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恕?br/>

  第81章互相妥协2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呵,现在才想这个问题,纪心语,是不是太晚了,我真不知道说你是太笨还是太单纯!好吧,看你可怜,我来帮帮吧,就当是为了为了谢你帮了伟。

  你也知道的,我的底线,不能去苏氏,你不就是想要份工作吗,好,我给你!楚氏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这里上班?”

  楚啸辰紧紧绷着脸抛出这番话,他不能再放任眼前这个女人违背自己了,既然约束她只会誓得其反,那不如用另个形势,呵呵,不过是份工作而已,放她在自己眼皮底下岂不更好,省得什么聂凡啊林伟啊对她不怀好意!

  “什什么?楚先生,你你是想滥用职权破格录取我?”

  震惊惊喜,很快代替了方才的忧愁和失落,正为前途忧心忡忡的心语下子坐直了身子,迟疑地问了声,心语以为自己听错了,楚氏实业,那可是国内最有实力的大公司没有之,记得自己还没毕业时,许多师兄师姐都以考入楚氏为荣,但他们无都拥有硕士以上学历。

  楚氏对外招收的,都是高学历人才,而她,只有大学毕业证

  “秘书这个职位,你觉得怎么样?不需要做什么,清闲又稳定,薪水福利,切从优。”

  清晰地看到她神情的变幻,楚啸辰缓缓勾起了双唇,呵,看来这招果然管用,份儿工作就让她彻底服贴了!楚啸辰不紧不慢地点了点头,抑制住笑意薄唇微吐淡淡地答道。

  “你的秘”心语怔了下,反应过来苦笑出声,原来是这么回事,男人是想施舍自己份工作!可惜啊,楚氏实业虽然诱人,但这个工作完全不适合自己,而且,——她根本不想当他的秘书!

  做他的情人,已经够丢脸了,难道还要丢脸丢到他的整个公司里吗?听说些有钱的老总常和贴身秘书乱搞,他就这么想彻底的毁掉自己?

  “不,我从来没做过秘书这行,我不喜欢,”虽然这份工作的确诱人,心语仍旧毫不犹豫地摇头着:“我的擅长是设计,我还想做回我的老本行,所以楚先生”

  “不要拒绝,纪心语,你是不是多想了!你以为我把你弄来做秘书是为了我的私欲吗?呵,真是太可笑了,真怀疑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从没见过你这么自视过高的女人!”楚啸辰阴着脸飞快地打断心语,忍着火气道:

  “我只是从和你的接触发现你很细心,是个做秘书的好材料,但忽视了你的专业和特长,是我的错。好吧,你原来是做设计的吧,楚氏总部也有设计部,正好在招人,不如你去试试。”

  楚啸辰立即想到自己操之过急了,心语看着很柔弱,其实要强得很,他挑衅般看着心语:“但是,设计部却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纪心语,有本事就拿出你的实力来,我们楚氏切凭能力说话,不知你敢不敢?”

  心语低着头,设计部吗,还是楚氏实业的设计部!不得不说,男人的话真的对她诱惑很大,自己原来供职的只是家小公司,如果能在这样的大公司任职,就算档案被原来的公司加上不好的评语,以后就算是另找别的工作,也是很好的资历和证明,她不由抬起秀气的小脸儿:

  “好,楚先生,我愿意,但我有个要求,能不能,求你不要在公司里宣扬我和你的关系。”

  能在楚氏工作,心语相信对任何人都是梦寐以求的,但是,如果将自己和楚啸辰的关系广而告之,自己却是不情愿的,毕竟,在楚啸辰家,最多也就十几个佣人知道,而楚氏实业,只员工就几万人,旦传扬出去,自己以后怎么做人?

  “呵呵,你放心,我还不屑于在我的员工面前承认你和我的关系,做我的情人,你根本不够格!何况,楚氏实业有死规定,不能有办公室恋情,你以为我会因为你打自己的脸吗?”

  轻哂声,楚啸辰激心语:“你这么付自信的样子,不如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呵,不过在个小公司里做了年多,你是不是自信过头了!”

  心语果然有些被激怒,她下意识咬咬下唇,凭什么看轻人,都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楚啸辰管理公司确实无人难出其右,但是做设计,他为什么就武断的认为自己不行的!心语不由倔强的抬起头:“如果不信,就出题目考考我,你们大公司不是有严格的面试吗,就让我试试好了!”

  楚啸辰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不敢露出喜色,呵,鱼儿终于上钩了!

  然而,直在前面默不作声专心开车的李特助突然迟疑地开口:“可是,总裁,设计部直是二少爷管着的,他会不会刁难纪小姐啊?”

  李特助不过是尽职尽责地提醒句,毕竟楚啸辰兄弟两个的不和是全公司尽职的,然而却下子提醒了楚啸辰:是啊,怎么把这事忘了!

  当时为了报复父亲和后母,自己曾特意把纪心语带回楚家老宅,甚至当时将结婚证书都让他们看过,如果楚啸风将这层关系宣扬出去怎么办?

  楚啸辰下子凝住了眉头,是不是,干脆在公司宣布和纪心语的关系?这个想法刚冒头,就被他极快地扼杀掉:这是绝不可能的,纪心语不过是件工具,等利用完失去价值,她哪有和自己并肩站力的资格!

  想了想他残酷地笑了起来:“没事的,楚啸风么,他不敢的!”只瞬间,他就想到了怎么对付楚啸风。

  很快回到别墅,楚啸辰示意心语先进去,扭头吩咐李特助:“最近设计部的业绩怎么样?”

  李特助怔了下,忙提起精神回答:

  “额,是这样的总裁,设计部只看表面还可以,但,其实很多人都心知肚明,设计部直是整个公司最差的。”李特助迅回答道。

  楚啸辰点点头:“嗯,和我掌握的情况是样的,这就是说,其实大家还是看我的面子和老爷子的面子,呵,他们设计部的业绩报表其实直是假的吧?”

  李特助不由想滴汗:“总裁真是明察秋毫,确实是这样。”总裁终于不想再忍,要将设计部易主了吗?李特助不由展开联想。

  “嗯,这就好,这样,李特助,辛苦你下,今晚,你去做份能说明他们真实水平的报表,我有用处。”突然听到楚啸辰这样说。

  李特助立即答应:“好的总裁。”虽然不知道总裁为什么心血来潮突然提起这个,但既然是特助,就是要时刻解总裁之忧,李特助立即回公司操劳去了。

  楚啸辰则冷笑着走进别墅,哼,自己有的是方法让楚啸风个字都不敢说!

  进到楼大厅,毫无意外心语已经上楼去了,而没想到的是,没到下班时间的林紫瑶竟也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甜笑着和陈姐聊天儿,见楚啸辰忙站起来:

  “啸辰哥,你回来了,今天好早,是和纪小姐起出去了吗?呵呵,纪小姐没什么事吧,方才她直接上楼去了。”

  “是啊,少爷,纪小姐最近架子好大,林小姐热心地和她打招呼,她板着张脸”陈姐旁插口,付替林紫瑶不值的样子,只是抱怨的话说了半儿就被拦住:

  “哎呀陈姐,纪小姐肯定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才这样,我想她不是有心的,陈姐你就不要为我打抱不平了,我是不会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的啦。”

  林紫瑶忙娇笑着表态,但话里话外,直指心语!她暗暗冷笑着:哼,纪心语,先暂且容你几天,我要抓紧切机会,破坏掉你所有的形象!

  楚啸辰含糊地“嗯”了声,对这样的事他并不放在心上,但他正要说和林伟商量好的事,便坐向沙发,沉吟着道:

  “紫瑶,今天,我接到伟的电话,美国那边的事有些棘手,额,所以伟临时打算,让你将其他的事先放下,去我的公司,全心跟进我们前段时间说好的合作案∠瑶,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什什么?啸辰哥,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你们楚氏工作吗?”惊喜让林紫瑶差点儿蹦起来,太好了,这样就能天天和啸辰哥见面了,呵呵,那自己定要充分利用所有的时间,将那些妄图爬上啸辰哥床的狐狸精全部打跑。

  楚啸辰笑着点点头:“嗯,正确的说,是让你专门负责我们两家的合作项目,但因为是两家的事,办公地点在我们楚氏。”

  呵,只要能在啸辰哥身旁,管是什么项目呢,林紫瑶发自内心地笑着:“啸辰哥,我愿意!”当然愿意了,那样就可以不用任何理由的和爱的人同时同出,呵呵,纪心语,我定会更快的把你打得败涂地!

  于是第二天,林紫瑶早早起床把自己打扮得美丽妩媚,原来她也常往楚氏跑,但这次不样,如果没有大的差错,她至少要在楚氏呆足半年,定要给所有人留下美好印象,那样啸辰哥定会更快的爱上自己!

  而心语的工作,因为还没有搞定楚啸风,楚啸辰便假意让她在家里先做好准备,而正好也合了心语的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触设计了,也不知道手生没有,心语忐忑地想。

  楚啸辰则带着林紫瑶去楚氏,到公司他就召开高层会议,目的就是介绍林紫瑶,而原来那个合作项目,本来是由专门个高级经理负责的,这次楚啸辰让他和林紫瑶同管。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82章狗的风波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林氏实业唯的小公主,何况她的外表那样的温和大方,加上长相美丽迷人,大家都带着羡慕的目光看着她,林紫瑶心里十分得意,但她还是努力让自己显得谨慎谦虚,果然大家更喜欢她了!

  而楚啸辰,会议结束,就快步走向总裁办公室,李特助真的很能干,他来就将设计部所有的真实业绩呈了上来,楚啸辰满意地点点头:“李特助,辛苦你了,这个月会给你特别奖金的!顺便,通知设计部的楚经理来趟。”

  被表扬,李特助太开心了,呵呵,半个晚上的努力没有白费,忙听命出去,不会儿,楚啸辰腾腾腾地键步而来,砰地声将门儿踢开,看到楚啸辰满脸随即聚起滔天的怒容,想也不想恶声问道:“找我做什么,哼,你又想怎么对付我?”

  靠边在华丽的转椅上,楚啸辰狭长的眸子满是嘲讽地看着楚啸辰,这样的人,其实完全够不上格费心对付他,呵,也不知道上天是怎么安排的,同样姓楚,怎么能有这么蠢的人,他真不配那半儿和自己相同的血缘!

  不由好笑地转动着手的签字笔,慵懒地靠向宽大的椅背:“既然你问了,我也就不绕弯儿了,楚啸风,你的业绩,是全公司最差的,你说,我要不要换个人坐你的位子?”

  “你敢!”楚啸风下子蹦起来:“凭什么!楚啸辰,你随便对付我,就不怕我让爸爸召开董事会罢免你?你有什么权利随便罢免个部门经理?”

  “凭什么?呵,就凭你这个嚣张的态度,还有,如果这个不行,那这个呢?”说着,楚啸辰拿起李特助连夜准备好的报表扔到楚啸风的脚下。

  呵,好笑,看着楚啸风忍怒捡起报表看之后,脸色青块儿紫块儿的模样,楚啸辰勾起双唇露出残酷的笑——他说对了,他还真不怕。

  但,现在,他还不想完全和老头子撕破脸。就看楚啸风上不上道了。

  事实面前,楚啸风象泄了气的皮球,但不消刻就咬牙切齿地将报表撕个粉碎:“你监视我?好啊,就算是真实的又怎么样,我不信你真敢罢免我,这个公司是姓楚,但并不是你楚啸辰个人的!”

  气极败坏地叫嚣着,楚啸风的手都在发抖,其实他的心已经慌了,其实他知道的,楚啸辰真敢!那他该怎么办?楚啸辰完全将他的神情尽收眼底,欣赏够了:

  “是不是我个人的得拿事实说话。不错,你也姓楚,但谁让你这么笨哦,好吧,看在我们拥有半儿血缘的份上,这个篡改业绩的事,我就当不知道,不过,做为代价,有件事你必须要答应。”

  楚啸风呆了下,说实话从看到报表开始,他已经乱了方寸,全公司其实都知道设计部业绩最差,但就是因为自己姓楚,别人都给他留着面子,他也知道楚啸辰肯定知道,但他以为他没有理会,就是默认了自己的行为,可是楚啸辰却在此时提了起来——

  有件事他直瞒着所有人,做假报表根本就是做给老爷子看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留有和楚啸辰较高低的根本,两个都是亲生子,自然谁强才会看重谁,所以他不过是虚张声势拿爸爸来压下楚啸辰,他才不敢将真实情况捅出去呢,那样自己就完全出局了!

  越想越急,这时忽然听到还有转机,他不由阵狂喜,顿时不顾面子的扑上去:“什么交易?这么说你是准备放过我的,呵,楚啸辰,原来你是有备而来,好吧,你倒是说说,我看你会提出什么无耻的条件来逼我就范?”

  已经这样了,竟还顾着面子想做无谓的挣扎?尽情打击着落水狗,楚啸辰看着楚啸风缓缓地笑了起来:

  “别怕,这件事很简单,我不会在小事上和你计较,是这样的,心语,就是我太太,她因为觉得做阔太太太无聊了,想出去找份工作,你知道的,我很爱她,怎么舍得她去看别人的脸色,只是她的专业是设计,我想让她去你的设计部,而你需要做的就是,装作不认识她就好,只要帮我瞒着她的身份,今天我就放你马,怎么样,这个交易很划算吧?”

  就这点事?楚啸风狐疑地看着和自己拥有半血缘的脸,虽然恨不得把楚啸辰把掐死,但还是忍住了,因为,自己目前远没有对付他的实力。

  但是,呵呵,帮着隐瞒那个女人的身份儿就可以放过自己吗,好,简直是太好了!丝阴笑浮现在楚啸风的脸上,

  他得意的想着,如果纪心语以陌生人的身份进公司,那她就是个普通员工,那岂不是更容易让自己对她揉圆搓扁?也趁机出出常年被楚啸风欺压的恶气!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又握着我的把柄,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吧!”楚啸风忙阴笑着同意了,象怕楚啸辰反悔,他忙拽开门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呵,事情比想像的还要顺利,没想到楚啸风这么不经吓。看着楚啸风的背影,楚啸辰不由得意地笑了,嗯,就先留他段时间吧,就当闲来无事逗着解闷,不过是条没脑子的狗罢了!

  满足地靠着椅背,楚啸辰突然有丝冲动,现在就给心语打个电话,让她来设计部面试,呵,说是面试,不过就是走个过场,能让她时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个感觉真的错!

  说做就做,手刚按到电话上,忽然门被轻轻的扣响了,难道是楚啸风去而复返?楚啸辰皱了下眉,甜美的声音适时地传来:“啸辰哥,你在里面吗?”

  楚啸辰不由笑了,将电话机推远,他再度直起身子:“是紫瑶啊,进来吧。”紫瑶第天来公司,按说该亲自带她熟悉下情况,不过他相信以她的能力,就是没有自己,也样能混的如鱼得水。

  门响,林紫瑶端着杯咖啡走进来:“啸辰哥,我怕你工作太辛苦,特意煮了杯咖啡给你喝。”这些事其实平时都是秘书在做,但楚啸辰还是给面子的笑着接过:

  “谢谢你,紫瑶,正说要问你呢,第天来这里,还习惯吧?”

  “嗯,很不错呢,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好,工作能力也很出色,我喜欢这里的工作氛围。”两个人谈谈说说,时间很快溜过去,而这个电话没有如愿打出去。

  而此时,纪心语正在台奢华的笔记本儿电脑前忙碌着,她曾经的工作,用到的主要设备就是电脑,这么多天过去,明显有些生疏了!

  当然了,这台笔记本儿是楚啸辰的,他大方地给她用,这显然引起了陈姐的不满,从心语坐到书房起,她就阴着脸在门外转来转去,心语心里遍遍想着:不要管她,反正是楚啸辰允许的。

  然而,总有个人象鬼魅般阴魂不散地盯着自己,真的很不好受。

  这时放在本本儿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纪心语看了眼,又是苏琳娜,她忙接起来:“琳娜。”

  对面传出来的声音却让她吓了大跳,苏琳娜似乎在哭!

  心语不由惊得呆住了,不会吧,认识苏琳娜这么久,她直是个明理看得开的个人,不管遇到多大事,总是笑嘻嘻的,她总是说,哭有什么用,就算不久前苏父逼婚,她也只是发完牢马蚤后马不停蹄出国躲着,有什么事会让她哭成这样!

  越想心语越急,她使劲儿握着电话大声问:“琳娜,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啊,不要吓我,出什么事了吗?”定是出了天大的事,不然乐天的琳娜不会哭的这样惨!

  对面苏琳娜声声哽咽着:“心语,你在哪里啊,你知道吗,我现在好难过啊,我爸昨天打了我妈妈,呜呜,凭什么啊,我妈和他同甘共苦二十多年,就因为个贱女人的挑拨,他就下这么大的重手,心语,是不是男人都这么坏都是方紫那个贱人,明明是她女儿自己要毁婚的,关我妈妈什么事啊,呜”。

  苏琳娜越说越伤心,说到伤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