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谢你啊。”

  杨子谦说完,便马上离开了挂号窗口。

  看来这个人就是阿兰说的那个金医生了。这件事情得赶紧找心语商量才行。

  想到此,杨子谦更是顾不得自己的体检报告,也早就将李医生的话忘在了脑后,急忙离开了医院往公司赶去。

  就在杨子谦急急忙忙开车走了之后,林紫瑶也优哉游哉地从医院里走出来,约了人到楚家装修,也快到点了,她得赶紧回去好好改造房间去。

  她开车走后,有辆白色小轿车也跟着开了出去。车上开车的人正是楚啸辰找来的私家侦探。楚啸辰为了查清和林紫瑶发生关系这件事情,也委托了他的私家侦探注意林紫瑶的行踪。

  这位私家侦探边开车缓缓地跟在林紫瑶的后面,边给楚啸辰打电话报告今天的所获。

  “楚先生,是我。”私家侦探对着耳机说道。

  “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消息?”不等私家侦探先开口,楚啸辰就已经猜测到了。

  “楚先生,今天林小姐又去医院了,果然她还是来和那个金医生见面的,至于两人说了些什么我倒不清楚,不过我看见林小姐给了金医生份大信封,看起来像是重要文件类的东西。他们到没有谈多久,林小姐便离开了。”私家侦探如实像楚啸辰反应。

  “嗯,你继续替我留意着这两个人,如果能知道他们都聊了些什么就更好了。我现在有个重要会议要去开,我离开市内的这几天就拜托你了。”楚啸辰淡淡地说道,但已经对私家侦探的得力帮助颇为感激。

  “你放心吧楚先生。”私家侦探笑了笑,便挂了电话。

  杨子谦回到公司,马上让秘书将纪心语叫来了办公室。

  听秘书叫的很急,纪心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去了杨子谦的办公室。

  b

  “杨总,你找我?”纪心语急急忙忙进了办公室,见杨子谦的脸色不太对,心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和那个金先生的事情无法进行了?

  “先把门锁上,心语。”杨子谦说道。

  纪心语点头,走去将门关上并反锁了。

  “学长,是不是早上商量的事情没有办法进行了?”纪心语焦急地问。

  杨子谦喝了口水,摇摇头,说:“早上的事情还没有得到回音,不过我今天发现了件更重要的事情,让我意识到无论如何也要接近这个金先生,或者说是金医生会更合适。”

  “金医生?”纪心语好奇道:“什么金医生?”

  “心语,你还记不记得爱仁医院的金医生?”杨子谦问纪心语。

  纪心语点点头,说:“记得啊,怎么了?”

  “我今天看见他了,他和林紫瑶在起商量事情,其中有提到楚啸辰,还有我。更重要的点是,我发现这个金医生竟然就是那个想找我参加合作项目的那个神神秘秘的金先生。这两个人,是同个人!”杨子谦向纪心语说起这件事情来,仍然有些激动。

  “同个人?!”纪心语被杨子谦的话惊呆,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的确是同个人,我可以肯定我没有看错,我更没有听错,他说张经理联系他,将我想和他再谈谈的事情告诉了他,他还对林紫瑶说要去和我谈合作的事情。林紫瑶则给了他袋东西,是些文件,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文件。心语,你记不记得,阿姨和孩子不见了的那天,这个金医生正好在你家里作客,这次是他将你骗取了雅阁酒店,那么,那天他去纪家就不是偶然!也许,他甚至就是主谋或者帮凶。看他和林紫瑶的关系,恐怕林紫瑶在这件事情上也脱不了关系,否则你收到的哪些要求,为什么都是和与楚啸辰脱离切有关?谁最愿意看见你和楚啸辰刀两断?当然是林紫瑶。”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567章装修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第567节第567章装修

  杨子谦的分析字字敲在了纪心语的心上。

  “难道,从开始就有人计划好了?他开始就在接近我,为的就是将我的妈妈和孩子带走?”纪心语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忽然觉得身边很没有安全感。

  杨子谦脸上也开始蒙上了层黑雾。

  “看来他们是早有预谋,让人措手不及。想不到还有这么个人。不过也好,我们现在终于发现了到底是谁将纪阿姨和孩子带走了,既然我们有了目标,之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绝对不能让他们在威胁你了,我们要反客为主,主动出击。”杨子谦愤愤道。

  纪心语过了会儿,才肯定地点头,说:“没错,我不能让他们再伤害我关心和爱护的人了,定要将妈妈和孩子带回来。不管是不是林小姐在背后出的计谋,学长,我还是觉得难以接受,她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心语,你的心太善良纯洁了,你容易相信人总会变好,林紫瑶就是利用了你这点,以前给你点小恩小惠,让你以为她要诚心改过,其实不过是使了个障眼法,用个看起来更加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借口将楚啸辰从你的身边抢走。心语,林紫瑶这个人不可以轻易相信,以后你要是碰见她,绝对不能被她迷惑了。”杨子谦说。

  纪心语凄然笑,说:“相信人性本善,想不到反而害了我自己。学长,以后我也不会和林紫瑶再有什么交集。希望你有消息,便马上通知我,让我和你起实行那个计划。”

  “你放心吧,心语。”

  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杨子谦又说:“对了,心语,还有那个叫小天的人,我现在很怀疑他也是金医生的同伙,我还怀疑,这个人就是林伟天。”

  纪心语再次被杨子谦的话惊讶得张开了口,颤声道:“林伟天?!他,他不是伟文的哥哥吗?我听说他被逐出了林家,怎么会”

  “这点我就不清楚了,只是猜测罢了。我会去找林伟文单独谈这件事情的。你放心,我不会将我们直接的事情泄露给林伟天听的。我不管他现在是站在林紫瑶那边,还是心里还有你这个朋友,等我们找出真相,自然能让他信服。”杨子谦见纪心语这两天已经被自己惊吓了好几次,也担心她下子难以接受这么多事情,于是语气放缓了许多,安慰道:“心语,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们已经发现了目标,就已经是个巨大的进步。你不用想那么多,我总是会帮助你的。”

  纪心语点点头,怔怔地说:“这两个人竟然都是我请进屋里来的,真没想到”

  “别多想了心语,要往前看,知道吗?”杨子谦鼓励道。

  纪心语深呼吸口气,努力露出个自信的笑容,说:“不管多么困难,我也定会做到将妈妈和孩子救出来的!”

  “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坚强的纪心语。”杨子谦也会心笑,说道。

  林紫瑶赶回出家,那些装修的人已经到了,正等着林紫瑶回来。

  “林小姐,屋里有客人等你。”林紫瑶到家中,便有佣人告诉她。

  “我知道,是我让他们来的。”林紫瑶微笑着走到客厅,见那几个人正是自己请来的装修队伍,便对那些人说:“让你们久等了。如果可以,我们现在马上开工吧。”

  “你们跟我上楼吧,要装修的两个房间就在楼上,设计图纸我已经给你们了,如果看过房间之后没什么问题就开工吧。”

  林紫瑶边说着,边将那行人往楼上房间领去。

  几个佣人前两天就知道林紫瑶要装修楚啸辰的卧室还有那对面的房间,想不到林紫瑶这么快就找人过来了,她们互相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彼此,心里都在猜想这林小姐要装修房间少爷知道吗?

  虽然林紫瑶是成了楚啸辰的未婚妻子,可是相处下来连这些佣人也看的出来楚啸辰哪里有将林紫瑶真的当未婚妻了,至少林紫瑶住进来的第晚两人就不是睡在个房间的,更别说此后的这段时间楚啸辰连碰都不碰林紫瑶下。

  “林小姐装修的事情少爷知道吗?”有个佣人实在憋不住,便开始八卦道。

  “看样子不像,不然为什么挑少爷出差的时候装修?这么大的事情,少爷也没有吩咐我们要注意些什么,我看八成是林小姐的主张。”其中个佣人回答道。

  她旁边的佣人却摇摇头,说:“我看未必,也许只是林小姐趁着少爷出差的日子给他个惊喜,这样也免得打扰到少爷休息。林小姐直都对少爷很好不是吗?”

  刚才那个佣人则不赞同,她摇摇头,说:“难道你们忘了林小姐发疯的时候吗?别提多可怕了,还打了少爷枪。”

  “她现在不是好了吗?算了算了,我们别瞎猜测了,等少爷回来了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唉,被你们说的,我都不太敢和林小姐说话了,看她是没什么异样,我就是怕她了,不像从前,我还觉得她很好呢。”

  “是呀是呀,我也怕了。我们还是少说话吧,免得被听见了可不好。”其他几个佣人随声附和着。

  装修的行人由林紫瑶带领着先走进了楚啸辰的房间。

  林紫瑶扫了眼房内,对装修人员的头头说:“这房间改动不用很大,按照图上的装修风格来装修,你看这个情况什么时候能完工?”

  林紫瑶虽然很想按照自己内心喜欢的卧室风格来装修楚啸辰的房间,不过又害怕楚啸辰不喜欢,所以就按着原来房间的风格找人做了设计图,但是床类的家具她是无论如何要换掉的。

  那个头头在房间里转了圈,说:“这个不难,林小姐,我们两天内可以给你完成任务。”

  “好,果然够速度。这房间待会再回来看,我现在带你去另外个房间。”

  那头头点点头,又示意随行的几个人起跟着林紫瑶到了对面的房间。

  林紫瑶打开门,似乎很鄙夷地走了进去,里面的家具早在之前她就让人搬走扔掉了,当然那都是在楚啸辰去公司的时候进行的,家里只有佣人和林紫瑶知道这件事情。

  “这个房间,定要好好翻新遍,按照我的设计图纸重新装修成婴儿房,我要的效果也很简单,装修完后要让我丝毫看不出房间从前的模样。”

  “林小姐,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们是最专业的,您的设计图我们已经研究好了,具体的装修方案也早就拟好了,定会让你满意地。”那个头头听了林紫瑶的话,马上承诺道。

  林紫瑶放心地点点头,说:“这两个房间就交给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尽快完工。”

  “你放心吧林小姐,我们马上就可以开工了。”那个头头说道。

  “好,那就马上开工。”林紫瑶笑着说道,心里已经开始幻想这个房间变成自己设计图上的那间婴儿房会是什么样子。

  虽然这个房间曾经让纪心语住了很长的段时间,就算装修过后她也不喜欢这个房间,可是谁让这间房正好在楚啸辰房间的对面呢?离楚啸辰的房间最近的房间,当然是让她和楚啸辰的孩子睡了。就算她的肚子现在是假的,她就不信没

  有机会让假肚子变成真肚子。

  等了个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杨子谦才看见张经理匆匆忙忙跑进办公室来,猜想定是联系金医生的事情有了消息。

  “怎么样张经理,金先生那边有消息没有?”没等张经理说话,杨子谦就先开了口。

  “杨总,金先生回复我了,他说我们公司的确是很有潜力的公司,他本人也非常期望能够和杨总你谈成那桩事情,他还说对于之前的鲁莽行为感到非常的抱歉,没有摸清楚杨总你的喜好就误送了礼物,想不到杨总你并没有怪他反而还主动联系他,他表示法非常高兴,希望和杨总你见上面。”张经理口气将金医生的话转达给杨子谦知道。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568章期待你的礼物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第568节第568章期待你的礼物

  杨子谦微笑着点头,说:“想不到金先生还想见我,那好,你和他约了时间么?”

  张经理点头说:“约了,杨总,我已经问过您的秘书,将你和金先生的见面定在了后天晚上,还是雅阁酒店,您应该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我恨不得现在就见到他。”

  杨子谦笑着说,显然是话中有话,仿佛还带着点点的恨意和愤怒,张经理听在耳中总是觉得杨子谦怪怪的,却也不知道哪里怪了,不过双方既然都满意这个时间,那就好办了。

  “杨总,既然您这边也没没有问题,那我就替你回复金先生吧。”张经理笑着说。

  “好,对了,你把金先生的联系方式也给我份吧。到时候我个人去见他就可以了。”

  “没问题,杨总,我现在就把金先生的联系方式给你。”说完,张经理便掏出张名片递给杨子谦。

  杨子谦仔细看着上面的联系电话和地址,忽然问张经理:“张经理,你是在医院认识金先生的吗?”

  张经理怔了怔,说:“杨总,你怎么知道的?”

  原来张经理并没有如实告诉杨子谦自己和金医生认识的过程,只说是金医生自己联系自己的。

  杨子谦微笑着说:“我只是碰巧在医院看见了金先生,他穿着白大褂,我就好奇,原来他是个医生。不过也只是猜测地问问你罢了,没想到你还真是在医院里认识他的。”

  张经理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说:“杨总,不瞒你说,这件事情我还真不好意思提起。前段时间我自己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搞得整个人精神和心理状态都很紧张,我太太建议我心理医生,正巧我个朋友介绍我说爱仁医院的金医生是个不错的心理医生,我就去碰碰运气,没想到几番了解之下,金医生竟然说自己除了当医生以外,还是个商人。他知道我是杨氏的经理,就想通过我和你见面,想谈谈我给您看的那个项目。事情就是这样的。”

  杨子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工作上的事情也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的能力很强,我们都很信任你。不过心理压力问题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问题,自己放宽心就行了。”

  “是,杨总说的是。既然这样,杨总,后天晚上我就不陪你过去了。”张经理笑道。

  “嗯,没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杨子谦微笑答道。

  既然见面的时间和地点都定了下来,事不宜迟,杨子谦便到楼下找到纪心语的办公室,幸好她还没走,杨子谦便走了进去。

  “心语,还没走吗?”杨子谦走进去,边问,边看了眼纪心语的桌面,原来她在画设计图。

  纪心语抬头微笑看这杨子谦,说:“还没呢,画完就走了。餐厅设计的项目比较赶,今天收到反馈,客户希望有些小小的改动,我打算做完再走。”

  杨子谦看了看设计图,赞道:“这已经很好了,哪个客户这么挑剔,还要你改?”

  纪心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只是些小修改罢了,问题不大。学长来找我,是因为那个金医生有了消息吗?”

  杨子谦点点头,说:“嗯,张经理已经替我再约了金先生,他也给了答复,在后天晚上还是雅阁酒店,我会去见他。见完他,我们的计划就要开始了。心语,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纪心语笑着说:“当然准备好了!”其实她心里仍是紧张和害怕,毕竟自己的妈妈和孩子都被捏在对方手里,而且最近也没有什么消息再传来,她很不确定纪妈妈和孩子现在的情况如何。

  “希望我们都能骗过那个金医生。”杨子谦也不是十分的有把握,他隐约意识到自己要揭开个很大的秘密。

  等待的时间转眼便过去了,按照和金医生的约定,杨子谦下班后动身前往雅阁酒店赴约,纪心语则回到了家中等消息。

  服务员带着杨子谦到了金医生定下的包间,敲了敲门,请杨子谦进去。

  杨子谦微笑朝她点点头,走进了包间。

  金医生早就已经到了,此时见杨子谦来了,赶紧起身和杨子谦打招呼:“杨先生,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杨子谦朝金医生笑着走过去,说:“金先生,很高清你还能和我见面。”

  “杨先生这话说的可不对了,应该是我很高兴杨先生还肯和我见面。那天晚上的事情实在很抱歉,都怪我不好,杨先生,请坐吧。”金医生边说着,边替杨子谦倒茶。

  杨子谦在金医生的对面坐了下来,说:“金先生,你客气了,其实这件事情我们都有处理的不对的地方。也无所谓谁对谁错,我知道你也是番好意,只是我这个人太偏激了,时之间难以接受罢了。”

  “杨先生你这么说倒是自己客气了。不过,我今天之所以想和杨先生见上面,是对杨先生的些想法感到疑惑,当晚杨先生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为什么这么快就想通了,希望得到我的那份礼物呢?”

  金医生狡黠地看着杨子谦,似乎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丝丝蛛丝马迹。

  杨子谦早就料到金医生不会这么单纯,听自己改变主意就真的信以为真,他早就准备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早就料到金医生定会借机弄清楚他的真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