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口让你‘照顾’林小姐病的!至于药,这是我专门请医生给林小姐配的,因为林小姐不喜欢西药啊,呵呵,纪小姐,我想你肯定愿意为林小姐出份力吧,听说,昨天,还是林小姐的哥哥救的你呢!”

  陈姐得意地说着,哼,少爷确实是这样说的啊,那自己就要拿这个讨厌的女人当佣人使!

  但这次心语咬了下唇,对有困难的人,她是很乐意帮,但是,不代表她可以被人这么欺侮,林伟救了自己没错,那自己以后可以回报林伟。于是这次心语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陈姐气得发抖,她颤着唇进行最后招的威胁:“纪小姐,小心我告诉少爷!”心语笑了下:“如果你愿意的话,请便!”说着心语白着脸扭过脸去,自己绝不会去!

  最终陈姐虎着脸走掉了,临走时又把门重重的碰上,而门关上的刹那,泪水又次在心语的眼眶里打转,但这次,她强迫自己将泪水逼了回去!

  但心语还是没有料到件事,此时,“病床”上的林紫瑶,早在心语转身走出她房间的那刻,突然翻身拿过放在床头的精美手袋,纤长的手指拉开拉链,拿出个很小很小的窃听装备放在自己的耳边。

  听着听着,林紫瑶的神情蓦然大变,她的手不由自主地颤着,真没想到,事隔两年,苏雪凝竟然还是这么厉害!身在法国,竟替苏氏拉了宗大生意,难道,这个女人在点点的为自己回国做打算?林紫瑶再次感觉到,唯有苏雪凝,才是自己真正的对手!

  呵,还有苏琳娜,这个和纪心语样蠢的女人,将所有的人都当成好人,哼,早晚你们两个笨蛋会吃这个亏,如果苏雪凝回国,又替苏氏做了这么长脸的事,苏琳娜还会这么无忧无虑地做苏家的小公主吗,呵呵,真是太可笑了!

  不过,最担心的还是苏雪凝,她如果回国,自己该怎么办,好,我定要趁这个时候多做些事,还有,阻止苏家抢到法国的那宗大生意!

  而心语,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通话记录完全被林紫瑶所掌握着,陈姐真的很讨厌,但,这次自己绝不妥协。

  很快到了晚上,说实话纪心语还是有些担心的,因为,楚啸辰真的很看重陈姐,不知道听她搬弄是非,楚啸辰会怎样对自己。

  然而心语却没想到迎接她的是更加严重的件事。当时心语刚吃过饭,而楚啸辰因为见到心语这次听话的留在家里,心里很满意,正好刚走到心语房里坐下,

  突然听到从林紫瑶的房间传出片惊叫声:“啊,有没有人见过林小姐的胸针,怪死了,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啊,那可是她刚收到的礼物,听说值几十万呢!”

  “啊,肯定是被谁顺手牵羊拿走了吧,快,去告诉少爷。”

  立即听到脚步声,顿时楚啸辰听就气坏了:

  “没想到在我家里竟然会有人做贼,会是谁这么手贱,去找陈姐,就说我说的,让她带着人把所有人的房间搜下,还有,查下监控记录,看有谁在今天进出过林小姐的房间,重点将嫌疑对象放在这些人身上!”

  听着这些话,不知怎么的心语颤了下,自己,也曾去看过林紫瑶,不过,当时胸针还好好的放着,哎,不管它了,反正不管自己的事。

  正想着突然又有人敲门,个女佣走进来:“纪小姐,你换下的衣服在哪里,我拿去洗。”

  是别墅的洗衣工,心语也没有多想,忙将衣服递向女佣,同时礼貌地笑笑:“多谢你了。”

  在这里,虽然每个有都对心语不好,但是该做的工作她们都会做,比如为心语打扫房间为她做饭洗衣服等等,因为不然会被楚啸辰发现。

  心语也就没有多想,象往常样把衣服递过去。

  等女佣关门走后,楚啸辰用双手抱着心语:“没想到你这么有礼貌,对佣人不用这么客气的,我给她们的薪水可是比照着外面白领的。”说着说着用唇去碰心语白嫩的耳朵,今天回来发现她在家里听话地呆着,楚啸辰心情实在很不错,他发现自己很喜欢心语乖乖的样子,那样给他个错觉,她在特意等着自己回来。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00章最完美的阴谋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就在他情难自禁转移吻上心语的唇,同时已将只手探入心语胸前的丰盈时,突然又听到个惊讶地声音:“啊,怎么回事,胸针林小姐的胸针怎么在纪小姐的衣服上!”

  是方才的洗衣工!

  顿时楚啸辰的手僵住了,他猛地把将心语推到床上,转身砰地声将门拉开:“你在这里鬼叫什么,敢在这里胡言乱语,信不信我赶走你!”

  那个女佣脸要哭出来的样子,忙奔过来解释:“不是啊少爷,我没说假话啊,方才我把纪小姐的衣服不小心掉到地上,去捡时发现的啊。”说着好象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没有虚假,女佣怯怯地将枚蝴蝶形的钻石胸针递了过去。

  楚啸辰眼就看出是很名贵的首饰,这时陈姐突然冲过来,把将胸针抢到手里:“啊,就是这枚啊,上午我亲眼见过的,说起来,纪小姐当时也在屋里,没想到果然是被你偷走的,纪小姐,你怎么这么坏啊,少爷又不是不给你钱花。”

  心语此时早吓怔了,怎么会这样,不关自己的事啊,她闭了下眼睛,突然意识到,这又是个精心策划的阴谋!

  “不不是我,我上午确实去看过林小姐,但我坐了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我没有理由拿她的胸针。”

  煞白着小脸儿,心语大声为自己辩解着,她含泪望向楚啸辰:“楚先生,请你相信我,我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不是我的东西,就是再名贵,我也不会见钱眼开,请你,事要相信我!”

  楚啸辰本来正生气,但突然听到心语这么说,心又犹豫了,是啊,纪心语从哪方面看都不像这种人,她的倔强和自尊可是全看在眼里的,莫非真是别人故意陷害她,就象在公司楚啸风玩的花招?

  如果这样的话,玩儿这些阴谋的人可真该死!

  刚说要仔细查问下,突然听到陈姐旁边又开始嚷嚷着:

  “哟,纪小姐,就请你不要天天扮可怜了,说得真好啊,但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为了钱连身体都能卖的人,根本是连廉耻都不要了,还在乎什么名声和品质吗?呵,天底下没钱治病的父母多了去了,怎么不见别人去卖身啊,哼,明明就是自我堕落哦”

  立即楚啸辰的脸色就黑了,是啊,陈姐说的对啊,想到她为了钱连自己的身体都肯出卖,脸就有些黑了,即使,她卖的对象是自己。

  正在这时,突然林紫瑶按着太阳岤从自己的房里缓慢地走了出来,只见她散着头黑发,清丽的脸庞尤如仙子样惹人怜爱,

  边走她边说:“胸针找到了吗,太好了,其实如果是其他的东西,丢了也没有什么的,但这枚胸针是我的好朋友孙美嘉特意让她丈夫李察从安特卫普给我捎来的,所以我很看重,啸辰哥,没事的,找到就好,但我相信,绝不是纪小姐拿走的,这定是个误会。”

  林紫瑶低声地说着,明面上她替心语说着好话,但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包括心语!

  她不由苍白着脸倒退了几步,林紫瑶真的好心计,这个时候提孙美嘉,

  记得那时参加孙美嘉的婚礼,她的婚戒不见了,路心曼就诬陷是自己偷走的,而当时被人相信的理由是那么的可笑,因为群人,只有自己家境最穷!

  而那时,楚啸辰在场,他虽然当时就出手救了自己,但他会怎么想自己,因为,那枚戒指确实是在自己包里找到的!

  这时要心语相信林紫瑶是无意间将两事联系在起,打死心语也不信,但她,却发现真的是百口莫辩,心语只能摇着头,无助地流泪看着楚啸辰:“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然而楚啸辰呆了下,突然勃然大怒——

  是的,他此时也想起了半年前,自己去参加好友李察的婚礼,因为和李察的关系并没有好到林伟的程度,但李察显然将自己当作好朋友,想了想既然受邀了就去吧,本来正不耐烦,突然听到婚礼出事了,随便望了眼,竟发现事件的心人竟是昨晚和自己度过个美妙夜晚的那个女人!

  那时的心语就象只误入猎的被捕小鹿,站在群人间被人嘲讽谩骂,说起来当时楚啸辰只是觉得她很可怜,并没有关心婚戒到底是不是心语拿的,所以想也没想出手相助,反正自己最多的就是钱了。

  然而此时因为林紫瑶的话,旧事点点浮上心头,楚啸辰再也忍不住,冲上去抓住心语单薄的肩使劲摇晃着:

  “纪心语,怎么竟会是你,竟会是你啊!!你太让我失望了,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告诉我,你直接告诉我啊,你到底有多爱钱,为了钱你可以出卖身体可以偷东西,到底还有什么你做不出!”

  半年前的那幕又出现了,心语任由男人摇着自己,心却点点变得麻木,当时自己感觉到的是愤怒和无助,但没有绝望,因为那时自己明白是陷害。

  这次,虽然样是陷害,自己的心却点点死掉了,因为,现在怀疑自己的人,是当年救自己离开的人那时他就象个救难的王子,可是现在这个王子却将自己判定为罪人了,要命的是自己还爱上了他!

  “你,真的认定是我偷的?”都说哀大莫过于心死,心语绝望的望着楚啸辰:“好,就当是我偷的吧,那你既然早就认定我的为人,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是啊,为什么当时你要带我走,为什么提出那个契约还有,为什么同意那个结婚的要求?至悲心语想着曾经的幕幕,突然大声笑了起来:

  “楚先生,你既然早知我的为人,那你何必还来质问我!好,你去报警,随便你把我送进监狱或者找人打我顿,都可以,我绝没有半点怨言!谁让我傻到要选这条最难走的路,我种的苦果,我自己吃!楚先生,你去啊去啊!”

  本来想好不流泪的,但说着说着,心语突然激动起来,从为妈妈筹措手术费开始,她隐忍至今,此时终于忍不住失控了,她步步后退着,是啊,全是自己的错,如果当初不去卖身就好了,但是,可惜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想着想着她心酸,最后声喊得有些凄厉,许多人都被她的表情震惊了,因为,他们从没有想到个人

  这时陈姐又再次冲出来:“纪小姐,不要以为掉眼泪就是有理了,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你个花钱买来的女人,这么大胆质问我们少爷,你配吗?现在你吃的穿的用的,哪样不是花我们少爷的钱,就这还天天惹事生非,真不明白你有多么自以为是,哼,如果我是少爷,才不会这么好心,早就把你赶出去了!”

  第次,陈姐撕破脸在楚啸辰面前大骂心语,心语突然格格地笑了起来:

  “是啊,陈姐,你说得对啊,我就是这样个浑身无是处的女人,但谁让你们少爷傻,是他自己要做这个傻子的!”

  说着说着心语突然转向楚啸辰:

  “好,全是我不对,什么坏事都是我做的,既然我这么坏,那算我求求你好不好,你放我走啊,从今以后我们两清好不好!也不用我再留在这里再碍你的眼了”。

  说着心语什么也不顾了,反身就往楼下跑,反正,她来时没有带任何身外之物,虽然,失落了些更重要的东西在这里,比如,自己的颗心,但是,就当自己买教训了!

  但还没等她跑到楼梯处,只手突然伸过来狠狠地抓住她,楚啸辰的脸在她面前蓦然放大,双厉眸恶狠狠看着她,好象心语是他宿世的仇人,只听他咬牙切齿地骂道:

  “呵,纪心语,你长本事了啊,还竟敢威胁我?想两清,谁给你这个权利的,你是不是忘了当初说好的,还有,你不想治你妈妈的病了吗!

  告诉你,我在美国的同学已经回消息了,他联系了世界肾源心,已经查出有几例肾脏和你妈妈的系数多项吻合了,纪心语,你是不是连你妈妈的生死也不顾了!好,我这就打电话给我同学!”

  冰寒着脸,楚啸辰猛然拿出电话,却在按键的同时停下来看着心语,他的心里大声喊着:纪心语,快说你不走啊,只要你说,我就定将这事彻查个清清楚楚!

  楚啸辰紧紧盯着心语,此时他真的相信,事情不是心语做的!

  然而这时陈姐突然再次冲上来:

  “纪小姐,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怎么,偷了东西还不肯承认吗,少爷啊,让这个坏女人赶紧离开吧,何必留着她惹您生气呢,”

  “住口,陈姐,我做什么事,我自己会拿主意,不需要别人来指手划脚!”

  陈姐下子呆住了,对自己,楚啸辰可以说连重话都没有说过,可是这次,为了纪心语,从小被自己带大的少爷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吼自己!

  可是纪心语,却象对此视而不见,她个字个字地对楚啸辰说:“请放手,我不用你为我妈妈治病了,因为我已经想好了,我可以捐给妈妈个肾,而钱,我可以借琳娜的,所以,我完全可以不用你,也就不再欠你什么了!”

  顿时楚啸辰的怒火又起来了,咬牙切齿道,“好啊,纪心语,你竟然想反悔,你傻啊,你真以为亲属间的器官都可以互相移植吗,你有没有医学常识!呵,不过,就算可以,既然你当初同意这个游戏,那么什么时候终止只能我说了算,听到没有纪心语!!”

  狂怒他突然将手的手机,朝着走廊的墙壁大力摔去!

  心语猛然抱住头,直觉楚啸辰是在摔自己,下意识她躲,

  然而,“砰!”钝物相撞的声音,手机重重砸上重物,又跌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而随着这声响却还有个压抑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啊,好痛!”声强忍的呻吟,穿着华丽素色棉裙的曼妙身影紧贴着墙壁慢慢倒下,就象电影里的慢镜头样。瞬间在场所有的人都吓愣了,大家瞪大眼睛呆呆看到——

  刚刚手机砸出的瞬间,林紫瑶不知怎么到了那个方位!然而现在没人去细想这些细节,眼前的林紫瑶,乌黑的秀发遮掩下,丝细细的血痕顺着她娇美的脸颊淌了下来,显得那么的凄美。

  楚啸辰猛然惊醒过来跑过去:“紫瑶,你怎么样!”忙把将林紫瑶搀起用力搂入怀里,怎么会这样,紫瑶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个方向!记得她是在东边站着的啊,

  不由颤着伸出手指,轻轻拨开她的秀发,应该是手机的个角砸了她的额头,伤口并不大,也不算深,但他自己知道用了多大的力,俊美的脸不由变得苍白:“紫瑶,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那里站着!”

  而此时,

  “林小姐!!”站在旁的陈姐紧跟着反应过来,她跑过来看眼就大喊起来,“天哪,林小姐受伤了!”

  “林小姐”顿时所有的佣人们都叫嚷着跑上来看她,甚至包括管后园的张叔。而林紫瑶,却倚在楚啸辰怀里露出个虚弱的笑:

  “啸辰哥,你千万不要内疚,这事完全不怪你,真的,点也不疼,方才我只是,好怕纪小姐真的走掉,呵,那样我就太于心难安了——啸辰哥,请你定要相信,真的不定是纪小姐做的,如果因为这枚胸针,而惹得啸辰哥和纪小姐吵架,我怎么于心而忍呢,我早就说过了,全是意外啊!求你不要生纪小姐的气好不好”。

  林紫瑶边虚弱地说着边挣扎着站起来,小心翼翼地回头:“纪小姐,你不要走好不好,我知道胸针定不是你拿的,别走,好不好!”

  心语怔怔地看着林紫瑶,突然觉得头脑好乱好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但她却突然升起个想法,如果胸针事件真是林紫瑶陷害自己的话,那么她定可以竞争奥斯卡最佳导演和最佳女主角,而且定会所向披靡!

  而且,自己也只是气极了才说出那样的话,怎么肯放弃妈妈不管呢,既然当初肯为妈妈卖身,那还有什么其他的顾忌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101章再次被救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心语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切。须臾,楚啸辰双臂猛地用力,但是动作却十分轻柔地将林紫瑶半扶半抱了起来。

  只这个动作,就看出了两人间不同凡响的亲密,因为林紫瑶的娇躯不但趁机紧紧偎入他的怀,而且还用软软的双臂,颤抖着抱住男人结实的腰部!而楚啸辰的脸色,看着她的脸,是那么的充满心疼,就象在呵护最珍贵的无价之宝般。

  是啊,象公主样尊贵的林家公主受伤了,而且不但受伤,还表现的那么大度,受伤了还替她这个嫌犯说好话,估计任何个人都会被她的所作所为所感动吧!

  只除了被冷落旁冷眼看着这切的心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