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您好,请问是?”纪心语担心地问着,希望不是医院打来告诉自己坏消息的。

  “喂,你好,请问是纪小姐吗?”个小护士的声音问道。

  “是,我是。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嗯,纪小姐,你好。我是助理护士。刚刚医生去巡检,说纪妈妈的病情突然加重,需要手术治疗。情况非常紧急,需要家属马上到院签字。纪小姐能麻烦您现在马上过来医院签字吗?”小护士用焦急的口吻问着。

  纪心语仿佛受到重击。突然加重?怎么会这样?妈妈,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赶过去。谢谢你,护士小姐。”纪心语挂掉电话,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准备赶去医院。

  即使知道楚啸辰命令过自己要呆在房间里,但现在情况紧急,这是关乎妈妈的生命问题,纪心语刻也不想怠慢。

  本来担心纪心语会不听自己的话,楚啸辰在楼梯口派了两个人守着。此时纪心语冲出房门,直下楼梯,却没有受到人阻拦,切仿佛很顺利。

  大厅里的宾客都集中在了舞池附近。宾客里的俊男美女相邀共舞。林紫瑶双手吊在楚啸辰的脖颈上,极其暧昧的姿态。她扭动着腰肢,带着楚啸辰在舞池里旋转着。

  纪心语躲闪着希望不被人看到。当她看到舞池里楚啸辰和林紫瑶贴得那么近的身躯,心里还是感到了刺痛。

  “楚先生,你可千万不要看到我,我要去救我的妈妈。以后在向你解释,希望你可以体谅我的心情。”纪心语默默地祈祷着。

  陈姐早就看到了纪心语鬼鬼祟祟的身影,她故意不露风声,就等着林小姐来揭穿她丑陋的真面目吧!

  同时看到纪心语的身影还有林伟文。此时他正站在人群中,举着酒杯,脸坏笑。林伟文静静地看着纪心语朝大门口迈进,内心的感情是复杂的。

  屋内的乐声渐渐小了。眼看大门口就近在咫尺,纪心语内心的紧张感慢慢减小。突然,纪心语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是个女人的声音。对于纪心语来说,在这个时候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就像在法庭上宣判死刑的法官的声音。

  “纪小姐!”林紫瑶早已看到纪心语,就等着这刻抓她个正着。

  林紫瑶这喊,很多宾客纷纷扭头看向门外。些不认识心语的客人奇怪楚家怎么突然多了个清纯佳人。还有人低头交头接耳在八卦:“莫非是养在深闺的情?”“林小姐好像也认识她呢。”

  林紫瑶看着纪心语,脸胜利得逞的媚笑:“啸辰哥,你看,是纪小姐。”林紫瑶又靠近了些楚啸辰,小声地说。

  楚啸辰顺着林紫瑶的声音看向大门口,个娇小无助的身影落入了视线,正是企图离开的纪心语!

  楚啸辰正想发作,门外突然闯进个高大清瘦的身影,居然是聂凡!这个男人还有胆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好小子!

  “心语,心语,你跟我走好不好?”聂凡进门就抓住纪心语的手。本来被楚啸辰抓个正着的纪心语还在呆立着,突然冲出来的聂凡更把自己吓了跳。

  纪心语努力回避着楚啸辰杀人的目光,又想挣脱聂凡的手。谁知道聂凡越抓越紧。

  “聂凡哥,你放开我,你抓疼我了。”纪心语哀求着。

  “心语,你为什么躲着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说过不嫌弃你,我这么爱你,你怎么忍心躲着我?心语,你怎么这么狠心?”聂凡见到纪心语就忙不迭地表明自己的心迹。

  纪心语又急又恨,妈妈还在医院等着自己呢,聂凡却还要挡着自己的路。纪心语奋力挣脱聂凡:“你放开我,我要去医院见我的妈妈,是很严重的情况。”

  聂凡急忙回答说:“好,心语,我陪你去。有我在,你妈妈不会有事的。”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40章修罗地狱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聂凡边说着边又想去抓纪心语的手,纪心语忙推开聂凡正要伸过来的手,不小心看到舞池边的楚啸辰正怒目圆睁,盯着自在看。纪心语不由得喊了句:“楚先生”

  那边的楚啸辰怒火腾腾地看着聂凡和纪心语,如果眼神能杀死人,那这时候的楚啸辰绝对可以秒杀这屋子里所有的人。

  “可恶!”楚啸辰低吼了声,抓着林紫瑶胳膊的手因愤怒而抓得更紧。

  林紫瑶痛得牙关紧咬,俏脸涨得微红,白嫩的胳膊上已见淡淡的於痕。“啸辰哥,痛”林紫瑶受不了,要用手去拨开楚啸辰的手,怎知此刻怒火中烧的楚啸辰几乎听不到旁边这个美人儿的叫唤,也不知道自己是有多不怜香惜玉。他心里在狂喊着:“纪心语!好个下贱的女人!居然敢违逆我的话,跑出来见聂凡!你怎么敢如此忤逆我!”

  宾客中频频传出阵阵小马蚤动。人人都在看着突然出现纪心语和聂凡在门口上演着你推我揽的戏码。宾客间时不时发出的阵阵低语不断地点燃着楚啸辰心中的怒火。

  林紫瑶虽然痛得额头冒汗,心里还是不免有些小兴奋。哼,纪心语,我看你这次还怎么逃出我的网!

  纪心语明明已感觉到舞池边上有两团火焰足够把自己打入修罗地狱,但是她心只想去医院见妈妈。刚刚医院打来的电话早就已经让她乱了阵脚。隔着大客厅的她的心里也在向对面的楚啸辰喊着:“对不起了楚先生,请你不要这么生气,我会给你个满意的解释的。”

  纪心语咬咬牙,不去看怒目看着自己的楚啸辰,手推开挡在门口的聂凡,径直冲了出去。门口本也该有保安,而此时纪心语却很顺利地跑出了大门口,冲向公车站。

  聂凡见纪心语跑了出去,跟在纪心语的身后,大喊:“心语,你等等我!我陪你去!”

  纪心语没有心思理会他,任他跟在自己的身后。“只要能快点去到医院救妈妈就好了。”她边跑边这样对自己说。

  看着纪心语和聂凡前后跑出楚家大门,楚啸辰能控制住自己没有当着宾客的面不发作已经是忍到了极过了会儿,楚啸辰放开林紫瑶的胳膊,白玉似的手臂多了几道淤青。楚啸辰这才意识到自己把林紫瑶捏疼了。

  “紫瑶,对不起。弄疼你了吧?我带你拿冰敷敷。”楚啸辰拉着林紫瑶走进内堂。陈姐见状忙吩咐人去拿冰块还有药箱,自己也匆匆忙忙凑上去看林紫瑶发紫的手臂。

  “哎哟,少爷,这得赶紧处理处理。”陈姐的眼睛正好对上林紫瑶的眼睛,“林小姐,定很疼吧?”

  “没事的陈姐,不用大惊小怪,过几天就能消了。”林紫瑶看了眼楚啸辰,仿佛是对他说的,然后又转头看着陈姐,说:“我反倒更担心啸辰哥,纪小姐就这样跟着聂凡哥跑了出去”说到这话声渐弱。两人对望着,脸的担忧,其实内心都乐得开了花。这时候她们就等着纪心语步步落入陷阱之中。

  其实谁都看得清楚是聂凡跟着纪心语跑了出去,但此时楚啸辰已经被愤怒控制,他想的就是纪心语跟着聂凡跑了。

  佣人拿来药箱,还有袋冰块,递给陈姐。刚巧门外有个佣人进来,告诉陈姐外面有客人需要酒,但厨房里的那种酒快喝完了,需要陈姐去地窖拿。陈姐作出副为难的样子,看了眼楚啸辰,表面像是对着佣人说话,其实是说给楚啸辰听的:“我还要给林小姐处理於痕呀!这”

  “你去忙吧,陈姐,我来就好。”楚啸辰接过冰袋,示意陈姐去照顾客人的需求。

  陈姐冲林紫瑶笑了笑,跟着那佣人走了。林紫瑶微微笑着,眼里尽是得意的神情。本来还想着要怎样才能让啸辰哥帮自己敷冰,这个小佣人来得正是时候。

  “啸辰哥,你不会对聂凡哥怎样吧?其实他也只是对纪小姐片痴心而已吧”林紫瑶故意叹了口气,用眼角注意着楚啸辰脸上的神色变化。聂凡的出现当然有自己通风报讯的功劳,只不过聂凡对林紫瑶也很好,林紫瑶还是不希望他出些什么不好的意外。

  楚啸辰听到纪心语的名字又是拉长着脸,脸的阴沉,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拿起冰袋在林紫瑶手上轻轻地敷着。看到林紫瑶胳膊上的於痕,这於痕越是深,越是反映了楚啸辰有多愤怒多恨纪心语的离开。

  只听他对林紫瑶说:“紫瑶,你就不要为聂凡说情。”楚啸辰动作很温柔,提起聂凡话语里尽是阴冷。

  林紫瑶内心很得意,嘴上却假装天真无辜地问楚啸辰:“啸辰哥,你怎么不去把纪小姐追回来?她肯定不是故意违背你跑出去的吧?”

  “不是故意?我看她就是故意的!”说起纪心语,楚啸辰不由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林紫瑶感觉到痛,轻轻“啊”了声,眼角隐隐有泪光。楚啸辰低头看着待她如亲妹妹似的林紫瑶,此刻却间接地为了纪心语收伤痛,心里越发恨起纪心语来。

  “瑶瑶,你的胳膊没事吧。”林伟文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看到林紫瑶手臂上的淤青,稍稍皱了皱眉,不悦道:“啸辰,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哥,你别怪啸辰哥,我没什么大碍的。”林紫瑶帮着楚啸辰说话,言下之意倒是有点怪纪心语的味道。只是此时的楚啸辰哪里还会在意,反而是林伟文意会到林紫瑶话中之意。

  “好了,今天的事我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你们处理处理就出去吧,啸辰,你致辞的时间到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别阴着张脸,哈!”林伟文喜滋滋地端着酒杯走了。

  林紫瑶心里也在想:今天必须是个好日子。

  楚啸辰却没办法不黑着张脸,对他来说,今天本该是个好日子!

  纪心语上了公车,找了个空座位坐下。聂凡跟着纪心语上了车,在纪心语身边坐了下来。

  “心语!”聂凡坐下来就免不住激动起来,他又想去抓着纪心语的手,好像生怕她从他眼前消失了。

  “聂凡哥,你不要跟着我了好不好?”纪心语往里挪了挪,对着现在的聂凡,她内心生出了种遥远感。

  “心语,为什么你不给我个机会?我们都”看聂凡又要提起酒店的事,纪心语忙示意他不要说下去。公车上的人不多,正是这样,他们都怪怪地打量着这两个像情侣却又好像不是情侣的年轻男女。有个中年妇女似乎认得纪心语,对旁边的人悄声说:“看,那个女的好像是跟楚楚什么来着?总之是很帅的那个小伙子在起的。”旁边的人地说嘟囔了几句,两人又不说话了。

  纪心语听到她们的低语,心想:“也不知道楚先生现在会怎么处理我”

  聂凡似乎没听到她们的低语,还在满脸期待地看着纪心语。

  纪心语觉得被他这样看着感觉很奇怪,就说:“聂凡哥,你什么都先别说了你要跟着我我也没办法,只是请你让我安静会儿,好吗?”纪心语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聂凡。聂凡见纪心语不反对自己跟着她,很高兴地点头答应。

  看着聂凡的笑容,纪心语怎么也没办法和酒店里的那个聂凡联系在起。她想问问聂凡的伤势如何,又怕自己开口,聂凡又会说个不停,干脆紧闭着双唇,想快点去医院见到妈妈。

  车停,心语焦急地下了公车,直奔医生的办公室。“心语,你慢点!”聂凡紧随其后。

  医生的办公室里没人。纪心语想着是不是去了妈妈的病房?她转身正要去病房,不小心撞到了迎面走来的护士小姐。

  “对不起!对不起!”纪心语赶紧道歉。说我就跑向妈妈的病房。

  病房里,纪妈妈躺在病床上,面容安详。周小姐坐在旁低头看着杂志。病房周围也没有医生的身影,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纪心语很疑惑。她推开病房的门,轻轻走了进去。聂凡在纪心语身后轻轻关上了房门。

  周小姐抬头,见是纪心语,便微笑着问心语:“纪小姐,你怎么来了?”

  或许是没有睡着,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纪妈妈睁开眼睛,看到了纪心语,还有旁边的聂凡。

  “小语?你怎么来了?”纪妈妈慢慢坐起来,周小姐纪心语还有聂凡三人忙过去帮忙扶着。

  “妈妈,你还好吗?”纪心语着急地询问着。看着妈妈的神色,纪心语完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会让妈妈突然病情加重,“你不是要做手术吗?”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41章什么手术?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做手术?什么手术呀?妈妈在这里很好啊。”纪妈妈满脸疑惑地看着纪心语。

  “是呀,纪小姐,切都好呢,你不用担心的。”周小姐在旁说。

  “我刚刚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妈妈病情突然加重,需要马上手术,于是我就马上赶过来签字了。”纪心语看着周小姐,似乎在确认自己说的话是否属实。

  “怎么可能?医生上午过来巡检,说纪小姐的妈妈病情稳定,暂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周小姐微笑看着纪心语。

  “”是呀,小语,妈妈现在感觉很好。怎么会突然病情加重呀?你这个傻丫头。”纪妈妈温柔地看着纪心语,抚摸着她的头。

  没有病情加重,没有手术,切都是假的!明明到底是谁打的电话?虽然听到周小姐和妈妈都说没什么突然情况,纪心语内心的担忧扫而空,但是她马上意识到自己中计了!那个精心设计圈套把自己骗来医院的人到底有何意图?莫非纪心语不敢想下去,她紧紧地抱着纪妈妈:“妈妈没事就好!”对于纪心语来说,只要妈妈没事就好,现在妈妈的生命最重要了。

  “聂凡!小凡!”纪妈妈亲切又激动地喊着聂凡。“你回来了?”

  “纪阿姨,是的,我回来了。”聂凡礼貌地笑着,问:“知道你住院了,到现在才来看你,你看我,还两手空空地来,真是不好意思。”说完,聂凡低头,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多懂事的孩子呀!傻孩子,你来看阿姨,阿姨已经很高兴了。来,坐在阿姨旁边。”纪妈妈招呼聂凡坐在她床边。聂凡欣欣然答应了,搬了张凳子,在纪妈妈床边坐下。

  聂凡离纪心语很近,纪心语感到有点不安,往里挪了挪。没想到这小动作落入了纪妈妈的眼里。纪妈妈有点不满地对纪心语说:“小语,你怎么这么久才带聂凡来看我?你们可是青梅竹马,你可知道妈妈有多想念聂凡吗?”

  纪心语无奈地看着妈妈,说:“对不起妈妈,我也是怕聂凡哥担心,所以直没有告诉他你住在这里。”

  “阿姨,你就别怪心语。她也是不想外人来打扰您静休。”聂凡说着,不由自主地看向纪心语,眼底尽是柔情蜜意。

  “小凡,你在国外的时候过得好吗?我病了之后跟外界好像断了联系似的,小语也不怎么提起你,我倒老是想起你呢!有没有认识什么别的朋友?”纪妈妈满眼含着笑意问着聂凡,言下之意似乎想问聂凡有没有交了女朋友。

  “阿姨,我过得挺好的。本来我在国外有了好工作,这次我是为了心语回来的。”聂凡郑重而坚定地说,任何个可以向纪心语表明心迹的机会,他都不想错过。

  “好,好,过得好阿姨就放心了。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其实我早就想把小语交给你了,从小到大,阿姨知道你对小语的心意,阿姨也相信你是真心真意会直对小语好的人。”纪妈妈伸出手,示意聂凡把手给她,聂凡配合着伸出右手,握着纪妈妈的手。

  “阿姨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我愿意用这生好好对待心语,爱她如生命。”

  纪心语岂会听不到聂凡的真情表白?这些动听的话语,纪心语也曾幻想过,期待过。但终究物是人非事事休。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又怎会答应聂凡与他携手人生路呢?

  “小语。”纪妈妈拉起纪心语的手,将她的手放在聂凡的手里。

  纪心语呆呆地看着他们在交谈自己的终身。她已经猜到妈妈的意思,但是碍于妈妈的原因,她不敢作出拒绝的举动,只是还是情不自禁地缩了缩手。聂凡紧紧地握着纪心语的手,用他的坚定给纪心语肯定的答案。

  纪妈妈会心笑:“今天,我算是了了桩心事了。小语,今天妈妈很高兴。以后有聂凡照顾你,妈妈就放心了。”

  “嗯。”纪心语答应着,“妈妈,我要你健健康康的,这样小语就放心了。”纪心语不想扫了妈妈的兴,唯有避开聂凡不谈。聂凡却更加热切地看着纪心语,眼睛秒也不想从她身上移开。

  旁的周小姐把切看在眼里。她是楚啸辰请来的人,也大概知道些纪心语和楚啸辰的关系。只是这样的场面让她欲言又止。毕竟跟纪心语接触了段时间,她对眼前这个可怜的女孩还是很有好感的。既然纪心语没有说什么,她也就替她们高兴好了。

  见妈妈这么高兴又没事的样子,纪心语想起楚啸辰,不敢久留。纪妈妈这时也说:“小语,妈妈真没事。你们先回去吧。我猜你们之间也有很多话要说吧,就不要在这留着了,啊。”

  “是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