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话才引发出系列的事吗?想到这些她就感觉到心悸。

  呵,如果当时自己在意些,是不是可以避免聂凡也不会受伤住院但看到屏上的名字心语安心了,是苏琳娜,她忙按下接通键:

  “琳娜”心语轻声喊着,其实她正好有许多话要问自己的好友,所谓的苏琳娜失踪究竟是怎么回事,似乎,这就是切阴谋的源头还有那个骗自己的女服务生,定要将她找出来,不然说不定会对苏琳娜不利的。

  “嗯,心语,你在哪里,在楚氏上班儿吗?我怎么听我酒店的人说你是被楚啸辰带走的啊,心语,其实我有件事直想问你,这段时间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琳娜此时正站在医院门口,寒风狠厉地吹着她亚麻色的短发,让这个明丽的少女看起来多了丝沧桑,但即使如此也无损她的美丽,过往的路人都不时回头看她。

  然而她却含泪紧紧攥着手中小小的限量版手机,就在不久前,她随着医护人员送聂凡去医院,因为林紫瑶也去了,两个人年龄差不多,又都算是聂凡的朋友,两人自然而然走在起,可在外面手术室等的时候,林紫瑶竟然告诉她,聂凡之所以受伤,竟是因为他和心语在自己家酒店开房被楚啸辰捉在床了!

  这个信息下子把她惊呆了,其实她虽然觉察到些微芒,但却绝不相信这样的事会出在心语身上!

  怎么可能呢,先不说心语已经说了不喜欢聂凡了,就她这么保守的个人,怎么可能和男人去酒店开房间呢,这简直是个比她突然听说他爸爸的小三儿给她生下弟弟妹妹还让她不信的事!

  所以当即她就激烈地反斥林紫瑶:“不可能!谁能做出这样的事,心语都不可能,林小姐,我不知道你和心语是怎么认识的,又有什么恩怨,但据我所知,心语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呵,心语是曾经喜欢聂凡,可那又怎么样,他们两个连手都没有牵过,我不允许你造谣害心语!”

  而林紫瑶却甜甜地笑着:“苏小姐,我理解你的心情,做为好朋友肯定不相信自己的朋友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不信聂凡醒来你问他好了!还有,其实有些人都是带着面具做人的,象你和我命好生在权势人家,所以相对单纯可有些人,只看表面是不行的哦,比如,你的朋友纪心语吧,我也不是要背着她说她坏话,可我告诉你,她并不象表面那样看起来清纯美好,有些话我不好多说,不信你自己仔细观察就知道了,但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今天如果不是她,聂凡绝不会受伤住院。”

  说完林紫瑶嫣然笑踏着高跟鞋轻盈地拐进病房,而苏琳娜却下子呆住了,不不可能的,这个姓林的女人定是说假话,心语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哼,休想挑拨自己和心语的感情,她定是因为上次我逃婚不肯嫁给她哥哥才怀恨在心的,呵,就知道出身黑道世家的没个好人!想着她收起电话拐进病房,而没想到的是,聂凡竟然醒了,

  苏琳娜见就惊喜地扑过去:“聂凡,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痛,告诉我,是那个楚啸辰将你弄成这样的吗,呵,他的心好黑啊,放心聂凡,我已经报警了,定不会让他逍遥法外的!”

  然而聂凡听到后突然改初时的波涷不惊,俊美的面容突然变了几变震惊地看着她:

  “什么?你报警?!苏琳娜,是谁让你这么做的,为什么你要这么多管闲事,你总是这样,——原来我求你告诉我心语的下落,我说尽好话你都不肯松口,当时我直找不到原因,直以为自己说不定不小心得罪过你,可是现在我懂了,呵,算了,看在心语的面上我不多说了,不过我最后次告诉你,以后心语的事你能不能不要插手啊,你报警让她以后怎么做人?!还有,我再告诉你次,我对你完全没有兴趣,求你不要总在我面前出现好不好!”

  苏醒过来的聂凡并没有想像中的虚弱,相反中气很足,而苏琳娜下子被说懵了,聂凡在说什么啊,他将自己当成什么人了,是的,自己是喜欢他,可是昨天他不是已经拒绝过自己了吗,为什么做为个大男人要直将这话放在嘴边敲打自己啊,还有,他竟然会这么想——,以为自己不肯告诉心语的下落,是因为自己喜欢他,所以有私心?

  呵,苏琳娜反应过来立即悲哀地笔出声来,她突然扬起好看的眉毛不屑地看向聂凡:“聂凡,你是不是以为我喜欢你所以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啊,其实你错了,你有什么理由指责我啊,你凭什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呵,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是喜欢你,但那是我的事,和你没有丝毫关系,但是至于当初我为什么不肯告诉你心语的下落,那是因为,是她不让的啊,我是因为怕你伤心才瞒着你,可没想到你却这样自以为是!算了,聂凡,就当以后我们两个互不认识好了,放心,我不会再在你的面前出现!”

  说着苏琳娜转身跑出他的病房,虽然她口里说着不在乎,可其实苏琳娜有着颗比谁都柔软的心,被所爱的人误会中伤,她怎么能不伤心?此时被冷风吹,她更难受了,滴滴透明的泪水不由顺着娇美的脸颊淌了下来。

  但很快她狠狠擦掉,她在心里遍遍对自己说:苏琳娜,没事的,不就是个男人吗,世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啊,何况自己不笨又不傻的,自我安慰着苏琳娜终于露出明丽的笑容来,而这时她才又开始反复咀嚼聂凡的话,当然是关于其中他说心语的,难道,心语真的和他开房了?

  震动之下不由拿出电话,直接拨到酒店前台,让查下608的订房人,听到果然是聂凡时苏琳娜差点拿不住电话,接着又让人去看心语是否还在,得到的答复让她更加心惊,心语竟然是被楚啸辰半扶半抱着走的!呵,天啊,怎么会这样,难道,那个林紫瑶说的竟全是真的,放下电话苏琳娜不由陷入深深的思索:

  突然想到自己逃婚回来后,心语和自己的联系虽然没有间断过,可是自己几次去她家里找,她家里都锁着门,问起来不是说加班儿就是说在医院,来来去去总是这两个理由,

  可是既如此,心语的妈妈又为什么突然转院了呢,而不知多少次自己提出要去看纪阿姨,心语总是百般推脱,连新医院的地址都没有告诉自己,当时也没多想,单纯得以为是心语心疼自己,怕自己管理个酒店给累到才这样说的,可是现在想来,真的很多疑点儿

  越想越不对,苏琳娜不由轻咬樱辰,终于忍不住拨出心语的电话,电话中她连声向心语追问:“心语,在酒店里我曾问你和那个姓楚的除了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还有没有其他的,你还没有回答我呢,现在我有时间了,心语你告诉我。”

  而另端的心语怔了片刻,突然流着眼泪笑了起来:“是的,琳娜,你知道了是不是,我猜你已经猜到了,没错,我是他见不得光的情,琳娜,你会不会为此看不起我啊”

  心语使劲儿攥着手中的电话,字字说出了她原以为永远说不出口的话,然后她静静等着判决,不知道,琳娜会不会怪自己,她会不会看不起自己,还会不会当自己是朋友,心语很了解苏琳娜,因为她爸爸最她妈妈不忠,她很在意别人是否骗她,

  然而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她却听到了阵低低的哭泣声,哭声虽然很轻,但却象把锋利的刀子,下下凌迟着她的颗心,她不由颤着声音喊了声:“琳娜!你说话啊,不要吓我啊,是我不好,不该骗你,但我是有苦衷的啊”

  然而还没说完,却听啪嗒声,电话断了,哭声也随即消逝了,原来,是苏琳娜,结束了和她的通话。

  而心语却还呆呆地站在那里,象傻了样,直到听到推门声,她才瓜过来“啊”的声尖叫,倒把端着午饭进来的阿兰吓了跳,忙抬头,就看到心语象呆了样缓缓地顺着墙滑落到了地上,而同时她手中的手机,也无声地滚落在地板上

  “纪小姐!你怎么了?!”大叫声,阿兰忙把饭菜放到桌上去扶心语,她觉得是这样的不可思议:因为就是方才,楚啸辰那样当着人侮辱心语,也没有见她露出这样绝望的神情,而现在她竟然接了个电话就成了这个情形,究竟是谁,伤她如此至深阿兰沉思着将心语扶在床上坐好。

  而于此同时,苏琳娜也汹涌着眼泪边哭边痛苦的向地上蹲去,心语她最好的朋友心语竟然骗了她这么长时间,聂凡喜欢她自己不怪她为和心语作朋友受爸爸的责骂自己不怪她,因为,心语是那么好的个人,她值得所有人的喜欢,可是,她为什么要骗自己啊,为什么会去做有钱人的情,是自己看错她了吗,为了钱,她真的连身体都可以出卖吗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37章连身体都可以出卖吗?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而自己,分明最恨这样的人啊,就是这样的人的存在,让妈妈常年处在不快中,让自己虽然拥有大小姐的身份儿,却得不到家庭的温暖和关爱,可谁能来告诉她,为什么心语正做着这样的事啊

  泪水滴滴顺着她的脸颊滴进她的昂贵上衣的衣领里,她无声地哭着,完全不顾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个美丽举手投足都很大器的女孩儿会哭的这样伤心。

  直到突然之间,辆宝蓝色的豪华限量版凯迪拉克跑车快速地自西往东往医院方向驶来,车好车速很快,几乎几秒中就驶过苏琳娜飙出十几米远,但不知怎么这辆车突然顿了下又极快地倒了回来,接着串喇叭响,车窗缓缓落下,从里面露出张精致如明星般耀眼夺目的男人面容来,只是好象是气质的原因,这个男人有着稍许的艳丽和阴柔,但完全不同于女人的柔媚,因为不经意间他微带邪气的眸子里就会快速地闪过危险的光泽,此时他正微挑着好看的眉看着蹲在路旁哭的稀里哗啦的苏琳娜,只听他略带戏谑的口吻:

  “喂,我当是谁,怎么是你这个女人在大街上哭啊,很丑的知不知道,”男人说着勾唇笑了起来,紧跟着头微微低,大概是俯身解安全带,顿时黑色碎发掩映下造型奇特的钻石耳钉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贵气逼人的光芒,这瞬间晃花了所有路人的眼,大家纷缘惊叹,而此时苏琳娜也恰好抬起了视线,四目相对的刹那,她含泪轻叫:

  “是你,林伟文?!你怎么在这里”苏琳娜看着这个长相妖孽,比女人还美的男人,皱眉问道。

  而林伟文的眸光闪:“呵呵,我说是恰巧从这里路过你信不信,”话还没落突然另边的车门弹开,个大冬天穿着丝质长裙,偏又披着件白色华美皮草的漂亮女人从中走了出来,边走她边嘟着娇艳的红唇:

  “林,你撒谎,你本来说带我去看你受伤住院的朋友的,怎么,见了其他女人就走不动了,呵,不过看起来很般嘛,虽然脸蛋儿长得还不错,可是你看她的衣服,哈哈哈,怎么有人这样穿啊,从哪个地摊儿上捡的哦,瞧这难看的样子,简直没有半点儿女人味儿,就为了个这样的女人你就停下了,这样会拉低你的档次好不好?”

  女人爱娇地说着,伸出的胳膊去搂林伟文的,似乎怕林伟文被苏琳娜抢走,她示威般就象只八爪鱼般样紧贴着他缠在他的身上,同时不顾羞耻地当街用自己胸前的浑圆暧昧地摩擦着他的胸口,

  而本来正满脸悲伤的苏琳娜,听到这番胡言乱语本来有些气恼,哼,哪来的鬼脸儿女人,好好的张脸化得像吃人的妖精身上还擦那么浓的香水儿,真不知道是扮丑还是扮美,但在看到她种种的表现后突然噗嗤笑:

  从来见到林伟文都是光鲜潇洒的,当然今天他也样出众风马蚤,可是让这女人小丑儿般闹,真的好有戏剧性啊,越想越觉有趣,苏琳娜不由咯咯地笑出了声:

  “呵,是啊,小姐,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没有女人味儿的女人嘛,当然不能和你比,所以我想你完全不用介意,这位先生肯定是为了让我衬托你的美,故意停下来的,他是想方设法逗你开心呢。”

  冷嘲热讽地说着,得意地看着林伟文的张俊脸由白变青,苏琳娜突然觉得方才的郁闷全都消失了,呵,这就是苏琳娜,即使面对再大的困扰,只要有点乐趣被她抓住,她就能笑到开心。虽然这次,她开心的有些刻意因为,她急于用另种情绪来摆脱心语带给她的打击,

  然而林伟文却深深地看她眼,突然也跟着笑了起来:“是吗?可是据我所知,你身上的‘地摊儿货’的枚扣子,就值几千块吧,而你全身的行头,只怕卖了这位小姐也到不了它的半儿,是不是啊,苏大小姐,”

  说着他帅气的甩了个响指,突然扯着苏琳娜往车子方向快步走去:“所以,既然穿着这样闪瞎人眼的名牌儿,就不要站在大街上掉金豆儿啦,这样可是会被坏心眼儿的人觊觎的!”边说他边打开锃亮的车门儿:“请,苏小姐”,

  接着他跟着坐上驾驶位,飞快地启动车子,而这时那位穿皮草的小姐才反应过来,因为她好半天才终于闹明白被林伟文和苏琳娜联合耍了,

  不由气极败坏地她提着长裙追了上来:“林,那我呢,你要把我丢在大街上吗,你可是答应我要带我去买珠宝的啊”

  而林伟文却只是回头看了追上来的女人眼,眼底突然闪现深不可见的鄙夷,猛然手扬,大把钞票纷飞着从车窗四散飘扬开来:

  “好,我林伟文从来不食言,你拿去爱买什么就买什么吗!”

  说着他潇洒地踩油门儿,车子箭般向前飙去,而这时苏琳娜突然看他眼:“林伟文,你往哪开呢,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是去看聂凡的吧,不觉得方向正好反了吗?”

  而林伟文却没有停:“嗯,可是谁让我不小心碰到你了呢,而且你也给我个机会猜猜,你现在恐怕最不愿见聂凡了吧!”

  换来的却是长久的沉默,而林伟文本来以为她已经默认时,苏琳娜突然缓缓吐出几个字:“不,我现在最不愿见的是我的好朋友,纪心语”

  而随着她的这三个字,林伟文沉稳的手突然颤,车子象醉了般向路旁冲去,不由吓得苏琳娜花容失色:“林伟文,你做什么啊,想找死吗,那拜托让我下车好不好,什么破技术啊”

  关键时刻林伟文唰地下踩下刹车,镇定了片刻突然抬头笑:“当然不是,我还这么年轻,还有许多事没有来得及做,还没有,碰到我心仪的女人,怎么舍得去阴曹地府呢,呵,就当方才是我手滑了吧,快坐好,我送你回酒店。”

  说着林伟文再次发动车子,凯迪拉克象条蓝色的鱼般汇进车流的海洋,而苏琳娜轻轻笑了声:“说什么‘心仪的女人’,呵,林伟文,你不但混黑道,还这么花心儿,哪个女人傻了会嫁你啊,下辈子吧!”

  说着她再度咯咯地笑了起来,只是她不知,此时她象说笑话样,不久后却语成谶,却给这个善良的女孩儿带来尝不尽的苦果

  十几分钟后林伟文把苏琳娜送回酒店,看到她挥手走进去,林伟文和方才相比突然象换了个人,呵,这才是真正的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为人其实是沉稳阴险的,但每次在光明磊落如苏琳娜面前,他却忍不住极力展现自己阳光的面,

  ——那是因为,在周围这些饱经沧桑和事故的人身上,唯有她比较充满光明吧!而是人都有趋光性。

  想着林伟文缓缓调转车头,本来确实如苏琳娜所说,他打算去看聂凡,但突然之间他改变了主意,不如,去见见啸辰?!反正,说什么聂凡受伤昏厥过去,说的那么严重,而其实的内情却是,聂凡根本是装的!楚啸辰那花瓶砸的虽然重,但因为头部幸运的躲了过去,虽然伤势不轻但远远没有到昏过去的地步,

  边开车林伟文边阴阴沉思着,本来他以为,聂凡是和苏琳娜相似的类人,阳光正直善良,当然现在也不是说他就坏了,只是看到他为了个女人,竟然很自然地学会了伪装和诡计,他却有些微微的不适,

  呵,看来纪心语那个女人很有本事啊,竟能让优秀如楚啸辰还有聂凡全抛掉自己的底线,是不是,自己和紫瑶全都低估了她?

  那,不知道她面对下个月将要回国的苏雪凝,是否依然能处在不败之地?

  路沉思中林伟文来到旭阳山顶,收敛心思他直接将车开进了楚啸辰的别墅,陈姐见是林伟文忙满脸谄媚地笑着迎上来:

  “呵,林少爷来了,快请进来坐,正巧我们少爷在家呢!”说着忙打发佣人去请楚啸辰,而林伟文不动声色笑了声:“嗯,就是知道他在家才过来的,只是大冬天的他也要午睡吗,这可不象啸辰的作风啊。”

  而陈姐本来正亲手给林伟文倒茶,听到脸上就露出浓浓的不屑来:“哼,这倒不是,还不是纪心语那个狐狸精,做了无耻的事怕少爷冷落她,就想方设法的装神弄鬼呵,她是变着法的要少爷回心转意呢!”陈姐说着生气的看向楼上——

  方才,纪心语因为被苏琳娜得知真相,下子整个人就象傻了,阿兰见状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