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内传来舅妈不悦的声音:“为什么要让你进来?!你都勾搭上那个有钱有势的楚啸辰了,还跑回来这里做什么?”舅妈还是没有打开门让纪心语进去。

  “舅妈,你让我进去吧。我已经被他赶出家门。我现在无处可去,我只想回自己的家。”纪心语说到此处,鼻子已经泛酸。本是自己的家,现在却要哀求舅妈让自己进去,纪心语心中感到无限凄凉。

  “哎哟!你不是很有本事的吗?怎么会没有地方可以去呢?”舅妈听说纪心语被赶出了家门,言语里尽是得意和嘲讽,“我凭什么要放你进来?放你进来有什么好处?”

  “这房子我妈妈也有份呀!你们怎么这么狠心不让我进去?”纪心语的语气转为哀求,外面的风很大,纪心语冷的瑟瑟发抖。

  “笑话!房子你妈妈有份,我们也有份!有本事你叫你妈妈回来,我就让她进去。”舅妈恨恨地说,“还好意思说我们狠心?你跟楚啸辰把我们赶走的时候,怎么不看看自己有多狠心?!”

  “舅舅!舅舅!”纪心语颤抖着喊舅舅,想他也许会念在血缘亲情的份上让她进家门。

  怎知纪心语的舅舅坐在屋里,正悠闲地看着报纸,听到自己的外甥女在外面喊门,理也不理。纪心语见舅舅没有搭理自己,又喊了两声。他觉得纪心语实在烦人,就走到门边,说:“你是来给舅舅送钱的吗?”

  “不是”听到舅舅第句话问的竟然是钱,纪心语心里更觉得酸了。血缘亲情也比不过万恶的金钱。

  “不是就赶紧走!少在外面鬼哭狼嚎,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家闹女鬼!”听到纪心语说不是来送钱的,舅舅无情地打发纪心语走。

  “求求你们让我进去吧。”纪心语的眼泪已经滴落在胸前。她伤心地看着这紧闭的大门,明明是自己的家,却归不得。

  “你这么会勾引男人,再去勾引个得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你跟那个姓路的男人就是个德行!”舅妈得瑟地对纪心语冷嘲热讽,“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被人玩腻了,要不要舅妈再帮你物色个?哈哈哈哈!”

  屋内是舅妈得意的笑声,纪心语知道她是怎样也不会让自己进纪家了,她抹抹脸上的眼泪,颤抖着身体,想了想,往原路返回医院。

  纪心语无奈地回到医院,时间已经很晚了。纪心语不敢去病房打扰妈妈,也不敢被其他人看到,选了层妈妈不回去的楼层,在走廊里坐了下来。

  夜晚医院里虽然有暖气,但是走廊里毕竟有通风口,纪心语出门是也没来得及换件厚点的外套,坐在走廊里的她分明感觉到寒气包裹着她。

  纪心语拿出手机,无聊地翻看着电话薄。

  “琳娜”看到苏琳娜的号码,纪心语真的好想拨出去,可是她知道苏琳娜不会接。

  再往下拨,楚啸辰的号码出现在眼前。纪心语的手汀,她呆呆地盯着那个号码看了良久,最后还是把手机放回口袋里,靠在墙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在走廊坐着入睡实在睡不踏实,半夜纪心语醒了,再也没睡着,就这样坐着等到了天亮。医院里的人开始走动,纪心语起身拍拍屁股,打算去附近买点吃的,再妈妈。

  走到早餐店,纪心语要了笼包子,坐下来正要吃。旁边有个大妈突然凑上来,对着纪心语左瞧瞧,又瞧瞧,又看看自己手中的报纸。

  心语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脸红着问大妈:“阿姨,不好意思,我认识您吗?”

  那大妈颇具喜感地冲纪心语笑了笑,八卦的神色展露无遗。“嘿嘿,你不认识我,我倒认得你!”

  纪心语听得头雾水。那个大妈把手中的报纸指给纪心语看:“你看,这上面的女人分明就是你嘛!”

  自己被登上了报纸?这时早餐店周围有看报纸的人似乎也在朝纪心语看过来。

  “能让我看下报纸吗?”纪心语问那个大妈。

  那个大妈估计已经看完了报纸,也准备走了,就把报纸扔给了纪心语,付钱走出了早餐店。纪心语接过报纸,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今天的娱乐版头条“楚氏总裁的情纪心语私会海归派聂凡”,顺着大标题往下看,整个娱乐版充斥的皆是自己与聂凡的各种照片,有的是在苏琳娜的酒店拍的,正好是两人在天台上拉拉扯扯时被拍下;有的则是在医院,纪妈妈拉着两人的手时拍的,幸好没有把妈妈也拍了进去;还有张是在林家拍的。有些照片连纪心语也想不起来曾经有过那样的场景,定是有人从中算计自己!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46章照片风波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看,那个女的好像就是今天娱乐版头条的女主角呀!”早餐店里有人开始对纪心语指指点

  纪心语的脸赤红赤红的,她连早餐也不吃,直接埋单拿起报纸就走出了早餐店。

  本来还想着吃过东西妈妈,现在纪心语不敢走进医院,她怕,怕妈妈会知道,虽然妈妈不会看娱乐新闻,难保不会有人故意传给妈妈听。

  “怎么办呢?”纪心语咬着下唇,双手抓着报纸,心里又急又羞,不知道是谁这样算计自己,纪心语感觉很委屈。

  林紫瑶大早就来了楚家,说是有朋友带了些特别好吃的东西,她想拿些给楚啸辰尝尝。还不忘分了给陈姐还有别的佣人。

  也不知道是谁买了娱乐报纸到处扔,陈姐眼尖看到沙发底下的报纸,捡起来,突然惊呼:“哎呀!怎么会这样!”突然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忙闭了嘴。

  正在起吃早餐的楚啸辰和林紫瑶闻声看着陈姐。陈姐忙用身体挡着报纸,装着副没事的样子说:“少爷,林小姐,吓着你们了,你们继续吃早餐啊。”

  楚啸辰已经发现陈姐故意藏着报纸,稍稍皱了皱眉,问陈姐:“陈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他觉得那份报纸定非比寻常。

  “没什么。”陈姐摆摆另只手,讪讪地笑着。

  “我想看看。”楚啸辰语气显得很平淡,但听得出他的语气里有种不容拒绝的威严。

  “少爷”陈姐装作副为难的样子,还是走过去把报纸递给了楚啸辰。

  林紫瑶看了眼陈姐,想必两人内心都在笑。

  楚啸辰拿过报纸看,张脸顿时黑了下来,心中股怒火迅速腾起。林紫瑶看他变了脸色,妙计得逞,装作无辜的样子问楚啸辰:“怎么了,啸辰哥?”

  楚啸辰言不发,把报纸递给林紫瑶。林紫瑶结果看,装出副极其惊讶神色,惊叫道:“怎么会是他们?是纪小姐和聂凡哥”林紫瑶瞥眼楚啸辰的脸色,恐怖至极,她不敢再说下去。

  “这个贱女人!”楚啸辰拿起手机拨通了纪心语的电话。

  “唯纯白的梦里花”纪心语手机响了,竟然是楚啸辰的电话。

  “楚先生”纪心语犹豫了番,颤抖地接通了。

  手机接通,就传来出楚啸辰暴怒的声音:“纪心语!你把我当什么?”

  “楚先生,不是这样的,报纸说的不是真的,我没有”纪心语心急地解释着,“我遭人算计了!”

  “哪次你不是说自己遭人算计了?!你当你自己是什么玩意儿,这么多人吃饱了没事干都来算计你?!你这只马蚤狐狸,给我滚远点!”楚啸辰狠狠地挂了电话。

  纪心语还想说点什么,眼泪已经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豆大的泪珠落在地上,很快就形成了片水迹。

  突然手机又想,纪心语不敢看来者是何人,她闭着眼睛接了电话,电话里是熟悉又久违的声音,是苏琳娜!

  “心语!”苏琳娜的声音里充满了关切。

  “琳娜”听到苏琳娜声音的那刻,纪心语本已脆弱的心瞬间崩溃,就在街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苏琳娜听到纪心语的哭声,下子慌了,忙哄着纪心语:“心语,你别哭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不理你的”苏琳娜见纪心语没有说话,反倒开始自责起来。

  纪心语擦擦脸上的泪水,呜咽道:“不怪你琳娜,你还肯打电话给我就很好了。我”纪心语时不知从何说起。

  “你在哪?我去接你!”苏琳娜问。

  路人都奇怪地看着梨花带雨的纪心语。纪心语此时正需要好朋友的安慰,便说:“我在医院门口。”

  苏琳娜二话不说挂了电话,开着车迅速去医院门口把纪心语接回了自己的酒店。

  苏琳娜的办公室里,纪心语停止了哭泣,但脸上的泪痕依然清晰可见。

  苏琳娜坐在纪心语旁边,手抚着纪心语的背,柔声问她:“心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纪心语哭过场之后,渐渐从照片事件中恢复了神色。如果有个人让她愿意倾诉,当然非苏琳娜莫属。

  “我想我是被人算计了,也许聂凡也有份参与吧”纪心语也想不到自己会将自己对聂凡怀疑说出来,虽然极不情愿相信聂凡会变成坏人,但仔细想起来,聂凡最近的行为确实也有其可疑之处。

  “聂凡怎么会变成这样!”苏琳娜完全站在自己的好朋友这边,气愤地说道。

  “其实我也不确定,但是”纪心语低下头。

  “肯定是有人教唆了聂凡,我也觉得他最近做的事情实在是不像他原来的行事风格。”苏琳娜也在思考着。

  “那天的酒店事件之后,楚先生把我带回来楚家,派人盯着我。我形同被软禁。因为林氏与楚氏初次合作成功,所以楚先生在家中举办了庆功宴,还让我呆在楼上,不准我出去。当时我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妈妈的病情突然加重,需要马上手术,让家属立刻赶去医院签字。我心只想着妈妈,来不及向楚先生解释,就出门去了。怎料聂凡找到了楚家,还跟着我去了医院。”

  纪心语缓了缓,喝了口苏琳娜让人端进来的茶,继续说到:“去到医院,我才知道妈妈病情加重的消息是假的,我被人算计了。那时聂凡跟着我去看了妈妈,妈妈还要把我托付给他。可是琳娜,你知道我对聂凡没有爱情。后来,聂凡逼问我,我告诉了聂凡我跟楚先生之间的关系。我还叫他不要再来招惹我了。”

  “聂凡到底在想什么?他是要把你逼死吗?!”苏琳娜虽然倾心于聂凡,但还是个是非分明的女孩。

  “呵呵”纪心语笑着,讲着自己的事就好像在讲笑话般,“到了今早我才看到报纸上登了我跟聂凡的照片。也许是我自己太笨了吧,被人跟踪偷拍也丝毫没有察觉到,还接二连三地落入他人的陷阱当中。”

  看着纪心语这般自嘲的样子,苏琳娜心里也不好受。对于聂凡,她感觉很气愤。“你放心,心语,我相信你跟聂凡是清白的!我也相信你不是报纸上所说的那样。”

  纪心语听了很感动,这种时候,苏琳娜还相信自己,不愧是真正的好朋友。“谢谢你,琳娜!”纪心语边说着,却想起了个人,“可是他却不会相信我”

  “你说的是楚啸辰?你们真是奇怪了,完全不像是金钱交易这么简单的关系。”苏琳娜心直口快,自己说出来的话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倒是纪心语好像醒悟了似的,难道自己跟楚啸辰不是金钱跟的交换关系吗?

  “你真不该老是瞒着我。”苏琳娜向纪心语抱怨着。

  “我打了好多个电话给你,我以为你不再理我了。”纪心语有点心酸地说。

  “唉我只是时接受不了你跟楚啸辰的关系,你知道我家里的事情,我不怎么喜欢那样的关系”苏琳娜时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只好转移话题,“后来我听了你的留言信箱啦,总之我还是你的好朋友,我定会帮助你渡过难关的!”苏琳娜给了纪心语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说:“你现在这里休息休息,我这就去找楚啸辰去!”

  不等纪心语回答,苏琳娜就起身准备去找楚啸辰,临走时还吩咐纪心语哪也不要去,好好等自己回来。

  看着苏琳娜远去的背影,纪心语突然觉得事情还没那么糟,至少现在还有苏琳娜这个好友会帮助自己。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47章语惊醒梦中人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苏琳娜马不停蹄地赶往楚家。到楚家大门口,苏琳娜立马熄了火,从车上跳下来,气冲冲地闯了进门。

  屋内,楚啸辰和林紫瑶坐在沙发上喝茶。林紫瑶摆着个温柔可人的姿势,故意靠近楚啸辰坐着,而楚啸辰还是黑着张脸,有句没句地搭着林紫瑶的话。

  两人直觉抹靓丽的身影闪过,看,来者竟是苏琳娜,都暗暗吃了惊。

  “苏小姐,怎么是你?”林紫瑶朝她善意地微笑着,也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才不会对苏家的丫头善意微笑,切不过是假装。

  苏琳娜冷冷地看了眼林紫瑶,不理她,直接找楚啸辰:“楚啸辰,我有话要跟你说。”

  楚啸辰本来就不待见苏琳娜,此刻她竟要找自己谈话,突然来了兴致。他倒要看看这位苏家大小姐想搞什么名堂。

  见苏琳娜看了看林紫瑶,楚啸辰明白苏琳娜是什么意思,便对林紫瑶说:“紫瑶,不如你先回去吧。这么大早就过来了,你还是回去休息休息补个眠吧。”楚啸辰到不至于迁怒林紫瑶,他看着她的目光还是很柔和的,就像对待自己的小妹妹样爱护着。

  楚啸辰发话了,林紫瑶也不好死赖着不走。她站起来理了理裙子,稍微打了个呵欠,对着苏琳娜说:“我确实还有点困了,我就听啸辰哥的话,回去补补眠。”林紫瑶跟楚啸辰挥手道别,临出门时趁楚啸辰和苏琳娜不注意,对站在楼梯口的陈姐做了个电话联系的动作,心有不甘地离开了楚家。

  “她走了,有什么话快点说,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楚啸辰话虽如此,还是示意苏琳娜坐下来。

  陈姐端了杯茶过来,看到苏家的女人心里莫名的不高兴,她把杯子重重地放在桌上,转身走了。楚啸辰倒也没有说什么。

  苏琳娜对陈姐的反应没有什么不悦,直奔主题,对楚啸辰说:“相信你看了今天的报纸。我以人格担保,心语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哦?”原来苏琳娜是为了纪心语而来,楚啸辰虽然心有怒火,但还是想听听苏琳娜是怎么说的。“那你说说纪心语是怎样的人。”楚啸辰挑着眉,高傲地看着苏琳娜。

  “心语温柔坚强,善良有礼貌,从来不会做害人的事情,更是洁身自好。”苏琳娜不甘示弱,信心满满地说。

  “洁身自好?洁身自好的女人会为了钱卖身给我吗?”楚啸辰显然不管苏琳娜是否知道纪心语跟自己的关系,如果知道,那也没什么,要是不知道,正好可以看看苏琳娜还会不会帮纪心语这样的人说话。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心语?!”苏琳娜有点气楚啸辰说的话,“她这样做完全是出于片孝心,走投无路才不得已卖身给你,如果不是有你这种人的存在,心语也不需要卖身了!”苏琳娜气楚啸辰,连楚啸辰也骂了。

  “苏家大小姐,我劝你说话注意下用词,别忘了这里是楚家,由不得你这么放肆。”楚啸辰冷冷地说。如果不是想听听苏琳娜的说辞,自己才不会忍她。

  “我不觉得我说错了。”苏琳娜副正义凛凛的样子,“为什么你总是不相信心语,难道你就没有仔细想过当中的蹊跷吗?”

  “相信?纪心语除了背叛我还是背叛我,你让我怎么相信?!她在你的酒店私会聂凡,都被我当场抓个正着,这还需要解释吗?”楚啸辰按住心中的怒火,字句慢慢地说。

  “你怎么知道心语就是去私会聂凡?如果他们真的去私会,会让你当场抓个正着?”苏琳娜想起心语跟自己说过的话,十分相信心语是被人陷害了。

  楚啸辰仿佛在思索着苏琳娜的话,没有回答她。苏琳娜见楚啸辰不说话,继续说道:“心语说,那天是接到酒店有人打电话给她,说我在酒店喝醉了,还弄伤了自己,心语肯定是关心我才去酒店的。而当时我根本就没有打电话给心语,也没有烂醉。我只是在在楼顶吹风醒酒。很明显心语是被人骗了!去到酒店心语想必是被人下了药,才被弄去聂凡的房间的吧。你想想你是怎么去房间捉的?难道不是有人故意让你去的?难道你就不觉得整件事情太过巧合了吗?”苏琳娜质问道,“你堂堂个楚氏集团的总裁,难道也是任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吗?”

  太过巧合这四个字,好熟悉。楚啸辰想起纪心语被冤枉害死了雪球的时候,似乎也有人这样说过,而当时,纪心语确实是被冤枉的。

  “而这次,仍然是同样的计策,也不知道是哪个坏心眼的家伙用医院的电话打给心语,骗她说是纪阿姨病情加重,她担忧自己的妈妈,所以急急赶去医院。结果倒好,什么病情加重什么手术的都是假的,她被人算计了。聂凡就这么巧地在心语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出现,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说不定聂凡也是故意的。”苏琳娜又口气说完大段话,感觉口中干渴,叫个小佣人倒了杯水来,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楚啸?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