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连连点头,说:“好,好,我这就去。”说完,赶紧开门逃似的离开了金医生的办公室,像见到了魔鬼似的。

  葛医生颤抖着回到办公室,恢复了下心情,现在正好要到巡房的时候,自己过去看楚先生也有理由。

  葛医生就像五年前那样,叫上了两名护士跟他起去楚父的重症病房去查看。

  进了病房,葛医生忽然假装自己忘了重要的病情记录本,于是差两个护士回去找找。两个助手觉得奇怪,但也没说什么,赶紧回去替葛医生拿东西。等护士走了之后,葛医生关上了病房的门,转身,看着病床上躺着的楚父,心想:“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遇到了你命的魔鬼”

  楚啸辰载着张律师起到了爱仁医院,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楚啸辰忽然停下了脚步。

  张律师走了几步,发现楚啸辰没有进去,便回头问道:“楚先生,你不打算起来吗?”

  楚啸辰脑子里又想起纪心语,他忽然摇了摇头,说:“我不去了,他会有疑心的。张律师,希望你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我还是在车上等你。”

  张律师点点头,说:“我明白的,楚先生。”说完,他便继续朝前走。

  “老板,让他个人去能放心吗?万那个人”手下想说万那人用更好的条件收买张律师,那事情就不样了。

  楚啸辰扯了扯嘴角,无所谓道:“不会的,回车上等吧。”

  张律师按照楚啸风给他的指示,搭电梯来到金医生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慢慢走到金医生办公室的门口,鼓起了勇气敲门。

  “请进。”把温柔的男低音响起。

  听声音似乎是个年轻男子,张律师到是好奇地再看了眼门上的那张牌子,这可是个教授级的办公室,难怪楚啸风会让他来找这个人,定不是个普通人物了。

  张律师推开门走进去,看到长相清秀俊朗的金医生,穿着身白衣站在窗前。

  张律师关上门,问道:“你就是金医生?”

  金医生上下打量了番张律师,看得出他不像个病人,于是问:“请问你是?”

  “我姓张,是楚啸风先生的代表律师,他的事情,不知道你是否有所耳闻?”张律师自报家门道。

  听到张律师的话,金医生有些惊讶,想不到楚啸风狗急跳墙,竟然冒着暴露他身份的危险让律师来找他,这个人果然不能留了。金医生心里叹息了声,楚啸风,就怪你不能遵守自己的协议了。

  金医生故作迷茫地看着张律师,说:“没错,我就是金医生,张先生,您说的楚楚啸风?是谁?是我曾经治疗过的位患者吗?抱歉,我实在想不出,我曾经接见过位姓楚的患者。你确定你找对人了吗?”

  这下轮到张律师惊讶了,怎么眼前这个人难道不是楚啸风让他找的人吗?张律师仔细回想了下楚啸风说的每句话,没有错,根据楚啸风的指示,他要找的人应该就是这个办公室的主人金医生没错。

  “我找的的确是金医生没错,请问你是金医生?”张律师想再次确认这个人是不是金医生。

  金医生点点头,说:“我没有必要否认我的身份,不过我真的没有见过什么楚啸风的病人,如果你想查找,也可以和我的助理医师核查来访过的病人,他们都有登记预约的。”金医生还是口否认自己认识楚啸风。

  的确,除了林紫瑶和他自己以外,还有谁能证明他和楚啸风有交集呢?林紫瑶当然不会告诉别人,那么,就没有别人知道了。金医生心里笑着,又问张律师:“张先生,那位楚啸风先生没有告诉你他让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吗?如果他不是我的病人,那就奇怪了。”

  张律师也被金医生搞混了,楚啸风的确没有告诉他为什么找金医生便可以帮楚啸风,现在看看这个看起来“无害”的心理医生,能帮楚啸风些什么?显然面前这个医生甚至说自己不认识楚啸风!

  “饿这”张律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楚先生只是说让我来找你,说你能帮他,你能将他从监狱里弄出去。”张律师唯有将话说明白了。

  “监狱?我能帮他?”金医生露出了更加迷惑的表情,说:“莫非是那位楚啸风先生有心理上的问题需要我替他解决?”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510章就叫思语吧1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第510节第510章就叫思语吧1

  张律师见对面的人似乎真的无所知,他也很无奈,看来楚啸辰的想法也是错的吧,虽然他不知道楚啸辰为什么要套楚啸风的话,可是看来不管楚啸辰要找什么,都应该不是这个金医生才是。

  “不好意思,金医生,今天的事情打扰了。我先告辞了。”张律师见此行无果,也不好意思打扰金医生了,便打算离开。

  金医生只是笑了笑表示没关系,也不留着张律师。

  张律师刚走出金医生的办公室,迎面跑来个慌慌张张的小护士,差点和张律师撞了个满怀。

  小护士匆忙说了句“对不起”,也顾不得细看,便冲进了金医生的办公室,门也没来得及关严实,便急急忙忙对金医生说:“金医生,那为楚先生去世啦!听说是颅内出血!”

  小护士说话的声音很大,以至于尚未走远的张律师也隐约听到了小护士的话,“那位楚先生”?张律师忽然打了个机灵,对了!这里是爱仁医院,就是楚啸风爸爸住的医院,莫非,他去世了?!那楚啸风张律师无奈地摇摇头,看来楚啸风也不需要找谁帮忙了,即便是比较幸运的结果,他也只能在牢里度过他的生了。只是,这个小护士为什么要来告诉金医生这件事情?张律师带着疑惑走进了电梯。

  与此同时,医院外等候着的楚啸辰也接到了院方的电话通知,楚父因为颅内出血而去世了。

  这倒让楚啸辰颇为震惊,不管他多么恨着楚父,总也没有想过有天楚父突然死了,他会是怎样的个心情,至少现在看来,心情似乎没有想象那么好。

  “我会马上赶过去。”楚啸辰回了这么句话,便挂了电话。他看到张律师正从医院大门走出来,朝他的车子走过来。

  楚啸辰车里的人马上打开车门,让张律师上了车。

  “见到金医生没有?”楚啸辰问道。

  张律师点点头,说:“见到了,不过这个金医生似乎不认识楚啸风。”

  楚啸辰沉默了会儿,说:“不会的,他定认识。还有没有别的可疑的地方?”

  张律师摇摇头,说:“我看他不像装的。”忽然,张律师想起什么似的,告诉楚啸辰:“我出来的时候,个小护士跑进去找金医生,告诉他那位楚先生死了。楚先生,我看这位楚先生就是你和楚啸风的爸爸吧?你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楚啸辰点头,说:“我知道了,但是我更想知道到底楚啸风背后的人是谁。你说个小护士告诉他楚老头死了,为什么要告诉他?哼,这个人定认识楚啸风!”

  张律师笑了笑,摇摇头,说:“不管他认识也好,不认识也好,这下楚啸风是难逃牢狱之灾,你想知道的东西也知道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可以兑现吗?”

  楚啸辰淡淡说:“我不会食言的,张律师,我让人送你回去告诉楚啸风这个消息。”楚啸辰说完,吩咐司机送张律师回警局,自己则马上下了车,朝医院快步走去。

  金医生听到小护士说的话,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个微笑。

  小护士很困惑,为什么金医生听到有人死了会笑?难道他在开心?

  “金医生,你”小护士不禁想问,你为什么笑?

  金医生收起笑容,说:“噢,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想别的事情,你说,楚先生去世了?”金医生马上露出个惊讶又痛苦的表情,假装为这件事情感到很遗憾,要糊弄糊弄这个小护士还是很容易的。

  “金医生,你要吗?”小护士当真以为楚父是金医生朋友的朋友,心想金医生这么善良,定也会很伤感,如果这个时候自己陪在金医生身边好好安慰他的话,也许金医生能够记得自己感激自己小护士情不自禁地往下想,想得脸颊绯红了。

  岂料金医生摇了摇头,说:“不,我也很想楚先生,可惜我刚刚接到个电话,我需要出门趟,有个重要的病人需要我上门见他,对楚先生的事情我感到很遗憾,但是现在是工作时间,我没有办法为了私人的事情而弃自己的工作不理,我想你也不希望我这样,对吧?”

  小护士心跳加快,金医生怎么好像知道自己心里的小秘密似的。

  “金医生,你还是以工作为重吧,你说的对,我替你那边的情况吧,等你回来了,我好告诉你。”小护士自告奋勇道。

  金医生笑着点点头,说:“也好,那就劳烦你了。”

  小护士笑着摆摆手,说:“不麻烦不麻烦。”能帮你真是我的荣幸呢。

  金医生假装收拾东西,说:“我马上就要离开,就不和你聊了。”

  小护士见状,说:“那我楚先生,再见金医生。”

  金医生笑了笑,继续收东西,小护士开门走了出去。

  张律师金医生在想着这个人,楚啸风啊楚啸风,这次什么律师都救不了你了,你就等着坐牢吧,竟然敢将我的身份告诉其他人,万被楚啸辰知道了,或者是林伟知道了,我的计划岂不是都被你打乱了?!

  金医生冲冲收拾了下,办公室的电话忽然想了。

  “你好,金医生诊室。请问哪位?”金医生接起电话。

  “金医生,你好,我是林伟。”电话里响起林伟的声音,金医生有些惊讶,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无意将办公室的号码给了林伟。

  “林先生?真是稀客,不知道林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该不会是林小姐出了什么事吧?”金医生正想去找林紫瑶,可是还没有想好理由,既然林伟自己打电话来,金医生便故意套林伟的话,好为自己找个合适的理由。

  林伟果然踌躇了会儿,才说:“金医生,你现在方便过来趟林家吗?的确是为了瑶瑶的事情,也许你还不清楚,不过我想,这次她受到的伤害似乎更大。我担心她的情绪会受到影响,这件事情有些复杂,我在电话里也时说不清楚,如果你愿意,我希望能马上去接你过来。”

  听得出林伟很关心林紫瑶,金医生当然要答应这个好哥哥的请求了,他说:“林先生,你可别说客气话了,我和林小姐虽然说曾经是患者和医生的关系,其实我们之间或多或少也建立了些交情,虽然不知道林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听你的口气,似乎不是什么好事。林先生,我下午原本就没有别的病人预约在册,我非常乐意到林家看看林小姐。”

  听金医生这么说,林伟很开心,只听他说:“那就好,谢谢你了金医生,我马上过去医院接你。”

  “那我等你,林先生。”金医生说完,放下了电话。

  楚啸辰赶到楚父的病房,之间楚父的全身已经被张厚厚的白布盖上,葛医生和两个护士站在床边,看到楚啸辰,便给楚啸辰让出了条路来。

  “楚先生,节哀,楚老先生他都怪我医学不精,没有办法救活他。”葛医生边说着,就仿佛历史重演般,五年前,他也是这么安慰那个死者的家属的,他至今还能想起那个死者仅两岁多的孩子伏在他妈妈的怀里哭着喊着要爸爸,

  他和那家人样都那么狠心为了多几个钱害了条人命

  “葛医生,你能给我出份死亡报告吗?”楚啸辰的声音忽然在耳旁响起,葛医生回过神来,赶紧点头,说:“可以,当然可以。”

  楚啸辰点头,说:“将这份死亡报告送去警局吧,楚啸风活该得到这样的报应。”楚啸辰的声音很冰冷,他看着被白布覆盖着的楚父,真没想到他就这样走了,可惜没让他看到楚啸风锒铛入狱,是否当初将楚父拉进来有些残忍呢?毕竟那个也是他的儿子。

  葛医生用眼神暗示两个护士起离开了病房,给楚啸辰些和楚父独处的时间。

  走出门口,葛医生对两个护士说:“你们去发死亡报告吧。”

  两个护士似乎也理解葛医生的心情,毕竟剧她们认为,葛医生从医这么多年,手下几乎没有救不活的人才是,所以她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葛医生看起来这么失落也是因为病人的死亡。

  葛医生上了楼,来到金医生的办公室,冷冷地对金医生说:“你要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到了,希望你不要食言。”葛医生说完,便离开了。

  金医生看着他的背影,冷冷地笑了笑。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511章就叫思语吧2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第511节第511章就叫思语吧2

  小护士来到楚父的病房,看见楚啸辰在里面站着,动也不动,仿佛石化了般。

  看来楚啸辰的心情也不好,小护士思索着,要不要去告诉纪心语呢?楚啸辰会去找她吗?

  小护士摇摇头,返回纪心语的病房照顾纪心语,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楚啸辰在病房站了会儿,就有几个男护工走进来,对楚啸辰说:“不好意思,楚先生,我们需要将死者运走了。”

  楚啸辰从回忆里抽身出来,朝男护工点点头,低沉着嗓子说:“你们带他走吧。”

  男护工推走了楚父,楚啸辰也离开了病房∵出来,楚啸辰漫无目的地走着,竟然情不自禁地走到了纪心语的病房门口,小护士正巧从里面出来,抱着张白色的床单,看见楚啸辰,笑了笑,说:“楚先生,你来啦。小宝宝也在里面呢,你看,她尿了床,我得拿这些东西去让人洗了。”小护士说完便走开了。

  楚啸辰淡淡地笑了笑,听到病房内有小宝宝“咯咯”笑的声音,还有纪心语轻声哄着小宝宝的声音,有阿兰在旁边笑的声音。

  这个小鬼头,尿了床竟然还在笑吗?楚啸辰情不自禁地在心里想着,听到房内的小声,楚啸辰猜测现在纪心语的心情应该暂时好了不少,他要不要进去呢?天知道他有多想见见纪心语,和纪心语说说这些事情,他终于将楚啸风给扳倒了,那个神秘人也许也已经找到了,只是楚父离开了,他也还没有找到和林紫瑶上床的原因,但是他就是想见纪心语啊

  “少爷?!”阿兰忽然叫了声。

  楚啸辰回过神来,阿兰已经走到了门口,房内纪心语的声音戛然而止。

  “少爷,你来了,怎么不进去?”尽管知道楚啸辰出轨了,阿兰心里直有个声音告诉她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何况见到小宝宝,她就希望楚啸辰和纪心语能快点和好。

  楚啸辰踌躇了会儿,问:“阿姨没来吗?”

  阿兰笑着轻轻摇了摇头,说:“没来呢,昨天估计太累了吧,早上起来有些感冒,她担心传染给纪小姐了,所以就没有来。”

  “那就让家里佣人好好照顾着吧”楚啸辰觉得奇怪,明明昨晚在家没有看见纪妈妈,今早出门的时候也没有见她,没想到竟然是感冒了,看来自己最近真的太忙了,都没有好好关心关心身边的人。

  “少爷,你还是进纪小姐和宝宝吧,她气归气,总不会直生气的,或者你可以向她解释解释。”阿兰鼓励楚啸辰进去看纪心语和宝宝。

  阿兰笑了笑,便走开了。

  纪心语抱着孩子,只顾无声地逗弄着小孩,也不出声。楚啸辰走进来,她也没有抬头看楚啸辰。

  “心语”楚啸辰喃喃道。

  纪心语不理睬楚啸辰,自顾逗弄着小孩。

  楚啸辰走过去,伸出手,说:“让我抱抱孩子好吗?”

  从昨天到现在,他都没有亲自抱过孩子,纪心语本想不让楚啸辰抱的,不知为何心肠软,还是将宝宝递了过去,淡淡地说了句:“小心点,别弄疼她了。”

  楚啸辰激动地笑了,说:“我怎么会弄疼她?”

  楚啸辰结果宝宝,有些紧张,他可从来没有抱过个婴儿。楚啸辰小心翼翼地将宝宝揽入自己的怀,这个柔软若无骨的小孩在他的怀里竟然是这么安静,睁着那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楚啸辰,她在想什么呢?也许在想,这个人就是她的爸爸吗?

  “宝宝,乖。”楚啸辰看着宝宝,语气温柔,脸上露出笑容,心里也变得平静了。

  “我们应该给宝宝起个名字了,心语。”楚啸辰轻轻摇动着怀里的孩子,柔声对纪心语说。

  纪心语始终是低着头,没有看楚啸辰的,她说:“给你取吧。”

  楚啸辰看着宝宝,伸手摸了摸宝宝粉嫩可爱的脸,卦说道:“心语,她真像你”

  纪心语没有说话。

  楚啸辰接着说道:“就叫思语吧。”

  楚啸辰的话让纪心语微怔了片刻,她心里有丝丝触动,点点头,说:“就依你的吧。”

  “心语,我直很想你。”楚啸辰忽然坐了下来,腾出只手想去抓纪心语的手,岂料纪心语往旁边躲开了,她淡淡地说:“抱孩子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