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脚,只是她自己还蒙在鼓里。

  纪心语自己对着空气说话:“算了,既然已经跟聂凡说清楚了自己跟楚啸辰的事,也许过段时间他就不会再来找自己了吧希望他可以忘掉我,重新生活。”

  饭后,纪心语实在太累了,被人算计,被楚啸辰折腾,让纪心语只想睡觉,还好楚啸辰并没有再来折腾纪心语,不久纪心语就睡着了。

  由于太过劳累,纪心语睡就睡到了下午三点,期间也没有人来叫纪心语吃午饭。过度的疲累和睡眠让纪心语感觉到非常的饥饿。她洗漱了番,打算下楼自己做点吃的。

  陈姐正在楼下打扫,见纪心语走下楼,假装没看见她,故意地跟旁边的个佣人说话:“唉,有些人还真是奇怪呀!咱们少爷给钱她花,给她买名贵的衣服首饰,连她妈妈也照顾到了,又是联系好医院又是联系好医生的,她倒好,而再再而三地违逆咱们少爷,勾引了少爷还要出去勾引别的男人!有多少男人能比少爷好?还不知足。有多少女人修个几辈子的福也换不了少爷个眼神。我陈姐活了这大半辈子,也没见过这么不知廉耻的坏女人,真是黑了心肠烂了心肝了!”说到最后,陈姐的语气也变得更狠了。

  那个佣人也瞧见了纪心语,反正现在少爷不在,陈姐怎么说也肯定比纪心语有分量吧。那佣人便随声附和着:“可不是嘛,陈姐!”

  纪心语边缓步下楼,边听着陈姐在变相地羞辱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到底自己有哪里不对了?!明明自己是遭人算计的呀!

  被佣人这么附和,陈姐干脆就对着走下来的纪心语恶狠狠地就骂:“你还有脸下来见人?不知廉耻的狐狸精!整天缠着少爷,你除了会勾引男人还会做什么?真是比当年的苏雪凝还要坏了不知道多少倍!”陈姐说完还觉得不解气,又恶狠狠地白了纪心语眼。

  苏雪凝想来她也跟自己样受过陈姐的辱骂吧。陈姐的变本加厉实在让纪心语不想再忍。纪心语站定,反唇相讥到:“是啊,你家少爷愿意跟我缠在起又怎样?是不是你太久没有碰过男人,空虚寂寞了,才会这么喜欢盯着别人的房事?”若是在平时,纪心语自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陈姐欺人太甚,纪心语没有必要再忍她。

  “纪心语!”楚啸辰大怒着走进门口。他才走到门口,就听到纪心语对陈姐说的番话。这个贱女人背叛自己私会男人,还敢对陈姐恶言相向!

  陈姐见楚啸辰怒气冲冲地看着纪心语,心想肯定是少爷听到纪心语对自己说的话。陈姐心里在笑。凭自己手把少爷带大这个情分,纪心语这只狐狸精是怎么也比不过的。

  纪心语被楚啸辰这吼,心里有丝丝恐慌,但陈姐的话反倒激发了纪心语的镇定和不屈。她冷冷地望向楚啸辰,对上他的目光。

  楚啸辰心里更加厌恶纪心语,认定她就是个不知廉耻的狐狸精,又是声冷笑,言语中尽是恶毒:“谁准许你说这样的话?你就只能陪不同的男人上床!你有什么资格说其他人!”

  纪心语感觉心里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痛了,但还是冷哼声,说道:“对!这些男人里面,你是其中之!”

  听了纪心语的话,楚啸辰暴怒,冲过去扬起手就要打纪心语。纪心语扬起下巴,古脖子,冷冷地对上楚啸辰冒着怒火的眼,似乎在说:“你打吧!”

  陈姐见少爷就要打纪心语,非但没有想着要上去阻止,反而露出个得意的笑容,心里在喊着:“快打!打呀少爷!最好把她打死了,自己这辈子就不用再见到这个贱女人了!”

  看着纪心语冷漠的神情和倔强的目光,楚啸辰竟觉得自己内心某处有种触动。只见他脸上已经青筋暴现,咬牙切齿地瞪着纪心语,却始终没有打下去。楚啸辰愤怒地瞪着纪心语,突然心念转,露出个阴冷的笑容,他要用另种方式惩罚纪心语。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44章另种惩罚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楚啸辰放下举在半空中的手,扭扭自己的手腕,理了理衣袖,用充满恨意的声音对纪心语说:“哼,光打你岂不是便宜了你?陈姐,今天的晚饭就由纪心语个人准备,谁也不许帮忙!陈姐,你在旁边看着她。”楚啸辰说完好像还不够解恨,便抬起手用力捏着纪心语的下巴说:“好好准备!否则”语气里是浓浓的火药味。

  楚啸辰甩手放开纪心语,个人上了楼上的房间。

  陈姐得意地看着纪心语,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说:“没听到少爷吩咐你的话吗?还不去厨房准备晚饭?”

  纪心语冷冷地看了眼陈姐,转身走进厨房。此刻陈姐的表情让纪心语有点想要作呕的感觉。这么大的个楚家,没有人站在自己这边为自己说话〖备晚饭就准备晚饭吧,至少纪心语还是入得厨房的。

  陈姐把客厅的事情交给那个佣人,自己插着腰大摇大摆跟着纪心语身后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的下人见纪心语和陈姐前后走进厨房,纷纷让开来,想必刚才在客厅里的争吵及楚啸辰的命令,这里面的人也都听得清二楚。他们放下自己手中的活儿,看陈姐的眼神示意,都退出了厨房。

  陈姐两手环绕搭在胸前,副嚣张的样子看着纪心语,嘴里嘀咕着:“小贱人。”纪心语不想跟她吵,只当没听见。打开冰箱挑些食材拿出来放着,准备切菜。

  “等等!”陈姐突然大喊。纪心语不解,看了看陈姐。

  “你想做什么?少爷最讨厌吃大葱了,你想臭死少爷是不是?真是够坏的!”陈姐走过去夺过大葱,重新放回冰箱里。

  纪心语只好再挑了些土豆,看到冰箱里面有牛肉被压着,便打算做土豆牛肉。纪心语曾经研究过土豆牛肉,她做出来的土豆牛肉与别人做的方法不太样,味道也稍稍有点不同。

  陈姐鄙夷地看着她,说:“让你准备晚餐,也不知道能做出什么好菜?”

  纪心语切好土豆,又把另外几样菜的材料和酱料准备好。就这样忙碌了两个小时,外面已经快天黑了。纪心语在厨房里忙得额头微微有些冒汗,便抬起手臂想擦擦额头的汗,不料又被陈姐阻止了。

  “哎哎哎!你干嘛呀?”陈姐大声说纪心语。

  “我擦擦汗。”纪心语冷冰冰地回她。

  “擦汗不会找纸巾擦呀!你边做菜边擦汗是不是想让少爷吃你的汗啊?”陈姐白了她眼,极不情愿地递给纪心语张纸巾。纪心语擦擦汗,道了句“谢谢”,继续做菜。虽然心里很不喜欢陈姐,有着良好家教的纪心语还是懂的礼貌的。

  “火小点!你想让少爷吃烧焦的菜呀?”“油!油放多点行不行?我们楚家不缺油!不用你这么省着用!”“先放这个再放那个!你到底会不会做菜啊?”

  厨房里除了炒菜的声音,剩下的就是陈姐在边指手划脚教纪心语做菜的声音了。纪心语耐着性子,跟着自己的方法做菜。她自信自己绝对不会把菜做坏了。

  菜快做好的时候,有个小佣人进来问陈姐才做好了没,纪心语回答她说:“马上就好了。”小佣人出去汇报给楚啸辰。

  陈姐又不悦地白了眼纪心语,恨她抢了自己的台词。

  最后加上调好的酱料,纪心语把做好的菜放到大托盘里,端着托盘走出厨房。早在饭厅等候的楚啸辰已经闻到了厨房传来的菜香味,心里忍不住想看看纪心语给自己做了什么好吃的,嘴上还是不饶人地怒道:“这么慢,想饿死我吗?”

  纪心语端着菜小心翼翼地相处啸辰走去,副端庄温柔的样子,好像是贤淑的妻子正在为忙碌工作了天的丈夫端上自己精心烹煮的菜肴。楚啸辰看着走来的纪心语,有点着迷地看着她。

  陈姐跟在纪心语身后,绕过饭厅和厨房之间的隔断时突然伸出脚轻轻绊了下纪心语。由于隔断挡着,谁也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本来纪心语心都放在端着的才上面,只觉得脚下绊到了什么东西,个重心不稳,面前的菜摔了出去,碟子碎裂的声音格外清脆。纪心语并没有摔倒。

  陈姐趁势故意提高音量,说道:“纪小姐,你怎么把菜都摔到地上了?”

  楚啸辰闻声早已走了过来,看着纪心语拿着盘子,盘中的菜都打翻在地。纪心语脸无辜的样子看着楚啸辰:“楚先生,我有东西绊了我的脚,菜才摔在地上了。”纪心语解释着。

  楚啸辰早就不相信纪心语。他心里认定纪心语是故意不想让自己吃,怒不可遏,凶狠地质问纪心语:“你是不是故意的纪心语?”

  “我没有,我怎么会?”纪心语手足无措。

  “纪小姐,难道你心里记恨着少爷惩罚你吗?”陈姐借机煽风点火。

  “真的,真的有东西绊到我的脚,菜不小心把菜摔在地上的。”纪心语争辩道。

  “被绊到?你怎么没有摔到地上呢,纪小姐?再说了,这里好像没什么东西可以绊到你的吧?难不成是我故意绊倒你?我怎么忍心让少爷没有菜吃?”陈姐说到这里,作出副委屈的样子看着楚啸辰,表示纪心语言语中有冤枉自己的意思。

  没有人帮纪心语说话。楚啸辰当然听出了陈姐的意思,想不到纪心语的心机越来越重,竟然想嫁祸给陈姐!楚啸辰只冷冷地说了句:“滚!滚出去!”低沉的声音犹如暴怒的狮子。

  纪心语的眼泪早已经在眼窝里打转。楚啸辰让她滚,实在重重地伤了她的心。纪心语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重物重重地敲击着。

  忍着心中的钝痛,纪心语言不发,只幽怨地看了眼楚啸辰,便跑出楚家。她决定去医院把妈妈接走!再也不想这样屈辱地依赖着楚啸辰!

  到了医院,纪心语跑到病房。妈妈背靠着枕头坐在床上,真正和周小姐高兴地聊着什么。

  纪心语推开门,走进去。

  周小姐对纪心语的到来感到小小的惊讶,毕竟纪心语很少在晚上来看我纪妈妈。

  “小语,你怎么来了?”纪妈妈也觉得纪心语晚上过来实在奇怪。

  “我想来看看你,妈妈。”纪心语努力挤出个笑容。周小姐看出纪心语仿佛有心事,识相地退出了病房,留纪心语和纪妈妈在病房里。

  纪心语走到妈妈的病床前坐下。

  “小语,你怎么了?”纪妈妈隐隐感觉女儿有心事。

  “妈妈,我们起回家好不好?”纪心语握着妈妈的手,停了停,继续说:“我想过了,我们这样依靠着琳娜也不是办法,毕竟我已经欠了她很多了。”说起苏琳娜的名字,纪心语不免有点失落。在这个时候还要借苏琳娜来隐瞒妈妈。

  纪心语继续说道:“我也很想让妈妈住在好的医院接受好的治疗,但我想靠自己的能力帮妈妈治病。我找到了份好工作,老板答应帮我贷款,这样就可以先支付部分医药费。妈妈,我接你回家吧,好不好?”纪心语根本没有找到高薪工作,切也只是为了安慰母亲编造的借口。纪心语用近乎恳求的目光看着纪妈妈。

  “小语,你有能力而不用欠别人,妈妈当然觉得高兴。可是看着你个人承蹬,妈妈觉得心疼啊。”纪妈妈伸手捋了捋纪心语的头发,慈爱地看着她。

  “没关系的妈妈,我要用自己的能力给你看病!”纪心语坚定地对妈妈说,也是对自己说。绝不再依赖楚啸辰!

  纪妈妈心疼地看着纪心语,方面觉得总是依靠苏琳娜当然不好,另方面又担心自己的病会把女儿累坏。

  “其实妈妈也不介意是否住在好的医院,妈妈相信你的能力。妈妈也很想跟你住在起。”纪妈妈说出心中的想法,表示会欣然接受纪心语的做法。

  这时有人敲门,个小护士走了进来。显然是得知纪心语在医院,所以她进来看到纪心语并不感到惊讶。小护士对纪心语说:“纪小姐,主治医生找你,麻烦你来下看诊室吧。”

  纪心语想是不是关于妈妈的病情?

  “小语,你快去吧!”纪妈妈让纪心语跟小护士去。

  “那,妈妈你在这等我。我很快回来。”说完,纪心语跟着小护士去了医生的看诊室。

  因为担心妈妈的病情有变化,纪心语见到医生的第个反应就是:“医生,是不是我妈妈的病情有了变化?”纪心语焦急地看着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摘下口罩,神色镇静地说:“放心,你妈妈的病目前来说是比较稳定的。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个好消息的。”主治医生想到即将要告诉纪心语的好消息,自己也会心笑,替这个女孩高兴。

  “什么好消息?”纪心语改担忧的神色,满脸期待地看着医生。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45章再次妥协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是这样的,因为楚啸辰先生的帮忙,我们得知周后将有合适的肾源,到时候就可以帮你妈妈做手术,换上健康的肾!”主治医师长话短说,告诉纪心语这个消息。

  “真的吗?太好了!”纪心语听了之后简直想欢呼,妈妈可以换肾了,这对她的恢复是多重要呀!可是是因为楚啸辰的原因妈妈才能这么快有这个机会,而自己才刚刚被楚啸辰赶出了楚家

  “想什么呢?快去告诉纪妈妈这个好消息呀!”主治医师和旁边的助理护士同时催促纪心语。

  “嗯!”纪心语开心地答应着,赶去妈妈的病房。虽然和楚啸辰闹得那么僵,但绝不能因为自己的时之气就夺走妈妈恢复健康的机会。纪心语内心纠结着,为了妈妈,唯有再次向楚啸辰妥协了。

  走到病房门口,纪心语无奈地叹了口气,推开门走进去。此时周小姐又回到了病房看护着纪妈妈。

  纪心语迫不及待告诉纪妈妈这个好消息:“妈妈,主治医师说周后就会有合适的肾源,到时候你就可以动手术了!”

  纪妈妈和周小姐听到纪心语的话,都免不了激动了番。

  “手术费定会很贵吧!”纪妈妈突然叹道。

  “妈妈你放心地手术吧,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纪心语安慰母亲,其实她心里对楚啸辰的态度也没有底。不过为了妈妈的病,纪心语还是要试试。

  “妈妈,等你好了,我定接你回家!”纪心语坚定地说。

  “小语乖,不要累坏了自己。”纪妈妈对纪心语满眼的疼爱,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问:“大晚上的你个人过来,聂凡呢?他没有陪你来吗?”

  纪心语怔了怔,不能让妈妈知道自己跟聂凡的事,便编了个谎话说:“嗯,聂凡哥有事不来了。还有聂凡哥很忙,以后也不会来看妈妈了”

  “这样啊”纪妈妈显得有些失望,“那你快点回去休息吧!晚了不安全,妈妈会担心的!”说着,纪妈妈就要赶纪心语回家。纪心语不舍地看了看妈妈,独自人离开了医院。

  走出医院,晚风有点凉,纪心语裹了过外套,想着:现在旭阳山庄自己是回不了了,自己能去哪呢?不如回纪家吧

  那边,楚啸辰发怒把纪心语赶出了家门,心中怒气尚不能平息,个人坐在吧台旁边喝起了闷酒。

  陈姐吩咐佣人打扫干净地面的菜肴,自己则悄悄回到房间,拨了林紫瑶的电话,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告知林紫瑶。

  “喂?”林紫瑶很快就接了电话。

  “林小姐吗?我是陈姐!”陈姐有点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又怕被其他人听到,于是小心地压低了自己自己的声音。

  林紫瑶似乎猜到了什么,赶紧问:“怎么?是不是纪心语有什么情况?”

  “林小姐真聪明!今晚我们少爷吩咐纪心语独自准备晚餐,我故意将她做好的菜碰到地上,少爷生了好大的气,把那只狐狸精赶了出去!”陈姐得意地描述了所发生的事情。

  林紫瑶听,心中大喜。“真的?啸辰哥把她赶出去了?太好了!”林紫瑶也跟着得意地笑着,“陈姐,其实我也正想找你呢!之前听你说有时候夜里睡得不踏实,我托人从法国带回了些宁心安神的香薰,正好可以拿给你。”周买人心这套,林紫瑶已经熟络于心。

  “哎呀,难得林小姐还记得,真是太谢谢您了!少爷现在个人在喝着闷酒,要是有林小姐这么善解人意的人陪着他,他就不用被人气得这么厉害了。”陈姐故作叹息,她忘了楚啸辰会被气疯,期间也有她的功劳。

  林紫瑶会意,挂了陈姐的电话,心里又开始盘算着要快点去楚家安慰安慰楚啸辰。

  拖着疲惫的身躯,纪心语默默地回到纪家,不远处她就看到纪家别墅里有灯光透出。

  “难道是舅舅?”纪心语疑惑着走过去,掏出钥匙要开门,却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

  纪心语按了按门铃,过了好会儿才有人来开门。

  门开,露出张脸,纪心语看,果然是舅妈,想必舅舅也在屋里。岂料舅妈看到是纪心语,赶紧重重地把门关上,并快速反锁。

  纪心语不解,用力拍门,喊着:“舅妈!我是小语啊!麻烦你开门让我进去,好吗?”

  只听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