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秘书的眼中纪心语就是个普通的女人,也不知道身上有什么魔力竟然让向不会在约会中迟到的杜振宇此时也完全把时间观念抛在了边。

  刘秘书又等了几分钟,见杜振宇似乎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愿,她再也等不住了,对方虽然说还没有十分的重要,毕竟也在他们要见的重要人选的名单上。

  刘秘书再次催促杜振宇,这时候她故意放大了声音,说:“,我们已经迟到了五分钟了,你从来都不会迟到的。”她故意这么说是想让苏琳娜和纪心语都意识到严重性,劝杜振宇赶紧去赴会,方面也是提醒杜振宇他在修改自己贯的原则。

  这招果然还是有效的。

  纪心语马上停了下来,自己看了看时间,脸上显出惊讶的神色,果然已经离约会的时间迟到了五分钟了。

  纪心语赶紧站起来,抱歉地看着刘秘书和杜振宇,说:“,不好意思,是我让你们迟到了吗?如果你们有事还是赶紧去办吧。”

  刘秘书微笑向纪心语点了点头。

  杜振宇马上说:“没事,心语,这不能怪你。我的确要去赴约了。但是没有听你弹完整首曲子,还是有点遗憾。不如这样,既然你和琳娜是好朋友,有时间我可以邀请你到这里为我弹完这首曲子吗?对我来说,这首曲子非常重要,你演奏得也非常传神,我非常希望能够听你完整地弹奏遍。如果可以,我真的万分感谢。”

  见杜振宇说得如此诚恳,纪心语又不忍心耽误他赴会,于是便点头答应道:“好,我愿意为你弹遍完整的曲子。等你有时间了,再约琳娜,她会通知我的。”

  “谢谢,非常谢谢。”杜振宇感激地说完,便马上和刘秘书匆匆离开了餐吧。

  苏琳娜抱着纪心语的孩子走到纪心语身旁,看着杜振宇离开的方向,好奇道:“奇怪,这首曲子对他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纪心语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苏琳娜又说:“我真是对这个越来越好奇了。他身上有很多让人猜不透的事情。比如为什么不喜欢别人叫他的中国名字,定要叫。又比如为什么他明明和我爸爸同样的年纪,看上去却要比我爸爸年轻将近十岁。而且他似乎是个博学多才的人物。我看他好像什么都懂些。”

  纪心语对苏琳娜这看起来很认真的表情感到非常好玩,对杜振宇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只是笑置之。

  “他走了,你还想我再给你弹曲子吗?”纪心语问苏琳娜。

  苏琳娜赶紧点头,说:“当然要的!你换首弹吧,你弹这首老是被人打断,我想听首完整的。”

  纪心语笑着点头,说:“好,我换首。”

  杜振宇从苏氏酒店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刘秘书去车库开车过来,杜振宇就站在酒店门口附近欣赏着天边微微泛起的彩霞,不知不觉间想起了纪心语这个人。

  此时纪心语也正好从苏氏酒店出来,没有注意到站在酒店门口附近的杜振宇。她抱着已经因为玩了天累得睡着了的孩子,脸上还带着和苏琳娜畅谈过后的笑意,轻盈地走下台阶。

  楚啸辰的司机见到纪心语出来了,便赶紧将车子开了过去。

  纪心语上了车后,车子从杜振宇的面前开了过去,很快离开了杜振宇的视线。

  杜振宇看着车内的纪心语,而纪心语的目光却始终在怀里的婴儿身上。

  “!”刘秘书把车子停在了另外边,大叫招呼杜振宇过去。

  杜振宇回到家里,杜雅曦兴奋地扑到杜振宇的怀里,高兴道:“爸爸,那个人他终于醒了!”

  杜振宇惊讶,问:“他醒了?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刚刚醒的,医生还在上面看着他,我听到你回来了,就马上下来了。”杜雅曦说。

  “走,我们上他去。”杜振宇说着,就搂着自己的女儿,快步上楼,去了林伟文所在的房间。

  进了房间,只见林伟文睁大眼睛看着医生,果然是醒了。

  医生见杜振宇来了,便和他打了声招呼。

  杜振宇和杜雅曦同走到床边。

  “他怎么样了?”杜振宇问医生。

  医生看了眼林伟文,说:“他刚刚醒过来,初步看来,切都好,只是睡得实在有些久,我都担心他是不是要成植物人了,没想到他倒是忽然醒了。”医生看着林伟文,好像看着奇迹般。

  杜振宇心里却冷笑了声。

  “这里是哪里?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林伟文忽然问道,他的声音嘶哑干涩,或许是太久没有开口,忽然间说话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杜雅曦初听觉得很不舒服,心想这样个男人,他的声音怎么和自己想象中的不样?她也不知道自己原来是期待听到林伟文的声音的,此时心里有些小失望。

  “这里?这里是杜家。”杜振宇平静地回答道。

  “杜家?杜家是什么?是我家吗?”林伟文脸茫然地望着杜振宇和杜雅曦。

  杜振宇奇怪,他怎么会这么问?

  “你叫什么名字?”杜振宇问。

  “我?”林伟文忽然被人问起名字,很自然地就说:“我就是。”可是我就是谁呢?林伟文的大脑忽然间片空白,我就是谁?我是谁?他努力去想,却怎也想不出下文来,说话便戛然而止,再也说不出来他是谁。

  “你是谁?”杜雅曦忍不住问。

  “我是我是”林伟文又开始努力回忆着,可是他却觉得自己的脑子片空白,什么记忆也没有,什么印象也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

  林伟文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是谁?我不知道”他边说边摇头,脸的迷茫。

  杜振宇和杜雅曦都很意外,同看向医生。

  医生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赶紧翻看林伟文的眼皮,又检查了下大脑等地方,最后说:“初步看来,可能他是因为受伤的关系失忆了。至于是在暂时性的还是永久失忆,时之间难以判断。杜先生,如果能将他送去医院,用仪器进行检查,到时可以确切知道他的真实病情。”

  医院?杜振宇当然不会将他送去医院。他现在失忆了,对自己来说未尝不是件大好事!

  “他失忆了?”杜雅曦看向杜振宇,说:“爸爸,他失忆了,怎么办?我们要将他送去医院吗?”

  杜振宇马上摇头,说:“不送医院。除了仪器,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判断他的情况?”杜振宇看向医生。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664章我是谁?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医生摇摇头,说:“他受过重伤,不经过医院的检查,是不会知道他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的,也难以判断他这种情况会维持多久。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也许他明天就记起以前的事情,也许他辈子都记不起了,这都是很难下定论的。”

  杜振宇思考了片刻,要送林伟文去医院定会被人发现,得想个万全之策。如果不送林伟文去医院,万他某天忽然想起来了,但是自己的计划还没有完成,岂不是会中途出岔子坏了自己的好事吗?

  杜振宇思来想去,还是让林伟文做检查比较安心,只是什么时候去检查,那就要另外计划了。

  “医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现在已经不早了,就不耽误您的晚饭时间了,还请你明天再过来看看他的病情吧。”杜振宇委婉地下着逐客令。

  医生点点头,说:“明天我会过来看看的,那我就先告辞了。”医生说完,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医疗箱,离开了。

  “爸爸,我们要怎么安置他?他没有家人在国内吗?为什么不把他送到他的家人那里去?”杜雅曦天真地看着杜振宇问。

  杜振宇慈爱地笑着对杜雅曦说:“雅曦乖,爸爸做事情自然有自己的分寸,你就不要问那么多了好吗?有些事情不是爸爸不想说,而是说出来了,会伤害很多人的。”

  杜雅曦不知道杜振宇在说什么,不过她向乖巧听话,杜振宇不想告诉她的事情,她就不会缠着不放了。

  杜雅曦点点头,说:“爸爸,我知道了,你有你的道理。”

  “雅曦真乖。”杜振宇说。

  林伟文仍然是脸迷茫地看着眼前这对父女,不知所措。

  过了会儿,林伟文又问:“你们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谁吗?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好像没有过去,我个人也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谁。”

  见失忆的林伟文副无辜小孩找不到似的的模样,杜雅曦心生怜悯,看着杜振宇,小声说:“爸爸,他好可怜,你就告诉他他叫什么名字吧,别的如果你不愿意说,就不要说好了。”

  杜振宇笑了笑,说:“好,就听你的。”

  于是他看着脸迷茫的林伟文,说:“我们是你爸爸的朋友,这是我的女儿,你叫陆逸轩。”

  “陆逸轩”

  “陆逸轩”

  林伟文和杜雅曦同时都喃喃自语着。

  “原来我叫陆逸轩”林伟文自言自语道。

  “原来他叫陆逸轩。”杜雅曦则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逸轩逸轩,果然和他的外貌很相配,不知道他来自什么样的个家庭呢?杜雅曦期待着杜振宇能够说出更多,她想要知道的信息。

  “那,你认识我的家人还有朋友吗?”林伟文又问。

  杜振宇点点头,说:“当然认识。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们了。后来他们移居到了澳洲,只是我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提醒你这件事情,不过你有找回记忆的权利,我想我还是要告诉你,你的父母在两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没想到我这次回国,意外发现受了重伤的你,竟然还失忆了,我还觉得很惭愧。不过你放心,你受伤的这段时间,我的女儿雅曦直在照顾你。你是我老朋友的儿子,我自然不会放着你不管的。”

  杜雅曦心里了然,心想原来两家人是世交了,不过她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以前杜振宇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么个老朋友呢?

  杜雅曦转念想,澳洲和英国离得也实在是不近,也许双方之间的联系少了,杜振宇也就不提了吧。

  林伟文迷茫地看了看杜雅曦,说:“是她吗?”

  杜雅曦赶紧露出个乖巧甜美的笑容看着林伟文,说:“你好,我是杜雅曦。”

  “杜雅曦”林伟文又自言自语了遍。

  “我想喝水。”林伟文说。

  杜雅曦马上殷勤地说:“我去倒给你。”说完就赶紧去替林伟文倒水了。

  林伟文茫然地看着杜振宇,杜振宇也在看他,两人互相对视着,都不说话。杜振宇不确定这样能不能让林伟文相信他给林伟文捏造的这个身份。而林伟文则是看着杜振宇想从他身上搜寻出点关于过去的记忆。

  杜雅曦很快便拿着杯水回到房间,匆匆走到床边,把水杯凑过去要喂林伟文喝水。

  杜振宇看觉得不对劲,马上低声说:“雅曦,让他自己喝吧。”

  杜雅曦脸红,才意识到自己太过着急了,便将水杯放在林伟文的手中,说:“喝水吧。”

  林伟文很快就把杯水喝了下去,清了清嗓子,又问:“我是怎么受伤的?”此时他已经渐渐恢复原来的声音,低沉阴柔又带着磁性,让杜雅曦听着听着,情不自禁地希望他多说两句话。

  “你出了车祸,才受了伤。以后你就在杜家养伤吧。你父母去世了,你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亲近的亲戚。我是你父母的老朋友,应该代为照顾的。”杜振宇摆出副仁慈的样子说。

  杜雅曦也说:“是呀,你就留在这里养伤吧,你身上还有伤,还有你这失忆症没有治好。我爸爸他定会帮助你的。”

  丧失了记忆的林伟文似乎也暂时丧失了思考能力,他茫然地点着头,心里什么想法也没有,杜振宇和杜雅曦说什么,他只管答应着。

  “好了,雅曦,让他休息会儿吧,吃饭的时候再来看他。”杜振宇对杜雅曦说。

  “我现在可以下床走路吗?”林伟文忽然又问。

  杜雅曦愣了愣,医生倒是没有说什么,不过体贴的杜雅曦还是摇摇头说:“你还是在床上休息吧,你的身体还太虚弱了,等过段时间你的身体恢复了,再下床走路吧。”

  林伟文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走吧。”杜振宇说。

  杜雅曦点点头,拿上空水杯,和杜振宇起离开了房间。

  “爸爸,以前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陆逸轩和他的家人?”杜雅曦好奇问。

  “爸爸最近太累了,所以也就懒得告诉你了。而且我们两家人家在英国家在澳洲,做的又是不同的行业,彼此交集实在很少,也很少联系,所以就没告诉你了。”杜振宇耐心地解答着。

  “原来是这样。他的父母都去世了”杜雅曦似乎很同情这

  “雅曦,你让佣人好好照顾他,你不用累着自己,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你申请的大学近日应该会有消息了吧?”杜振宇扯开话题。眼尖如他,怎么会看不出自己的女儿对林伟文似乎不像般的关心,也许杜雅曦还没有意识到这点,所以他定要趁早阻止这种错误的发生。

  杜雅曦乖巧点头答应着,说:“爸爸,我会让人好好照顾他的。”

  晚饭做好的时候,杜雅曦边吃着饭心里却在想着林伟文能不能好好吃饭,连杜振宇在和她聊天她也是心不在焉地回答。

  “雅曦,你在想什么呢?今晚怎么这么心不在焉?”杜振宇终于忍不住问杜雅曦这种奇怪的表现是为了什么。

  “啊?”杜雅曦反应过来,赶紧摇头,说:“没什么,有点累了而言。”但她从来不是个善于撒谎的人,忽然被杜振宇发现了自己的异样,她就像个被人撞破了谎言的小孩样慌张地躲闪着,双颊都红了。

  “雅曦,你心里有话想说对吗?”杜振宇眼就看穿了杜雅曦的谎言,又问道。

  杜雅曦也不打算瞒着,于是说:“逸轩他刚刚醒过来,我担心让他个人吃饭,他会不会有困难。”

  竟然在关心他的吃饭问题,杜振宇心里开始有些忐忑,他说:“雅曦,安心吃饭。逸轩他是大人了,吃饭不会有问题的。刚才我也吩咐了佣人要好好照顾他,如果他自己吃饭不方便,佣人会帮他的忙的。你就不用担心这种小问题了。”

  雅曦点点头,心里却还是不放心,不过还是没再说什么,继续吃饭。

  吃过晚饭,杜振宇回了书房,杜雅曦便趁机跑去看林伟文。

  她轻轻打开房门,看见林伟文正坐在床上闭目养神。

  林伟文听见门响的声音,睁开眼睛看见杜雅曦站在门口。

  “雅曦?”林伟文轻声喊了句,带着些疑问,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记对对方的名字。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665章偷偷探视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杜雅曦马上微笑着,轻轻关上了门,点点头走到床边,说:“是我。”她心里是高兴的,听见林伟文喊她的名字,听着非常舒服。

  “你吃过饭了吗?”杜雅曦问:“刚才吃饭的时候有什么困难吗?有事情可以尽管让佣人替你做的。”

  林伟文摇摇头,说:“没关系,我觉得很好,就是还是想不起来过去的事情。”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也许哪天就自然而然地记起来了呢。想多了还费神。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不要让自己太累了。”杜雅曦关心道。

  林伟文点点头,问:“这几天都是你在照顾我吗?”

  杜雅曦笑了笑,说:“那倒没有,大部分时间都是医生和佣人在照顾你。我有时间的时候也会过来看你,不过你已经睡了好几天了,终于醒过来了。”

  看着杜雅曦天真无邪的模样,林伟文也觉得她很亲切,便不那么拘谨了。

  “你们什么时候回国的?”林伟文又问。

  “前几天,正好是你出事的那天晚上。”杜雅曦回答。

  “是吗?那你们打算在国内留多久?你可以带我去我以前常去的地方逛逛吗?”林伟文又问。

  杜雅曦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会在国内留多久。这次我是跟着爸爸回国的,他因为公事可能要在国内留段时间,具体我就不太清楚了。你以前常去的地方我也不是很清楚呢,所以很抱歉,暂时不能帮你这个忙了。”

  林伟文有些失望地点点头。

  杜雅曦赶紧又说:“不过你放心,如果你真的很想去,等你的身体恢复了,我会想办法帮你的。”说完,朝林伟文露出个让人暖心的笑容。

  这个笑容,林伟文看了心里颤,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是在哪里呢?

  “我们,以前见过面吗?”林伟文问。

  杜雅曦又摇头,说:“没有呀,我也是刚刚认识你。”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林伟文点点头,心想不认识,那么,我是在别的地方见过这样个笑容吗?他又陷入了沉思当中。

  有人来敲门。

  “进来。”杜雅曦说。

  个佣人打开门,探了头进来,看见杜雅曦果然在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