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豪门霸情:总裁,乖乖就擒

  第1章手术费

  ?夜色降临,星月笼罩住了霓虹,车水马龙间,整座城市像是被蒙上了层美丽的面纱,神秘迷人,且美丽。

  六星级酒店的门口站着抹纤细的身影,迟疑的踌躇在门口,不知道是该进去还是不进去。

  “纪小姐,这边请。”酒店经理看到门口那抹踌躇的身影,亲自走到门口迎接,将她送进电梯,顺便递上房卡,“楚先生定的房间在顶层的总统套房。”

  拿着这张房卡,纪心语只觉得全身都在发烫。她逃似的钻进电梯,颤手按下了18层。期间,无数次想到了要逃。可电梯门打开的霎那,她放弃了。

  被两名魁梧保镖几乎是押到总统套房,她两手哆嗦着插进房卡。门打开,里面漆黑片,无比的安静。

  纪心语崩溃了,转身又要逃。两名保镖直接把她推进去,“砰”地关上门。她立即石像样僵在那。

  受惊般的开灯,脚步僵硬的朝穿上走去,纪心语满脸纠结情绪的坐在床上。

  今天,她的第次就要

  她起身,焦急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想起要还债,妈妈的手术费医院催过了好多次,不付手术费就不给妈妈做手术

  “唯纯白的梦里花”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打断纪心语的焦急的情绪。

  是个陌生的号码,拿起手机匆忙的接听,“喂,您好。”

  纪心语礼貌的打着招呼。

  良久没有得到手机另头的回应,她看了看手机,准备挂掉。此时,手机的另头传来深深的呼吸声和叹息声。

  “心语。”

  听到这个声音纪心语怔在原地,就如同被雷打到般。

  “我在。”纪心语苦涩的开口,唇瓣竟是苦苦的味道。

  “最近还好吗?”手机另头微微叹气,那叹息声就像羽毛轻轻滑过纪心语的心间。

  握住手机的手紧了紧,纪心语沉默了良久,轻轻说道:“我很好,你出国的这几年还好吗?”

  “不好,会常常想你。”

  纪心语愣住,愣然的看看房间又看看自己,心猛的跳,拿开放在耳边的手机,放在手上愣愣的看了看。

  迟疑的再度把手机放在耳边。

  “心语,等我回国了,我们在起,好吗?”手机那边再度传来温柔的声音,那带着点点磁性的声音瞬间击垮纪心语的心。

  在起,在起,在起

  脑海中次又次得回荡着这三个大字,苦涩的看向房间内的床,为了妈妈,为了还债,她今天将在这个地方卖掉她的身体。

  没有了贞洁的她,还配得上他吗?

  “不”纪心语轻启颤抖的唇,艰难的准备拒绝。

  却被手机的另头打断,“心语,不要急着拒绝我。你好好考虑考虑好吗?过几天在给我答复好吗?”

  那温柔的声音带着丝丝期盼,纪心语的心开始陷入挣扎。

  这个温柔的声音是她从小听到大的,是怎么听也不会厌烦的,是她朝思暮想的,也是她所期盼的。

  “心语,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许是太久没有得到回应,手机另头传来疑问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那么有磁性的声音。这瞬间,纪心语胸腔闷,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温柔的声音。

  两个声音开始在心底里争吵;个声音告诉她,答应吧答应吧,他是你的青梅竹马,你从小时候就开始喜欢他了不是吗;另个声音告诉她,马上你就是个不洁之人了,你有什么资格和他在起?

  第2章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纪心语顿了顿,听到他屏住呼吸等待她的回答,她愣,呆呆的说道:“我会好好想想的。”

  他吸了口气,从刚刚紧张的情绪中缓过来,“好,那我等你的回答。”

  从声音中,她听出了他声音中带着丝丝显而易见的笑意和放松。

  “嗯,那我先挂电话了”握住手机的手出了丝汗意,纪心语不等他的回答,匆匆挂了电话。

  手捂住心脏,那里嘭嘭的在跳动。

  过了今天,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她了吗?

  传来开门的声音,纪心语眉眼跳动,听着脚步声步步靠近,跟她的距离点点拉近,她的心理已经接近崩溃。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纪心语下意识的抬头,对上了双充满杀气,凌厉,冷冽的眼睛,像聚光灯样,她的目光被牢牢吸住。

  纪心语愣。

  男人彷佛刚处理完事情,身着非常正式的黑色西装,脸上带着丝冷酷和习惯性的高高在上的疏离。他弹了弹衣角,冷傲带着杀气的走近纪心语。

  她呆愣的模样分毫不差的落入楚啸辰的眼中,冷冽的眼中闪过丝讽刺和嫌恶。又个花痴女人,看到他就这幅呆愣模样。

  “姿色般。”

  冷冷的打量着纪心语,薄唇轻轻蠕动,给出评价。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扰了呆愣的纪心语,她这才回过神,看清了对方的脸。那张脸是上帝完美的作品,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瓣,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那双深邃的眼。

  年纪轻轻的他既不像位高权重脸狡猾的老者,为什么散发出的气息却有如成精老狐狸般慑人心神,连隐藏的灵魂都被迫裸显露在他面前。

  纪心语用力喘口气,低下头稳定因他不容忽视的存在感而紊乱不已的呼吸频率,终于,她再度缓缓抬起头,对上双猎盯着她的精眸。

  他专注带着探索的眸光,让她像是被剥光衣服似的,浑身不自在,她不得不微微敛下眼睫,避开他过于霸道肆无忌惮的注视。

  楚啸辰瞇起锐眸,瞳孔因为惊艳而发光,他阅人多矣,可眼前的女子仍让他在心里赞叹声,其实她的姿色完全称得上上佳,刚才说她资色般不过是自己的贯说法。但这不是重点,她有着双出生婴儿般黑白分明干净无瑕的眼眸,搭上身光是看了就让人舒服的恬淡气质,祥和温暖得不像话,就像,不,她不是她!

  有什么从记忆深处挖出来,楚啸辰的手紧,微微用力挑起她的下巴,逼她直直对上他的眸子。

  慢慢的松开手,缓缓脱下外套,看了看纪心语,高贵从容的朝浴室走去。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纪心语再度怔住,愣然的盯着浴室的门,鼻子酸。

  时间就像针般扎像她,分秒都是那么漫长。

  终于,时间还是残忍的刺向她。

  水声停了,门拉开,楚啸辰只裹着浴巾走出来,头发湿漉漉的,不时滴着水,腹部上六块腹肌十分惹眼,线条壁垒分明。从侧面看上去,宽厚的背,挺翘的臀,隐约间透出的性感,诱惑十足,他看都不看她眼,“进去洗澡,我喜欢女人干净。”

  纪心语愣愣的从床上爬起来。

  进了浴室,里面还残留着他沐浴过后的气息,纪心语磨磨蹭蹭的脱去衣服,打开莲蓬头,水流哗哗的落在她有些冰凉的身体上。

  她不停的问自己,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甩甩头,不想再去烦恼那些了。

  第3章求求你

  ?脸颊烫,她茫然的伸手接住哪里滚落的泪。

  不是水,而是泪。

  因为,它灼伤了她的心。

  她裹了很多层浴巾,颤抖走出来,冷气开得十足,她冻得直打哆嗦。房间的灯已经被关了,黑漆漆的,只有根香烟燃气的光亮,提示着他在哪里。

  纪心语站在中间,实在提不起勇气走过去。

  烟蒂按在烟灰缸里,他的声音冷漠极了,“过来。”

  纪心语的双脚好像黏住了,站在原地动弹不了。楚啸辰没了耐性,直接走过去,拖着她就来到床边,扫眼她裹得像木乃伊样的身体,他二话不说,伸手就扯去她的浴巾。

  纪心语尖叫身,下意识的跳到床上,拉过被子包住自己。

  他把扯下自己围在腰间的浴巾。

  “啊!”纪心语又是声尖叫,把头缩进被子里,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楚啸辰把扯开被子,身上散发着冷气。

  纪心语身体颤抖的抓住楚啸辰的手腕,哭着祈求:“求你,求你求你放过我,我,我不要”

  声音不停的哽咽,纪心语害怕的只知道哭泣,抽噎声波接波,她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她愣愣的只知道抓住楚啸辰的手腕不停的祈求他放过她。

  楚啸辰全然无视纪心语的哭泣,看着纪心语的身体,眼里闪过火。

  手略带着粗糙。

  纪心语眼泪迷离的呻吟出声,她抱住楚啸辰,泪就像坏掉的水龙头样不受控制的流下来,她哽咽着:“不要放我走吧,求求你”

  手中的力度加大,楚啸辰冷漠的看着她,讽刺道:“女人是不是都样,连卖的都这么反复无常?拿了钱就要做事!”

  加大的力度痛的纪心语惊呼出声。

  他的手十分冰冷,寒冷穿梭在全身每个细胞,不带丝温柔的慰贴着每个毛孔。纪心语的吸呼声急促起来,他们的身体交织在起。空气也开始升温目光已迷离。

  哭泣声和呻吟声混合在起。

  她的哭泣之于他就像是种邀请。

  第4章拿了钱就要做事

  ?楚啸辰不理会纪心语呼声喊痛,纪心语那声声呼痛倒显得像是在助兴。

  纪心语连喘口气都没有。

  纪心语痛得拼命捶打打,咬着牙忍着这撕心裂肺的疼痛。但是,她的挣扎反倒像催化剂,让他想停下都难。

  她痛的已经叫不出声来,意识渐渐模糊

  纪心语再度醒来空荡的床上只有她个人,白色床单上那星点红刺疼了她的双眼,她缓缓的从床上爬起来,撕心裂肺的疼。

  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她哽咽着件件的把衣服穿好,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步步走出房间。

  胡乱的擦着脸上的泪水,举步艰难的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她就像幽魂样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双眸空洞的看着四周的切,似乎四周的繁华都与她无关。

  “唯纯白的梦里花”

  手机铃声就像招魂曲样招回她的魂魄,她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纪心语嘴角微扯。

  “喂,心语么?我明天结婚,呵呵,请你务必要来喔。”手机另头传来大学同学孙美嘉甜美的声音。

  “啊?”

  纪心语时没反应过来,怔怔出声。结婚?

  “嗯,是喔,心语,明天我会找人来接你的”孙美嘉继续说道。

  “好的,我会来的。”

  纪心语愣愣的答应,此时的她已经陷入了麻木,只剩下肢体的疼痛波接波的刺向她。

  挂掉电话,茫然的看着四周,切停瓦走,车依然跑的那么快,人依然在前进着,世界依然是这样,没有丝改变。

  如此浑浑噩噩的过去了天。

  第二天很快降临,大早就接到孙美嘉的电话,纪心语匆忙的开始梳洗,下楼就看见辆车,车上的人冲纪心语打招呼,示意她上车。

  踩着脚步,纪心语匆忙的上了车。

  眼睛毫无聚光的盯着前方。

  今晚,上海郊区的幢豪华别墅内热闹非凡,花园里停泊着数十辆黑色限量款高级轿车,还有三架直升飞机就停在距离别墅不远的空地上。

  所有宾客穿着光鲜,开最好的车带昂贵的珠宝,切都只是因为今天是李氏集团李二公子的婚礼宴会。

  这次订婚宴的请帖只印了二百份,纵使是世界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将拿到李氏集团的请帖视为最至高无上的荣耀。

  让楼下宾客喧哗,而二楼却派诡异的安静流转在这华丽的空间。

  此时,名身材高大的男人身着身白色礼服迈着慵懒的步调走到门前。许是感觉到种无形的压迫感混杂着种好闻的香水味袭来,所有人纷纷抬头。

  纷纷认出此人乃是今天婚礼现场的主角,李氏二少爷。

  李氏的二少爷李察生来就俊俏非凡,尤其是对狭长的丹凤眼,眨动间波光潋滟,每每能勾人心魂,摄人心魄。

  男人嗯了声,嗓音低沉深邃得极度好听:“啸辰有到?”

  “嗯楚先生?”孙美嘉眨巴眨巴眼,自己能嫁这么美好的人真是太幸运了。震撼的从李察的美貌中回神,想到楚啸辰,孙美嘉嘟嘟嘴:“楚先生还没有到呢”

  “哦?”男人挑起边的俊眉,忖思这果然是楚啸辰的作风。性感的薄唇浅浅勾起抹弧度,吻了吻孙美嘉的脸蛋。

  第5章撕心裂肺的疼

  ?看着如此繁华且聒噪的地方,纪心语甩甩头,只觉得阵晕眩。

  忽然,优美婚礼进行曲充斥于整栋别墅,身着白纱的孙美嘉挽着李察的臂膀,高贵典雅的踏着步伐。

  孙美嘉眼尖的眼看见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纪心语,朝纪心语挥挥手,冲她微微笑。纪心语礼貌的回应了个微笑。

  看了看站在自己身旁的好友,孙美嘉放开挽着李察手腕的手,拉着好友路心曼的手走近纪心语,指了指纪心语,介绍道:“心曼,这是我同学。”

  路心曼眼神微闪,点点头微笑。

  “心语,这是我的闺蜜。”

  纪心语礼貌的点点头,正欲说话。

  “婚礼开始!”音响中忽然传来特别大的声音。

  孙美嘉微微笑,冲纪心语做了个待会再见的手势,踏着高跟鞋同路心曼朝李察走去。

  看了看身边的男人,笑得满足,这辈子能嫁给这样的男人,值了。

  “终于要和你在起了。”孙卖家身着晚礼服的立于别墅之中,看着身旁穿着白色礼服的李察,笑厣必显。

  “李察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你身边的女士孙美嘉小姐,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音响中再度冒出声音。

  “我愿意。”李察深情的看着孙美嘉。

  “孙美嘉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的男士李察先生,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音响中久久回荡着誓词。

  “我愿意。”

  “交换戒指,交换誓言。”

  新郎从指上脱下戒指,执起新娘的手,深情的替她戴上。新娘笑的脸幸福,正欲脱下自己手上的戒指给新郎戴上。

  “啊!”

  孙美嘉忽然尖叫出声,脸色有些发白。

  戒戒指呢?

  “怎么了?”

  作为伴娘的路心曼看见孙美嘉焦急的模样,轻轻的问道。

  孙美嘉紧张的看了看身边紧依的高大身影,转过脸焦急的说:“戒指,戒指没了不知道去哪了我明明戴在手指上的”

  路心曼听言,看了旁有些迷茫的纪心语眼。眸光微闪,垂了垂头。

  阴影下的嘴角轻轻扯

  再抬头,她已是副惊讶的模样。

  她忽然有些欲言又止,看着新娘孙美嘉和新郎焦急的模样,伸出手指着旁的纪心语,“美嘉,我刚才看到纪心语鬼鬼祟祟的样子”

  众人惊。

  唰地声,整个宴会的目光通通聚集到纪心语身上。

  纪心语愣,张大嘴巴,“我?”眸中的迷茫,代表她的搞不清楚状况。

  下刻,她又猛然回过神来,“不,不是我!”

  “心曼,你确定吗?”孙美嘉也很惊讶。却又怕误会纪心语。

  路心曼张清澈的眸子,看了看脸苍白的纪心语,坚定地点了点头。

  “可能心语缺钱,或生活上有困难可是,我必须把我看到的说出来。心语,你把戒指还给美嘉吧”她又转头看向纪心语,目光中带着怜悯,还有丝隐藏的得逞笑意。

  纪心语睁大了眼,对她这样的指控,感到很无力。

  她拼命摇头。

  她怎么可能偷那个戒指。

  虽然她很缺钱,可是她怎么会沦陷到偷窃这个地步呢!!

  然而,场上没人和她很熟。更没人相信这么个陌生人有多么良好的人品。既然如此,谁又会相信她呢?

  深深吸了口气,纪心语也明白这咬了咬下唇,“你们搜我身好了我真的没有偷戒指,我不是贼”

  第6章陷害

  ?她才刚说完,就有行人向她走来,开始搜身。

  孙美嘉不想误会她,却也不愿自己的婚礼被搞砸。

  纪心语坚定的站在旁,看着那群人检查她的包包。

  她没有偷,无论他们怎么搜也搜不到的。

  她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在这片刻安静的礼堂里。他们检查着她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纪心语缓缓安心下来。而就在这时,有人忽然顿,从她的包里翻出枚闪亮的钻石戒指。

  “少夫人,是这个戒指吗?”男人的声音很响亮。

  刺进纪心语的心中,让她煞白了脸。

  猛的回头看向那枚钻石戒指。

  是这是孙美嘉的戒指

  可是她没有偷啊!为什么会在她包里!!

  身子轻轻晃,记心语颤抖了双腿。

  很显然,有人在陷害她。

  她不是傻瓜,自然知道事情为什么会这么发展

  搜到这枚戒指的人尊敬的把这枚戒指拿到孙美嘉身边。

  “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我的戒指!”孙美嘉语气有些激动。

  “还好意思叫别人搜你身”围观的众人中有人开口,语气异常讥讽。“可笑至极。”

  阵晕眩袭向纪心语,她傻乎乎的只知道摇头。

  无辜的眼神令人心慌。

  段记忆赫然飘荡在她的脑海之中,之前谁撞碰了下她但是怎么也不知道是谁撞了她下,只觉得晕。

  “我没有”

章节目录