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心语淡淡地答着,尽量不与陈姐发生冲突。

  很快楚啸辰便回来了,陈姐吩咐佣人端上晚饭,楚啸辰拉着纪心语起用餐。陈姐端走晚餐后,直在餐厅附近守着。这几天她都非尝意楚啸辰和纪心语的举动。

  “明天去海洋公园玩吧。”明明就是邀请人,楚啸辰的语气却显得有些生冷霸道。

  纪心语怔了怔,这是楚啸辰第次提出两人起去玩。

  楚啸辰见纪心语不出声,便不悦道:“你不想去?”

  “不是的,楚先生。”纪心语忙解释着,“好啊,听你的。”

  起去海洋公园玩?那岂不就是些小情侣才喜欢去的地方,少爷居然要跟纪心语去海洋公园,真不知道少爷是怎么想的!陈姐在旁听到楚啸辰和纪心语的对话,心里震惊了,楚啸辰跟纪心语去海洋公园,岂不像是对情侣了?怎么可以让他们这样,林小姐怎么办?!陈姐心里着急着,去也无法去阻止楚啸辰的决定。

  晚饭过后没多久,楚啸辰便拉着纪心语的手回到到房内。楚啸辰将纪心语压倒在床上,两人缠绵了很久,楚啸辰终于觉得得到了满足,才从纪心语身上下来。随后两人相拥而眠。

  半夜里纪心语醒了会儿,当她睁开眼看着眼前睡得很甜的楚啸辰时,这么久以来第次感觉到了幸福,继而又闭上眼睡了。纪心语睡着之后,楚啸辰又醒了,他看着眼前这个柔软小巧的人儿,心中泛起了涟漪,种温暖美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天亮了,楚啸辰已经醒来,身旁的纪心语却还在熟睡中,她呼吸匀称,长长的眼睫毛随着呼吸的节律扑扑的,纪心语安静甜美的表情就像初生的婴儿。楚啸辰坏笑了下,凑过去轻轻咬了咬纪心语小巧的鼻头。

  “啊”纪心语感觉到丝丝痛感,便醒了,睁眼看着楚啸辰的脸近在眼前,不禁吓了跳。

  “快起来!要去海洋公园了。”楚啸辰温柔地催促着纪心语。

  两人起床洗漱番,同吃了早餐,便开车去了海洋公园。

  楚啸辰将车子停好,便拉着纪心语的手起走进了海洋公园。

  “好久没来过了,久违的感觉。”纪心语情不自禁地感叹着。

  “你以前来过?”楚啸辰问,心想着这种地方都以情侣居多,难道纪心语楚啸辰边忐忑地等着纪心语的回答,边又懊恼自己怎么又如此多心。

  “嗯,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候那个男人还在纪家”似乎又想起了些不愉快的回忆,纪心语努力淡忘不开心的事情,笑着说:“是妈妈带我来的,那天我玩的很开心,第次见到这些可爱的生物,我跟妈妈还和这里的海豚起合影了。”

  “等会儿我们也可以和海豚合影。”楚啸辰看着纪心语,突然感觉自己对纪心语的幼年遭遇心生不忍和疼爱。

  “好啊。”纪心语快乐地答应着。

  两人走过海底隧道,楚啸辰看出纪心语有点疲累,便问:“你累不累?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会儿?”

  “有”纪心语想着既然也走了段时间,还是歇会儿比较好。

  “前面应该有个休息的地方。”楚啸辰说着,又拉着纪心语走了小段,果然有处供休息的地方,拉着纪心语走过去坐着。

  等纪心语坐下,楚啸辰对说:“我去下洗手间,你在这里等我。”

  纪心语点点头。楚啸辰却觉得自己这个理由编得真够蹩脚。他看了眼纪心语,转身离开了。

  纪心语坐在那等了好久,还没见楚啸辰回来,心想着今天的游人也不是很多呀,怎么去个洗手间去了这么久?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54章礼物不见了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阵小小的惊呼,纪心语转身想看看身后发生了什么事,转身竟看到楚啸辰捧着个小巧漂亮的蛋糕向她走来。纪心语这才知道楚啸辰带她来海洋公园原来是为了给自己庆祝生日。

  楚啸辰慢慢走到纪心语面前,温柔地说了句:“生日快乐。”

  纪心语突然觉得莫名的感动,眼里湿湿的想流泪。她声音哽咽地说了句:“谢谢你,楚先生。”

  楚啸辰看到她隐隐想哭的样子,楚楚动人,便在大庭广众之下轻轻吻了吻纪心语的脸庞。

  纪心语接过楚啸辰手中的蛋糕,楚啸辰则又从怀着掏出个精致的小礼盒,递给纪心语,说:“这是礼物。”

  纪心语将蛋糕放到凳子上,伸手接过。

  “打开来看看。”楚啸辰半命令式的口吻轻轻说着,他对着纪心语连送份礼物也要这样霸道着,但此时这种霸道确是种温柔的霸道。

  纪心语轻轻打开盒子,映入眼帘的是条蓝宝石项链,小巧的蓝宝石吊坠特别适合纪心语清纯的气质,既不过分奢华,却又不失高贵。纪心语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不是因为眼前这条价值不菲的项链,而是因为楚啸辰肯为自己付出的那份心意。

  她抬头看看楚啸辰,想必这份礼物自然是不容拒绝的,便会心笑,又说了句:“谢谢。”便将项链收入包包中放好。

  楚啸辰本想为纪心语戴上,既然纪心语没有要求,楚啸辰也不勉强她,便说:“吃蛋糕吧。”

  纪心语拆开蛋糕上的透明盒子,里面只配了两只小叉子,明显是为情侣专门准备的生日蛋糕。纪心语心想:“没有碟子,岂不是要与楚先生分着吃?”想到此处,纪心语脸微红。

  楚啸辰却不理会这么多,直接拿起个叉子,自己吃了起来,还催促纪心语说:“快吃啊!”

  “我想许个愿。”纪心语说完,双手合十,闭起了眼睛,继而又睁开,见楚啸辰没有在意,便也拿起叉子与楚啸辰同吃个蛋糕。两人在起的情景与周围的情侣无异,任谁也不会将两人的关系与契约关系联系起来。

  楚啸辰问纪心语:“许了什么愿?”

  纪心语微笑着摇摇头,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随你。”楚啸辰也不深究。

  蛋糕不是很大,加上楚啸辰也吃了大半,蛋糕很快就被两人吃完了。纪心语将垃圾打包好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楚啸辰看看时间,与纪心语又走了圈海洋公园。

  “你不是说想跟海豚合影吗?”楚啸辰问纪心语,“我们去合影吧。”

  “好啊!”纪心语心情畅快,任楚啸辰拉着自己走到拍照处。

  有对老夫妇正在和身后可爱的海豚合照。老夫妇都已是花甲之年,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见证着岁月沧桑。老先生紧紧地握着老太太的手,两人靠在起,对着摄影师的镜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纪心语心生羡慕,情不自禁地念了自己心中向往的诗句:“愿得人心,白首不相离。”

  楚啸辰看着那对老夫妇,心中也不免触动,但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问了句:“你羡慕吗?”

  “嗯。”纪心语轻轻地答着,目光始终停留在那对老夫妇身上,直到他们拍完照,去了别的地方玩。

  楚啸辰和纪心语回到楚家时已经天黑。按楚啸辰的吩咐,陈姐吩咐下人准备晚饭。

  纪心语回到房中,将楚啸辰送的项链拿出来,又打开看了眼,放入抽屉中收好,便去洗澡。陈姐悄悄跟着纪心语,见到她把项链收入抽屉中,忙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林紫瑶。

  “陈姐?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传来林紫瑶慵懒的声音。

  “林小姐,我看到你说的项链了。那只狐狸精将它收在了抽屉里。”陈姐向林紫瑶汇报。

  原来昨日楚啸辰去买项链的时候,刚好林紫瑶也去逛首饰,她眼尖,看见楚啸辰去逛首饰店,便在楚啸辰走后进了那家店打听,紧接着又从聂凡口中得知今天是纪心语的生日,猜便猜出楚啸辰是买来送给纪心语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啸辰哥居然送她这么好的礼物。”林紫瑶恨恨地说。

  “那我现在要怎么做呢?”陈姐问道。在对付纪心语这件事上,陈姐早就和林紫瑶连成了统战线。

  “既然啸辰哥送给她项链她都不戴,表示她不想要,不如送给陈姐好了。”林紫瑶媚笑着,眼里闪过丝狡诈,“陈姐,你把纪心语的项链偷偷拿了,卖得的钱都归你,你说这样好不好?纪心语不见了项链,肯定不敢告诉啸辰哥。到时候设个小计策,看她怎么狡辩!”

  陈姐听,心里都乐开了花,有把不菲的收入当然好,陈姐连连答道:“当然好,就听林小姐的。”

  陈姐挂了电话,看看周围没人,便偷偷摸摸溜进纪心语的房中,将项链拿走了。

  阿兰上楼喊纪心语吃饭,正好碰到陈姐,陈姐个慌张,暗暗骂了句阿兰。阿兰也不理她,去了纪心语房间。

  此时纪心语已经洗好了,她换好衣服,到楼下和楚啸辰起吃饭。

  翌日,纪心语打开抽屉,却发现抽屉里的项链不见了!

  “怎么不见了?”纪心语心中又惊又骇,仔细回想了昨晚的场景,确定自己是放在了这个抽屉无疑,怎么会不见了呢?

  “纪心语!”楚啸辰在楼下喊纪心语吃早餐。

  纪心语匆匆将翻乱的抽屉收拾好,不敢在楚啸辰面前提起项链不见了的事情。

  林紫瑶指使陈姐将纪心语的项链拿走之后,便打了电话约路心曼起出去逛街聊天。

  路心曼见到林紫瑶,第句话便是找林紫瑶诉苦:“为什么聂凡哥还是不理我,那个纪心语到底想怎样啊?!聂凡哥居然说要追回她!”路心曼又觉得心中委屈,眼睛湿湿的,又说:“我去聂凡哥家里做饭给他吃,他居然口都不肯吃。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林紫瑶安慰她说:“好了,心曼。要吸引个男人的心是不能着急的!”

  “紫瑶,你这么聪明,可要给我想个好办法!”路心曼不依不饶地说。

  “我当然要为我的好朋友着想嘛!”林紫瑶挽着路心曼走进家服装店,挑了条裙子,对着路心曼说:“这裙子好看,好适合你的气质。你去试试?试完了我告诉你个好办法!”林紫瑶脸得意地看着路心曼。

  路心曼高兴地拿着林紫瑶挑的裙子走进试衣间换上,然后迫不及待地走出去,着急地问林紫瑶:“紫瑶你快说,有什么好办法,不要吊我胃口嘛。”

  林紫瑶看着路心曼着急的样子,便不卖关子,讲出了自己的计划:“昨天是纪心语的生日,啸辰哥居然买了条蓝宝石项链送给她。不过呢,我让陈姐偷偷将她的项链拿走了。”

  “然后呢?”路心曼问。

  “然后嘛,你可以把项链买下来,然后拿给纪心语的舅妈,托她送去给聂凡哥,就说是纪心语给聂凡哥的,这样聂凡哥定会很开心。”林紫瑶仔细向路心曼说着自己的计划。

  “可是那样的话,聂凡哥就会去找纪心语,更加不会理会我了。”路心曼不情愿地说。

  “傻瓜,你不是想把纪心语赶走么?她现在最大的金主是啸辰哥,只有让啸辰哥将她赶走,她才会永远地消失在楚家。纪心语是不会再敢去找聂凡的。然后你就可以好好对付纪心语,将她除掉。”林紫瑶耐心地指点着路心曼。

  “对!”路心曼似乎恍然大悟的样子,笑意盈盈地说,“还是你说得对,看我目光多短浅。”

  林紫瑶甜甜笑,副好心的样子说:“我也是为你着想。”

  “嗯嗯,有你这个朋友真好。”路心曼听完林紫瑶的计划已经蠢蠢欲动,便不好意思地对林紫瑶说:“紫瑶,不如你告诉我怎样联系陈姐吧?我想马上实施你的计划!”

  林紫瑶早看出路心曼的心思,正中自己下怀,她心里何尝不是想着路心曼赶紧帮助自己实施计划,于是便不卖关子,告诉路心曼说:“我已经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了陈姐,她应该会儿就会跟你联系,到时候你就去实施计划吧,祝你成功咯。”林紫瑶说完,喜滋滋地笑着。

  路心曼与林紫瑶道别后,果然接到了陈姐的电话,路心曼便让对方在中心广场等着,自己则火速赶去中心广场。

  “路小姐。”陈姐见到路心曼,赶紧过去打招呼。

  “陈姐,项链呢?”路心曼下车便问陈姐。

  陈姐从怀内掏出从纪心语处偷来的项链。路心曼打开看,两眼放光,如果不是为了用来离间楚啸辰和纪心语,她真想将它据为己有。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55章再施毒计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路心曼二话不说给陈姐开了张支票。其实路心曼开的价钱远远不及原价,但陈姐看到支票上的数字已经很满意了。她将项链交给路心曼,个人乐呵呵地回楚家去了。

  路心曼握着手里的项链,脸上,露出个狰狞的笑容,心想着:“纪心语,你给我等着,哼!”

  路心曼转身又坐车来到了纪家别墅。她拿着项链,走过去用力按了几下门铃。

  纪心语舅妈本来正打算出门,这时听到有人这么急地按着门铃,心里直觉得很烦,便匆匆下楼去开门,嘴里还念念有词:“来了来了!哪个催命鬼这么急!真是的!”

  她开门看,没想到居然是盛气凌人的路心曼。纪心语舅妈好像大白天见了鬼似的要关门,路心曼早料到她会这样,在她没反应过来之前便从门缝中硬是挤了进去。

  纪心语舅妈无奈,只能让她进了屋,却不知道她要来干嘛,便怯怯地问:“路小姐,不知道你有何贵干?”

  路心曼看到她紧张的样子就想笑,她说:“放心,我不是来追债的。我是来让你做信使的!”路心曼学着林紫瑶的腔调在卖关子。

  纪心语的舅舅正好从楼上走下来,看到路心曼,又赶紧缩了回去,躲在楼上听听路心曼的来意。

  “路小姐,你想让我当什么信使啊?只要不是来要钱,什么都可以。”纪心语舅妈赶紧讨好路心曼。

  “很简单。”路心曼得意洋洋地说,“你只要把这条项链送去给聂凡哥,然后告诉他这是纪心语叫你带给他的,让他好好收着,就可以了。”路心曼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小礼盒。

  “就这样?那简单了!我定帮你把东西和话都带到!你就放心吧路小姐。”纪心语舅妈连连答应。

  “动作快”路心曼将项链交给纪心语舅妈,满意地离开了纪家。

  纪心语舅舅见路心曼离开了,才从楼上下来。

  “她又来挑拨离间?”纪心语舅舅问。

  “管她来干嘛的,只要不是要钱就都行!”纪心语舅妈说。

  “你不怕楚啸辰?”纪心语舅舅问。

  “关他楚啸辰哪门子事?!胆小鬼,懒得跟你说,我要去趟聂家。”纪心语舅妈白了眼纪心语舅舅,摇摇摆摆出了门。

  正好聂凡没有去公司,没事呆在家里看报纸,纪心语舅妈就上门了。

  自从聂凡知道纪心语是因为她舅妈的原因才结识了楚啸辰,心里就对纪心语舅妈有怨念,但毕竟她是纪心语舅妈,聂凡也没有将她拒之门外。

  纪心语舅妈走到屋内,四周看了看,见家里只有聂凡个人在,便神神秘秘地将聂凡拉到沙发上坐下。

  “聂凡,来来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纪心语舅妈从包里拿出路心曼的小礼盒,打开给聂凡看的时候,心里还是吃了惊,没想到纪心语居然有这么漂亮的项链,块就知道价值连城。她将项链给聂凡看,说:“聂凡,这是心语的项链,是她千叮万嘱让我带给你的!她说她不方便和你见面,唯有让送来给你了。”纪心语的舅妈说谎话连眼睛都不眨下。

  “真的是心语让你送来给我的?”聂凡激动地问。

  “当然,舅妈怎么会骗你呢?其实打小我就觉得你和我们家心语别提有多般配了!”纪心语舅妈怕他不信,又说话奉承他。

  聂凡起初还有点怀疑,但听完纪心语舅妈的话,看到她副诚恳的表情,加上心中对纪心语仍有幻想,便笃信无疑,激动地接过项链,并向纪心语舅妈表明自己的心思:“你告诉心语,说我定会等她的!”

  “好,好,我定告诉她。”纪心语舅妈满脸堆笑着,“东西我给你带到了,我还有事,先走了!”纪心语舅妈跟聂凡道别。

  聂凡站起身送纪心语舅妈出门。纪心语舅妈走了之后,聂凡握着手里的项链,想象着有天纪心语回到自己怀抱中,欣喜异常。

  林紫瑶给路心曼支完招后,心情大好,个人逛街购物消磨时间。快到家的时候,又接到路心曼的电话,路心曼在电话里说:“切搞定!”

  林紫瑶高兴地夸她办事快,挂了电话,提着堆战利品喜滋滋地走回家。

  林紫瑶打开房门,正好收到邮件,便走到电脑旁坐下,点开邮件,原来是苏雪凝的邮件。

  邮件里苏雪凝写道:

  “紫瑶,这几天我直在想着到底应该打电话跟啸辰解释,还是直接回国给他个惊喜?可是这么久没见突然给他个惊喜,似乎不是很好。但是我担心他会不接我的电话。或者我应该先写封邮件给他?面对啸辰,我总是很容易手足无?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