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啸辰的脸不再是阴沉地拉着,脸上的怒气也已经消去了不少,此刻他很安静地思考着苏琳娜的话,难道自己真的错怪了纪心语?但是她跟聂凡拉拉扯扯的事情,始终无法在楚啸辰脑海里消散。

  “你倒是说句话呀。还没想明白?”苏琳娜干脆把自己的话说得更白了:“难道你就没有仔细看过那些照片吗?!都是故意抓拍心语和聂凡的场景,而且角度堪称完美!有些照片根本就是经过处理的。如果不是有人事先设计好了,有谁能有这么高超的技术能够这么巧地就拍到聂凡跟心语?”

  听苏琳娜这么说,楚啸辰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仔细看过照片,只要看到是纪心语和聂凡在起,自己就控制不住愤怒,更别说仔细去看他们的照片。

  苏琳娜瞥见饭厅里的报纸。原来楚啸辰怒气未消时,吩咐谁也不准动那份报纸。谁也猜不到他到底对那份报纸有什么意图,放在那岂不是碍了他自己的眼?但是没有人敢问楚啸辰心里的想法。

  苏琳娜走过去把报纸拿了过来,要给楚啸辰看。,看到照片的时候,苏琳娜也有过震惊和愤怒。但由于聂凡和纪心语都是她关心的人,她还是选择认真看了下去。结果是,她发现了其中的漏洞。

  楚啸辰避开不看,他不想自己又因为看到照片而生气发怒。

  “你不敢看?”苏琳娜没想到楚啸辰这么介意这些照片,心里隐隐有种怪怪的感觉,似乎自己又有了个新发现。

  楚啸辰有点不耐烦地说:“有话快说!”

  “好啊。”苏琳娜指着其中几张照片给楚啸辰看,“这几张是在你自己的家里被拍到的,试问谁会混进楚家拍这些照片?试问谁又有这个本事混进楚家拍这些照片?”

  陈姐直在偷偷注意客厅动静,听到苏琳娜说的话,吓坏了,马上掏出手机给林紫瑶发了条短信,心里却在想着,想不到这个苏琳娜眼这么尖,嘴巴也这么伶俐,真不能小瞧了。

  已经冷静下来的楚啸辰马上被苏琳娜的句话点醒,顿时恍然大悟。没错,在外面偷拍难度并不高,但能有楚家的照片,那肯定就是熟悉的人所为!到底是谁,会陷害纪心语呢?

  “就算是我错怪了纪心语吧。”楚啸辰主动在苏琳娜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对他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

  苏琳娜看着自己这专程赶来楚家的苦心没有白费,露出个灿烂的笑容:“你本就应该相信心语的。”

  “楚啸辰。”苏琳娜心里有话是不想憋着的,她才不怕楚啸辰,她喊了声楚啸辰,然后说:“我看你是爱上心语了吧,不然怎么会被蒙蔽了双眼?你这分明就是忌妒。”苏琳娜开心地笑着。

  要是换在平时,有人这样对楚啸辰说话,那人铁定当场就没有好果子吃。而今天苏琳娜说了那么多触犯他禁忌的话,他都因为纪心语忍了下来。此时突然听到苏琳娜说自己爱上了纪心语,楚啸辰好像被人突然点中了死岤似的,连他自己也时语塞。

  “哈哈!这个得你自己慢慢想了,我可管不了。不过,要是你敢让心语再受伤害,我苏琳娜可饶不了你!”苏琳娜感觉自己已经解释得差不多了,也不告别,站起身就乐呵呵地走出了楚家。

  楚啸辰坐在沙发上,个人静静回味着苏琳娜的话。

  在苏琳娜办公室等了很久,也不见苏琳娜回来,纪心语心中感觉憋闷,想去楼顶透透风。她走出苏琳娜的办公室,电梯门正好开了,纪心语小跑过去,见到电梯里的人,愣住了。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48章请你相信我的清白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怎么会是林伟文?纪心语想不出在这里见到林伟文将意味着什么。她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自己,真有点像惊弓之鸟,似乎随时都处于各种陷阱之中,不知道下秒又会被谁算计。

  “纪小姐。”林伟文见到纪心语也不惊讶,好像事先知道纪心语在这里似的,还笑嘻嘻地打招呼,笑容里透着丝丝狡诈。

  “林先生。”纪心语也打了声招呼。

  “你不进来吗?”林伟文直按着电梯的门防止它关上,“我的手可是很累的。”

  纪心语有点窘迫,也不好意思让林伟文直这样等着。犹豫了下,还是走进了电梯。

  “纪小姐要去楼顶吗?”林伟文好像下子就猜中了纪心语的心思,没纪心语回答,就按下了楼顶的按键。

  “谢谢。”纪心语礼貌地回应,便不再说话,心想着自己本不应该出来的,还要与林伟文同乘部电梯,感觉很不自在。

  林伟文却很自在很惬意。

  电梯很快将两人送上了楼顶,纪心语走出电梯,林伟文也跟着出了电梯。

  “你”纪心语想问林伟文跟着她干嘛,但随即又想着林伟文未必是跟着自己的,于是就没有问出来。

  “我也想到楼顶吹吹风。”林伟文说完,不理纪心语,推开门走了出去。

  纪心语也跟着走到了天台外面。楼顶风很大,纪心语缩了缩身子。林伟文明显意识到纪心语在抖,却完全没有想着要脱下自己的外套做回绅士。纪心语反而怕林伟文有此举动,虽然有点冷,但她还是能承受。两人并排而站,都没有说话。

  “你怎样了?”林伟文突然问开口问纪心语。“听说你被啸辰赶出家门了。”林伟文的语气里颇有些看笑话的意味。

  纪心语恼他:“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到林先生的耳朵里。”

  “嗯,我看了那些照片,知道苏琳娜把你接了过来。”林伟文也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想来苏琳娜的酒店看看纪心语。

  “林先生对我的行踪倒是很清楚。”纪心语言语里有着嘲讽。也不知从何时起,她对林家的人已经开始有了戒备。

  “既然啸辰不相信你,何不就此离开他?”看着纪心语这样接二连三地受伤害,林伟文发现自己心中竟有点不忍。

  “我的事,我自己可以解决。不劳林先生费心了。”纪心语当然厌倦这样被人算计,但是为了妈妈的病,她可以忍受这切。

  “呵呵”林伟文突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除了妹妹,他向来就不关心别的女人会如何。可是纪心语的出现,却总让他想要去关注。

  “唯纯白的梦里花”纪心语的手机响起,是苏琳娜的电话。纪心语忙接起手机,那端传来苏琳娜兴奋的声音:“心语,你在哪里?我回来啦,你怎么到处乱跑?楚啸辰说他错怪你啦!他相信你的心语。”

  听到苏琳娜这么说,纪心语感觉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下了。“琳娜,我在楼顶吹风。会儿就下去,你不用担心我的。”纪心语没有提及身旁的林伟文。

  “那好,你不要着凉啦!我先忙下酒店的事情。”苏琳娜也觉得心里很高兴,就匆匆挂了电话。

  “苏大小姐回来了吗?”林伟文又恢复他贯阴柔狡诈的神情,对纪心语说:“我劝你还是离开啸辰吧,否则,我可不保证任何事情。”林伟文也不逗留,话说完就离开了楼顶。也许,你可以选择投靠我。林伟文心里想着,但还是没有说出口。

  纪心语不是很明白林伟文的话,但现在妈妈的病还没治好,自己还是要依靠楚啸辰的。想到这,纪心语觉得还是去医院看看妈妈比较好,于是便跟苏琳娜道别,去了医院。

  苏琳娜的出现,让林紫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收到陈姐的短信之后,林紫瑶把手机狠狠往地上摔,将自己关在房里个在大发脾气。

  “好你个苏琳娜!我不想去招惹你,你倒是自己要撞上枪口来!居然敢为纪心语那个小贱人坏了我的好事!啊!”林紫瑶大喊声,将桌上的名贵化妆品全部扫落在地。

  从苏琳娜酒店回来的林伟文还没踏入家门,就听到林紫瑶骇人的惊叫。他猜想林紫瑶定是在为纪心语发脾气。为了不让大家的耳膜受累,林伟文还是赶紧上了楼看看自己的妹妹又在发哪门子的脾气。

  “瑶瑶。”林伟文站在林紫瑶房门,敲了敲门。

  林紫瑶没有回答林伟文。林伟文见房内没有了动静,便扭开了门锁走了进去。

  林紫瑶的房间被好像台风过后般凌乱林紫瑶则坐在梳妆台前,嘟着嘴满脸怒气。林伟文无奈地摇摇头,问她:“这次又是谁惹到你了?啸辰不是已经把纪心语赶出了家门吗?那些照片还不够让你开心?”

  “不不不不不!”林紫瑶气得连连说了五个“不”字,“我也以为从此都见不到纪心语了。怎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苏家的女人果然也都是贱人!”林紫瑶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些阻拦她成为楚啸辰夫人的女人都千刀万剐。

  “哦?你是说苏琳娜?”聪明如林伟文自然能猜出林紫瑶应该是被苏琳娜气到了,“她怎么招惹你了?”

  “她?!她为了纪心语那个狐狸精去楚家找了啸辰哥。啸辰哥居然还留她在那听她为纪心语狡辩!”

  “看你气成这个样子,她的狡辩看来是成功了。”林伟文若有所思地说。

  “是,很成功,啸辰哥居然承认自己错怪了纪心语!接下来他肯定是去把纪心语接回家了。哥,怎么办?为什么我总是赶不走纪心语那个贱女人?”林紫瑶心中焦急,眼睛都红了。

  林伟文见状,走过去搂着林紫瑶,安慰道:“我说过,纪心语不简单。你不要生气了,真的不好看,楚啸辰不喜欢丑女人呢。”说完又去揉揉林紫瑶的脸。

  “都是纪心语,肯定是她找苏琳娜帮忙的。苏琳娜这个小贱人居然敢挡我的路,干脆我就连她起对付了!”

  林伟文看着自己疼爱的妹妹屡屡不成功,被气成这样,心里隐隐作痛。同时他也没想到纪心语才被赶出楚家,苏琳娜就帮她解决了危机。看来非但纪心语不简单,自己也小瞧了苏琳娜的聪明。

  “好了,别生气了,跟我回趟公司,合作项目似乎有些问题。”林伟文回来的本意就是接林紫瑶去公司。

  “什么问题?”林紫瑶顿时关心地问。生气归生气,合作项目却是关乎林氏还有楚啸辰的利益,林紫瑶并不会为了个女人齐大事与不顾。

  “暂时还不清楚,要回公司看。赶紧走吧。”林伟文催促林紫瑶。

  “好。”林紫瑶瞬间又恢复战斗力,收拾打扮番,和林伟文起离开了林家。

  医院这边,纪心语刚走到病房的门口,手机便响了起来。纪心语拿出手机看,竟然是楚啸辰打来的电话。纪心语看了眼病房里的妈妈,精神挺好的,应该没什么大碍,就接起了电话。

  “楚先生。”纪心语也不知道楚啸辰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不过,正好可以谢谢他为母亲的肾源费心。

  “你在哪?”楚啸辰什么也没说,直接问纪心语。

  “我在妈妈的医院。”纪心语回答说。

  “回来楚家。”楚啸辰语气生硬,连叫人回家都是命令的语气,除了楚啸辰还会有谁?

  虽然听苏琳娜说楚啸辰承认自己错怪了纪心语,但是纪心语还是对楚啸辰之前的不信任而耿耿于怀。只听她淡淡地回答着电话那端的人:“不了。”

  电话那端的人出奇地没有发怒,他沉默了好会儿,似乎是经过了很长段时间的思考才说出了那三个字:“对不起。”

  纪心语惊讶了好会儿,对不起?她掐了自己把,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这么久以来,这是楚啸辰第次向自己道歉。纪心语内心划过丝暖流,稍纵即逝。

  道歉之后楚啸辰说的话又将纪心语打入冰冷世界:“我道歉了,你就不要得寸进尺。不要忘了我们之间还有份契约。如果你不肯回来,想毁约,那你妈妈的病,哼,你自己想清楚!”

  是啊,妈妈的肾源纪心语咬着下唇,回头看了眼病房内的妈妈,转身向医院大门走去。

  “好,我现在就回去。但是楚先生,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的清白。还有,如果再有下次,我就要终止合约了。即使是为了妈妈,我也不想再忍受这样的算计和冤枉。”纪心语冷冷地说完,就挂了电话。为了妈妈,即使再忍受这次,纪心语也甘愿了。只是她再也不想还有下次。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49章霸道后的柔情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走出医院,纪心语看到门外团辆熟悉的车,那抹高大魅惑的身影真靠在车旁等着,神情冷淡又有点落寞。纪心语不由得暗暗吃惊,他竟来接自己吗?

  楚啸辰等在医院门外,看到纪心语娇弱的身影,副略显憔悴的样子,显然是没睡好觉。场又场的风波和算计将两人都折磨了。

  看到纪心语憔悴的身影,楚啸辰心里有种不好受的滋味。他走过去拉了纪心语的手,温柔地将纪心语的小手包裹在他的大手里。楚啸辰轻轻捏着手里的柔荑,终于又把她拉回自己身边,仿佛很久都没再接触到她柔软的躯体。

  接触到楚啸辰手心的温暖,纪心语的心有所触动。本来因受伤而坚硬冰冷的心,此刻开始融化变软。她知道楚啸辰是真的在向自己退了很大的步,从道歉到等在医院门外,这不是平日那个冷酷霸道杀伐决断的楚啸辰会为她做的事。

  纪心语默默地任他将自己拉着上了车在车里的纪心语几次想开口说话,却又不知从何所起。

  旁边正在开车的楚啸辰何尝不是想开口,又不知如何表达。他看到纪心语欲言又止的模样,便先开口了:“想说什么就说。”

  纪心语看看楚啸辰,只是微微笑了笑,说了句:“谢谢。”

  “好笑”楚啸辰却并没有笑,“以后你最后安分点,别再给我惹麻烦。”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是冷硬霸道的,纪心语却总觉得在这冷硬霸道的后面藏着丝柔情和关心。

  “因为你,我妈妈才能这么快有合适的肾源。所以我要谢谢你。”纪心语确实对这件事心存感激。

  “嗯,好好等着把你妈妈平安送进手术室吧。”楚啸辰邪魅笑:“你是要好好报答我的。”

  纪心语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脸上顿时起了两朵红云,她忙转头装作在看车外的风景。

  句出人意料的道歉总算换来两人暂且冰释。

  车快到楚家时,楚啸辰的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是林伟文,楚啸辰接起手机。

  “喂,啸辰,你在哪?”林伟文声音听起来很焦急。

  “我正在回家的路上,怎么了?”楚啸辰也听出林伟文声音里焦急,想必是出了什么问题。

  “合作项目出了点问题,你赶紧回公司,二十分钟后要召开紧急会议。”林伟文不等楚啸辰回答,就挂了电话,去处理其他的问题。

  楚啸辰皱了皱眉,怎么会出问题?

  纪心语看出楚啸辰的神色不对,便问:“楚先生,出了什么事吗?”

  “是合作项目的问题,伟文让我赶紧回公司开急会。”楚啸辰解释说。

  “那你在这里放下我吧,反正也没多远了,我可以自己走回去。你赶快回公司处理问题吧。”纪心语体谅地说道。

  “嗯。”楚啸辰把车子停在路边,放纪心语下车。纪心语下车后,楚啸辰又补充了句:“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语气里透着温柔。

  纪心语点点头,示意他可以放心。得到纪心语的确认之后,楚啸辰才又调转车头,往公司的方向开去。

  不知为何,纪心语心里渐渐又有了暖意,仿佛很久没有感受到楚啸辰对自己柔情的面。但同时她又想着自己受的伤害和算计,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纪心语,清醒下,千万不要再陷进去了”

  看着就在眼前的楚家,纪心语怀着复杂的心情像那个牢笼般的家走去。

  楚家别墅的大门紧闭着,纪心语按下了门铃,门内传来阵不轻不重的脚步声。不会儿,个佣人拉开门上的小窗口,看到外面站着的纪心语。佣人不免暗暗吃了惊,少爷不是让这跟人滚吗,她怎么自己回来了?难道是少爷让她回来的?

  门外,纪心语看到佣人,微微笑了笑,请她给自己开门:“是楚先生接我回来的。”

  佣人不敢擅作主张开门,面无表情地关上那个小窗,匆匆跑去找到陈姐,慌张地说:“陈姐,纪心语又回来了!”

  陈姐自然知道楚啸辰出门去是接纪心语的。当下便说:“我知道。少爷没回来?”

  “没看见。”那佣人回答说。

  “哈!很好,谁也别开门,你们都不想让那只狐狸精进我们楚家为非作歹吧?让她在外面等着!别理她。外面这么冷,她要是受不了自己走了更好。”陈姐气气地吩咐着。

  阿兰正好听到她们的对话,知道纪心语回来了,虽然心里想放纪心语进来,但自从上次纪心语自己跑出去之后,楚啸辰虽然没有责骂自己,陈姐却暗地里没给自己好果子吃≡己只是个佣人,也不敢为了纪心语再触犯陈姐,阿兰只能在心里保佑纪心语:“纪小姐,你自求多福吧。”

  那佣人见既然陈姐这样说,自己也乐得不去搭理纪心语。

  纪心语在门外站了好会儿,见没有人来开门,便又按了次门铃,还是没有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