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都好似还没有从音乐创造的意境当中醒过来。还是小思语忽然笑了声,才把纪妈妈和阿兰都拉回了现实当中。“咯咯--咯咯---”小思语好像和欢乐,又笑了两声。阿兰赶紧鼓掌,道:“太好听了!阿姨,你这弹得太好听了!”纪妈妈只是微笑着。“以后啊,我们小思语都不用请什么钢琴老师了,就让阿姨你来教她就可以了呀。思语,你说是不是呀?”阿兰低头问小思语。小思语只知道咿呀着发出些声音,似乎是在模仿刚才得琴声。阿兰惊讶地看看小思语又看看纪妈妈。!!〓/书纵更新最快的

  第839章往日不可追

  ?

  更多

  “阿姨,你听到了吗?她在模仿刚才你弹过的钢琴声。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看来我们小思语不仅有弹琴的天赋,我看将来她唱歌也定很好听的。”阿兰夸赞。

  “阿兰,你就别夸思语了。”纪妈妈虽是这么说,心里的确高兴。

  “对了。阿姨。”阿兰见纪妈妈高兴,趁机问道:“刚才你弹的这首曲子是什么曲子?意境悠远宁静,我听这曲子,好像去到片天蓝色的湖,在那里蓝天白云相互映衬着,周围除了音乐再无其他的声音,实在太舒服了,好像把所有烦恼都消除了似的。”

  “这首曲子就叫蓝湖,我也不知道这个作曲的人是谁。”纪妈妈告诉阿兰。

  “阿姨,刚才我看你表情有所变化,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这首曲子是不是和你的些回忆有关系呀?”阿兰问。

  纪妈妈迟疑了下,没想到阿兰倒是观察出了些东西来。

  阿兰见纪妈妈没有回答,便耐心等着。纪妈妈和纪心语对阿兰来说都没有距离感,所以她也不觉得自己这么问是不是会触犯来纪妈妈的某些禁忌。

  不过所幸纪妈妈很快就露出来微笑,她摇摇头,说:“其实也不是些什么特别的回忆。”

  “哦?那是什么?”阿兰好奇。

  “你怎么这么好奇?”纪妈妈忍不住笑了。

  阿兰倒有些不好意思,说:“我,我只是想听听阿姨以前的事情。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阿姨你和我讲讲?阿姨不要嫌弃我罗嗦八卦。”

  “当然不会嫌弃你。也是,反正我们都闲着,就当聊聊天吧。我第次接触这首曲子的时候也是我当时的个钢琴老师教给我的。我觉得曲子可以让人安静,所以很喜欢这首曲子。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老师是比较有名的个钢琴老师,和很多高官豪门都有相识的人。她看我的钢琴弹的好,就推荐我去市政举办的个晚宴上为大家弹奏曲。正巧,当时我们纪家的公司也在竞标个政府投出的项目,我爸爸也受邀去参加那个晚宴,所以就鼓励我起去。我就答应来老师。其实去了那里我才知道,原来,本来受邀去弹钢琴的并不是我,而是另个豪门千金,她叫子瑞。173”

  “子瑞?”阿兰好奇。全集下载

  纪妈妈点头,说:“子瑞的家里是很有钱的。我和她上过同所高中,后来大学的时候又在同个班。虽然算不是是多么熟悉的朋友,也算是认识了好几年了瑞并不想弹琴,她的手划上了,没有办法发挥,又不想驳了晚宴主人的面子,所以就要请人来代替她。刚好就是我。”

  “那后来你代替来这个子瑞在宴会弹奏吗?”阿兰问:“这个子瑞的钢琴弹的有你好吗?”

  纪妈妈微笑这点头,说:“说实话,我开始当然是不愿意的。为什么我要代替另外个人去弹琴呢?子瑞也会弹钢琴,也弹的很不错,但是我还是不甘愿那样。我有想过如果我弹得好了,也许就能替爸爸争下这个机会,因为听说项目得主要负责人也是个非常喜欢钢琴得人,这也是为什么宴会上会设置弹钢琴演奏助兴这个环节。”

  “那后来呢?”阿兰问。

  “后来,我想,如果我拒绝了,那么我就没有任何的机会展示才艺帮爸爸了,所以尽管时替身,我还是抱着丝希望,哪怕时有人发现我时替身也好。而且,子瑞的家族也是有钱的家族,她答应如果我肯帮她,会给爸爸的公司另外个机会作为答谢。那时候我爸爸的公司虽说运营得不错,但是毕竟也只是中等企业,如果能得到大公司得个机会,倒也是很难得的。所以权衡之下我就答应了。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直在化妆间里头等着,我和子瑞都穿上里同样都的衣服,梳着同样的发型。正好我和子瑞的个头都差不多,身形也差不多,所以这样做之后单从背面时很难看出区别的。我还没有参加过那么大型的宴会,所以那时候虽然我本来是希望能出点破绽让人发现我是替身,可是看到那个场面之后,我又不敢了。”

  “所以你就这样平静地替那个子瑞完成了演奏吗?可是,演奏上总会有人看见你们的脸的,难不成你还蒙着面纱?”阿兰很不解地看着纪妈妈。

  纪妈妈笑了笑,摇摇头说:“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子瑞特地去和宴会的策划负责人说要求整个演奏过程都背对着所有人。”

  “这样不会很奇怪吗?”阿兰又问。

  “不会。”纪妈妈摇头,说:“子瑞虽然时千金小姐,但是行事时很低调的。她很少在公众面前露面,大家只知道有她这么个千金小姐的存在,但是很少人知道她就是子瑞瑞的爸爸当然时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也从中做了些功夫,最后,我就是背对着所有人,进行了演奏。演奏结束之后,我还没有来得及享受着也许属于也许不属于我的掌声,我就得就着暗下去的灯光匆匆回到化妆间去了。”

  “这么说,这个子瑞倒是个好人了?”阿兰听纪妈妈说那个子瑞虽然时千金小姐却行事低调,就自然而然地觉得那是个不张扬的女人,应该是个好女人。

  纪妈妈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对阿兰的话做出什么评价。

  阿兰没有想太多,那个子瑞好不好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关系,她已经被纪妈妈的故事吸引了,继续问:“后来有没有人发现是你代替了子瑞去演奏?”

  “没有。”纪妈妈摇头,眼里闪过可惜:“那个项目也给了子瑞家的公司。不过子瑞倒是信守诺言,给了爸爸公司个机会,虽然没有那个项目那么庞大,倒也是个大项目。我心里也稍微感到安慰些了。”

  “还真是可惜了。”阿兰也感叹道。

  纪妈妈却好像还没有说完,她看着阿兰,继续回忆着:“我路摸黑出了宴会厅,却忽然从个角落里跳出来个男子,很年轻,看起来跟我差不多的年纪,他问我是不是就是子瑞。我没有回答,那时候下意识就用手捂住了脸。他做了个自我介绍,我当时太害怕被发现了所以也没有认真听。他大概也发现自己吓坏我了,所以也没敢碰我。我从手指缝里找到了回化妆间的路。慌张下我就趁他不注意赶紧逃回了化妆间。后来我回到化妆间,告诉子瑞演奏已经结束,她可以回到宴会中去了,也顺便把中间的小插曲告诉了她。瑞很开心,安慰了我下,当时就送了份礼物给我,我想拒绝但是她已经开门出去了。我追到门边,便听到外面多了两个男子的声音,其中个好像就是刚才那个半路拦下我的人,另外个,我听那个人说他姓林的,具体我也不知道是谁。那两个人似乎都是为了子瑞发生了些争执,但是我想,也只有子瑞和我才知道,那个男子他是认错了人,错把我当成了子瑞了。”

  “啊?”阿兰没想到这段故事竟然还有如此精彩的后半段。

  “那,阿姨,你有看清楚那个人的长相吗?他帅不帅啊?后来你们之间的误会有没有解开?他是不是就成了你以后的丈夫?”阿兰本来也是女孩心形,自然而然地就做了些浪漫的联想,可话才说完,就马上想起纪心语的身世来,虽然不是特别清楚其中的细节,但总是不好的事情,阿兰马上捂着自己的嘴,忙说:“对不起,阿姨,我说错话了。我不该问你的。”

  纪妈妈笑着摇头,说:“没关系,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他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报应,和我也早就没有了半点关系。”纪妈妈说的倒是平静。

  “那你们”阿兰猜想那个男子应该和纪妈妈已经擦肩而过了。

  “我们就这样,只是匆匆见,我没看见他的模样,他也没有看见我的样子,他以为我是子瑞,以后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了,子瑞很快久出国林,我只是知道子瑞最后嫁的并不是那个男子,而是那个姓林的,听说也是豪门望族。我那天在化妆间换回自己的衣服,出来的时候回到宴会厅去找我爸爸,不小心被个服务生撞到了,裙子上洒上林红酒。那个年轻的服务生看上去也和我年纪差不多。他很着急,带我去了洗裙子。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法,裙子上倒是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我对他就有了个好印象,简单的交谈之后,我了解到他也是大学生,只比我大岁。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男孩就时不时地和我遇见,然后有天他就成了爸爸公司的员工。他最初的时候表现得很好,做事勤快也还算聪明,后来我对他印象也不错,爸爸也觉得他不错,我们就结婚了。谁能料到后来竟然会是”纪妈妈说到痛处,虽然最近得好生活让她对过去已经开始释怀,可毕竟还是没有办法完全忘记,眼底还是有痛苦伤心和悔恨。

  “阿姨,你别说了。这些都是过去得事情,不好得事情我们就别提了。现在不是很好吗?恶人总有恶报,好人会有好报。你看,你有小私语,这不是老天给你得礼物吗?你现在生活安稳自在,不是很好吗?”阿兰赶紧安慰着纪妈妈,怕她沉浸往事会太伤心。

  纪妈妈点点头,叹了口气,说:“你说的对,现在很好,我知足了。以前得事情现在再说已经没有多大得意义了。今天跟你说,没想到说了这么多,看来我真的老了,回忆起以前得事情来,都唠唠叨叨得了。”

  “阿姨别这么说。人回忆过去得时候都喜欢说很多话。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原来阿姨以前也有这么多得故事。”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夜掠夺:兽虐总裁,请你温柔!”查找本书最新更新!。

  第840章药

  ?

  林荫寂寂,秋季的时候,枫叶总会落满地面,远处看去,满眼都是如火的红。

  杜振宇悠然看着窗外的景色,心里所想在片刻之间都被这美景给冲散了。

  “老爷,到了。”司机停了车,见杜振宇还没有下车的意思,便提醒了句。

  杜振宇把视线从窗外的枫叶景色收回,微微晗首,开门下了车。

  又来到的酒店。这次回国,他已经算不清楚自己已经来了多少次了。本来在回国前他就已经有了个计划,并不想麻烦太多,真是没有想到结果却是总要麻烦。

  杜振宇叹了口气,走进酒店。

  “老板,先生来了。”秘书敲了敲门,门开了之后,看见杜振宇走了进来。

  “你怎么才来?”看起来是等了好阵子有些急躁了。

  “没什么。上午开了个会,和总部那边。”杜振宇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着伸出只手,问:“你所说的药呢?”

  笑了笑,拿起桌上的个不大不小的黑色盒子,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后,顺手把盒子递给杜振宇。

  “这是你要的东西,自己打开来看看吧。”倚在沙发上,似笑非笑滴看着杜振宇。

  杜振宇接过黑色小盒子,看了眼,便慢慢将盒子打开了。

  盒子里面有五个扁扁的小盒子,也是黑色的包装,上面全是英文。杜振宇拿起其中小盒,仔细看了看上面的英文,脸上的表情很奇怪。

  “,你看着半天,有什么好研究的?”问道。

  杜振宇摇摇头,说:“这个真的有用?它的名字看起来点都不像”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它当然和它的名字不样,而且它的确可以满足你的要求。健康的人吃了这种药会觉得身体很累很疲乏,就像得了病样,免疫力也会下降,不宜过度劳累或者经尺动。它作为种药,本来当然是治病的用途,可不会有人使用在你要使用的地方上。而且这种药并不容易获得,你可得好好感谢我。”解释道。

  “这是自然,我当然会好好感谢你。如果我想要这个药发挥我要的药效,我应该怎么用?这上面的使用说明不会是用在我要的用途上的。”杜振宇看着小盒子上的使用说明问。

  笑了笑,说:“恩,上面的使用说明不是正确的。我从给我药的那个朋友那里已经要了这个药的使用说明。他说,每盒的药效可以维持个星期。这里共有五盒,也就是个月左右。你只要每次讲这盒子里面的东西泡在牛奶里面,给他喝,他就不会发现,记得,定是要混在牛奶里面。每个星期给他喝次。这种药如果不长期使用在个健康人身上的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你要记住每个星期都要给他喝,如果超过了时间,药效就会在天之后渐渐消失,他会重新恢复精神和行动力。”

  “如果不长期使用时没有任何问题?”杜振宇听到了些重要的信息,也是他本来想问的。

  “如果长期使用,人会怎么样?或者说,这个期限到底是多少?”杜振宇问。

  “是药三分毒,何况这种要通常是用来处理重大疾病的,又不是保健药品,健康人不会使用这种药,吃多了总是不好,会影响人的神经,造成神经衰弱,最严重可能会瘫痪,成为植物人。当然,这个期限并没与那么快就到了。般人如果是持续服用这种药长达五年之久,才会出现比较严重的症状,例如身体大部分部位瘫痪麻木。如果是持续服用两年,会开始出现些轻微症状,这个时候停止还是可以挽回的。向我刚刚说的那种情况,就算停止用药,也已经是就救不回来了。这里面的严重性我想你也听清楚了,到底要怎么做你自己去衡量吧,我也只能帮到这里。”

  杜振宇的脸色有些凝重,他本来倒也不想伤害林伟文的姓名,旦要开始服用这种药,他的目的就是留下林伟文,在林伟文没有帮他完成计划之前,他当然是不想放走林伟文的了,只是

  “犹豫了?”看出杜振宇的心思,问道。

  杜振宇马上放下了盒子,将小盒子放回黑色盒子当中,重新合上了。

  “不,”杜振宇鉴定滴说:“既然我已经拜托你帮我找这种药,我就已经想好了,不会犹豫。我不想真的让林伟文有什么事,他毕竟不是我直接的敌人。我只能说,如果我能在两年内完成这件事情,那就算是林伟文的幸运。如果我不能,那也不能怪我了。有些事情我是没有办法容忍它发生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

  “唉。既然你已经想好了,我也不劝你了,切都看你了。,要知道,你的时间其实也并不多,难道你计划了这么久的事情,两年内都没有办法完成吗?”

  看着杜振宇,其实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

  “你说得对,我计划了这么久,等了这么久,就是希望切可以快速滴完成。如果两年内我还没有完成,那我有什么脸面去见死去的人?”杜振宇握紧了拳头。

  “还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你要提前做好准备,想好应对的策略。”说。

  “什么事情?”杜振宇问。

  “这种药要想通过正常的手段去购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我的朋友虽然有门路,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向我保证定可以在这五盒药吃完之前给我送来下次的药量。所以你要做好准备,药的输送还是需要时间,他给我的这五盒药已经是非常有难度,你要好好用,而且要先想好拖延的策略。”

  说。

  “恩。”杜振宇点头,说:“这五盒药至少可以为我争取个月的时间。我也希望你的那位朋友可以尽量帮我。”

  “他会的。”说。

  “谢谢了。”

  拿到了药,杜振宇迫不及待回了杜家。

  不出他的意料,林伟文和杜雅曦都在家里。那天之后杜雅曦也担心林伟文又会自己出门遇到什么危险,所以也不敢再去找杨子凌了,都留在家里陪着林伟文,型号林伟文也没有什么反常行为,不要求出门,倒是让杜雅曦安心了些。

  杜振宇将给他的黑色盒子先拿回了书房放好,然后才慢慢踱着步子走进小花园。他眯着眼睛脸上带笑,看着林伟文,忽然有种感觉林伟文现在就是他手里待宰的羊羔。

  “逸轩,雅曦,你们都在啊。”杜振宇笑着走过去。

  听到声音,林伟文和杜雅曦都回过头来,看着杜振宇。

  杜雅曦从椅子上站起来,轻快地小跑到杜振宇的身边,挽起杜振宇的胳膊,好奇问:“爸爸,你怎么这么早救回来了?今天不忙吗?”

  杜振宇摇摇头,说:“今天难得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回来了。反正你们都在家里,我回来看看你们。爸爸也有阵子没有陪你吃晚饭了,今天我们起吃顿丰富的晚餐怎样?”

  “好啊好啊!”杜雅曦开心地拍手道:“我们三个好久没有起吃晚饭了,我这就去让佣人买点好菜回来。”杜雅曦转头去问林伟文:“逸轩,你想吃什么?”

  杜振宇心里叹了口气,杜雅曦第个问的竟然不是他想吃什么,而是先问林伟文想吃什么。杜振宇看来,自己在女儿心里的地位已经渐渐要被林伟文给超越了。怎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