熬制,十几分钟以后浓浓的香味飘了出来,粥好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心语把做好的粥放到托盘上,亲自端往餐厅,时间把握的恰恰好,楚啸辰正好从楼上走下来,但,心语发现他已经换好了上班时的商务西装,怎么回事,他不要吃早饭了吗?心语忐忑不安地迎上去:“楚先生,我为您做了火腿咸肉粥”。

  还没说完,“我不要吃!”冰冷绝情的话语从楚啸辰的薄唇冷冷吐了出来,紧绷的修长身形无意识散发着寒气,楚啸辰连正眼也不看她,冷着张俊脸大踏步走出去。接着车发动的声音,法利利如支离弦的箭绝尘而去。

  纪心语呆呆地看着消失的车子,直觉不是因为替女助理求情所至。

  忽然觉得手捧的粥很烫,心语颤了下,看来自己又做错事了,还错的这么可笑。

  恰好陈姐看到这切,她兴灾乐祸地看着心语:“哟,纪小姐,又做吃力不讨好的事啦?哈,真的很好笑啊,就凭你,还想巴结我们少爷?真是高估了自己!不过你也真很有本事,每天都能惹少爷生气。哼!我警告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和本份,要是把少爷身子气坏的话,我保证你拿不到分钱!”

  心语咬了下下唇,这刻她突然不想忍:“陈姐,你凭什么认为是我惹怒了楚先生,我和你样,完全是不知情者,随你信不信。”心语情知和昨天之事有定关系,但如果不是陈姐先挑衅踩坏自己手机,那会不会好很多?

  陈姐气的嘴歪:“啊,你这个讨厌女人,竟然敢和我顶嘴!”陈姐刚想大骂纪心语顿,忽然又听到车响,她愣,少爷又回来了?可千万别让他看到自己骂这个女人啊。

  进来的是四个很有气势穿黑衣的保镖,他们直冲着心语走过来:“纪小姐,我们董事长请您去见他。”

  心语怔:“董事长?”心语突然想到是楚啸辰爸爸,楚父没有实权,但是却有着董事长的头衔,只是,他为什么想见自己?

  心语连忙拒绝:“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去医院照顾我妈妈,不能跟你们走。”那次见面,已经看出楚啸辰和楚父矛盾极深。虽然不清楚里面的原因,但绝不会插足他们家的事,豪门恩怨,是是非非很难讲,不能再惹怒楚啸辰了!

  那几个保镖冷笑声:“那就由不得你了!纪小姐,我劝你,还是乖乖主动跟我们走吧,我们都是粗人,伤了你就不好了!”他们由不得纪心语拒绝,连个手无寸铁的小女人都带不走,主人定会狠狠的惩罚他们。

  心语忙往后躲:“不,我不会和你们走的,楚先生不允许我私自行动。”

  只手却啪地伸过来,猛地往前推,心语差点摔到地上,保镖恶狠狠道:“快走,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说着几个人推搡着心语,紧紧围着她往车子方向带,心语想挣扎,却被人狠狠推上车,心语被丢在后座,四个保镖个开车,个坐在副驾驶,余下两个保镖左右挟持着她。

  看着车子凶猛地开走,佣人们都惊得张大了嘴,楚啸辰和楚父的矛盾,他们都很清楚,个佣人怯生生向前:“我们给楚先生打电话吧”。

  却被陈姐大声喝住:“有你们什么事,我在这里,有你们插手的资格吗?”不错,这事当然得告知楚啸辰,但不是现在,纪心语这个贱女人,直缠着少爷,向理智的少爷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还胆敢和自己顶嘴,现在正好让她得到教训。

  “今天的事,谁都不准向少爷提起半句,该怎么做我自有分寸,这个电话当然得由我打,你们只做好份内事就行了!你们要是违背我的意思偷偷将消息告诉少爷,就不要在这里做事了!”陈姐趾高气扬的说着,她没有看到,背后,阿兰悄悄的退出去。

  阿兰悄悄回到自己房间,飞快拨出串号码,听到楚啸辰冷漠的声音她急切说道:“少爷,不好了,纪小姐被老爷带走了!是,是陈姐吩咐我打这个电话的。”

  听到电话啪地被挂断,阿兰气喘着放下话筒,不是她不怕陈姐,而是楚啸辰的性格,绝不会闲得去查是否是陈姐的授意,只要能帮到纪小姐就好!

  心语坐在车上,惊惧让她浑身颤抖,不知道楚父为什么找上自己,楚啸辰是否得到了消息,他会不会第时间赶过来,如果不来自己又该怎么办!

  可恶得这些人,盯得这么紧,连打电话的机会都不给。

  心语不停地在心里祈祷车子开得慢些,时间也过得慢些,但很可惜,楚家老宅很快到了,保镖气势汹汹把她推下车,路将她带到上次来过的大厅——

  “董事长,人带来了!”保镖把将她推进去,心语抬头,发现楚父楚母楚啸风都在,所有人都恶狠狠怒视着自己。

  “楚老先生,不,爸,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心语强忍恐惧站稳,方才差点叫错了,第次来这里,楚啸辰让她叫过爸的,她觉察出其他人的恨意,现在楚啸辰不在身边,切要靠自己了!

  “呸,你这个贱女人,有什么资格叫老爷子爸?老爷子,你看,这个女人还想做戏,真是气死人了!”楚太太脸精致的妆容,面部扭曲地看着眼前纤细的身影,都是这个讨厌鬼,让自己的算盘落空了,哼哼,楚啸辰,你以为随便弄个女人来就会骗过我吗!

  “不准你喊我爸!”楚老爷子双眼喷着怒火,看眼手的资料,他实在没想到,儿子瞒着自己结婚,还竟然找个这样的女人,身份低微贫如洗爱慕虚荣,而且为了钱卖身,她有什么资格做楚家的长媳,真是丢尽楚家的脸。

  如果不是查到结婚证书是真的,他会用其他手段来让这个女人付出代价,甚至让她消失。但,既然查到她是为了钱,那就用另种手段也可以的,不为了别的,就为了让楚啸辰那逆子看看,他到底找了个怎样低贱不值钱的女人!

  越想越火大,楚父目眦俱裂瞪着心语:

  “还敢喊我爸!你竟然这么不要脸,为了钱什么都做,告诉你,我已经查到你为什么非要嫁我儿子了!如果不出格,我能当不知道,楚家有的是钱,但你不该妄想楚家长媳的位置——,你不就是为了钱吗,好,我满足你,女人,只要你肯和啸辰解除婚姻关系,只管提出你的要求,只要不太离谱,我会满足你!”

  随着手挥,叠资料象雪花般向着心语飞来,打在她脸上痛痛的,但心语更多的是心惊,被人再的当面揭伤疤,真的很难受,她颤着双手捡起凌乱的纸张,不可思议的发现全是自己的资料!

  她下子咬住下唇,其实楚父只知道部分真相,而楚啸辰为什么答应娶自己,只是为了让楚父生气?心语其实自己也不清楚,楚啸辰太深不可测了!

  但,心语闭下眼,不管怎么样,是楚啸辰帮自己渡过难关,已经答应他配合演戏对付楚父,那就要履行到底。

  “爸,您,您让我离开啸辰,为什么呀?是不是您对我有哪些地方不满意,没关系的,您指出来我会改。”心语怯生生看着楚父,大眼睛湿漉漉的。心语掉泪并不是假的,因为没有钱,就该随意让人辱骂么,有钱人真的很讨厌。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41章再起风波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楚父简直要气到发疯,这个女人竟然还敢问,哼,别说她靠迷惑儿子这项罪了,就算她出身清白,没钱没地位也不成,楚家需要的是地位相当人家的联姻。

  低喝声“住嘴!”楚父再次将张准备好的支票甩到心语脚下:“拿着这张支票给我滚,在你签字离婚后,这张支票会起效,五百万,够你花辈子!”

  楚母旁狠瞪着纪心语,其实五百万她也很心疼,在她的眼里,这些钱全该留给亲生儿子楚啸风。

  哎,小不忍则乱大谋,算了,区区五百万,和整个楚氏比起来只是九牛毛,她咬着牙:“还不滚,告诉你,别想玩儿花招,给你三天时间,离开啸辰!”

  纪心语恐惧点点消失,呵,这些人,真的以为钱能买来切吗?她忽然笑了下:“爸,您说的我不懂,我并不是为了钱嫁给啸辰的,您不信是不是,实在对不起,为了让您相信,这笔钱我绝对不会要,我也绝不会离开啸辰。”

  楚家三人下子怔住,继而大怒:“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是不是嫌钱少!太可恶了,告诉你,今天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

  话还没说完,忽然个凌厉冷漠的声音:“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呵,真是好笑,竟然有人想破坏我的婚姻!”

  楚啸辰步步走进大厅,带着目空切的神态往高背椅上坐,满脸嘲讽看向楚父:“爸,方才的话我全听到了,呵,您是真老糊涂了还是被人骗傻了,就算您查到心语的资料,她是为钱嫁我又怎样,你以为她会为了区区五百万而舍弃我这个金主吗?”

  楚父没想到楚啸辰会来得这么快,为了事情顺利,他本来已经用林氏合作案绊住了楚啸辰,乍见他突然进来,下子失了方寸:“你!”

  楚母忙站起身,她更为惊讶:“啸辰,你这大动干戈的跑来向我们兴师问罪,不知又是什么逆了你的意?难道你们以为我们会为难心语,呵呵,你把我们想得太坏了!我们不过是接她来这里做客,大家毕竟是家人。你说是吗,心语?”

  楚太太假惺惺地笑着,猩红的嘴唇张合,现在,她还不想撕破脸。

  看到楚啸辰,楚啸风气的往前冲:“楚啸辰,你来的正好,我正想当着爸的面问问你,你把我手下的人调职的调职,解雇的解雇,处心积虑的排挤我,是不是想独吞整个楚氏,这么大的野心,你把爸爸置于何地!你以为楚氏现在是你个人的了吗?”

  眼眸微眯,楚啸辰脸鄙夷将视线落到楚啸风身上,冷笑,“楚啸风,你还敢向我发飙,工作时间,你擅离职守,你说我该怎么来处置你好呢?不错,我就是故意针对你,这只是警告,不要以为你做得那些手脚我不知情,我还肯让你留在公司,已经是给你留面子了!下次,你再不知收敛,让我逮到丝半点把柄,我就将你赶出楚氏!”

  如此裸毫无回旋的挑衅,楚啸风瞬时怒火升腾,本以为,当着楚父的面,楚啸辰总会收敛二,自己也好相应地抢回些权利,但做梦也没有想到,楚啸辰竟然会这么肆无忌惮,这么轻率地当着楚家所有人的面这样对自己!

  不错,他们两兄弟,因为不是个妈妈的原因,从小关系直紧张得如履薄冰,但是,楚啸辰从来没有这么样明目张胆地对他。

  “你,王八蛋!”楚啸风猛往前冲,伸出的拳头却把被楚啸辰攥住。向前送,楚啸风啊地声被狠推了出去,楚啸辰居高临下俯视他:“真逊。”

  傲慢地丢下被揍在地上的楚啸风,楚啸辰如俾睨天下的君王,迈动修长的双腿走向心语,把将她扯入怀。

  拥着她,楚啸辰风轻云淡看向呆住的楚父楚母,脸上浮起残酷的笑:“爸,本来不想这么快告诉你,这个女人,确实爱钱,但我不在乎,因为,能让你们感到不愉快,什么都值得。”

  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心语的脸也下子变白,原来,楚啸辰彻头彻尾将自己当做工具!

  “你,你,你!”楚父颤抖着双手,粗声地喘着气:“你这个逆子,我为什么会生下你,忤逆不孝,还打弟弟,我我我”

  楚啸辰残酷地笑着打断他:“爸,何必呢,我是想让你生气的,但气成这样还是让人匪夷所思,省省吧,这样心脏很容易出问题的,呵呵,看我不顺眼是不是,或者后悔当年该把我掐死,不过,什么都晚了哦。”

  楚啸辰笑呵呵地欣赏眼前让人愉悦地切,凉薄的唇勾起动人的弧度,啧啧唇继续道:

  “哦,对了,既然我来了,就去将留在这里的些东西带走,如果有可能,我实在不想跨入这里步。”

  搭在心语肩上的手臂微微勾,然后下滑到她纤细的腰部,楚啸辰对心语微微笑:“乖,和我起去,这里的人恨不得吃掉你哦。”

  自己有资格拒绝吗?心语苦苦笑,楚啸辰已带着她走出去,而随着踏出的第步,他脸上的笑已经完全不见——取代的是狠厉阴霾,还有,发自内心的恨意。

  “你,怎么了?”看着他的俊脸沧海桑田般的巨变,纪心语下意识问了声,心有个感觉,说出那些话,最痛的是他!

  “没什么。”楚啸辰冷冷笑,笼着她细腰的手缓缓收回,又恢复了早晨离开时冷漠的样子,皱眉问她:“为什么傻到来这里,不知道动动脑筋吗,你是不是想被人拆吃入腹,哼,跟了我快个多月了吧,还是这么笨!”

  心语本来是好心问句,不成想换来的全是冷嘲热讽,她不由站住脚:“楚先生,你和人都是这么说话的吗,很伤人的,你要是不愿意理我,可以当我是透明的,但请你不要再讽刺我!”

  楚啸辰怔,对于纪心语,他现在说话越来越随便,原来是看不起她,可是随着渐渐深入的了解,看法其实有许多改观,就算昨天迁怒于她,在看到她特意为自己做早餐已经平熄了,本来和她就没有多大关系。

  尤其是接到阿兰打来的电话,当时他就又急又气,气是纪心语为什么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楚父他们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气却是对他自己,楚啸辰当即就联想到和林氏的合作计划,楚父故意改掉金额,只怕就是为了将自己尽快骗到公司去处理事故,好方便逼迫心语。

  及到用最快的度赶来,听到她不卑不亢的回答,楚啸辰真的很满意,但不知怎么,就说出伤害她的话了。

  “哼,难道我说错了,他们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楚啸辰冷哼声:“好了,总之我来了就没关系了,现在我要去拿我妈妈留在这里的遗物,除了我,她的房间不方便别人进的,这样,你还去上次去过的房间等我吧。”

  楚啸辰说着叫过个女佣,吩咐带心语去那里等他。妈妈的房间,没有别人配进去,纪心语也不行!

  看着修长的身影毫不留恋的离开,纪心语的心点点往下沉,他以为,这样对自己已经很好了吧!看眼头上的大太阳,阳光很充足,纪心语却觉得有些冷。

  “大少奶奶,您在这里等会儿吧!没关系的,少爷虽然不在这里住了,天天都有人打扫的,你随便坐。”

  女佣说完走了,心语因为觉得遍身生凉,索性走到阳台处去晒太阳,因为没住人的缘故吧,这里虽然天天有人打扫,但是窗帘常年拉着,心语懒得拉开,索性站到窗帘里面,下子就沐浴在太阳下了。

  不知道楚啸辰为什么和楚父有这么大的矛盾,是因为他早逝的妈妈吗?还有楚夫人,上次无意间听到她和楚啸辰谈话,她好象称楚啸辰妈妈姐姐,是因为礼貌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哎,当时距离太远没有听清,不过隐约听到和楚啸辰妈妈的死有关。

  正乱七八糟想着,忽然听到有人推门,心语以为是楚啸辰来找自己,刚要出去却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是两个女佣,她们来打扫房子。只听——

  “大少爷好凶啊,不过真帅,咱们二少爷长得就很不错了,按说和大少爷也有七分像,可是和大少爷比,完全没得比啊,哎,二少爷也真是的,这么笨,你说两个都是大男人,下子就被打趴了,真不明白亲兄弟何必搞得这么誓同水火。”

  “呵呵,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其实这不能怪大少爷的,让我也会出手,不过可不像你说的,什么亲兄弟就不能誓同水火,大少爷要真是对二少爷好才有病呢,那大少爷的妈妈不是白死了?哎,至于你说两个人是亲兄弟,你说只是同个爸爸,算不算亲兄弟呢?”

  “啊,大少爷和二少爷不是同个妈妈,不会吧,两个人长得很像啊,般人都是男孩子长得像妈妈的,两个人都这么象夫人,你在胡说吧?!”

  “才没有,长得像有什么好吃惊的,你新来的不知道,两人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