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希望你尊重下死者,不要在这里闹事,否则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林伟天,你想抓我,是不是?你想捂着我的嘴,不让我说,是不是?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不是?”苏琳娜当真不怕林伟天的威胁,继续大声说道。

  此时周围的人已经因为苏琳娜的话开始窃窃私语,林父也狐疑地看着苏琳娜和林伟天。林紫瑶心里更是觉得奇怪,到底苏琳娜是怎么知道林伟天的事情的?

  “爸爸,我看我们还是将这个女人赶走吧。我看定是金家的人故意让她来的,而且她以前还逃过我们林家的婚,谁知道她是不是向就仇视我们林家。”林伟天狡辩道。

  林父迟疑着,听苏琳娜的话,似乎知道林伟天的秘密,听林伟天的话,又颇有些道理,到底要信谁?

  这时林紫瑶眼珠子转,俯首在林父的耳边低声说:“爸爸,我看苏琳娜定不是个人来的。她说的话也古古怪怪的。但是今天毕竟是哥哥的葬礼,有什么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就找人将她轰走就可以了。”

  林父还是听林紫瑶的话,于是说:“苏小姐,对不起,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希望你改天来找我,今天是我儿子的大事,如果你再继续闹下去,我就别怪我以大欺小了。”

  听林父这么说,显然是自己的话已经达到了某种效果,苏琳娜笑了笑,说:“林老先生,既然你让我去找你,那好,我定会去找你的。只是希望你的儿子林伟天下次不要再骗我,说是什么带我去找你,结果就将我带到荒郊野外,也不知道想做什么,是怕我告诉你些不好的事情,还是怕他事情败露,什么都捞不到了吗?林伟天先生,你来告诉我,那天你到底想带我去哪里?”苏琳娜将这件事情抖了出来,处处针对着林伟天,林伟天内心烦乱,时竟然无言以对。

  “伟天,她的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父问林伟天。

  “林老先生,我告辞了,林伟文的离开我也很伤心,不过我希望你也不要太伤心,免得被某些小人利用了。我今天来绝对不是针对你们林家,也不是受了金家的差遣,我只是以我个人的身份,来让你们林家想想清楚,到底谁才是祸害。林伟文的死真的这么简单吗?林老先生,您自己好好想想吧。我走了。林伟天先生,你放心,有些事情我还真不知道,所以我是不会说出来的。”

  苏琳娜这句话简直能让林伟天肺都气炸了,只是当着林父的面,他又不敢对苏琳娜如何,只好厉声说道:“送客!”

  林紫瑶仔细看着苏琳娜离去,却不见她离开之后有任何不妥,心里很是疑惑。

  林父则总是用狐疑的眼光打量着林伟天,林伟天心里发虚,更加不敢和林父直视,只是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心想到底是谁,定要揪出来!

  路心曼照林紫瑶所说的给金麟回复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然后又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林紫瑶,这才安心地睡下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路心曼精心打扮番后便出门了,辆车尾随路心曼,朝路心曼和金麟约见的地点缓慢行驶着。

  路心曼到了咖啡厅之后,发现金麟还没有来,路心曼心里有些不高兴,想:明明就是你约我出来见面的,怎比我还晚到?真是没有诚意。

  路心曼坐下来等了好会儿,还是没有见金麟出现。她有些烦躁,实在忍不住就给金鳞打电话,听到的却是“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这样的录音提示。

  “什么通话值得你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你再不来我可不会原谅你的。”路心曼气呼呼地盯着手机说道。

  路心曼正在自言自语,忽然发现面前站了男女,看上去都有些凶神恶煞的,他们两个人正盯着路心曼看。

  路心曼心里慌,紧张地问:“你们是谁?看着我做什么?”

  “你叫路心曼?”那个女的用尖利的声音问道。

  路心曼听她的声音就觉得恼人,于是不耐烦地说:“我叫路心曼,干嘛?这是公众场合,你还想对我怎么样吗?”路心曼下意识觉得这两个人不是什么好人,于是就这样威胁他们。

  那女的冷笑声,说:“你是路心曼就行了。我们少爷想请你去趟。”

  “少爷?”路心曼疑惑地看着两人,问:“什么少爷?”

  “金少爷。”那个女的说。

  “金麟?”路心曼问。

  那两个人倒是没有承认,只是说:“请吧,路小姐。”

  路心曼只当真的是金麟让他们来的,又问:“他为什么不自己来?他不是说今天只有我和他的吗?凭什么他自己不出现,还要我跟你们走?”路心曼不依不饶,非要金麟过来和自己见面,同时也是因为她看到这两个人就觉得害怕,不敢跟他们走。

  “路小姐,识趣的你就跟我们走吧,不要让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你动粗。我们少爷说了,你愿意也得走,不愿意也得走。他在另外个地方等你。希望你还是聪明点,别让自己太丢脸了。”那女的用威胁的语气警告路心曼。

  路心曼被那女的吓到,哆嗦着抓起身边的包,还嘴硬道:“我告诉你,你再这样威胁我我可是要报警了。”路心曼边说着边站起身来。

  “请吧,路小姐。”那女的讽刺似的对路心曼笑了笑。

  路心曼气呼呼地朝门口走去,男女跟在路心曼的身后,在路心曼的耳边说:“路小姐,出门以后路边会有辆粽色的车停在那里,你只管上去就行了。不要想着逃跑,否则我家少爷可不会放过你的。”

  路心曼打了个冷战,难道金麟真的要这么狠心地对她?路心曼咬咬牙,不回话,走出咖啡厅后,果然看见路边停了辆粽色的车。路心曼回头看了看那男女,只见他们朝着她笑,示意她赶紧上车,那两人却没有跟出来。

  路心曼觉得很奇怪,却又不敢违背,只好朝车子走去。路心曼上了车,车上除了个老司机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金麟呢?”路心曼问那老司机。

  那老司机摇摇头,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开车将路心曼带到了处酒店。

  “路小姐,我们家少爷在上面等着你,这是房卡。”老司机停了车,将张房卡递给路心曼。

  路心曼疑惑地接过了房卡,老司机又说:“路小姐,你想要的答案就在上面,你自己去问吧。”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413章故技重施1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路心曼疑惑着下了车,走进酒店,忽然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看这酒店的豪华装修,路心曼想:难道金麟要和自己

  路心曼按着房卡上的号找到了房间,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忽然觉得很紧张,难道自己不是刚刚被金麟伤害了吗,怎么这么快就要和他路心曼忍不住在自己的脑海里想着那些桃色画面,边用房卡打开了房间门,慢慢走了进去。

  路心曼走进去,发现这是个豪华套间,她喊了喊:“金麟?”

  没有人回到她,忽然路心曼身后的门被关上,还反锁上了,路心曼以为是金麟,便转身,却看到个上半身的肥胖男子迎面扑了过来,将她死死地抱在怀里。

  路心曼顿时觉得很恶心,下意识地用力挣脱,嘴里喊道:“放开我!你是谁?金麟呢!你放开我!”

  那男子笑嘻嘻地说:“金麟?金麟不在这里啊。你就是金麟给我送来的小妞吧?身材还挺好的,哈哈,就是有些不太听话。”那男子边说着,边趁机在路心曼身上的部位抚摸着。

  路心曼又惊又怕,仍旧喊道:“你放开我放开我!我是来找金麟的,你在胡说什么?!”路心曼努力挣扎着,猛地在那男子的手臂上狠狠咬了口。男子吃痛,放开了路心曼,还指着路心曼的,恶狠狠地说:“我告诉你小妞,今天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就得陪我了,金麟说了会让我舒舒服服的,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不会的,怎么会是金麟?”路心曼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难道说金麟将自己骗来这里,就是要给这个人路心曼不敢往下想,她看到眼前那坨肥肉就觉得恶心。

  “他不是说要和我解释的吗?”路心曼恶狠狠地问对面的男子。

  男子笑了笑,说:“解释?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他玩腻了,就把你给我咯。反正你之前不也是陪过别的老板嘛来呀小妞,我会对你好的。”男子滛荡地笑着,朝路心曼靠近。

  别的老板,这不是摆明了指的就是老板吗?路心曼看着男子向自己靠近,疯狂地喊叫着躲开,几次以后,路心曼还是躲不过,被男子死死地抱在怀里。

  “救命啊!金麟,我恨你!”路心曼哭着喊着。

  忽然门外响起了阵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门就被撞开了,行人冲进来,看见男子和路心曼,便将路心曼从男子的怀抱里解救出来,那帮人制服了男子,有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男人走到路心曼的身边,说:“你是路小姐?”

  路心曼见对方似乎有意解救自己,便连连点头,道:“是,我是,救救我。”

  那男人柔声对路心曼说:“路小姐,你放心,我们是林小姐的手下,得知你有危险,马上赶来救你了。”

  “是紫瑶?太好了,太好了。”路心曼高兴道,又说:“这个人太可恶了,我不想再见到他。”

  那男人使了使颜色,有几个人就将男子拖出了房间。

  “路小姐,让你受惊吓了,没有受伤吧?”男人问道。

  “没有,没事,能送我回林家吗?”路心曼问。

  “路小姐,我们走吧。”男人说。

  路心曼惊魂未定,点点头,朝门口走去,她心里对金麟恨得咬牙切齿的,这时她看到手机上有条短信,点进去,看到的是金麟的短信:“心曼,我给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路心曼看到短信之后,肺都快被气炸了,她随手将手机往墙上砸,手机被摔成了两半。

  那男人跟在路心曼的背后,看见摔成两半的手机,嘴角不经意地上扬,脸上是副得胜的笑容。

  金麟此时正在苏氏酒店和个重要的客商谈着生意,对他来说,没谈成笔生意,就是接近成功的步。至于路心曼,她可以暂且不顾,就让她现在咖啡厅等等吧,他还特地让人送了束花过去,这个女人,鲜花珠宝就能够打发了,金麟对路心曼了解得很透彻。

  林紫瑶收到金医生的短信,说切顺利,于是她故意打电话给路心曼,想问她今日和金麟见面谈得怎么样。

  路心曼接到林紫瑶的电话就破口大骂了番金麟,林紫瑶边听边偷着乐,路心曼却不知道今日发生的切都是林紫瑶和金医生的计。只等金麟联系路心曼,他们就执行这个计划,路心曼还傻乎乎地以为真的是金麟安排了那个肥胖的男子,要将她卖给那个男子。这样的计谋,林紫瑶早已不知道使用了多少遍了。

  “心曼,你冷静点,好吗?”林紫瑶实在有些受不了路心曼的聒噪和吵闹,心平气和地劝慰道:“心曼,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都不想的,幸好我派了人跟着你,他们告诉我你似乎被人要挟了,不然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呀。”

  路心曼哽咽道:“真是想不到金麟会是这种人,紫瑶,你说得对,我看错了他。他是个黑道出身的公子哥,怎么可能会有颗好心肠。他利用了我,欺骗了我,现在竟然还想卖了我,他把我路心曼当成是什么人了?!紫瑶,我真的好恨他!我要好好报复他!紫瑶,如果不是你,我现在恐怕任人侮辱了∠瑶,你帮我好不好,帮我报复他!”

  当然好呀!我巴不得你说这句话呢!林紫瑶在心底里喊着,嘴上还是安慰着路心曼,说:“心曼,都过去了,你就别出门了,等我回去,好吗?那些坏人你就都忘了吧,知道报复个人的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林紫瑶说完,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仿佛只猫,看着盘中的老鼠仍由自己的摆布,切都朝她想象中发展。

  路心曼怔了怔,说:“不知道,紫瑶,你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

  林紫瑶微笑着,声音变得更加的柔和,只听她对路心曼说:“心曼,我告诉你吧,报复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要过得比他好。”

  “过得比他好?”路心曼不解,问:“我要怎样才能过得比他好呢?”

  “心曼,金麟最想要什么?他想要做金家的接班人,他想通过自己的力量拉拢各界力量来支持他,这样他才有底气和他的大姐斗。而你手上不正好有他的张王牌吗?心曼,下周的r,你不但要邀请威廉来参加,届时你还要有意无意地展现给其他人知道,你在威廉身边的重要性,让大家都来巴结你,而威廉,只会听你的话。到时我还会请些媒体朋友过来。只要我们的r见报,金麟定会看到新闻的,你说他想要的东西在你的手里,他还会开心吗?”林紫瑶声音温柔,然绵里藏针,细听之下,竟是如此暗藏阴险。

  路心曼则以为林紫瑶是真的为了她好,让她挣回这口气,当下拍手叫好,说:“紫瑶,你说的太好了,我要让金麟知道我过得比他好许多倍,我有他想要的东西,但我偏偏不会给他,让他知道这样对待我到底是什么下场。”

  “心曼,你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吧。千万要等我回来,你才可以出门,我担心金麟还会对你不利。”林紫瑶千叮万嘱道。

  “没事的,紫瑶,我明天就换手机卡,让他再也找不到我。我就不信他还敢到林家来马蚤扰我。”路心曼自信满满地说。

  “那就好,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林紫瑶听了路心曼的话,更加的高兴,看来这次路心曼是彻底对金麟死了心吧。

  金麟和那名客商谈了很久,终于让他松了口,约了下次见面的时间。送走了客商以后,金麟看了看时间,距离和路心曼约好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个半小时。

  金麟给路心曼打了通电话,却听到录音提示路心曼已经关机了。

  金麟皱了皱眉头,感觉事情不妙,马上离开办公室,去咖啡厅找路心曼。

  就在金麟开车离开苏氏酒店的时候,刚才那位客商也从酒店里慢悠悠地走出来,上了路边的辆黑色轿车。

  车上,金医生微笑着在等候着客商。

  “金霆,你这个哥哥开的条件也实在太丰厚了些,如果不是早就和你签了合约,我都差点动摇了。”那位客商笑着和金医生说道。

  金医生客气地笑了笑,说:“这次真是麻烦你了,我这个哥哥确实很大方,就是做事情还是不够细致。”

  客商笑了笑,说:“那是,金霆,我看好你。”

  金医生笑而不语,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

  第414章故技重施2

  ?【大家可以好好的百万\小!说,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就可以了】金麟赶到和路心曼约好的咖啡厅,却早已不见了路心曼的踪影,他再打路心曼的电话,仍然是关机的状态,金麟感觉事情不妙,却时之间没有头绪,难道路心曼真的就这样不理他了?但是威廉这个人,他是万万不想错过的。

  金麟恼怒至极,离开了咖啡厅。

  “叮咚”门铃响起,阿兰走去开门。

  门外站着个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女生,笑眯眯地看着阿兰,问:“您好,请问纪小姐在家吗?”

  阿兰听是找纪心语的,警惕性马上变高,她严肃地打量了番眼前的女生,问:“你是谁?”

  自从林父和林伟天回国之后,楚啸辰慢慢撤退了部分的警卫,现在楚家附近的守卫与平日里没什么差别,大家放松了警戒,阿兰对陌生人还是不放心,尤其是来找纪心语的。

  那女生单纯无暇,微笑着回答,说:“我是林小姐的助理秘书,她让我来送邀请函。”

  “林小姐?”阿兰狐疑地看着那女助理,说:“什么邀请函?”

  女助理从包里抽出个精美的信封,递给阿兰,说:“麻烦你转交给纪小姐,这是林小姐特地吩咐了要交给纪小姐的。至于是什么内容,纪小姐看了就会明白的了。”

  阿兰结果信封,还没看仔细,那女助理说完就离开了。

  “哎?你就这样走了?”阿兰朝女助理喊道。女助理并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着。

  阿兰看了看信封,除了包装精美以外,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阿兰关上了门,走到后院的小花园,纪心语正在那闭目养神。

  “纪小姐,刚才有个人来找你,说是林小姐的助理,她让我把这个交给你。”阿兰说着,将信封递到了纪心语的面前。

  纪心语半眯着眼睛,看着阿兰手中的信封,脸上副好奇的表情,问:“林小姐,给我的?”

  阿兰点点头,说:“她还说是什么邀请函,纪小姐,这中间会不会有诈?”阿兰对与林紫瑶,也是不放心的。

  纪心语拿过信封,仔细看了看,也觉得信封除了包装精美,图案高贵上档次以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纪心语拆开信封,从里面拿出张卡片,上面写的确实是邀请函三个字。纪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