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摹?br/>

  “副总,您您冷静”助理怯怯地说。也不是没见过苏琳娜惊讶生气的样子,但也没见过她这么激动的。

  “你叫我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怎么可能会是心语!杀了我我也不相信心语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姐姐呢?她在哪里?我要马上见她!”苏琳娜开始在办公室里暴走起来,嘴里还嚷着“不可能不可能”等字句。

  仍是怯怯地,说:“苏总还在开电话会议,您再等等吧。她肯定会找你商量这件事情的。”

  “,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情有疑点吗?!”苏琳娜大声问道。

  只能愣愣地,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琳娜的问题。

  苏琳娜继续在办公室里快速踱着步,脑子也是快速地飞转着,想着会要如何和苏雪凝谈论这件事情。

  她早来到公司,却听到苏氏已经找到前些天发现的内了,可是仔细听之下,才知道那个所谓的内竟然指控说背后的联系人是纪心语。苏琳娜听就觉得可笑至极。

  “定是林紫瑶这个贱人又开始陷害心语了!我就知道她回来就铁定没有好事!不行,不能让她这么诬陷心语!”苏琳娜还在骂着。

  “娜娜,你在骂什么?”苏雪凝的声音忽然传来。

  苏琳娜停下了脚步,看到苏雪凝,便赶紧冲过去,说:“姐姐,到底怎么回事?我回来就听说心语成了内的幕后主使了!”

  苏雪凝用眼神暗示先出去,然后关上了门,说:“娜娜,你先别激动。刚才我听你说到林紫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和林紫瑶有关系?”

  苏雪凝十分不解地看着苏琳娜,眉宇间也能看出她听到林紫瑶这个名字时也是有所担忧的。

  “哎!你看我,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跟你说。”苏琳娜用手指关节敲了敲自己的脑门,说:“前些天我在酒店看到林紫瑶了,当时还和她吵了顿。后来听心语说,林紫瑶找过她,还想抢走思语。我听说这次内的主使者是心语,我看不可能,定是林紫瑶捣的鬼,她已经回国了!”

  “林紫瑶回国了?!”苏雪凝大惊,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没告诉我?”

  “这些天你不是忙着呢嘛?我也是被些合同弄得有些烦乱,也就忘了。”苏琳娜扁扁嘴,又说:“姐姐,你先跟我说说,心语成了内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是心语?”

  “我也是昨晚才知道这件事情。当时太晚了所以没有告诉你,第二天又要准备开会的事情,实在太忙了。保卫科那边已经查到那个人了,就是你之前所说的混进来假装保洁员的那个人。据她称,直有个人给她钱,和她联系,对方跟她说幕后指使的人是纪心语。我知道你是她朋友,定不相信是她做得。我起初也觉得不大可能,我和她虽然有些不愉快的过去,但是我不是林紫瑶,我还是能够看清纪心语是个什么样的人,不会凭白无故冤枉她。但是,你看这个。”苏雪凝说完,从怀里闹出了个信封。

  “这个是什么?”苏琳娜接过信封,疑惑不解道。

  “保卫科那边已经抓住那个偷听的假保洁员,这是那个保洁员提供给我们的证据。她说这是她收到的信件,就是那个人寄给她的。你看看吧,我想你和纪心语这么好的朋友,定能够认出这个是不是她的笔迹。我也想从你这里得到个确认。”苏雪凝回答道。

  苏琳娜迫不及待拆开了信封,抱着不相信的想法心想:等我确认以后就知道是不是你林紫瑶动的手脚了!

  可是,等苏琳娜看完了里面的信的内容后,尤其是看到那封信的字迹,她脸上是不可置信的惊讶表情。

  从苏琳娜的表情,苏雪凝就可以知道是什么结果了。

  她也有些难以相信,问:“娜娜,真的是她?”

  “不不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心语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苏琳娜不敢相信,但是她眼睛看到的字迹的确是出自纪心语的,模样,不是纪心语写的,还能是谁?连她写字时候的些十分独特的风格都是模样的。苏琳娜认识了纪心语这么多年,早对她的字迹清二楚,现在就算她想否认,但也没法否认她亲眼所见的内容。

  “不不,定是有哪些不对的地方。不可能是心语。我相信心语的为人,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不管是谁逼迫她,她也不会做的。”苏琳娜嘴上仍是不住否认。

  苏雪凝看着苏琳娜,说:“娜娜,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事已至此,我们不管信不信也好,看来要交给警方去调查处理了。如果纪心语真的被人陷害,也好还她个清白,毕竟现在全公司上下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等会儿我还要召开会议,重点谈谈这件事情的处理方法。”

  “姐姐,真的只能交给警方了吗?这封信可不可以暂时让我保管,我想找心语当面问个清楚。”苏琳娜说。

  苏雪凝摇了摇头,郑重地说:“娜娜,现在这封信就是重要证据。不是姐姐不信你,但是,最好不要带出去。我已经让秘书去联系王组长了,我想他很快就会过来,到时候我会把这个交给他。娜娜,我很明白你的心情,但是公司的利益,我们也不能拿来开玩笑。”

  “姐姐,我”苏琳娜竟然无言以对了,边是友情边是公司利益,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她心底里还是坚持纪心语定不会这么做,但这封信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借口去解释了。

  趁着苏琳娜为难之际,苏雪凝轻轻将她手里的信件和信封拿了回去。

  “娜娜,我先走了,十五分钟后到会议室开会。你准备准备吧。或许会议上会听到些你不想听的话。”苏雪凝好心提醒之后,带着信封离开了苏琳娜办公室。

  苏琳娜失落地坐在沙发上。如果她知道纪心语在杨氏就已经被诬陷为是杨氏的内,就会发现纪心语不觉间已经成为众矢之的!

  !!

  第931章假保洁员

  ?苏琳娜就这样在沙发上发呆坐了十几分钟。

  接到苏雪凝的秘书的电话,才知道苏琳娜还没有去开会,便赶紧跑进办公室来,看到苏琳娜副发呆的模样,赶紧说:“副总!到时候开会了!”

  苏琳娜被声惊醒,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十八分钟,才想起苏雪凝临走时说的开会,也顾不上许多,赶紧起来往会议室赶去。

  “各位,不好意思,江上集团的李总忽然给我打电话有些事情要聊,所以耽误了。”苏琳娜推开会议室后就下意识地编了个借口,边说边往自己平时坐的位置走去。

  苏雪凝有些担忧地看着苏琳娜,但觉苏琳娜似乎不大样了。不知不觉间,她开会迟到已经会从容不迫地为自己编造可以堵住悠悠众口的理由了。

  “好了,现在人到齐了,我们来说说公司内的事情吧。”苏雪凝说完,深深地看了眼苏琳娜。

  苏琳娜脸色微红,显然有些激动,但是看得出她在很努力地克制自己的冲动。

  苏雪凝又看向保卫科的队长,说:“华队长,你来说说整件事情的过程吧。”

  苏琳娜紧紧盯着华队长看,好像华队长说的话都是他个人编造出来的谎言似的。但是苏琳娜清楚知道华队长没有必要说这个谎,毕竟是公司的老员工,有信用,不会被人收买来陷害心语的,定是那个假保洁员,她定有问题,定是的

  华队长原原本本地将事情讲了出来,整个过程都能明显看到苏琳娜那灼热的目光,华队长只觉得浑身不舒服,苏琳娜的目光也太奇怪了些。

  华队长说完后,便坐回了位置上,等着苏雪凝说话。

  苏琳娜十分认真地听完了华队长的描述,除了那封有着纪心语字迹的信件以外,所有的安排似乎都十分周密,旦加上那封信,就很难让人否认纪心语不是和这件事情有关。如果所有人都指认纪心语是罪人,那么她就真的是犯了窃取商业机密的过错了。

  “不,我觉得其中定有蹊跷!”苏琳娜忽然站起来大声反对。

  “娜娜。”苏雪凝用眼神示意她不要这么激动。苏雪凝刚才还很赞赏苏琳娜还算沉得住气,没想到她还是沉不住气的。

  “副总裁,我们都知道你和这个纪心语交好,现在她来害我们苏氏,你不为自己公司的利益说话,倒是还在维护纪心语,这也实在奇怪得很了。”坐在较为靠后的名中年男子说话了。当初有三名董事反对苏琳娜加入董事会,现在说话的人正是和其中那三名董事的其中名董事关系颇为亲近,看来也是有些故意针对苏琳娜的意思。

  “马经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想怀疑我勾结外人陷害自己家里的生意不成?”苏琳娜马上就回嘴道。

  “娜娜。”苏雪凝低声喝止了声,又对马经理说:“马经理,你说话之前最好三思,我们今天是来讨论内这件事情的,不是来针锋相对。”苏雪凝的话里透着严厉的谴责之意。

  那马经理也知道自己出言有些不逊,所以现在苏雪凝谴责他他也心虚无话可说。

  在座的其他人倒也没有议论些什么。整个公司上下大部分人还是认同苏琳娜的,所以即使知道苏琳娜和纪心语的关系,在这个节骨眼上更不会胡说些什么了。

  “苏总,依我看,这件事情还是交给警方那边去处理吧,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警方自然能够给我们个交代。不是已经有警方介入了吗?我们既然已经有证据了,交给警方是最好的。谁也别互相猜忌。”行政部的总监提议道。

  这个说法的确是苏雪凝心中所想做的,她十分赞成地点点头,其他的人也觉得行政部总监的提议很公道客观,他们都是忙人,哪有时间去管这里面的真真假假,有警方来帮忙查是最好的了。

  再察言观色看苏雪凝很是赞成这个提议,于是在座的人都纷纷附和道:“是呀,这个做法最好不过了。苏总,您看怎么决定?”

  苏琳娜还想为纪心语辩解,但是看到苏雪凝手上的那个信封她就气馁了,所谓‘证据确凿’,她辩解也是无力的。或者交给警方真的才是最好的吧

  苏雪凝看苏琳娜没有反对,便说:“既然大家都同意,我就将这封信交给警方了。剩下的事情由警方来处理吧。各部门回去后注意安抚部门员工的情绪,内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大家还是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毕竟云顶还会再来次考核,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这件事情旦有了结果我也会第时间通知大家。大家还有没有其他的说法?”

  在座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致摇头,说:“按苏总您说的做吧。”

  “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就散会吧。”苏雪凝宣布道。

  各人都匆匆离开会议室忙着去工作,苏雪凝因为和王组长约好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所以也很匆忙地带着信件离开了。

  苏琳娜则尾随着大步离去的华队长,等出了会议室她便赶紧上前拦着华队长。

  “华队长。”苏琳娜叫到。

  华队长看是苏琳娜,疑惑道:“苏小姐,你找我有事?”

  “我想问问你刚才说的那个假保洁员的事情。你刚才说她又来了次公司正好给你逮住了。她现在人在哪里?”苏琳娜问道。

  “噢,苏小姐,她是我们其中个保洁员的亲戚,所以才得以进来。虽然她不是直接的主谋,但是我想警方也会需要她的证词。她给了我个住址,我也问过她的那个住址的确是真的。她家里的情况我都让小青去看过,她也没有打算逃跑的意图。”华队长口气又告诉了苏琳娜许多信息。

  “那你能告诉我这个人住在哪里吗?”苏琳娜问。

  “她在员村西街大院2号506苏小姐,你想去找她吗?”华队长问。

  “当然,我要去问清楚她到底是想做什么。谢谢你了华队长。”苏琳娜道谢完后没等华队长说话就匆匆走了。

  华队长看了看苏琳娜离开的背影,也没说什么,见电梯来了,他就进去了。苏雪凝让她去办公室给警方那边交代下,让苏琳娜给挡了挡也不知道自己迟到了没有。

  苏琳娜扔下手头的工作径直就开车去了华队长告诉她的那个地址。她路飞驰,来到了员村西街大院。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十分普通的民宅,员村是老区了,这个西街大院看起来里面的房子至少也有十年的楼龄了,有些墙体已经十分的旧。

  苏琳娜下了车,情不自禁地就对这里产生了厌恶感,或许是因为这里住着个偷盗苏氏信息又想陷害纪心语的人。

  苏琳娜走到2号楼,楼下的铁门关了,她只好在楼下等了会儿。

  有个小孩在楼下踢着小皮球,皮球在地上反弹了下便朝苏琳娜的方向滚去,在苏琳娜的脚边停了下来。

  “对不起姐姐。”小男孩见自己的球好像撞到了人,非常有礼貌地跑过去道歉。

  苏琳娜见他这么乖巧可爱,胖胖的小脸粉嫩粉嫩的,心里生出了好感。

  “没关系,没有撞到姐姐,它在脚边就停了下来了。”苏琳娜蹲下来,捡起地上的皮球递给小男孩。

  “你叫什么名字啊?”苏琳娜忍不住轻轻捏了捏小男孩的脸蛋。

  “我叫皮皮。”小男孩回答道。

  “你住这里吗?”苏琳娜又问。

  “皮皮!快过来!”

  小男孩还没回答,就有个声音大声地喊他得名字。

  苏琳娜越过小男孩的头顶看到那是个四五十岁的妇女,身穿件藕色的外套。

  等那个妇女走近了些,苏琳娜便认了出来,这就是那天她见到的那个假保洁员,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她,更没想到这个小男孩

  小男孩快跑着跑到妇女的身边,扑进了她的怀里。

  那个中年妇女看着苏琳娜,看来已经认出了苏琳娜是谁来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问。

  “看来你认识我,知道我是谁了?”苏琳娜边说边朝她走去。

  “我知道,你是苏氏的人。”妇女回答道。

  “你说,是谁指使你陷害心语的?那封信到底是哪里来的?”苏琳娜问道。

  “我不是都跟你们那个保卫科的人说过了吗?信是寄过来的,上面从来没有地址,就是那个人给我的,我只是拿钱办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就别来问我了,警察来了我也是这么回答。要是我知道什么,我早就跑了,还会在这里等你来找我吗?”那妇女说着说着有些生气,倒是比苏琳娜想象中还要理直气壮的。

  !!

  第932章收买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的话?她们相信,我不相信。”苏琳娜执拗道。

  “唉呀,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都是这么说的。”那中年妇女也不甘示弱。

  “如果你说是别人给钱指使你的,你有什么证据?你今天如果不能把事情解释清楚,我就不走了。你住在506是吧?我会上去做客的。”苏琳娜坚持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又不是警察,你还能进我家不成?”那中年妇女觉得这个人真是奇怪。

  “我虽然不是警察,但是你现在的行为是损害了我们公司的利益。如果你愿意把真相原原本本说出来,你真的是拿钱办事,我可以选择不追究你的责任。我告诉你,我是苏氏的副总裁,我说要追究你的责任,就定会追究你的责任。你知道盗窃商业机密要赔偿多少钱吗?我看你应该是承担不起这个赔偿的吧?除非你说的那个收买你的人这么出手阔绰给你了你很多很多的钱。”苏琳娜侃侃而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认为对方听到要追究责任要赔偿就定会害怕。

  “这”对方开始思考起来。

  没想到苏琳娜歪打正着,妇女心想:那人虽然是给了我笔钱,但是也没给我特别多得钱。这个女人看起来来势汹汹的,万她真的把我告了要追究我的责任,苏氏这么大个公司肯定要我赔偿很多。而我连那个给我钱的人是什么来历都不知道,也找不到那人,万人家真要追击我的责任,我哪里赔得起来?

  苏琳娜从妇女的脸色可以看出些害怕担忧的神色,苏琳娜心想看来自己想对了,于是继续说:“你想清楚了,要不要详细告诉我?”

  那妇女面露难色。

  皮皮不知道这两个大人在说什么,只知道自己玩了个早上又累又饿的,本来眼巴巴等着自己奶奶回家给他做好吃的,现在更是想吃东西,于是便嘟囔着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奶奶,说:“奶奶,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去给我做好吃的呀?皮皮饿了。”

  那妇女怜爱地看了看自己的小孙子。

  苏琳娜才知道原来两人是奶奶和孙子的关系。她其实也不忍心让小男孩受饿,但是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于是她想了想,说:“你看,你的小孙子已经饿了,你还要在这里和我僵持吗?再说,你看你的小孙子这么可爱,等你被我们公司追究责任的时候,那巨额赔偿,你负担得起吗?你忍心因为这件事情把整个家搅得乌烟瘴气的让你的小孙子受苦?”苏琳娜此时正好站在楼梯的大门,所以她觉得自己占据了有利地位,对方不能上楼就不能给小男孩做好吃的,而显然对方手里提了大袋食物,看来是本来就打算回家做饭去的。

  那妇女思前想后的,心里又害怕又可怜自己孙子真的要饿着了,最后只好无奈道:“好了好了,要不是我小孙子饿了,要不是为他着想,我可不会答应你。你让我上楼去吧,你到我家里说去。”

  苏琳娜露出胜利的微笑往旁边挪了挪身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