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现在我不想让妈妈担心我。”纪心语微笑着说:“走吧,去厨房帮我打打下手。”

  纪心语正要走出房间,苏琳娜却将她拉住了,忽然问她:“心语,你跟楚啸辰,又在起了吗?”苏琳娜平时在家也有听到苏雪凝跟苏父关于楚啸辰的对话,猜想最近楚啸辰定是和纪心语呆在起了。

  纪心语沉默了会儿,说:“琳娜,我暂时不会去想这件事情了。”纪心语偶尔也会想起这件事情,心里很乱,不清楚自己跟楚啸辰现在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

  见纪心语不愿意谈论,苏琳娜便只好故作轻松地笑笑,说:“快去做菜给我吃。”

  苏琳娜在别墅陪纪心语起吃了顿饭,看时候不早,纪心语便让楚啸辰将苏琳娜送回去。

  楚啸辰和苏琳娜两人同上了车,车子开离了别墅。

  草丛里有人头动了动,只见那人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很快便开始用微小又清晰对着话机说:“大小姐,发现楚啸辰在另处有别墅,平日是他人回来,今天带了另个女人回来,两人在屋内逗留了段时间,他又带着那个女人离开了。那个女人似乎是楚啸辰未婚妻的妹妹。”

  “她?楚啸辰的别墅在什么位置?你继续让人看着。”对方挂了电话,那人也只能继续看着。

  路心曼的房间里,林紫瑶仔细猜测着,苏琳娜和楚啸辰同出现在别墅,苏琳娜只逗留了段时间便走了,那么纪心语定是在别墅里了!据手下汇报的情况,林紫瑶也知道楚啸辰的别墅守卫森严,恐怕是害怕自己出现伤害了纪心语把。

  “啸辰哥,你就那么惧怕我,还要那么严密地保护她吗?”林紫瑶咬牙切齿,恨恨地对着空气质问着。只要纪心语日还在,她日都不能安心。就算楚啸辰布下天罗地网将纪心语包围起来,林紫瑶也不相信他能守着她辈子。况且,她也不愿意让他守着纪心语辈子的。

  苏家的接班人苏雪凝和楚家能干有魄力的楚啸辰订婚,两人原本应该成为舆论的焦点,但因为楚啸辰自订婚后直借口处理公事,苏雪凝和楚啸辰还没有共同出席过公众场合。这回政府举办了个大型的爱心基金会晚宴,邀请了各界名流出席,苏雪凝和楚啸辰也在其中。

  苏雪凝想,就算再忙,楚啸辰这下可没有借口了,她趁上班时间便去了趟楚氏。

  楚啸辰收到出席邀请函的时候却微微皱了皱眉,晚宴当然是在晚上进行的,那样的话,恐怕他就没有理由推托政府特别是苏雪凝,去别墅看纪心语。虽然纪心语已经如同个正常人那么健康,楚啸辰还是抑制不住想要见到她的。他正想着,秘书便通报说苏雪凝来了,正在门外等着。

  “让她进来吧。”楚啸辰说。

  不会儿楚啸辰办公室的门便被人打开了,苏雪凝款款走进,笑意盈盈。

  “啸辰,相信你也收到邀请函了吧?这次可是我们订婚之后第次起出席活动,我既兴奋也紧张!”苏雪凝进来便这样说道。

  楚啸辰只得笑着回应道:“有什么可紧张的,自然便好。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件事情吗?”

  苏雪凝故作娇嗔,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而已,怎么说我们也那么久没有见面了,难道你这里不欢迎我了吗?”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266章地下情妇

  ?

  热门推荐:

  楚啸辰对苏雪凝的撒娇毫无幻想,只是淡淡:“你是我未婚妻,我这里自然欢迎你。”

  楚啸辰着便做回电脑前,开始处理公事,只是和苏雪凝有句没句地搭话。苏雪凝总感觉楚啸辰话少了许多,而且语气也平淡了许多。她看着他埋头认真处理事情的样子,也只能暂且将楚啸辰这样的反应归为工作之由。

  华灯初上,豪华酒店门前停了各种名牌车,从车里走出来的人不是商界名流,就是政要,每个男士身边必定挽着个娇美如花的女子。楚啸辰这样的人物自然也不例外。他走下车,身边苏雪凝正挽着他的手臂,两人皆带着笑脸走入酒店,宛如对恩爱的夫妻,般配无比。

  晚宴上各家记者也应邀前来。楚啸辰和苏雪凝已进入晚宴大厅,舆论的焦点便马上转移到他们两人的身上,闪光灯不止,苏雪凝幸福地挨着楚啸辰,两人对着镜头展颜,做着切未婚夫妻都会做的拍照动作,灯光下,镜头里的两人更加完美了。拍完照,有记者涌上前来,问楚啸辰和苏雪凝:“楚先生,苏姐,距离你们两人订婚已有段时日,为何到如今才同以未婚夫妻的身份亮相?请问你们具体的婚期会定在什么时候?”

  听到这句话,纪心语猛然抬头。在别墅闲着无聊,她总会打开电视,边看看电视,边翻翻杂志。此时听到电视里提到楚啸辰和苏雪凝的名字,纪心语将视线从杂志移到电视屏幕。

  屏幕上楚啸辰和苏雪凝俊男美女十分养眼,记者们等着楚啸辰和苏雪凝回答问题,纪心语也在电视机前等着楚啸辰回答问题。虽然在别墅的日子她对楚啸辰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但不知为何现在听到别人向楚啸辰提问这个问题,她的心里忽然很是不适。

  楚啸辰只是微笑地面对记者,却没有话。苏雪凝倒是很自觉地:“最近我们双方都比较忙,公事有很多要处理,所以直没有起参加这些活动。至于婚期的事情,我们也正在商量当中,相信很快可以给大家个答案。”

  苏雪凝这样的回答既大方得体又能给他人留下想象的空间,纪心语坐回在沙发上,心里『乱』得很,方面对楚啸辰的爱意忽然涌出,填满了整颗心,另方面她仍处于流产以及楚啸辰和苏雪凝的婚事给她造成的伤痛当中,纪心语很是纠结。

  晚宴结束后,苏雪凝暗示楚啸辰:“啸辰,我们好久都没有单独相处了。”

  楚啸辰却没有那样的想法,他故作很累的样子,引开了话题:“改我到你家拜访你爸爸吧近事情实在太忙,太累了,状态不好。现在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既然楚啸辰已经拒绝了自己,苏雪凝也不好意思再坚持,只好无奈地点点头,:“那好,回去我跟爸爸这件事。”

  楚啸辰点点头,不话,开车将苏雪凝送回了苏家。他看看时间,已经晚了,也不知道纪心语睡了没有。楚啸辰还是路开车回了楚家。

  纪心语看完了电视,心里很不是滋味,等了很久却不见楚啸辰来看她。以往如何忙楚啸辰都会过来,可是今却没有来纪心语不想再继续想下去,心烦意『乱』地回了房间睡觉。

  第二日,楚啸辰到了中午便赶回纪心语住的别墅去看她。纪心语正在吃饭,忽见楚啸辰来了,也不开口话,自顾自吃着饭。倒是佣人见楚啸辰回来,便去厨房拿了碗筷替楚啸辰添上饭。

  “心语,昨晚参加了个『政府』组织的活动,活动之后已经很晚了,所以没有过来看你。”楚啸辰解释道,似乎觉得纪心语在生他的气。

  “先吃饭吧。”纪心语完,又低头吃饭了。

  两人吃罢,纪心语坐到沙发上,楚啸辰跟着坐过去。

  “心语,你是不是有话想?”楚啸辰问。

  纪心语深呼吸口气,:“昨晚我看了电视,现场直播的,看到你和你的未婚妻,很恩爱,很和睦,她还你们的婚期会尽快定下来。楚啸辰,我问你,我到底算什么?原来是受冷落的妻子,现在是受监视的情吗?我已经不是以前的纪心语,我不想再受到你的禁锢,也不会愿意这样卑微地生活在暗处,好像见不得光的人。”

  纪心语的话让楚啸辰很是愧疚和为难。他自然不会让纪心语做什么受监视的情,既然他心里爱的是纪心语,别的事情都无法挡着他和纪心语在起。然而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他不能冒冒然就和苏家解除婚约关系。

  “心语,你听我。我跟阿凝只是暂时维持这样的关系而已。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没名没分的人。只是我要恳请你给我点儿时间,我需要时间来将这件事情完完整整地解决,那样我跟你之间才没有障碍阻挡。”楚啸辰真诚地着,这都是他的肺腑之言。

  敏感如苏雪凝觉察出楚啸辰变了,不仅不会主动找她,对她的要求也总会敷衍过去,更迟迟没有兑现要去苏家拜访苏父的诺言。但她坚信以苏家的权势自己的美貌可以留住心上人,只是只有自己这样想还是不够,为了万无失,苏雪凝决定去趟楚家老宅,动用楚父的力量,让楚啸辰留在自己的身边。此刻她已经不考虑是否还能得到楚啸辰全部的爱了,只是想留住自己心爱的男人。

  苏雪凝打定主意,迅速将手上的事情处理了,便开车去了楚家老宅。

  楚家老宅的佣人认得苏雪凝的车子,远远地看到苏雪凝的车子驶过来,便赶紧将大门打开让苏雪凝进门,还马上去通知楚父,这也算是苏雪凝和楚啸辰订婚之后的第次回楚家老宅了。

  楚父马上吩咐佣人准备好茶点,又催促楚太太陪他到楼下见苏雪凝。

  楚太太对苏雪凝本就不怎么喜欢,何况上次她还不愿意帮助自己盗取机密,更不愿意见到苏雪凝了。楚太太努努嘴,:“我不舒服,你自己去吧。”完便装作副头晕的模样躺回了床上。楚父只要作罢,个人下了楼。

  他本以为楚啸辰和苏雪凝起回来,哪只只有苏雪凝个人走进屋内。楚父有些惊讶,:“雪凝,怎么只有你个人来了?啸辰呢,怎么没有陪你起来?”

  苏雪凝无奈地叹了口气,:“爸最近啸辰都没有跟我在起”苏雪凝完,便作出副稍微委屈的模样。既然她现在已经是楚啸辰的未婚妻,而且她笃定自己跟楚啸辰定能走进婚姻的殿堂,所以也就顺气自然地喊楚父做爸了。

  楚父听了苏雪凝这声叫唤,心里觉得特别舒服,又奇怪苏雪凝的话,便赶紧问:“雪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啸辰他不跟你起,跟谁在起?”

  苏雪凝为难了番,又:“唉,其实我也理解啸辰。纪姐为了他受了那么多苦,他去安慰她也是应该的。我不应该这么心眼的”

  纪心语?楚父听就觉得不对劲,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即又问:“你啸辰现在还跟纪心语有联系?这是什么回事?雪凝,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回事?啸辰竟然为了纪心语连订婚典礼都不管了!”提起这件事,楚父余怒未消。

  苏雪凝于是将楚啸辰和纪心语的事情委婉道来:“爸,你听了可不要过于责怪啸辰,我理解他。纪姐怀了啸辰的孩子,但也不知道受了伤还是怎么样,流产了,所以那啸辰才不顾切地去了医院去看纪姐的。只是后来他总是自己很忙,我心里很『乱』,我想他应该是去照顾纪姐了吧”苏雪凝这,反到是在向楚父告状般。

  楚父听了愤怒起来,:“这个贱女人,以前缠啸辰也就算了,现在都离婚了还来缠着他!不行,我要去找她!雪凝,你放心,你进了我们楚家的门,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更加不允许纪心语来纠缠我们楚家!”

  “爸,您别这么生气,我没关系的”苏雪凝这样,只会更添楚父的愤怒,但这也是她要的效果了。

  楚父又:“我怎么可能不生气。雪凝,你告诉我,纪心语现在在哪里?我必须去找她!”

  苏雪凝为难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纪姐住在哪里”

  “找个人难不倒我。雪凝,你等着,我这就去。”楚父着,果然便行动起来了。

  苏雪凝望着楚父的背影,希望他能让楚啸辰回心转意吧。

  楚父找到了楚氏,却没有直接去找楚啸辰问。知子莫若父,何况姜还是老的辣,他直接去找楚啸辰,楚啸辰肯定不会告诉他的。于是他就让司机将车子停在了公司附近,盯着,门口,等楚啸辰出来,他就吩咐司机开车跟着楚啸辰的车子。

  楚啸辰回到别墅,却没有发现楚父跟在了自己的后面。楚父让人将车子停了,便气势汹汹地下了车,使了这招才总算找到纪心语住的别墅。想不到楚啸辰竟然将纪心语安排这么偏僻幽静的别墅区。

  想到纪心语在这里勾引自己的儿子,楚父就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也进了别墅。门口的警卫看到楚父的模样,与楚啸辰十分的相像,虽然猜测楚父和楚啸辰应该有密切的关系,但还是将楚父拦下,问:“你是谁?”

  楚父怒瞪警卫,:“我是楚啸辰的老子!”

  新书推荐:

  第267章不惜切代价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听他这么说,再瞧瞧楚父的脸,确实越看越像,警卫们担心楚啸辰怪罪,便马上将楚父放了进去。

  纪心语正切了盘水果端出来,楚父正好进门,看到纪心语,马上骂道:“你这只狐狸精果然在这里!”

  纪心语见到楚父,吓了大跳。

  楚父怒上心头,也管不得自己出言有多不逊了。

  楚啸辰听到声音,也马上从楼上下来。此时他已经换上了便装,看到楚父出现在自己的别墅里,也吓了跳。

  “你来这里做什么?”楚啸辰下意识地将纪心语挡在了身后。

  “我来这里做什么?我来提醒你!”楚父怒道:“别忘了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你已经有未婚妻了,还想要多个女人吗?!啸辰,我要你离开纪心语。她配不起我们楚家,这句话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楚父说完,恶狠狠地看了眼纪心语。

  楚父的话让纪心语心里很不好受,她只是冷着脸,不去看楚父那吃人的目光。

  楚啸辰听完楚父的话,也不动怒,只是冷冷地拒绝道:“你的话还是收回去吧。我不会离开纪心语的,你不用多费唇舌。”

  见楚啸辰这么坚定,楚父和楚啸辰的关系又刚刚有了那么点缓和,况且楚啸辰和苏家也有婚约了,楚父怕将楚啸辰逼急了反而误事,就退了步,说:“好,你不离开纪心语也可以。我可以让纪心语做你的地下情人,让她和雪凝共事夫。”

  楚父的话让纪心语更觉恶心,她冷冷地注视着楚啸辰,想听听他到底怎么回应。

  楚啸辰对楚父的提议无动于衷,他反身将纪心语紧紧地抱在怀中,说:“我不会离开纪心语,更不会让她做我的地下情人。什么共事夫,都只是荒谬的想法。如果再有人想分开我们,我将不惜切代价对抗到底,无论是对谁都不会留情!”

  楚啸辰的番话,暗示着如果楚父仍然坚持要将他和纪心语分开,便要和楚父脱离父子关系。

  楚父惊惧,想不到纪心语在楚啸辰心里的地位竟然是如此重要。纪心语何尝不是惊讶,她可以理解为楚啸辰连苏雪凝也不要了,他只选定了自己吗?被楚啸辰紧紧地抱着,纪心语似乎能感觉到楚啸辰地自己的那种强烈的感情。

  既然楚啸辰已经把话说得那么绝,楚父也不敢再逼迫下去。他看着楚啸辰将纪心语抱得那么紧,也知道无法改变楚啸辰的想法,气急败坏地说:“哼!你最好想清楚!”说完,他便气冲冲地离开了纪心语住的别墅。

  “心语,你放心,我不会让人将你我分开的。”等楚父走后,楚啸辰又深情地向纪心语告白。

  纪心语只是无言,未来不可知,顺其自然就好了,也不必过多地抱有希望了

  苏琳娜酒店内,聂凡送走满脸笑容送走了客户。他刚刚代表苏氏谈成了桩生意。现在的他没有林紫瑶的消息,也只好在苏氏干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他心里实在是挺想念纪心语的,也不知道她最近过得怎么样了。

  “聂凡?”

  听到有人喊他,聂凡转身,看到了迷茫的苏琳娜。

  “你怎么在这里?”苏琳娜走过去打招呼≡从发现自己对林伟文动心之后,苏琳娜面对聂凡变得自然多了,也没有以前那种纠结为难的心理。

  “琳娜,我来谈生意的,刚刚送走了客人。”聂凡解释道,又说:“你最近还好吗?”

  苏琳娜点点头,淡淡地说:“挺好的,就是有点小插曲。”

  “那”聂凡支支吾吾着问:“心语呢?还好吗?”

  苏琳娜怔了怔,聂凡还是那么关心纪心语。她想了想,还是打算将纪心语的事情告诉聂凡。聂凡这么关心她,应该有知道的权利,相信纪心语不会怪她。

  “心语她不是很好。”苏琳娜摇头道。

  “不是很好?这话是什么意思?”聂凡疑惑道:“是不是心语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琳娜,你告诉我好吗?”

  苏琳娜点头,说:“到我办公室说吧。”说完,苏琳娜便领着聂凡回到了办公室。

  “琳娜,你快告诉我心语到底怎么了?”苏琳娜关上门,聂凡就焦急地问。

  “心语她怀了楚啸辰的孩子,但是丧心病狂的林紫瑶却将心语骗到了纪家宅子,并对她下了毒手。心语流产了。”苏琳娜简单将事情告诉聂凡。

  聂凡听了呆若木鸡。纪心语怀孕流产,都是聂凡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如今都发生了。

  “怎么会这样?”聂凡喃喃问道。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追问也是徒劳。不过你放心,心语现在已经恢复了健康。她由楚啸辰保护着,我想不会有事的。只是林紫瑶这个疯子却还没有下落。我担心她还会对心语纠缠不休。”

  是林紫瑶伤害了心语,而楚啸辰在保护心语如果当初自己不是说要为心语讨回公道,中了林紫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