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埃诩依锖煤盟弦痪酰砀绾蚫去做好准备,准备好了,表哥就回来接你,知道吗?”金霆继续哄道。

  小柔果然很听话地点点头,说:“嗯嗯,小柔知道了,小柔定乖乖在家等着表哥。但是表哥,你不要去太久了,不然小柔会很无聊的。”

  “好,表哥不会去很久的,天黑之前定会回来找小柔。”金霆答应道。

  小柔这才满意地笑了。

  “走吧。”金霆哄好了小柔,才站起来对杜振宇说。

  “好。”

  两人同朝门口走去。

  走到门边,金霆开了门,对杜振宇说:“,请吧。”

  杜振宇点点头,走了出去,随后金霆也出了门口。

  杜振宇的车就停在别墅门前。两人同上了车,杜振宇便将车开走了。

  在别墅附近的处树阴下,有两个人走了出来,是吴狄凡和苏琳娜。

  “你看清楚了吗,苏琳娜?另外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你认识的金霆?”吴狄凡问道。

  苏琳娜点点头,说:“没错,想不到竟然真的是他!”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杜振宇居然和他有交情?想来上次楚啸辰发现杜振宇来这里,还真是歪打正着。没想到楚氏的总裁闲来无事,也喜欢跟踪人来玩啊。”吴狄凡打着趣道。

  “楚啸辰说第次见杜振宇来这里,他鬼鬼祟祟的好像怕被人发现。这个金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来我们的猜测不会有错,只是万万没有想到,杜振宇竟然和他起。这两个人,难道在密谋样的事情吗?为什么?”苏琳娜又开始猜测了。

  “我就说这个杜振宇有问题。金霆的目标如果是林氏,那杜振宇也是对付林氏的,这两个人倒是有共同目标。这个杜振宇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么小气的人,为了个女人等了二十几年要来报复,我看,肯定是和他母亲有关。只是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只有他自己和他那个不愿意见人的叔叔知道了吧。”吴狄凡不由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啊?”苏琳娜不解问道。

  “我们辛苦了这么久,终于有些眉目了,可是想到这背后的隐情,不能不让人叹气啊。个人是有多苦大仇深等了二十多年才要去报复?难道你想象不出来吗?林家是什么人家?黑道背景,谁知道当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特别惨烈的事情。”吴狄凡无奈道。

  “也未必吧。”苏琳娜不以为然,其实心里也有些发虚,林家有些对付人的手段她知道也是十分让人不齿的。

  “我们走吧,回去再说。”苏琳娜和吴狄凡转了身,正要往来的路上走。身后却不知道何时多了个人,正默默看着他们两个。

  吴狄凡和苏琳娜惊,此时心里都有个共同的想法:糟了,难道这个人是金霆的保镖护院之类的吗?被他发现了会有什么下场?

  吴狄凡和苏琳娜互相交流了下眼神,都想着告诉对方起转身跑吧。正要行动,那个人就开口说话了:“你们就是楚先生说的吴狄凡先生和苏琳娜小姐吧?”

  听这话,吴狄凡和苏琳娜愣了愣,马上心里的大石头就放了下来。

  “你就是楚啸辰说的那个私家侦探?”苏琳娜问。

  对方点点头,说:“没错,我接了楚先生的电话就马上赶过来了,没想到你们也这么快。”

  “是自己人就好,我们还以为你是金霆的人呢,吓死。”吴狄凡笑道。

  那个侦探笑了笑,说:“我只是想出来打个招呼,现在看来大家都得到了更多的消息,我也要回去把消息带给我的雇主。两位,再见。”侦探朝他们挥挥手道别,径直往前面走了。

  “既然你在,我们就不多跑趟楚氏了。”苏琳娜朝着他的背影说。

  “不过也奇怪,按你说金霆是个很细心的人,他怎么就不弄个保镖护院之类的,真不怕被人发现吗?”吴狄凡摇摇头嘀咕道,总觉得很奇怪。

  “我看你是巴不得被人发现吗?”苏琳娜白了他眼,说:“走啦走啦。”

  !!

  梧州中文台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仅代表作者墨霓裳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我们立刻删除,的立场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谢谢大家!】

  第970章联名起诉

  ?

  又是个雨后微凉的上午。

  纪心语在朦胧中感觉有团肉肉的柔嫩的东西在摩挲着自己的脸颊。她挣了挣惺忪的睡眼,便在朦胧中看见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她张朝着自己笑。

  “妈妈妈妈。”小思语摸着纪心语的脸颊笑呵呵地用娇嫩的声音喊着。随着她天天长大,加上整天有纪妈妈在旁教导发音,小思语喊的“妈妈妈妈”发音已经十分标准有力。

  听到这个清脆柔嫩的声音,纪心语感觉心里的愁云仿佛都被驱散了。

  “小语,该起来了,你已经睡了很久了。”坐在床沿旁边看护着思语的纪妈妈轻声喊道。

  纪心语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将孩子揽入怀内。

  “已经很晚了吗?”纪心语看了眼窗外,问:“天怎么阴沉沉的?”

  “已经快十点了。你都睡了十个小时了。起来活动活动人精神”纪妈妈说:“今天下雨了。看样子会还会有场大雨近雷雨天气多,下过雨天乌云也没有散去,天都阴沉沉的。阿兰早上去买菜忘记带伞,被淋了个落汤鸡。哈哈。”纪妈妈跟纪心语聊着些家长事情。

  纪心语也笑了笑,说:“阿兰怎么这么冒冒失失的,平时她不是都喜欢看天气预报吗?”

  “妈妈。”孩子又喊了声。

  “哎,思语真乖。”纪心语用手宠溺地在孩子的头上轻轻抚摸着。

  “心语,你看这样的日子多好,轻轻松松的,没有任何烦恼。”纪妈妈叹了口气。

  “妈妈,有啸辰在外面挡着,我们才能有这样清闲的日子。只是我担心,到底是什么人要和他作对。现在媒体也有些是不买楚氏的帐的了。我看他平时下班回家虽然也没说什么,但是看得出来他心里有很多烦心事,只是不想让我担心,都没有说。像这次的事情,他也不让我插手了。哎,我真的很想帮帮他。可惜自己每次似乎都成为了拖累他的累赘。我昨晚和琳娜通过电话,她说,已经锁定了目标,我的事情她猜测只是对方想利用来对付楚氏的个方法罢了。”

  “小语,你怎么可以这么想?他爱你,你自然就不是他的负累。以前你的外公也是做生意的,年轻的时候妈妈也见过些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只要你们夫妻同心,我想以啸辰的能力,没什么他不可以应付的。”

  “希望是吧,我心里真的很担心。”纪心语醒来了,样在被这件事情困扰,自己因为被警方监视着,什么都做不来,实在是很懊恼。

  两人正聊着,便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不会儿阿兰就进来了,脸的着急焦虑,看着纪妈妈和纪心语,欲言又止的。

  “怎么了阿兰?”纪心语问。

  “少奶奶,那个王组长又来了。这次除了和上次样带了几个警察助手以外,还有另外个警察和王组长起来的,据说就是处理那件案子的另外个负责人。他们说他们说”阿兰犹犹豫豫的,又不说出来,其实她是实在难以启齿去传达王组长和另外那个警察要她传达的信息。

  “阿兰,怎么吞吞吐吐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那些警察又来做什么?小语这些天在家里好好地待着,可不会再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冤枉她了吧?”纪妈妈疑惑不解地问,言语和眼神中都带有丝恐慌。

  “他们说,已经给了少奶奶这边足够的时间去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们也有在做调查,但是但是调查发现,整件事情并无疑点,而且而且杨氏和苏氏的人都联名要求要对进行起诉,所以,他们现在要来将少奶奶带去警局”阿兰犹豫着说了出来。

  “什么?怎么会这样?”纪妈妈惊讶,问:“阿兰,他们真的是这么说的?”

  “恩,他们的确是这么说的。杨氏和苏氏都不愿意再等下去了,他们认为这样会消耗时间,而且也认为少奶奶你少奶奶你这样逍遥法外对他们来说不公平”阿兰继续讲刚才两个案件负责人跟她解释的内容告诉纪心语。

  “所以,王组长可以希望你马上下去,跟他们回警局。”阿兰补充了句。

  “这是怎么回事?杨氏不是说不会起诉,会给我们时间查清楚吗?怎么忽然又要起诉,又要带走小语?不行,我要下去和他们理论去!”纪妈妈有些激动,站起来就要往门外走。

  “妈妈,妈妈,你回来,让我下去吧。快,抱着思语。”纪心语担心纪妈妈应付不来,又担心她太激动身体的老毛病会犯,赶紧喊住纪妈妈,同时也示意阿兰赶紧拦着纪妈妈。

  阿兰见纪妈妈要去楼下的时候就拦着她了,说:“阿姨,你不要激动,他们要见少奶奶,还是让少奶奶下去吧。何况他们是警方,我们”阿兰的话不言而喻了。

  “是啊,妈妈,我来和他们交谈。”纪心语说着,又对阿兰说:“阿兰,你先下去告诉他们我很快下去。让他们不用着急。”

  “好的少奶奶。”阿兰应声道,转身出了房间。

  “小语,他们根本就是没有证据来污蔑你,你为什么还要和他们谈?他们要带你回警局,难道你也这样妥协了?”纪妈妈走到床边,愤愤然道。

  “妈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相信定是有什么陷害了我。不过妈妈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会为自己辩解,而且啸辰也会帮我的。来,你抱着思语,我去洗漱下,然后通知啸辰。”

  纪妈妈接过小思语抱在了怀里,十分担忧地看着纪心语,说:“小语,真是你委屈你了。你赶紧去洗漱洗漱,我来给啸辰打电话。”纪妈妈说完,就赶紧拿起了床头柜子上的电话,开始拨号。

  纪心语也就由着纪妈妈去打电话了,自己赶紧进了浴室。

  洗漱完毕,换上了身简单休闲的衣裙,纪心语走出浴室,纪妈妈还在房间里等着,见她出来了,便说:“小语,啸辰和律师马上会赶回来,放心。”尽管这么说,纪妈妈眼里还是充满了担心。

  “好,妈妈,你就别下去了,我不想让思语看到那样的场面。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纪心语努力安慰着纪妈妈,说完话,怕警察等的太久,也就匆忙走出了房间。

  “这楚太太什么时候可以下楼来啊?”沙发上个脸色黝黑,绷着脸凶神恶煞模样的警察有些不耐烦地问阿兰。

  “麻烦你们再等等,我们少奶奶很快就下来了。”阿兰尽量安抚着这几个警察的情绪。

  说话间,纪心语已经匆匆从楼下下来了,走进客厅里。因为之前已经见过王组长和另外四个警察,所以纪心语见到几个警察时微微点头致意。但看着另外那个陌生的警察,怔了怔,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因为那个警察此刻正盯着她,眼神十分的奇怪,好像在审视自己抓到的件猎物是的,让纪心语感觉极其的不舒服。

  “王组长,你们好。”纪心语简单打了招呼。

  王组长也微微点头,说:“楚太太,我们又见面了。我们的来意我想你们的佣人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我来介绍下吧,这位是历组长,和我共同负责这次设计稿盗窃掉包案。上次你被请到警局,因为当时厉组长正好在办理另外件重要的案件,所以并没有出面。”

  纪心语点点头,朝那个凶神恶煞的厉组长打了声招呼:“厉组长,你好。”

  “不用和我这么好声好气的打招呼,我是来带你回警局的,不是来你家做客的。”厉组长冷冰冰地说道。

  王组长似乎对厉组长这种态度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当时脸色也没有如何变化。只是纪心语和阿兰没想到这个人这么不好相处,脸色变了变。

  “走吧,跟我们回警局吧。现在人家公司要告你了,我们警方也调查过了,案子的确和你有关。你接下来就别想着好好待在这里享受你的少奶奶生活了。你得接受我们的严格调查和审理。”厉组长站了起来,副马上要将纪心语押走的态势。

  而旁的王组长,竟然句话也没有说。

  纪心语和阿兰马上就意识到,虽说两个人都是组长,同负责个案件,但看目前的情况,王组长恐怕是要比厉组长要低个级别的了。

  !!

  梧州中文台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仅代表作者墨霓裳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我们立刻删除,的立场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谢谢大家!】

  第971身陷囹圄1

  ?

  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怎么能承认?

  纪心语当然要为自己澄清,道:“厉组长,很抱歉,我不能随你们回警局。如果你们说我犯了事情,就请出具逮捕令吧。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是不会承认的,他们告我也好怎样都好,我都不会屈从。至于警方为什么查了这么些天仍然得出这样个荒唐的结论,我实在感到很困惑。我需要我的律师在我的身边。”

  “嘿嘿,楚太太,我知道你的心思。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当然是有证据的。警方已经立案,也有权请你回警局去。请你嘛,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麻烦你收起你所谓的倔强,跟我们回趟警局吧。”历队长笑眯眯地回答着,可那脸上的表情让人看起来点都不像是在笑。

  王组长皱了皱眉,心想:这个纪心语难道还不知道自己是被人陷害的吗?如此倔强在历队长面前可不是什么好事。为了替纪心语解解围,也为了暗示暗示她,王组长便说:“楚太太,你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先吧。律师我们不会妨碍你去找的。但是你必须要跟我们回警局。法院的传票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这次你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的。警方掌握的证据足以服众,不管你是否清白,从警方掌握的证据来看,你就是有罪的。涉嫌商业犯罪,盗取机密的,轻则罚款,重则将会有牢狱之灾。”

  纪心语不解地看向王组长,觉得他好像不是那天自己在警局认识的王组长般。当时他不是还鼓励自己去找证据澄清吗?怎么今天却这样说?不过转念想,纪心语又觉得王组长说的话其实是对的≡己这边没有实在确凿的证据,而对方可是已经掌握了所谓正确的表面证据。

  “走吧,楚太太。我们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你个如花似玉的人,难道希望我们警察动用强制手段把你带回警局去?”

  “你们这些警察怎么这么不讲理?”阿兰气不过去,插了句嘴。

  “哼。讲理?”厉组长斜斜看了眼阿兰,冷笑道:“我们警察只讲证据。”

  “算了,阿兰,照顾好妈妈和思语,我跟他们回去。不过,我要献给我的律师打电话。”纪心语说。

  “走吧,有什么电话要打的,跟我们到了警局再说!”历队长语气严厉,明显已经不想再耗时间了。

  纪心语无奈,明知自己清白,但仍然是要走这趟的。

  她默默点点头,也不想理会平日那些礼貌客气了,径直朝门口走去。

  厉组长王组长行人看她主动出门,赶紧跟了上去。

  等人走,阿兰便急的像个热锅上的蚂蚁样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的。刚才已经通知过楚啸辰,也不知道楚啸辰现在是否已经去警局找人去了。

  “阿兰,小语跟他们走了吗?”纪妈妈抱着思语从楼上下来,问道。

  “恩。阿姨,少奶奶她应该会没事吧?”阿兰心里也没底了,刚才看那些经常如此强硬的态度,又说手里有确凿的证据,她真担心到时候会出什么事情,也忘了照顾照顾纪妈妈的情绪。

  纪妈妈心里本来就没底,被阿兰这么问,更加慌张了。

  “希望啸辰赶紧赶过去吧!”纪妈妈忧心忡忡的,虽然更慌张了,但是慌张到了极点的时候,倒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想起纪心语走之前的交代,还是帮忙照顾好孩子,照顾好自己才能减轻女儿的负担啊。

  “叮咚”

  门铃在这个时候忽然响起,让原本就紧张恐慌的两个人更是吓了大跳。

  “这个时候什么人来?”阿兰走到门口看了看门边的监控录像。原来是。

  “阿姨,是小姐。”阿兰边说边打开门,果然正好下了车,朝屋内走来。

  “怎么来了?”纪妈妈抱着孩子走到门口。

  只见形色匆匆朝屋内走来。

  她边走边朝纪妈妈说:“阿姨。我过来看看你们。”

  阿兰往门边让了开来让进了屋里。

  “我刚才去公司,正好看见大哥离开。他说大嫂出事了,让我正好过来看看你们,免得你们太紧张害怕。”原来是得知了纪心语的事情,特地赶过来的。

  “是啊,少奶奶刚刚才离开的。小姐。你说我们该怎么办?”阿兰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也忘了其实也不过是个20出头的女生罢了。只是平日里那强大高冷的气场让阿兰觉得实在很安全

  看看阿兰,又看看纪妈妈,安慰道:“你们不用担心。大哥已经赶往警局去了。你们放心吧,他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