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要将他的孩子生下来!林伟文心中突然仿佛被人掏空了似的,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事情。

  “心语,你被撞坏脑袋了吗?以你现在的经济能力,你不可能要这个孩子的,除非让楚啸辰来养。”苏琳娜不同意纪心语的做法。

  “不,不能让楚啸辰知道,这个孩子我既然决定要,就是我自己来养,它是我的孩子,我来养有什么问题?”纪心语很坚定心中的想法,她就是要靠自己的能力来养活这个孩子,况且,楚啸辰和苏雪凝不是已经要谈婚论嫁了吗?她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成为个插足者。

  “心语,你就不要这么执拗了好不好?你别忘了你还要照顾阿姨,你哪里来的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来兼顾这么多的事情?”苏琳娜劝道:“如果你不想让楚啸辰知道,你就拿掉它,这样你也不用放不下楚啸辰了,更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纪心语摇头,说:“琳娜,你就别劝我了,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既然我已经决定了,我会为我自己的决定负责任的。也请你们定要替我瞒着我妈妈还有楚啸辰。”

  苏琳娜见纪心语神情坚定,没辙了,只好望向林伟文,谁知他也不发语。苏琳娜急了,便对林伟文怒道:“我说你这个林伟文怎么跟个木头似的?也不知道劝下呀?你就忍心看着心语受罪吗?!”

  林伟文自然不想让纪心语受罪,但是他也从纪心语的语气中听出了她的坚定和执着,情知外人怎么劝也不会改变纪心语心中的想法。林伟文无奈地摇摇头,说:“既然心语坚持,我们就应该尊重她的决定△为朋友,能尽份力便是份力。”

  林伟文的话让纪心语觉得欣慰,这个时候,她确实很需要有人支持她。

  林伟文说出这番话,却也是经过了百般纠结,站在爱情的方面来说,他点儿也不希望纪心语留着楚啸辰的孩子,但是站在朋友的立场来说,他也只能尊重纪心语,帮助纪心语,支持她的决定。

  “行行行,你们都说要孩子,要就要吧!”苏琳娜有些懊恼,转而又说:“心语,既然你要了孩子,我们帮你瞒着就是了。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能继续这么糟蹋你自己的身体,要好好休息,不要再因为营养不良晕倒了。你折腾得起,你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折腾不起的。”

  纪心语这才淡淡地微笑着点头,说:“谢谢你们。”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251章毒计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也别说谢谢了,心语,你最近就好好养养身子。既然要了孩子,你也得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这样才对得起你的孩子。”苏琳娜关心地说道,声音里却有股埋怨的意味,她总还是不希望纪心语要了肚子里的孩子。

  “放心吧,琳娜。”纪心语又安慰苏琳娜道,又说:“你们已经在医院陪了我个晚上,肯定没有休息好,真是抱歉,伟文,昨晚你生日,竟然还要累你来医院。”

  林伟文笑了笑,说:“我生日不重要,生日么每年都会有,你不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晕倒在钢琴台上,还真的把我们给吓坏了。”

  “其实我现在感觉好了很多了。你们也不用在这里陪着我了。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我看晚点我也能够出院了。”纪心语说。

  苏琳娜打了个呵欠,扭了扭脖子,趴在医院病床上睡的这晚可真的不好过,睡得不踏实,睡醒了也腰酸背痛的。

  “那好吧。”苏琳娜确实熬不住,看纪心语精精神神的,便说:“那我们还是回去吧。你出院了告诉我们。记得好好休养,反正你是总设计师,手下应该有帮员工可以供你使唤的,有什么重活累活就让他们多做”

  林伟文听了苏琳娜的话,突然笑了,说:“我看你还真不了解心语,那里是楚氏,她又怎么会敢使唤楚氏的人,再说不是在楚氏,她也不会使唤人干活的。”

  纪心语淡淡地笑着,没有说话。

  “那我们走了,心语,你好好休息。”林伟文说着,便和苏琳娜起离开了医院。

  林伟文和苏琳娜走后,纪心语等到点滴打完便离开了医院,继续会楚氏上班。她在公司门口见到楚啸辰和苏雪凝起走进了楚氏,纪心语心里忽又觉很酸楚,她摸摸自己的肚子,里面怀着的是楚啸辰的孩子,而如今楚啸辰却将成为别人的丈夫。

  纪心语忽又自嘲了番,纪心语,现在你唯要想的事情只能是好好工作,照顾好自己的妈妈还有肚子里的宝宝,别的就不用多想了。

  得知自己有了身孕,纪心语果然不敢再那么奔波劳累,她受苦受累没有关系,但是她不愿意让肚子里的宝宝有事。况且她也知道头三个月是危险期,自己要分外小心,既然决定了要孩子,绝对不可以让他受到什么伤害。

  纪心语下班便去了医院看望纪妈妈。她走到病房门口,正好位母亲抱着婴儿从她的身旁走过,纪心语呆呆地看着那位母亲以及她怀抱里的婴儿,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忽然十分憧憬着这样的场面有天能够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纪心语推门走了进去。纪妈妈早就看到纪心语站在门外,见她这会儿才进来,便好奇地问:“小语,怎么在门口站了这么久才进来?”

  纪心语不会告诉纪妈妈自己怀孕的事情,便编了个谎话,说:“没什么,公司的同事刚巧发了条短信来问我些事情,我就先回了短信再进来。”

  “小语,最近你的气色好了很多,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前段时间瘦得真让妈妈心疼。”纪妈妈看到纪心语的脸色没有那么虚弱,心里很是宽慰。

  “妈妈,我没什么事”纪心语正说着,病房的门开了,苏琳娜满脸笑容,手提着许多大包小包的营养品走了进来。

  “阿姨,我来看您了!”苏琳娜笑着走到床边,将营养品放到床边的桌子上,说:“这些营养品就给您补补身子!算算日子我也好几天没有来看您了,您不会怪我没来陪你吧?”

  纪心语和纪妈妈看着苏琳娜买来的堆营养品,都有些惊讶,她带的东西够吃很长段时间了。

  “琳娜,你来看我就好了,怎么还带那么多东西,我个人可吃不完。”纪妈妈对苏琳娜说。

  “阿姨,这些东西都是刚出产没几天的,可以放段时间,您慢慢吃,我次性买了,心语就不用跑那么多趟去买了。”苏琳娜笑呵呵地说:“再说了,有些补品我是买来给心语肚子里的孩子吃的,好让她补补。”

  苏琳娜这句话出口,她马上便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没想到竟然会在不经意间说漏了嘴。

  纪心语和纪妈妈同时震惊,纪心语震惊的是苏琳娜怎么会在纪妈妈面前提起这件事情,纪妈妈更是震惊,自己的女儿有了身孕,自己竟然都不知道。

  “琳娜,你,你刚才说什么?小语肚子里的孩子?”纪妈妈颤抖着声音问苏琳娜。

  苏琳娜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时慌了,便想找个借口掩盖过去,她支支吾吾地说:“什么孩子?我没有说孩子啊,我只是看心语前段时间忙于工作,太憔悴了,给她补补身子而已。阿姨您定是听错了。”苏琳娜肯定地点点头,似乎在说服纪妈妈她确实是听错了。

  纪心语担忧地看着纪妈妈,希望纪妈妈相信是自己听错了,苏琳娜并没有说纪心语怀孕。

  纪妈妈摇摇头,脸严肃的神色看着苏琳娜,说:“琳娜,我虽然患病住院,但是我的听力可没有退化,你刚刚确实说了小语肚子里的孩子。”纪妈妈说着又将目光转移到纪心语身上,声音严厉地问纪心语:“小语,这是怎么回事?不要骗妈妈!”

  纪心语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纪妈妈用这么严厉的态度对自己,她也慌张起来了,但心里就是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不能承认,她下意识地摇摇头,说:“妈妈,没有什么事,琳娜说错了”然而纪心语心里已经没有了底气,她本就有满腔的委屈和悲伤,现在被妈妈知道了自己怀孕的事情,她心里的防线已经开始崩溃,她更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庇护。

  苏琳娜看着两人,心里暗骂自己粗心大意,明明答应了要替纪心语保密,竟然会说漏嘴,今天真不应该来看望纪妈妈的。

  纪妈妈依然笃定地说:“小语,你是不是怀孕了?”

  这问似乎将纪心语心里委屈的大门打开了,她的眼泪竟然情不自禁地从眼角渗出,既然已经瞒不住,便只好承认道:“是的,妈妈,我已经有了个月的身孕。”

  得到纪心语的承认,纪妈妈再度震惊,她开口便是句:“你去把孩子打掉!”

  纪心语担心的正是纪妈妈要让她打掉孩子这件事情,她猛摇头道:“妈妈,我不要打掉孩子”

  “心语”苏琳娜看到纪心语突然很无助的样子,心里的歉疚更深了。

  “小语,你告诉妈妈,是不是楚啸辰的?”纪妈妈猜测问。

  纪心语支支吾吾着,时点头时又摇头,说:“妈妈,它总归是我的孩子”

  “小语,我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你定不能要它。我不想让你走我的老路。妈妈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你比谁都清楚,个单身母亲带着孩子,这份辛酸我心里比谁都清楚,我绝对不能让我自己的女儿重蹈覆辙。小语,听妈妈的话,定要将孩子打掉!”

  “不,我不要!”纪心语坚决反对:“妈妈,我知道您担心我,不希望我过得不好。可是这辈子我守着孩子和妈妈就可以了,我别无他求。妈妈,您就成全我,让我留下这个孩子吧!”

  纪妈妈看着纪心语这么坚定的表情,脸色忽然变得很是惆怅,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说:“你这么想要这个孩子,看来他定是楚啸辰的孩子了都是我连累了你,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纪妈妈说着说着,又开始自责起来。

  纪心语坐到床边,说:“妈妈,您别这样说。照顾您是我应该做的事情,睡都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您千万不要自责。妈妈,其实我很满足了,现在有你有孩子陪着我,我的生活也算是圆满了。”

  “小语,你可千万要照顾好自己。”纪妈妈说:“也不用在医院陪我太久了,现在你有了身孕,定要多点休息呀。”纪妈妈说完,又对苏琳娜说:“琳娜,你是小语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小语就麻烦你多点照顾了。”

  “阿姨,您这话客气了,我定看着心语,不会让她有事的,您放心吧!”现在苏琳娜能做的也只有代替纪妈妈照顾好纪心语了。

  “妈妈,那我和琳娜先回去了。”纪心语说着,便站起身来。

  “回去吧。”纪妈妈说。

  纪心语和苏琳娜同走出医院。

  “心语,对不起,我不应该说漏嘴的我还答应了替你瞒着纪妈妈”苏琳娜充满歉意地说。

  “算了,琳娜,你也别说了。这件事情总是瞒不住的。妈妈迟早还是会知道的,我不怪你∵吧,我有些饿了,想去吃东西。”

  “我带你去吃东西。”苏琳娜又恢复了笑容。

  两人同上了苏琳娜的车,离开了医院。

  得知纪心语有孕,林伟文其实心里还有些失落,他无法抑制自己的郁闷和不快,纪心语是他第个心动的女人,可惜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办法拥有这个女人的心,偏偏她现在还为了另个男人不惜牺牲自己辈子的幸福也要留着那个男人的孩子。

  林伟文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双颊通红,满身的酒气。他歪歪扭扭地朝屋里走去,向风流多情的他第次为个女孩子买醉。

  林紫瑶正在客厅里无聊坐着,见到自己的哥哥醉醺醺地走进屋里来,满脸的惆怅和忧思,林紫瑶眼尖,眼就看出林伟文不对劲,她还是第次感觉到林伟文这么悲伤的情绪。她赶紧走过去将摇晃着身子的林伟文扶到沙发上坐下来。

  “哥,你怎么喝得这么醉?”林紫瑶关心地问,看他这副模样,林紫瑶还是很担心的。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252章买醉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我?我没事”林伟文摆摆手,说:“瑶瑶,我怎么觉得这么不开心呢?”

  林紫瑶忽然叹气,说:“哥,你劝我不要喜欢啸辰哥,你自己还不是要喜欢纪心语?哥,你是天底下最傻的男人了。”

  “呵呵”林伟文傻笑了两声,醉意朦胧之下,他似乎将林紫瑶当成了纪心语,他抓着林紫瑶的手,说:“心语,为什么你要留着肚子里的孩子?难道你心里只有楚啸辰个吗?你就这么想留着他的孩子吗?啸辰,我真的很妒忌你,心语这么好的女孩子,对你这么死心塌地的还不愿意告诉你她有了身孕我真的好妒忌”林伟文酒意上头,说着说着便倒在了沙发上,昏睡过去。

  林紫瑶则忽然从感慨当中惊醒。林伟文的话马上让她意识到纪心语怀了楚啸辰的孩子!林紫瑶本已稍微平复的怒火忽然又被林伟文的话给点燃,此刻她妒火中烧,也管不着林伟文的烂醉,趁夜便离开了林家。

  她开车路狂奔,在离林家很远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可恶!”林紫瑶怒吼了声,又自言自语道:“纪心语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怀啸辰哥的孩子,哼,你想要这个孩子,我林紫瑶绝对不会让你如愿的!”

  林紫瑶的眼中露出凶光,她心里马上有了个想法,脚下又猛踩油门,路狂奔,将车子开到了路家。

  林紫瑶停了车,马上从车上下来,便往路家跑去。路家的佣人都认识林紫瑶,看到她便马上为她开门。路太太正在屋子里坐着,见到林紫瑶来了,笑脸相迎将林紫瑶请进了屋子里。

  “林小姐,这么晚了,来找心曼吗?”路太太说着,便吩咐佣人们马上上茶

  林紫瑶点点头,副焦急的神色,问:“心曼呢?我要马上见到她。”

  路太太见她这么着急,心想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马上说:“心曼就在楼上房间里,我上去喊她下来。林小姐,你坐着等我。”

  林紫瑶拦住路太太,说:“不用了,我自己上去。”说完便冲冲往楼上跑去。

  路心曼刚刚和她那个老头情人聊完电话,便听到门外阵冲冲的脚步声,房间门随即打开,林紫瑶闪身进来,又将房门关上了。

  路心曼拍拍胸口,说道:“紫瑶,怎么是你呀?吓死我了。你来了怎么没有告诉我?”

  路心曼站起身来将林紫瑶拉到床边坐下。

  “我这不是马上来找你吗?怎么?副甜蜜的模样,那个老板是不是又要送你什么东西?”林紫瑶对路心曼的事情又怎么会不知道,看路心曼笑得那么开心,准是有什么名贵礼物收。那老头对路心曼可真舍得花血本。

  路心曼只是低着头偷笑,没有说什么。

  “心曼,你高兴归高兴,我还是要告诉你已经扫兴的事情。”林紫瑶说。

  “什么事?”路心曼好奇问道。

  “纪心语有了楚啸辰的孩子。”林紫瑶内心激动,说出来的时候语气却很是平静,因为她已经想好了破解的方法,就算纪心语有了楚啸辰的孩子那又能怎么样呢?

  “什么?!”路心曼震惊:“纪心语她有了楚啸辰的孩子?紫瑶,你说的不是真的吧?纪心语不是被楚啸辰抛弃了吗?”

  “这是我哥亲口说的,绝对不会有错。他竟然还为了这件事情个人买醉。”林紫瑶又叹了口气,然后脸上便显出了副诈阴森的表情,她笑着伏到路心曼耳边,压低声音说:“你想不想将纪心语肚子里的孩子弄掉?”

  路心曼吃了惊,她虽然恨纪心语,但也还没有想到要让纪心语流产。

  林紫瑶看出路心曼的惊讶,继续说道:“你想想,如果纪心语留着楚啸辰的孩子,难保有天楚啸辰不会再和她在起。如果你不想被纪心语压着,绝对不能让纪心语留着这个孩子!”

  林紫瑶的恐吓果然对路心曼奏效,她马上点头说:“对!绝对不能让纪心语留着孩子∠瑶,你有什么好计策吗?”

  林紫瑶得意笑,说:“当然。”说着便又伏到路心曼耳边开始了阵耳语,路心曼听着林紫瑶的计划,越听越兴奋,等林紫瑶讲完,路心曼拍手连连叫好:“紫瑶,你可真的是太聪明了,这个计划定可以让纪心语痛不欲生。”路心曼只是觉得林紫瑶能让纪心语没了孩子,只要能折磨纪心语的事情,她都觉得是好事情,却完全不会去理会林紫瑶的用计有多么歹毒,更没有发现林紫瑶已经陷入疯狂。

  林紫瑶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她说:“心曼,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苏雪凝最近已经开始为她和楚啸辰的婚礼筹备忙活,连楚家上下的佣人也被苏雪凝使唤起来。既然两人已经有婚约在身,苏雪凝几乎已经搬进了楚家,现在更是已女主人公的身份策划自己新房的装修方案。

  楚啸辰坐在客厅里,根本无心要策划自己的婚礼,越是看到苏雪凝上上下下忙碌的身影,楚啸辰的脑海里纪心语的身影越是清晰明朗。

  楚啸辰摸着下巴沉默了好久,终于还是站起身来,对正要上楼的苏雪凝说:“阿凝,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