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可以看得仔细有什么人会经过那条路的,又不至于太过明显会被人看见的个位置坐了下来。

  纪心语坐下来后仍然在复习资料上看到的那些内容。看纪心语这么认真倒是很佩服。

  “纪小姐,我们还有十分钟左右就要见到亚太大东的总裁了,您还不放过这十分钟,让自己轻松轻松呀?”说道。

  纪心语笑了笑,说:“我只是怕自己说错些什么,或者遗漏些什么。”

  “其实你不用太紧张,就见机行事就行了。我知道你没有怎么和别人谈过生意所以觉得紧张吧?其实你就像平时聊家常样对待,切都能水到渠成。谈生意无非就是两点,第谈要谈的好谈的开心,谈的开心了双方想要互相发展下去了,这桩生意自然就会有机会,就像男女两人相亲,第次见面谈得有感觉了,才能有下次的见面。至于第二点嘛,自然就是和生意有关,生意离不开利益二字,这部分就基本上不需要过多的谈,利益摆出来,明眼人都会看,当然,有些人看的不清楚的时候可能得需要点拨点拨。但终归是离不开个谈字。那么通常第次见面,谈开心了才是最重要。所以啊纪小姐,那些业务上的知识你大可以不用去过多理会,最重要还是要抓住对方的口味,知道对方喜欢谈什么,先和她谈开心了,把话题打开了,你来我往的熟悉了机会才会更大。业务上的知识毕竟你不是营销部的,难以做到很专业。倒不如另辟蹊径。”

  纪心语到没有想到这谈生意还有这么些门道,听说得有板有眼的,倒好像是挺有道理的。

  “,杨总说你虽然年轻,但是经验方面他很放心。现在看来你的知识真的很多,平时和你接触不多,看来你比我懂得要多很多呢。”

  “纪小姐你就不用夸赞我了,也不用感到惊讶。我的第份工作就是杨氏。我进公司就跟在杨总身边,还是因为他我才能学到这么多东西。你要夸,就夸杨总教的好吧。他是个好老板,愿意把好的东西教给手下。所以你别看我好像挺年轻的,算起来我也算是比你要久经沙场了。”

  !!

  第901章亚太大东3

  ?“其实,我以前也听过亚太大东这个名字,只知道他们是个很大的国际贸易公司,主要是从事国际贸易和咨询的。虽然不是很清楚他们的现状,但是偶尔看到的关于亚太大东这个公司的些报道应该都是正面的呀,我真有些好奇杨总的这个消息,他为什么觉得可靠。亚太大东为什么会需要被人收购呢?”纪心语知道杨子谦吩咐过这个消息是比较秘密的,所以说话的时候很自然地压低了声音,尽管周围都很安静,下午的这个时候花园里几乎没有人其他人了。

  “这其中的隐情恐怕你就不知道了。你知道他们是个国际贸易和咨询公司,那你知道其实他们是家家族企业吗?现任总裁白冰宜是原来那位总裁的媳妇。”

  “媳妇?!”这点倒是让纪心语感到惊讶,也是她手上资料当中没有写明的。

  似乎十分理解纪心语为什么会这么惊讶,她掩嘴笑了笑,说:“纪小姐,你也觉得吃惊对吧?你定在想:只听过家族企业传给儿子女儿的,没有听过儿媳妇继承家族企业的。”

  纪心语点了点头,笑而不语。

  继续说道:“其实呀是因为这个白冰宜的丈夫呢天生体弱,又是亚太大东家唯的个太子爷。他当然是有能力坐上总裁这个位置的,只可惜身体方面不允许他做太过劳累繁重的事务。而这个白冰宜呢可是个又聪明又能干的女强人,而去博得公家欢心,原来的总裁竟然十分放心把整个生意都交给了她。后来她也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当上了总裁了。可惜啊总裁这个职位可不是好当的,太忙了,所以她好几年都没有生育,这不,公家当然着急了,好不容易她怀上了孩子了,因为工作的关系不小心流产了。后来也就是四个月前她终于又怀上了,这回亚太大东她要是再去操持可就很难了呀。她宁愿保胎呢,所以和公家商量了番,决定让人给收购了去,免得她这么忙。而去最近几年国际贸易可不是那么的好做,她想与其熱,門小説网自己挖空心思去经营,还不如另谋出路。她公家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她说服了,当然也是看在这个还未出生的孙子面子上的。”

  纪心语认真地听着,讲的绘声绘色的,她也听得觉得很有滋味,等说完,她佩服道:“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些呢。”

  嘿嘿笑了两声,说:“我这个人平时也没有什么爱好,偶尔能收集些小道消息。这些都是别人的家务事。不过呢,我们要谈好生意,当然要知己知彼了。这种越是家常的八卦了解得多了更好。你看,这个白冰宜这么想怀好这个孩子,纪小姐你待会见到她就得多聊聊这个方面的话题呀,和她聊开心了,我们才有机会往下聊。”

  纪心语笑着点头,说:“,我是真的佩服你了。看来我真得跟你好好学习学习呢。”

  “纪小姐你这么聪明,定学的很快的。”话音刚落既愣了下。

  纪心语看着的表情古怪,便问:“,怎么了?”

  示意纪心语往后看。

  纪心语还以为亚太大东的人到了呢,回头只看到三个人行色匆匆地从刚才那条路走过,脸上的神色都非常严肃隆重。

  纪心语回过头来,不解地看着,问:“他们是亚太大东的人?”

  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纪心语,问:“纪小姐,你不认识他们吗?”

  纪心语觉得的反应很古怪,更加感到迷惑不解了。她仔细想了想刚才走过的那三个人,其中最靠近她这个位置的那个人的侧脸她还有些印象。她仔细想了想,忽然想起了些什么来,恍然大悟道:“他们是楚氏的人?我记得其中个,是楚氏的市场部副经理。”

  严肃地点头,说:“没错,纪小姐你还记得。他们是楚氏的人。”

  “楚氏的人来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吗?”纪心语不解道,还没有明白过来。

  “纪小姐,你看看这个时间”抬起右手给纪心语看她右手腕上带着的表。

  “已经两点了。”纪心语忽然明白过来,深吸口气,惊讶道:“你是说,他们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而这条路是通向澜庭号的路,就是说,楚氏他们的目的和我们的目的样?!”

  点点头,说:“纪小姐,你终于明白过来。没错,我猜他们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和我们目的样。没想到楚氏的人也这么快就收到了消息。纪小姐,走,我们得赶紧过去。”说完就站了起来。

  纪心语也不多问,跟着马上站起来。两人肩并肩快步朝澜庭号的方向走去。

  穿过小花园又绕行了两三分钟后,纪心语和终于走到了澜庭号的房间门口。这里说是个房间,倒不如说像是个小复式公寓。

  郑重地敲了敲门。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

  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打开门,看到和纪心语似乎就知道她们两人的身份,礼貌地朝和纪心语微笑着,问:“请问两位是小姐和纪小姐吗?”

  和纪心语怔了怔,赶紧点头,说:“是的,是我们。”

  “我是。”

  “我是纪心语。”

  和纪心语赶紧又简短介绍了下自己。

  男人点了点头,身体稍微侧,说:“两位请。白总在里面等着你们了。”

  和纪心语点点头,进了房间。年轻西装男人随后关上了门,快步上前领着和纪心语起上了二楼,进了个很大的房间。白冰宜正侧躺在张贵妃椅沙发上,身穿条薄薄的毛线裙,身披件橙色披风大衣,脸上略施粉黛,正看着窗外的风景,只手支着脸,只手则轻轻搭在微微隆起的腹部,好似随时在保护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的年龄已经超过三十,但是脸色红润,看起来倒是保养得好,还像二十六七岁的样子。

  白冰宜听到有脚步声,便转过头来,快速打量了番纪心语和两人,发现都是年轻女孩子,而且长得十分乖顺,纪心语又清纯动人,白冰宜看了两人都感觉十分舒服,于是笑着,招呼两人:“你们是小姐和纪小姐吧?来,坐吧。我们坐下来谈。”

  和纪心语对视了眼,彼此快速交流了下想法:看来这个白冰宜对我们两人似乎还挺满意。

  !!

  第902章亚太大东4

  ?和纪心语房间旁侧的沙发上起坐了下来。

  白冰宜调整了下坐姿,但仍然是躺靠在沙发上的。她抱歉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两位。你们也看到,我怀着身孕。现在我年纪已经过了三十,所以对这胎很宝贵,不敢有什么闪失,我就躺着了,希望你们不要介意。你们也不用太过拘谨,这个人很随意的。太过客套的话反而会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和纪心语没想到白冰宜在外人面前这么没有忌讳地就说出自己的年龄,而去看起来似乎还真是个不拘小节的女人,由此心里也对这个亚太大东的女总裁产生了好感。迅速用眼神瞟了眼纪心语,示意她赶紧接话,心想这个女总裁还真是和外人说的那样,随时嘴边就挂着她对这个胎儿的重视。

  纪心语当然早就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要和白冰宜聊她感兴趣的话题,现在开始机会就来了,纪心语也懂得抓住机遇的重要性,于是就顺着白冰宜的话题,接话道:“白总,您的心情我十分了解。当时我怀了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也是会有种担心害怕的心情,害怕这个小生命随时都不见了样。不过其实你放心,休养调理得当的话,胎儿基本上都可以健康成长。当然,休养很重要,但是适当的活动也是不能少的,否则的话也不利于胎儿的成长,更不利于您的身体健康和生产顺利。”

  白冰宜不过是习惯性地和这两个陌生女人提起自己的些近期担忧,倒是没想到纪心语会回答她,还说的那么头头是道的,白冰宜原本就对这个清纯可人的女人有好感,现在不但好感大增,更对她十分的感兴趣,连看向纪心语的眼神都不样了。

  “纪小姐,还真看不出来呀,你已经生了孩子了吗?!”白冰宜不由自主地惊讶道。

  看她这个反应,就知道她已经对纪心语说的话有兴趣了,看来两人可以顺利地聊天了,心里暗喜,觉得杨子谦让纪心语来还真是好适合。

  纪心语有些害羞地点点头,说:“是呀。白总,我的孩子刚刚过完岁生日呢,其实我的育儿的经验倒还不是特别的丰富。不过孕期的些经验倒是有。”

  “是吗?真没看出来!”白冰宜很是开心,问:“纪小姐,我可以向你请教些经验吗?因为我这胎对我实在太重要了,我两年前也怀过个孩子,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照顾好,所以最后流产了。没想到这次流产却让我很难再怀上孩子了。这两年来我花了很多办法,终于再次怀孕,我不希望再发生流产的事情。虽然现在外面有很多保胎的方法,但我更喜欢听些有经验的人给我讲讲。纪小姐,你自己有没有什么好的调养方法呢?比如你说到的运动,其实我也有了解过,但我觉得那些书上教的运动都很危险,我害怕。”

  纪小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白总,您这么说我都觉得我是不是也成为了养胎大师了呢。其实我怀孕的时候都是正常的吃喝睡眠。时不时吃些补品重要的还是要保持心情愉悦,至于运动,其实如果你觉得危险的话,倒是可以尝试每天散散步,大概个小时左右就行了。散步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也能达到不错的效果。其实呢,白总,像您这样,肤色红润,看起来人也十分的精神,定是平时挺健康的个人,是不用担心宝宝有什么问题的。如果太害怕反而不好。想我开始怀孕的时候也是挺害怕的,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也有经历过段情绪低落的时期。不过后来我学会了调整,也就好了。”纪心语说完,微笑看着白冰宜,手心都快捏出手汗来了。她有些惊讶于自己的话,这些话本来不是她练习过得,就那么顺气自然地说了出来,还没想到自己原来也有这么些怀孕的心得。不过说完之后像松了口气,倒是没有那么紧张了。她发现其实对方也是个母亲了,只要不将对方看成是她今天要拿下的目标,而是当成个母亲,和她聊聊家常之类,倒是更加轻松。这样倒是更好。

  白冰宜听得津津有味的,好像对纪心语的话很感兴趣。

  “纪小姐,其实我知道我怀孕的时候我已经怀了将近三个月了。个月以来又比较忙,我身边也没有像你这样有过经验的人,今天可以听到个有过切身经历的人谈谈自己的体会真的是十分难得,我也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的。很开心你能和我分享这些经验。我受益匪浅。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请求。”白冰宜说完,巴巴看着纪心语。

  纪心语感觉她面前的人熱,門小説网真的不是个能在家公司里呼风唤雨的总裁,而是个没有任何经验,渴望去学习的母亲。

  “白总,您有什么请求,尽管说吧,如果是我能够帮助您的地方,我定会尽心尽力的。”纪心语说。

  “好,我先谢谢你了。”白冰宜没有说自己有什么请求,忽然收敛起了笑容,认真地看着和纪心语,说:“两位,其实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你们两位的来意了,你们想说什么,也不用瞒着我的。我这个人比较直接,有什么话,想说就说。”

  和纪心语都愣了愣,没想到白冰宜忽然就变了脸说了这么番话,而去另两人惊讶的时白冰宜竟然知道她们两人来这里的目的,本来杨氏和亚太大东约见的理由只是谈最近个亚太大东的项目杨氏有合作的意愿而已。

  纪心语看了眼,不知道该怎么办,则想着不能乱了阵脚,也许白冰宜说的正是杨氏所谓的谈项目而已,她便假意不明白,说:“白总,您说的是什么?我们就是想来和您谈谈有没有意愿和我们杨氏起去开发那个旅游项目而已。”

  白冰宜轻声笑了下,说:“小姐,你不用害怕,我知道你们杨氏明理是以谈项目为借口,实际上不过是想知道我们是否真的要让出亚太大东让人收购。我说的应该没有错吧,纪心语小姐?”白冰宜把话锋矛头转向了纪心语。

  纪心语镇定了些,点点头,说:“没错,白总,我们的确是想来确认这件事情。如果是真的,我们希望可以和您好好谈谈,我们杨氏是十分有意愿收购亚太大东的。”

  白冰宜又笑了,不过这次笑的比较真实了,她说:“很好,纪小姐,你愿意说真话不拐弯抹角我很欣赏。不过你们杨氏要真想收购我们亚太大东,刚才我问你们的时候就应该说明目的了。你们可不像楚氏,也许这也是你们距离楚氏还差那么点点的原因。楚氏的人可是上来就说明了来意,现在他们在另外个房间等着我呢。你们杨氏在这个时候来约见我,我就已经猜到了来意。不过嘛,我还是遵循先来后到,既然是你们杨氏约了我在先,我就先见你们。我看出来,你们也是上司派来的,要拿捏说话的分寸,刚开始不敢承认也是正常,我不怪你们。”

  和纪心语松了口气,同时也都担忧起来,这个消息没想到还是被楚氏的人知道。心里的想法只是想着怎么超过楚氏拿下白冰宜。只是她同时也不免想到了纪心语,对方是楚氏,纪心语又是楚氏总裁的妻子,她会怎么做呢?

  纪心语心里当然也在想类似的问题,她倒不是在重点考虑倒是是以杨氏为重还是楚氏为重,她了解楚啸辰,知道楚啸辰不需要她这样的让步,她担心的只是心里会怎么看待她了。

  和纪心语两个人对视了好会儿,还是纪心语先开口了,说:“白总,我们公司虽然不像楚氏那么强大的实力,但是也不比楚氏逊色。我想你心中定也是这么想的,否则,定会先接见楚氏,对吧?杨氏近些时间的发展我相信您也定看到了,而且我们公司的主营业务恐怕更加符合亚太大东未来的个发展。我知道亚太大东是个家族企业,现在真的要放出来让其他公司去收购,定是有其他非经济的原因。家族对个家族企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杨氏也非常重视你们亚太大东的这个家的理念,所以,如果您愿意给我们花点时间听下我们的收购理由,我们会让您知道,杨氏即使收购了亚太大东,也会尊重亚太大东的理念,而不会随意更改。”

  !!

  第903章亚太大东5

  ?纪心语说这么番话都为她捏了把汗,因为这都不是来之前纪心语练习过得任何句话。

  纪心语说完之后快速瞟了眼白冰宜,倒是看到她眼神中隐约有欣赏的神色,才稍微定了定心神,同时心里不断地希望着白冰宜能够喜欢纪心语说的每句话。

  白冰宜脸上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变化,但她也的确是欣赏纪心语这么直接地和她说的,因为她就是欣赏直接的人。提到楚氏,白冰宜仔细想了想纪心语的名字。她沉默了好会儿。

  和纪心语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又不敢说些什么了。

  过了好会儿白冰宜终于开口说话了。

  “纪心语?纪小姐,你的名字是纪心语对吗?”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