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事情,拿过放在桌上的报纸,“阿姨,我读报纸给你听,好吗?”

  “好啊,好久没有人给我念报纸了。我倒是想起你小时候来我们家玩,那时候你刚会认些字,就总是念报纸给我听,呵呵呵。”纪妈妈想起高兴的往事,不由得笑了。

  聂凡也想起了从前和纪心语起度过的时光,心中不免有些怅然。

  午饭时间到了,楚啸辰让纪心语跟他起吃午饭。但纪心语想着自己病了两日没有去看妈妈,有点想去看望妈妈,便对楚啸辰说:“楚先生,我想妈妈。这两天没有跟她联系,我怕她担心。”

  楚啸辰没有阻止纪心语:“嗯,你想去就去吧。我让人送你去。”不容纪心语拒绝,楚啸辰便吩咐手下几个人跟着纪心语,送她去医院。

  纪心语来到医院,却看到聂凡正在病房内跟妈妈有说有笑,纪心语突然觉得聂凡好像阴魂不散地出现在自己周围,真有点头痛的感觉。

  无奈,自己还是要去见妈妈的。纪心语推开病房的门。

  “妈妈。”纪心语叫着正在和聂凡聊天的妈妈,却没有跟聂凡打招呼。

  “小语,你来了。真好,今天聂凡也来了呢。”纪妈妈边说着,边向纪心语招手示意她也坐到床边。

  “心语,我正在给阿姨念报呢。”聂凡扬扬手中的报纸。“还记得吗?我们小时候也这样。”

  纪心语当然记得,但那都是过往的事。纪心语绕道床的另边坐下。她不想跟聂凡靠得太近。

  纪妈妈没有看出其中的蹊跷,她打心眼里就是认为聂凡跟纪心语是对的,从来没想过此刻两人早已不是样的心思了。

  “妈妈,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等会儿公司还有事,我不能久留的。”纪心语本只想着趁午休的空隙来看看妈妈,没想到聂凡也在这里,自己更不能久留了,否则楚啸辰知道了定会气自己的。就算是为了妈妈的肾源,她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再得罪楚啸辰了。

  “嗯,妈妈知道你还要工作。等会儿让聂凡送你回去吧,这样妈妈才放心。”纪妈妈说完,又跟聂凡说:“聂凡啊,你可是答应了我要好好照顾小语的,你定要记住啊,定要直照顾着小语,不能让她收到伤害。答应阿姨,好吗?”

  “阿姨你放心,我会直好好照顾心语的。绝对不让她受伤害了。我聂凡答应的事情定说到做到。”聂凡又次起誓。

  纪妈妈满意地点点头。

  纪心语没有说话,也没有看聂凡。她心里的想法,妈妈又怎会知道。如果妈妈觉得这样高兴,就不破坏她的兴致。只是聂凡这样缠着自己,实在有点头痛。难道上次自己还没有把话说清楚吗?纪心语心里有点恼聂凡。

  正在跟林紫瑶吃饭的楚啸辰突然接到电话,来电的是自己派去跟着纪心语的人。接完电话的楚啸辰脸下子又阴沉了下来。

  林紫瑶便问:“怎么了啸辰哥?”

  “聂凡也在纪心语妈妈的病房里,我的手下说三人有说有笑,场面派欢乐。”楚啸辰尽量压制自己的脾气,缓缓地说。

  “啊?怎么会这样?”林紫瑶假装惊讶。原来聂凡哥的计划是去打亲情牌,这招很好。林紫瑶心里想着。

  “紫瑶,你慢慢吃,我要去医院把纪心语接回来。”不等林紫瑶反应过来,楚啸辰擦擦嘴便离开了公司,飞速赶往医院。

  楚啸辰这走,林紫瑶也没有心思吃饭了。

  纪心语不敢在久留,妈妈这么高兴,身体也没有大问题,她起身跟妈妈道别,便走出了病房。聂凡见纪心语要走了,纪妈妈也示意他跟着纪心语,便收拾收拾赶紧跟了出来。刚好楚啸辰也已经来到了医院,正朝纪心语走来。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52章动了真心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纪心语看到楚啸辰,有点小小的惊讶,心想糟了,不知道楚先生会怎么想自己跟聂凡。楚啸辰已走到跟前,把将纪心语拉到自己身边。此时纪心语也马上解释着:“我不知道他会在这里,楚先生。”

  楚啸辰看到纪心语脸真诚,生怕自己又错怪了她,便不追究,问她:“他来这里做什么?”

  “他来看我妈妈,因为小时候的关系,所以但我确实是来到这里才看到他的。”

  “不用说了。以后不许单独行动,不许离开我身边,听到没有。”楚啸辰命令似的跟纪心语说,明明就是怕她跟别的男人跑了。

  “嗯。”除了答应,纪心语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怎样。

  楚啸辰微微笑:“这才乖。”说完紧紧搂着纪心语的腰,走出了医院。

  跟在纪心语身后的聂凡看到楚啸辰将纪心语带走了,恨恨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而医院大门外不远处,林紫瑶坐在车内,看着楚啸辰搂着纪心语从医院内出来,楚啸辰脸上对纪心语的紧张之情展露无遗。林紫瑶看着他们,内心的恨意更加强烈了。想到陈姐跟她说的事情,还有自己观察到的,林紫瑶的手重重地拍在方向盘上,恨恨地说:“纪心语,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啸辰哥居然对你动了真情,他这么紧张你怕你被聂凡抢走。除了苏雪凝,我都想不出还有谁是这么难对付的。难道我真的要那样做?”林紫瑶看着开车远去的楚啸辰和纪心语,心里在仔细盘算着。

  林紫瑶开车回到公司,看着楚啸辰和纪心语两人四目相对着走入总裁专属电梯,内心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时有人敲自己的车窗,林紫瑶摇下车窗,车外是林伟文。

  “瑶瑶,你去哪了?”林伟文也看到了楚啸辰和纪心语同进出,心里大概了解了几分。

  “你是不是去跟踪他们了?”林伟文了解自己的妹妹,说林紫瑶去跟踪楚啸辰和纪心语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是。”林紫瑶爽快地回答,“要不是我去跟踪他们,还不知道啸辰哥会这么紧张纪心语。他对纪心语动了真心!”林紫瑶恨恨地说。

  “哦?你说真的?”听林紫瑶这么说,林伟文也感到有些惊讶,但却也觉得这是情理之中的事,纪心语也许真的与别的女人不样。

  “你赶紧想个办法帮帮我。”林紫瑶走下车,挽了林伟文的手。

  “你不是还有聂凡吗?听说他又重新开始追求纪心语了。”林伟文此时也想不到能帮林紫瑶对付纪心语的办法,或许是他内心深处已经不想对付纪心语,不愿意不舍得对付纪心语了。

  “依我看,纪心语也是心要缠着啸辰哥,聂凡哥根本不会是啸辰哥的对手。虽然我很不情愿,但是也唯有请出王牌来对付纪心语了。看她能有多大本事抵挡。哼!”林紫瑶的嘴又嘟了起来,好像个被人抢走心爱玩具的小孩。

  “你想利用苏雪凝来对付纪心语?”林伟文皱皱眉头,说不定苏雪凝回国,纪心语真的会被赶走,但是

  “虽然苏雪凝也很厉害,但怎么说也做过我林紫瑶的手下败将,但这个纪心语真的难对付。所以哥,你还会帮我的,对吗?”林紫瑶突然问林伟文。

  “嗯,当然,不帮你帮谁?”林伟文看着自己的妹妹,满心的疼爱,只要她能高兴幸福,其他的都无所谓。

  林紫瑶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交代秘书任何人来都要先打电话进来请示,然后打发掉秘书,紧锁着门,打开电脑,翻出了那个熟悉的邮箱地址竟是苏雪凝的邮箱地址。

  “好久不见,想你。”林紫瑶打了几个字作为开场白,让回按下发送键,等待着回复。太久没有写过邮件,她想确认下这个邮箱是否还是能够正常使用,她可不想把自己的邮件随便发给个报废的邮箱。

  那边很快就有了回复。

  林紫瑶打开邮件,抹笑在她脸上闪过。只见邮件上面写到:“嗨!紫瑶,我也好想你。我刚起床呢,没想到收到了你的邮件。但是我现在有事要出门了,回头再聊,好吗?”

  “没关系,你出门去吧,我还是能打我的邮件,只希望你回来看到我的邮件能有点醒悟,哈哈!”林紫瑶对着电脑自说自话,开始写邮件。

  “雪凝,对不起,这么晚了才给你发这封邮件。其实我早就发现了这件事,可是迫于各方面的压力,迟迟没有告诉你事实≡从你走了以后,从来没有个女人能够在啸辰哥身边留这么久。而现在,啸辰哥身边出现了个叫纪心语的女人,啸辰哥把她接到了楚家住。你知道吗,她长得跟你很像,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我想定是啸辰哥心里还对你恋恋不忘,才会如此迷恋她。

  作为你跟啸辰哥的好朋友,我实在不愿意让相爱的两个人因为当年的场误会而彼此折磨自己。其实当年的事啸辰哥完全不知情,切都是因为楚伯父和楚伯母,他们嫌弃你的出生,说你只是个私生女,没名没分,跟他们楚家门不当户不对,才捏造了啸辰哥对你的嫌弃,好让你能接受他们的钱。结果你远走法国。楚伯父和楚伯母继而又捏造证据让啸辰哥相信你真的为了钱离开了他,让他记恨你。其实他这么爱你,又岂会嫌弃你呢?现在他又为了你被另个女人所迷惑,唉”

  林紫瑶停下来,重新看了遍自己的邮件,觉得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便按下了发送键。

  “要不是有我林紫瑶,区区楚家二老又怎能将你远走法国?我在邮件里说得这么直白,如果我是你,定马上飞回来把纪心语这个贱女人赶走。”林紫瑶看着电脑,阴阴地笑着。不过,就算走了个纪心语,却又回来个苏雪凝,两个都是能让她觉得头疼的人,林紫瑶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找来对付她们两个。

  远在法国的苏雪凝本已有未婚夫,却总在心里想起楚啸辰的身影,自知自己无法忘记楚啸辰,才在婚礼前解除了婚约。

  苏雪凝外出回来,看到了林紫瑶发过来的邮件,心中顿掀起波澜。其实她也曾听异母妹妹苏琳娜提起过纪心语这个人,知道自己跟她长得像,却不知道纪心语和楚啸辰在起。现在林紫瑶的封邮件,不仅告知自己当年的误会,还明确了楚啸辰对自己的心意。原本打算个月后再归国的苏雪凝,此时开始犹豫着。

  她想,苏琳娜应该跟纪心语交好,不如先打听清楚纪心语的底子。便打起电话拨了个跨国长途。

  此时苏琳娜正在找人调查到底是谁借自己的名义骗纪心语来自己的酒店进去栽赃陷害,突然手机响了,拿出来看,没想到竟然是苏雪凝。

  苏琳娜奇怪,但还是接起了电话:“喂,姐姐?”

  “琳娜,自从上次你回去之后都没有跟你联系,怎样,最近过得还不错吧?”苏雪凝甜美亲切的声音传入苏琳娜的耳朵。

  “嗯,切都挺好的,我正在帮朋友查点事情。”苏琳娜对这个异母姐姐已经有定的信赖,有什么事也不瞒着她。

  “是不是那个跟我长得很像的纪心语?”苏雪凝不是个浪费时间的人,她要猜也要直奔主题。

  “是啊,姐姐你真聪明近心语被人算计,还害得楚啸辰误会她将她赶出了家门,所以我要帮她查清楚到底是谁在陷害她。”苏琳娜完全没有想到要在苏雪凝面前避开楚啸辰不提。在她看来,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没什么好躲避的。其实苏琳娜对楚啸辰和苏雪凝之间的事并不清楚,只听过两人交往过段时间。

  苏雪凝却不这样想。看来纪心语真的与楚啸辰住在起。她又试探性地问道:“那你朋友现在怎样了?”

  “啊,没事了,我去跟楚啸辰解释了番,他倒是很聪明,点就醒。他现在已经把心语接了回去。我看楚啸辰肯定是对心语动了心,不然怎么会妒忌心这么强烈,这么容易就被人骗了,还错怪心语。”苏琳娜将整个事件告诉了苏雪凝,去不知道苏雪凝只是为了来探纪心语的究竟。

  楚啸辰动了心?苏雪凝想起林紫瑶的邮件,心里更感到自己应该快点找楚啸辰说清楚,便要挂电话了:“那你可要好好帮帮你的朋友,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好啊,等你回国我们再聊天!”苏琳娜高兴地挂了电话。

  苏雪凝的心情却变得沉重。当年自己走了之,楚啸辰心里定非常恨自己。虽然现在自己知道切都只是场误会,但毕竟贸然出现未必好,还是得好好想想。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53章起出去玩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于是苏雪凝打开邮件,给林紫瑶回了封邮件,上面写着:“邮件已收到,切我已了然于胸,会尽快回国。”

  收到苏雪凝的回复,林紫瑶终于安心。以自己对苏雪凝的了解,相信她很快就会做出行动。到时候自己就等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哈哈哈。林紫瑶心里美美地想着,当然料不到最后自己不仅没有得到,反而失去了很多。

  自从楚啸辰要求纪心语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己,聂凡便没有机会接近纪心语。两人上下班都是形影不离,纪心语虽然觉得有点不自由,却又觉得很甜蜜。楚啸辰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自己。

  楚啸辰跟纪心语的感情大好,楚家的佣人们不敢再对着纪心语嚣张跋扈,陈姐也会察言观色,虽然还是不愿意看着纪心语这么嚣张地跟着楚啸辰进进出出,但也不敢背地里羞辱纪心语了。

  发现自己对纪心语动了情,楚啸辰还特意打电话给周小姐询问纪妈妈的病况。周小姐第次接到楚啸辰的来电,吃了惊,心想着这个冷酷的大总裁居然也会关心起纪心语的妈妈来,果然是有所改变。

  “楚先生您放心,纪小姐的母亲目前很稳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周小姐向楚啸辰汇报着,心里有点犹豫,想想还是要告诉楚啸辰,便说:“楚先生,有件事情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周小姐试探着问。

  “什么事?你说。”楚啸辰好奇着,以为周小姐要打纪心语小报告。

  “其实明天是纪小姐的生日。”周小姐也看得出楚啸辰对纪心语是有心思的,片好心,便想着成丨人之美。

  楚啸辰心里咯噔下,其实他真的不知道,但不想让周小姐听出点什么,便只是淡淡地回答:“嗯,知道了。”说完便挂了电话。纪心语跟了自己这么久,自己却从没关心过她的生日,楚啸辰想着,要帮她好好庆祝庆祝吗?

  边的李特助看到楚啸辰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便问他:“总裁,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说来李特助也跟了楚啸辰颇久,是楚啸辰比较信任的人,楚啸辰不知为何便将心里想的事情告诉了李特助:“明天是纪心语的生日。”

  “总裁是在想着怎样帮纪小姐庆祝吗?”李特助马上意会到到楚啸辰心里想着什么。

  “嗯。”除了苏雪凝,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花心思去想着要怎样为个女人庆祝生日了。

  “那总裁有什么想法?”李特助又问,心想着或许自己可以帮忙出谋划策,也好让楚啸辰心里高兴或许会更优待自己。

  楚啸辰不答李特助的话,个人在想着。

  下班的时候,楚啸辰走出办公室,纪心语已经等在外面。他走过去拉着纪心语的手起走进电梯。

  “今天你先回去,我让李特助送你,我出去办点事情,不用很久。记住,回家后不要出去了,好好等我回来。”楚啸辰手揽着纪心语的纤腰,对着纪心语的耳边说。纪心语只觉得耳边酥酥的很舒服。

  “嗯。”纪心语点点头,没问楚啸辰要去哪。

  出了电梯,李特助的车已经在门外等着。楚啸辰让纪心语上去,看着他们走了,才坐上自己的车。

  只见他将车往高级饰品街开,停在了家门面装修很华丽的珠宝店门前,熄了火,下车走了进去。

  店员似乎都认得楚啸辰,楚啸辰进门,里面的店员便热情地招呼他:“楚先生好!”

  楚啸辰点头致意。个穿戴比较华丽像是销售经理的中年女人摇摇摆摆向楚啸辰走来,过来就向楚啸辰推销:“哎哟,楚先生!过来挑首饰吗?我们店里昨天刚来了批新货,绝对是精品中的精品。”说完便引着楚啸辰往柜台走,并用眼神示意那几个店员赶紧把新品摆出来让楚啸辰挑。

  楚啸辰表示对她们的服务感到很满意。他走到柜台前,眼就看中了个蓝宝石吊坠,吊坠不是很大,折射着神秘的蓝光,配以洗洗的白金链子,戴在纪心语纤细白皙的脖子上刚刚好。楚啸辰二话不说便买下了那条项链。经理自然又天花乱坠地吹嘘番,并适时地拍拍马屁。楚啸辰不想听她多啰嗦,拿了项链就离开了珠宝店。从珠宝店出来,楚啸辰又将车子开到了家蛋糕店,订了个蛋糕,满脸笑意地开车回家。

  路上他又给纪心语打了个电话:“喂,你在哪?”

  纪心语正在沙发上坐着,接到楚啸辰的电话,第句听到的就是那样句话,有点想笑,终究没有笑出来,认真地答道:“我在家。”

  “好。”楚啸辰似乎安心地挂了电话。

  “真不知道你施了什么术,把少爷迷成这样。”陈姐鄙夷地说。今天楚啸辰没有跟纪心语起回家,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陈姐自然忍不住要吐为快。

  “过去的都是误会。”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